交换的妻子最有味-【2024年5月更新】

交换的妻子最有味-【2024年5月更新】

交换妻子最有味

我和我老婆都是XX学校教书的,她教的是数学,我是地理!我的老婆长得很漂亮而且喜欢时髦性感的打扮,尖挺的奶子修长的双腿,是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都会梦想要狠狠幹她的那种。我想她上课时,下面一定有不少的学生想幹她!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尤其是她的身材惹火,34C-24-36。

我们结婚近三年来几乎天天作爱,每天都有不同的花样,有时在家,有时在路边的树林,甚至还在郑州101路公交车上做过一次,可是我们最喜欢的却是彼此叫着別人的名字幻想和不同人作爱,或是想像和一群人玩交换伴侣游戏

我幹着別的女人而她则和其它男人上床,每次都可以让真高潮好几次。虽然这样一定很爽,可是若发生我不知道彼此是否能忍受別的男人骑在我的老婆身上。

所以还只是停留在幻想的阶段而已,但这个幻想却在前天晚上实现了,而且还是我老婆开始的。

前天晚上是住隔壁的茉莉生日(她和她老公朱都是我们同事),国庆长假大家都沒有出去玩,当然是去给她祝贺了。真打扮的十分性感准备赴约,低胸的紧身套装衬托出迷人的曲缐,白色网状的吊带丝袜配上高跟鞋诱人暇想。

我半开玩笑的对她说,"你想「幹」什么,想让小朱欲火焚身啊,他可是哈你很久了。"真白了我一眼"你说呢。"

到了茉莉家,她老公小朱也刚 回来,看他一对色眯眯的眼睛紧盯真的奶子不放,真不是滋味。

原本就很漂亮的茉莉经过刻意打扮那天更是迷人,我们在客厅 盡情狂欢每个人喝得有点醉了。

在张裕葡萄酒的刺激下四个人都很显得很豪放,彼此搂搂抱抱互相亲吻对方的伴侣毫不在意,晚上12点一到我们要茉莉切蛋糕并站在桌子上许愿,茉莉那晚穿着超短的迷你群整个雪白的大腿露出绝大部份,再加上站在桌子上群底下的丁字三角裤三人可一览无遗。

我和小朱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真突然说:"茉莉,你穿得那么性感是不是要引诱我老公犯罪。"

此时我只能看着茉莉傻笑,不料茉莉接着回答:"少来了,真,你也是一样,小朱整晚都盯着你的胸部在看。"

这下换小朱傻笑了,有了这个开端接下来话题都围绕在性的方面。俩个美女在音乐酒精的作祟下渐渐的开放起来。茉莉说"我们来跳舞。"说着说着就拉起小朱跳起舞来。

而我和真则坐在沙发上,在暗暗的灯光下我看见小朱从背后搂住茉莉双手则紧紧的握住茉莉的奶子而茉莉则用不时摇摆臀部磨擦小朱的下体,动作越来越大胆。她甚至手向后拉开小朱裤子的拉链伸手在面摸索。

那种淫靡的动作非常刺激。我和真则俩看得欲火高胀,忍不住的我也抚摸起真的奶子淫水氾漤成灾的小穴,真也隔着裤子轻轻抓着我的大鸡巴来回搓揉,唿吸越来越急促的说"等一下回家好好幹我。"

正当我们陶醉在淫欲欢愉时茉莉突然过来拉起我跳舞,我看看真从她的眼神我知道她默许了。

一样是慢舞我搂着茉莉,而她却紧紧的靠着我弄得我那根具大的肉棍不知该摆那,只得走一步算一步。但几分锺过后茉莉却有意无意的用下体磨擦它,我更难过了。茉莉突然说"你的鸡巴好大喔。"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茉莉接着说"放心啦,真,沒空管你啦。"

我回头一看真和小朱俩在拥抱热吻,真的一支手正在拉小朱的拉链准备探索,而小朱的手也沒閑着。真身上的衣服几乎被他褪下,一个奶子则完全露出,二十六岁成熟的肉体正散发出欲火。小朱的手就在上面游走却渐渐的往下移动,真张开双腿好让小朱的手能充分爱抚她的小骚穴,并不时发出呻吟,"嗯……嗯……。"我被这一幕吓呆了,虽然我知道真很哈他,因爲她常常幻想跟小朱作爱,可是沒想到即将发生在我面前。于是,我突发其想,爲什麽不把这些活春永远的留下呢?于是我叫茉莉去拿了数码相机,开始他们还有些迷惑,后来就都明白了!而此时真已经将小朱的鸡巴拉出来了露出硬梆梆的肉棒,从龟头到阴囊不停的上下抚摸。但还是不断的在拥吻着小朱。他的阴茎几乎和我的一样长但是细一点有18公分。"小朱马上会要真帮他吹喇叭"茉莉说。

我愣住了在想真是不是会这样作,但是小朱抓着她的头轻轻压下去,真顺势蹲下去。雪白的大腿更增加丰满性感,微微张开了嘴慢慢的含了龟头进去,沿着背后的肉缝轻轻上下舔拭,一吞一吐配合舌头的动作,口红此时已经沾到小朱的肉棒上, 发出湿淋淋的光泽。妈的,让小朱爽翻了。

真不断的用嘴和手指不停的爱抚小朱的阳具,同时扭动身体以除去衣服,这情景就像A片所演一般,只是主角换成我老婆

此刻真已完全赤裸倒坐在小朱的身上,两腿间小朱正努力在舔她的骚穴,真则揉搓自己的奶子并用另一支手不停的在帮小朱打手枪。随着舌头速度的增快,真的浪声也随之升高"嗯….好舒……服,喔……就……是…那……… ,快……….一……….点……啊…….啊,大鸡………巴","喔…….美,小…朱..你…..的舌头……快…舔死…我……了。"

我知到真快出来了,不停旋转她的臀部一边趴下快速的吸小朱的大肉棍,很显然她也要小朱射精而且要他射在嘴 。

"小朱,我……要……出来……了,亲哥…哥你………舔……得……我美死………了,啊……啊………小浪……穴………不行……了"

真竖起膝头双腿紧紧夹着小朱的头,脚尖拼命用力,丰满大腿不停颤抖,她达到高潮了。而小朱屁股也开始勐烈上下戳动即将射精了。

"喔……..我……要射…….了", 真连忙张大了嘴,小朱一阵抖动射精了。白浊色的液体一滴不漏全部进了真的嘴。

我看着刚刚才做过口交的真,充满淫靡红润的脸上还留有淫荡的神情,粉红色的口红溢出嘴唇,更显得淫荡

她显然还陶醉在刚刚的高潮中意犹未盡的勐舔小朱湿淋淋的肉棍,阴茎上还留有上一丝丝白色液体,才刚泄的阴茎又开始慢慢勃起。

我感到迷惘了,这刚幹完的浪货是我老婆

迷惑的同时,我的中指已经从茉莉内裤的边上探进了她已经往外留淫水的小穴中.而此时我两腿中间的宝贝也越来越硬了。茉莉从我裤腰伸手进去捉住,轻轻地握着套了两下。她不再说甚麽,闭起眼睛,唿吸逐渐急促,柔软的乳房在我的爱抚下逐渐结实,她在我的爱抚下,扭动着的身躯,回应着我的抚摸。我把她的衣服脱去,把她压在刚刚吃完蛋糕的桌子上,在小朱和真的目光下手指伸进她的内裤中,整个手掌压住绒毛触感的柔软体,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细长的缝,中指贴在湿热的地方,上下滑动地抚摸着。

「啊……啊…」茉莉轻轻地发出声音。

我的手更加深入,捏住她略微突起的小核。这时茉莉开始给我逗得性起,用手抱着我的头来和我接吻,她的舌头比我的手指更饥渴,激烈地找寻我的舌头。 我把她的内裤扯下,粗大的腰把她双腿压开,她的双腿顺势把我的身体卷住,嫩臀激烈地摆汤着。我的双手回到她的乳房上,大拇指急速地来回触摸她的乳头,很快她的乳头逐渐坚硬挺起。

「啊……天哪……好舒服……啊…」茉莉开始发出诱人呻吟声。

我当然知道她很舒服,因爲她的私处蜜汁已流得沾满了大腿的两侧,把我的肉棒也在这湿润变得更加膨胀,我用用龟头在她的穴中慢慢地回转着,然后腰身一挺,将整根送进她的体内。

「啊……老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小朱,有人在办我」茉莉唿叫着,她双脚用力地夹住了我,那神秘地带也贴紧了我。

我开始连续抽送,虽然被夹紧,但已经被爱液润滑的小穴毫无困难地任我进出,每一次我都将它插至最深处,好像是她将我吸进去一样。

茉莉微张着小嘴巴,「嗯……啊……噢……呵……」随着我的沖刺,发出有

节奏的娇喘声,双腿随着抽送仍然紧紧夹着我的腰,我的肉棒在她小穴不断上下上下地磨动着,把她小阴唇都弄得反了出来又弄了进去,她美得全身都颤动着,小穴不断冒出淫液。

这时我又想起小朱在我老婆嘴的阴茎,心更兴奋了,不断地揉搓着茉莉的柔软有弹性的奶子,心想:「茉莉和我这样可爱的真赤条条给暴露其他男人看,是何等的淫荡。」想完就觉得全身快要爆炸一样。

「茉莉……我今天要在你老公面前……强你……」我发出的句子,刺激着我们这 在场的每一个人。

我这时开始粗暴地压向她,不再抱着她的身子,反而只拉着她的腿弯,站立着将肉棒不停地 入她的小穴。

「天哪……你现在……就在………我……在我生日的时候强我」茉莉每一下都会顺从我,而且也享受着我的沖刺。

我把她抱到客厅窗台上,窗台是小了一点,但茉莉也是属娇小型的,所以沒有多大问题,我让她跪在窗台上,肉棒从后面插进她的小穴,站着继续抽插着,双手从她腋下伸到她的前面去摸弄她的乳房。 前边就是操场,要是白天的话会有很多学生的,要是白天,不知有多少学生看到他们的四个老师在这疯狂的做爱!!。

我想到这兴奋极了,把她弄很更淫荡的样子,她不断地「呵啊啊嗯嗯」地张着小嘴呻吟着,我全身都颤动着,连续抽插十几次,然后把肉棒抽出来,又把她抱回到床上,这次由她在上边,我躺着,而她老公和我老婆在一边忙着拍照!爲了报刚才她老公操我老婆的仇,我狠狠的抓着她的两个肉球,把他舒服的一个劲的叫!还喊着:老公好舒服呀,操的我好爽,使劲操,使劲操我这个贱货.....啊.....啊........

她一边叫一边慢慢的转身让我的鸡巴在她的骚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圈,转过来后她的动作更勐烈了,终于我坚持不住了精液射在她嫩白的屁股上,然后茉莉和我拥抱着相拥坐在地上喘息着看着小朱的大棒在真的允吸下又硬了起来。

今夜妻子属于別人

闻涛在市电力局工作,因爲沒有关系,一直只是个普通职员。眼瞅着快30 了,事业上一点也不顺利。妻子今年27在一家国有企业做小会计,工资也不是 很高。闻涛单位的一个科长位置最近刚空了出来,大家又开始忙碌了。闻涛也很重 视这个机会,错过了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麽时候了。于是跟妻子商量。妻子也很体谅丈夫,而且丈夫不升上去,自己的面子也不好看。每次同学聚 会,都是盡听別人在说话。但是,他们自己也知道,这年头沒有关系,光有能力 一点勇都沒有。闻涛知道单位的王主任能帮上自己忙,而且有一回请客的时候,发现王主任妻子有意思。于是,闻涛把想法跟妻子刘怡说了一下。妻子默不作声,心 也隐约知道丈夫的意思。于是就主动说:“那就这个周末请领导来家吃饭吧。”看到妻子这麽支持,丈夫连忙联系了王主任。那个周末,妻子做了一桌的好菜,丈夫去买了一瓶好酒。有说有笑,吃晚饭 已经是8点了。于是闻涛提出让领导留下来休息,让妻子把客房收拾了一下。王 主任也是觉得喝了不少。闻涛说:“王主任,你先回房休息,我老婆会点按摩,一会儿我让她去你房 间给你按一下。”领导就回房间了,妻子回房间打扮,丈夫不忍心的搂着妻子,关着门亲热。 当丈夫摸到妻子乳房的时候,妻子制止了他,告诉他,她该走了。让他不要担 心,1个小时左右就能回来。妻子走出了卧室,在客厅,妻子停了下来,犹豫的回过头。那是很复杂的 眼神。他犹豫了,真的要让自己这麽美丽妻子去受这样的委屈吗真的要让自 己受这样的屈辱吗但是想到自己在单位幹了那麽多年,一直得不到提升。眼看 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靠关系往上爬,内心也是很难受的。尤其是每次公布结果的时 候,自己暗暗的失望,得意着那种表情,那又何尝不是屈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的。他无奈的低下了头,不敢再去面对妻子的眼睛。妻子也明白了丈夫内心的变化。轻轻的叹了口气,声音很小,只有她自己能 听到。她终于鼓起勇气,走前那个房间的门。在房间门口,妻子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闻涛看着妻子的背影。妻子身材确 实美。167的身高,纤细的腰,圆润的臀部。此时的妻子,下身穿着蓝色的牛 仔裤,上身是黑色的半秀短衫。短衫的下摆松松的搭在臀部,显得面的腰特別 的小。闻涛痴痴望着妻子的背,一时脑子沒有思想。这时,光缐一晃,房间的门开了。王主任笑脸相迎,等着妻子进房间。妻子 迟疑着,但还是走了进去。门关上的刹那,妻子回过头来,正好和闻涛的眼神对 着。门被冷冷的光上了,接着是锁门的声音。“完了,这下子想后悔也来不及了。面做什麽我都不会知道,做什麽我都 沒有办法了。”闻涛想着。他也关上了门,躺在床上,关上了灯。这个时候,他 觉得黑暗最能让自己平静。进入房间的刘怡心很紧张。虽然这是自己的家,而且自己不想和丈夫同房 的时候,也在这个房间睡。但是此时,却要在这面对另外一个男人。刚才在门 口的时候,她一直在想,这麽尴尬的场面,怎麽面对呢虽然自己也是30的人 了,对于性也不再晦涩。不过这样的情形,毕竟是第一次。王主任也看出了刘怡的紧张,但是他毕竟是个有经验男人。“嫂子,坐会 儿吧!”说着拉着她做到沙发上。王主任也在边上紧挨着刘怡坐了下来。“嫂子,你放心,这次提人,我一定帮闻涛的忙。你就放心吧!”“太谢谢你了,王主任。”“谢什麽呀,闻涛有你这麽漂亮老婆,真是有福气啊。嫂子,你真是太美 了!”“是吗”刘怡轻轻的回道,不自然的看了王主任一眼。王主任知道时机成熟了,把一个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她身体颤了一下,但 随即恢复了平静。两个人谁也不说话。王主任隔着牛仔裤默默地在她的大腿上抚 摸。紧身牛仔裤,可以让他感觉她富有弹性的大腿。刚刚进入房间的时候,她还很紧张,不知道王主任对她做什麽。但是现在似 乎沒有想像得那麽可怕。王主任只是让她坐在身边,漫不经心的抚摸她的大腿而 已。根本沒有进一步侵犯。刘怡的内心开始平静,一声不吭的任由王主任抚摸。 也许人到中年,需要的是这种平静的感觉吧。刘怡这麽想着。隔了很久,王主任 的手停了下来,离开了她的大腿。 “怎麽停了”“我想要你!”王主任的突然变得唿吸粗重。随即,刘怡被他揽住了腰,一 个大手放到了自己右边的乳房上。隔着衣服用力的揉了起来。“不要啊!”虽然 早有思想准备的刘怡本能的用手按住了那个手,不然他继续搓揉自己。婚前,刘怡的前任男友也摸过自己,但是婚后5年,从来沒有让丈夫以外的 男人碰过一下。今天居然在自己的家,被丈夫领导又摸又搂。王主任看着脸色绯红的刘怡,轻轻的问道,“怎麽了不愿意吗” “不是的,可是不习惯,感觉好怪。”“沒关系的。”王主任一边说,一边又开始用力的搓揉起来。刘怡知道在阻 止也沒有意义,反而可能会弄得人家不高兴。于是手慢慢的松开了,闭着眼睛, 靠在沙发背上。王主任的动作越来越大。刘怡感觉自己的乳房都被揉疼了。王主任把另一个 手伸了过来,于是刘怡被按倒在沙发上,两腿自然的搁在地上,头靠在沙发一端 的靠手处,眼看着自己的双乳被握在王主任的手揉得变形。“奶子真大,比我老婆丰满多了。”王主任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解开了刘 怡衣服,接着把胸罩往上一推,雪白乳房就完全弹了出来。紧接着,王主任的手 开始颤抖,刘怡也是心乱如麻,因爲尴尬,把头別向了面,不敢看着王主任的 脸。王主任越来越兴奋,动作更加粗鲁,短短不到一分锺时间,刘怡的胸罩被撤 去,牛仔裤内裤也被相继扒去。刘怡看了一下王主任,只见他正在脱衣服。人 到中年的王主任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但是他看到他下面已经变得很硬了。接着,王主任又靠近她,分开了她的双腿。刘怡“嗯”了一声。接着王主任 就压了上来,腹部压着她的身体,双腿支地,伸出一个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很快 得找准了地方。刘怡感到自己阴道口突然被硬硬的东西顶住,接着东西自下而上磨了一下。 由于刚才的挑逗,下面已经有水了。阴茎滑过之后,她感到自己的外阴唇被翻开 了,龟头于是停了下来,小幅度的顶了几下,确认哪个是阴道口之后,王主任把 手伸了回来,支撑着上身,望着刘怡。刘怡被刚才的一系列动作弄得不知所措,正愣愣的看着王主任。两个人谁也 沒有动。王主任也不往继续。突然,王主任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紧接着,王 主任用力一顶,插了进去。“啊——”进入的一刹那,刘怡忍不住叫了起来。接 着王主任开始抽动了起来。刘怡忍着不出声,手扶着王主任的背,任由他抽插。另一个房间,闻涛正在沈思着。躺在床上,想着房间的人正在做什麽。 也许,妻子已经被王主任上了,他不敢想象,面是什麽样的情景。也许,什麽 也沒有发生,王主任毕竟是领导啊。隔壁屋一直很安静。闻涛就这麽静静的胡 思乱想着。突然,他听到那个房间隐约传来的妻子的叫声。很熟悉的声音,是妻子的, 是那个房间传来的。每次闻涛插入妻子的时候,妻子就会突然这麽叫出来。闻涛 的心开始狂跳。那个声音,正是刚才王主任插入刘怡的时候,发出来的。哪个房 间又恢复了安静。但是闻涛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在被王主任插着。他都能想象妻 子忍住叫声,被抽动的样子。闻涛强迫自己不去想他。他感到自己的心在流泪。时间过得很慢,有过了半个多小时,隔壁传来了开门声音。接着,是妻子的 拖鞋声音。隔壁的门接着又关上了。妻子走了进来,打开了灯,关上了房间门。衣服跟刚才出去的时候一样,只 是头发还有点乱。妻子整理了一下头发,低着头,沒有去看丈夫的眼睛。直接来 到床边,拿了个新的内裤。“怎麽还不睡啊我去洗个澡。”

姐姐的爱

某一个夜,当我在睡梦中时,突然发现有人压在我的身上,

(小杰..让姊姊再试看看...)姊姊的声音唤醒了我

她轻轻的拉开我的睡裤来,将我软趴趴的阴茎掏出来,用她性感的小手慢慢抚弄着我的阴茎,我静静的躺在床上让她弄,反正我都已经习惯了!

接着,她拨开我的包皮,慢慢用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的龟头,我觉得有些麻麻的,但并沒什麽特別的反应,她开始将我依然萎缩的阴茎含入她的小嘴,她有双相当诱人性感红唇,在意外发生前,我总是对她的双唇充满了幻想

温柔的含着我的阴茎姊姊口交技巧已经相当熟练,只见她修长的秀发,在我跨下不停飘动,该说是有些淫糜的气氛吧!但我却无法去体会

突然间,我发现有下身有些微热,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姊~好像有些反应了耶~)我用手撑起上半身跟姊姊

我这时才看清姊姊的身体,她肌肤白晰细致,身上仅穿了件薄得不能再透明的丝质睡衣,一对丰满尖挺的美乳清楚可见,上边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真的让人想吸个饱,看着下边浓密的阴毛,似乎显示姊姊旺盛的欲望

(真的耶~我再加把劲试试看吧~)姊姊有些兴奋的说道

说真的,虽说是有些反应,但其实我那儿还是半软的状态,若是以前......啊!別在想了~

姊姊依然契而不舍的含弄,但似乎只能到这地步了,她含了将近半小时左右,我瞧出她已经相当累了,只是不说出来,我心中有些不忍

(姊~好了...今天就到这吧!你也累了...换我来安慰你吧!)

她吐出我的阴茎,红着脸点点头,我开始隔着丝质睡衣搓揉她的乳房,丝质的触感摩擦着她敏感乳头,双唇吐出愉悦的哼声,虽然我还是个处男,但跟姊姊练习这麽久,已经知道取悦女人方法,我嘴也沒閑着,吻着丝质睡衣下她另一边的乳房,我轻轻的用唇含着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红色乳头,有时淘气的用力含紧,有时含住乳头往上拉,这些小小的粗暴动作都令她呻吟连连

(嗯...嗯....啊....喔....)

我手顺着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浓密的阴毛,再慢慢往下移动,她微热的花蕊已经湿漉漉的,我开始隔着睡衣用手指抚弄她湿润的花蕊,她颤了一下,美目紧闭,口中不时发出欢愉的贊叹声

(啊....好....啊....那儿....啊....)

这时我看她已经相当兴奋了,我将透明丝质睡衣往上拉,拉到她的乳房处,我像是好奇的孩子般,仔细欣赏她浓密草丛有着玫瑰色的湿润花蕊

(哎呀~小杰~別盯着那儿看啊~)

(姊~別害羞嘛!我看着你湿湿的那儿,好像又有点反应了)

【好像又有点反应了】这句话,像是 密指令般,姊姊一听就不再说什麽了!

我开始用舌头舔着她的大阴唇,慢慢往小阴唇进攻,而手指也慢慢搓揉她花蕊顶端的小阴蒂,她唿吸越显急促,口中仍是不断呻吟

(啊...小杰...啊....好啊.....啊....)

我手指开始往她的蜜穴进攻,虽然姊已经有性经验了,但她的蜜穴仍是相当窄小,我两根指头伸进去,感觉好像被柔嫩的肉壁夹的好紧,还会一缩一紧的蠕动,想是要将我的手指往边吸一般,如果我能硬起来的话,我真想尝尝她进她湿润蜜穴的滋味,我的嘴开始含住她充血的小嫩豆,舌头则不断舔着她不停分泌的爱液

(啊....好啊...小杰...好弟弟....啊....嗯...)

她开始淫荡的扭动纤腰,摆动美臀,我更加紧手指抽插蜜穴的的速度,只见她扭动胴体也越来越激烈,我加快舌头与手指的力道,她已经是半疯狂状态了

(啊....好弟弟...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喔...我...好美...啊....要 了....要 了...啊...)

我感觉她蜜穴的我的手指被嫩肉紧紧夹住,她突然身子一僵,昏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