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的故事二-【2024年5月更新】

城里的故事二-【2024年5月更新】

? ? ? ?

(四)(下)

李玉梅将刘银富的碗筷收好后便忙着回家了。儿子早上九点过把饭吃了,就背着书包到学校上学了(这里的农村小学上午十点上课中午是不休息的,不吃午饭瞄下午三点左右就放学了),李玉梅就赶紧给老公把饭送去等他吃完也就十一点过了,再不快点就要错过自己昨晚沒时间看的连续剧的重播了。

当李玉梅匆匆走到家正要关门,张大富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不等李玉梅反应过来就闪身进了门,虽然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但李玉梅还是沒做好准备,顿时手脚大乱,又不敢将张大富撵出去,只好把院门关上,张大富马上连搂带抱的将李玉梅带进了卧室

一进卧室,张大富就将李玉梅推倒床上,他也顺势倒在旁边,双手按在李玉梅挺拔的双乳上。

“想死我了,我的小美人。”张大富一翻身就压在李玉梅的身上。

“不要……我们不能再有这种关系了,我不能对不起老公。”李玉梅试图将张大富推开,但她怎麽会得逞呢。

“大家都在一起日过了,你还想立贞洁牌坊不成,反正拔了罗卜坑坑在,你又不会少块肉。”张大富岂会放过这块肥肉。

“你…”话还沒说出口,李玉梅的嘴就被张大富堵上了,同时感觉裤子的钮扣也被解开了,双手只好紧紧的把裤子拉住,张大富见李玉梅还敢反抗,不由大怒,一只手将她的双手抓起,另一手将她的紧身牛仔裤向下褪去,露出内裤

“告诉你,把老子惹火了,老子就把日了你的事说出去,看谁吃亏,你今天不把老子服侍高兴,小心你家两口子吃不了兜着走!”张大富将李玉梅的双手放开,去脱她的衣服去了。

李玉梅看着又凶又恶的村长,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要是他真说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只好放弃了反抗,任由他把自己剥的一丝不挂,想到等一下要被张大富污,心中很是屈辱和无奈。

很快两人便赤裸相对,张大富心中的欲望压抑已久,便不管一切的把插到李玉梅还略显干涩的阴道里。

“真他妈的紧,刘银富真是有福不会享,晚上还要看那个破店,浪费,我帮他享受福利算了……玉梅,你以后有福了,有我的鸡巴,保你忘了刘银富这个沒用的王八……玉梅小母狗,你以后要听你爷爷的话,爷什麽时候想日你,你就什麽时候给爷日,爷想怎麽日你,你就怎麽给爷日……”张大富下面不断的抽动,嘴里却沒停下对李玉梅的侮辱。

而李玉梅成熟的身体怎麽能经的住张大富的淫,特別是张大富言语上的侮辱使她感到一丝兴奋,虽然心里也觉得对不起老公,但偷情的感觉、身体被抽插产生的快感、被大自己十多岁的男人虐待征服心理交杂在一起,很快的阴道里就淫水泛漤,仅有的一点理智也被身体的本能所替代,口中发出摄人心魄的淫声

张大富见李玉梅已经被身体的快感所牵引,知道李玉梅久旷的身体已经被自己开发出来了,自己现在想怎麽干恐怕都会如愿以偿了,便让李玉梅摆出她最不情愿的姿势,象狗一样的趴着,自己从后面进入。李玉梅稍做反对就放弃了,上次的快乐已经深入骨髓了,她知道张大富能带给她飞天的感觉。

张大富在李玉梅身后拼命耸动,双手在她白嫩圆润的臀上抚摸,口中问道:“小骚货,你以后是谁的老婆。”见李玉梅只有呻吟而不回答,突然,张大富举起一只手,手响亮的打在李玉梅的屁股上,顿时就留下了红红的手印。

李玉梅发出的舒服的呻吟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是痛苦的呻吟,她转过头,生气的回答:“你疯了,怎麽打人”臀部扭动想让张大富的出来。

张大富岂能让她得逞,双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臀部,抽动的力量和速度都增加了,李玉梅的反抗反而让更深的进入,每次都紧紧的抵到子口。

李玉梅感觉下面传来的快感比刚才还煞利、还舒服,口中又淫声不断,而张大富趁机又问道:“李玉梅,你以后是谁的老婆,快回答,不然我再给你这小母狗一巴掌。”

“是张大富……的老婆。”李玉梅害怕再被打一次,也知道不回答今天是过不了关的。

“那你是我的老婆,你的小嘴、屁眼是不是我的”

“是……,都是你的。”

“刘银富原来日过你的嘴和屁眼沒有”

“啊……我沒答应他,……那里怎麽可以。”

“等一下,我要日你的嘴,听到沒有”

“……”

张大富见李玉梅不说话,狠狠的又给了李玉梅高高撅起的屁股一巴掌。

“唉!……好,……你要日……就日。”李玉梅下面的快感和痛苦让她感到一种全新的刺激,早就知道村长平时的霸道,沒想到在床上也是如此,看来以后自己要被他完全控制了。

“这还差不多,你身上的洞全是我的,我想日哪儿就日哪儿,听到沒有”张大富对被自己日的不敢反抗的女人很满意。

“听到了,……全是你的……你随便日。”

两人的淫语不断,让他们都很快的到达高潮,两人配合默契的完成了最后的沖刺,张大富浓浓的精液又再一次的灌溉在李玉梅肥美的土地上。

“过来,用你的嘴含含我鸡巴。”张大富半卧在床头,对已经累的躺着一动不动的李玉梅说道。

“这……这麽髒,我不含。”李玉梅扭过头去。

“你他妈的小婆娘,是不是不听话了。”张大富露出他恶狠狠的面目,凶巴巴的问道。

“这……太髒了,你洗了我才含。”李玉梅见张大富凶恶的样子也有些害怕了,不知道他会做出什麽事来,只好小心翼翼的说道。

“髒个逑,还不是你的浪水,快点。”张大富的手抓住李玉梅的头发将她扯了起来,另一只手也举起来象要打人一般。

李玉梅只好委屈的趴在张大富的腿上,头向他疲软的低去,一阵腥味让她张开的嘴又闭上,头又擡高了一点,做了个深唿吸,张大富见状,双手不由分说将李玉梅的头按了下去,李玉梅不防,嘴已经到了上。

“张嘴……对了,真舒服,你的小嘴真暖和,动啊……”张大富满意的望着含着自己鸡巴的美少妇,今天给她的嘴开苞了。

“舌尖动……围着龟头动,真安逸,刘银富这龟儿子真是憨的伤心,那麽美的嘴不日,浪费啊!”虽然李玉梅的动作还很不熟练,但给自己仇人之美妻的嘴开封还是让张大富感到很舒服。

……

张大富紧紧的按住李玉梅的头,鸡巴不断的在她嘴里进出,张大富已经受不住了,很快一股股精液射进了李玉梅的嘴里……当张大富放开她时,她马上伏在床边干呕,但张大富强迫她吞进去的精液已经吐不出来了。

************

随后的十几天,张大富每天都要把李玉梅淫至少一次,李玉梅家的卧室、客厅、厨房乃至院子里都留下了两人的淫迹。同时,李玉梅也尝到了原来从沒经过的肛交乳交的滋味,心中对过去很反感的性交方式也慢慢的习以为常了,甚至还觉得刺激,她已经被张大富变成了一个淫妇,专供张大富洩欲的淫具。

当然,李玉梅在刘银富和其他人眼里还是沒什麽变化,一样的端庄。李玉梅也只有在张大富面前才会露出“三十如狼”的淫欲,对张大富各种无耻的要求予以配合。

************

张大富在认为李玉梅已经完全听命于他之后,就准备实施心中构思以久的计划——李玉梅和陈丽花这俩妯娌一起来给自己同床淫玩,一想到村里无数男人对她们的美貌和性感垂唌欲滴,自己却能把两个一起放在床上肆意蹂躏;一想到两具雪白的肉体并躺在床上丰满胸部波涛汹涌;一想到两个圆润的屁股高高翘在自己的鸡巴前等待着插入;一想到刘银富和刘银生这两兄弟处处与自己做对,而他们美丽老婆却在自己身下求自己给她们的老公戴上绿帽……

张大富真是不能再等了,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欲火,再不实施他可能会疯了。

这天中午,刘银生将他收到的羊皮雇车拉到省城去卖,陈丽花已经催了他好几次,她受不了院子里羊皮发出的臊味和铺天盖地的苍蝇,刘银生对陈丽花是言听计从,马上照办。

当张大富见刘银生把羊皮往车上装,他知道实施计划的时间到了,便回家等了一会儿。估计刘银生应该出发了,便慢慢的晃到刘银生门前,见左右沒人,迅速的敲开门,陈丽花心领神会的让他进到院里,关上门跟他进到屋里。

陈丽花见张大富沒进卧室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心中想:“这个老流氓,今天是想在沙发上来不成”便笑着坐在张大富的腿上,手很自然的向张大富的裤裆伸去,昨天晚上刘银生把她的欲火挑起来却不负责的走了,正好让张大富来灭火。

张大富把陈丽花的手挡开,对她说道:“你去把李玉梅约来,我在这里等你们。”

“什麽让我去把玉梅姐约来”陈丽花知道张大富打的主意,虽然知道李玉梅可能跟张大富有一腿,但她显然对两姐妹一起被张大富淫还是有点准备不足。

“对啊,你赶快去啊!”

“我去看看能不能把她约来。”陈丽花见张大富提高了音调,马上见风使舵的站起来向门外走去。

“站住,老子告诉你,你要是敢耍小聪明的话,你知道后果的。”张大富见陈丽花有些不太情愿。

“知道了,要不你自己去。”陈丽花嘟啷着离开家锁上门,慢慢的走向李玉梅家,她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照办的好,那个老狐狸只要问李玉梅几句,就知道自己盡沒盡力办事了,自己又不可能告诉玉梅姐实况,让她帮自己……

很快,李玉梅便跟陈丽花出来了,她平时就常到陈丽花家玩,根本想不到这次还有个男人跟她们一起玩,不对,应该是有个男人玩她们两个。

当李玉梅进到屋里,见张大富正坐在沙发上,顿时愣住了,连张大富招唿她让她过去跟他坐都不知道。

“他怎麽会在这里糟了,要是让丽花妹妹知道我的丑事,我还有脸活吗!怎麽办我该怎麽办”李玉梅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直到被陈丽花搂在怀里,把她往卧室里推才反应过来,红着脸跟张大富打招唿:“村长……”然后跟陈丽花说:“丽花妹妹,你有客人,我改天再来玩。”说完,转身就走,她也不想刚才是跟陈丽花开门后才进来的,这张大富怎麽就会已经在沙发上了。

张大富见状,快步上前,抱住李玉梅说道:“丽花也不是外人,今天我们三人一起上床好好玩玩。”

“啊……”李玉梅惊的说不出话了,“丽花妹妹也被他……这、这真是羞死人了。”

张大富把李玉梅拦腰抱起,大步走到卧室,将她放在床上,示意后进来的陈丽花把门关上上床脱衣,张大富几下就把反抗的李玉梅脱了个精光,张大富便让陈丽花伏在李玉梅身上吮吸她的乳房,自己很快的把衣服脱了就爬了上去,提枪就刺进了李玉梅的身体,而李玉梅象离水的鱼儿一样翻动的身体顿时就安静下来了。

张大富一边不停的耸动,一边让陈丽花把衣服脱了睡在一旁,自己把手伸进她的阴道搅动。

很快,屋里张大富一人的喘气声就加入了两个女人压抑的呻吟声,张大富见到李玉梅脸偏向一侧,双目紧闭,双唇咬紧,双颊通红,身体不如原来那样配合自己的进入,张大富知道,她还对自己在陈丽花面前被人淫弄的事实不太接受,于是决定先搞搞陈丽花,这样有利于让李玉梅放纵她的淫欲。张大富便将拔出转向身体更敏感的陈丽花。

陈丽花顿时感到自己的充实,快感在张大富的抽插下如同海浪一般的不断涌来,昨晚尚未满足欲望很快得到释放,而在李玉梅,自己的好朋友、好嫂子的面前被张大富肆意蹂躏、妯娌共侍一夫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刺激,就再也压抑不住的大声的呻吟双腿主动夹紧张大富的腰,臀部不断上耸配合张大富的淫…

“快点……好老公,啊……我要被你日死了……”陈丽花红唇微张,时断时续的发出一声声呻吟,她已经高潮了,全身乏力了。

一旁的李玉梅不知什麽时候已经睁大双眼,看着盡情翻磙着的一白一黑的肉体,黑的那样有力的上下运动,白的柔如无骨,胸前白花花的软肉前后晃动,无力的承受一轮又一轮的进入。

两人刚才的日场景让她大开眼界,对陈丽花的淫荡更是始料不及的,在视觉、听觉的刺激下,对淫乱行为的兴奋,使李玉梅感到身体的淫欲,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到自己的阴道内,另一只手放到乳房上抚摸,口中不时发出一声声呻吟

张大富见到李玉梅淫荡的样子,就从已经无力的陈丽花的身上下来,让李玉梅趴在陈丽花胸前去亲她的乳房,而张大富在李玉梅发自内心、快乐淫声中进入到她的身体……

陈丽花在李玉梅的亲弄下,很快的恢復过来,欲火再度復燃,将身体向下送了送,搂住李玉梅的头就向她的嘴吻了去,双手向她的乳房招唿了过去。

李玉梅顿时感到被上下夹攻的滋味是如此的爽利,不停的呻吟喘息,同时李玉梅受到如此淫乱行为的沖击是前所未有的,让她产生了自己就是一个淫妇的想法,全身心的投入到当中,很快就要高潮了。

张大富感觉到李玉梅阴道的收缩比以前来的更加的强烈,而眼前两个美少妇的淫行让他也是大感兴奋,精关再也把不住,死死低住李玉梅蠕动的子口就射了,李玉梅在磙烫的精液浇灌下,一股暖流流出,两人几乎同时到达高潮

张大富精疲力盡的躺在床头,把两个美女左搂右抱,双手在她们滑如锦缎的身体上肆意抚摸,看着这两妯娌红潮未退的姣美容颜,不由淫心又起。

“从此你们就是我的大老婆和二老婆了,玉梅是大的,听到沒有!!!现在我有点累了,二老婆,我的鸡巴想日你的骚嘴,快点去!!!”

“你……”陈丽花话还沒说完,见张大富的手已经向她的美发抓来,只好顺从的趴到张大富的大腿,将他还带着一股骚味的含到嘴里吸弄。

张大富感到软软的鸡巴进到陈丽花暖暖的、湿湿的口里后,在她舌尖的搅动下很是舒服,便把李玉梅搂到身上,臭嘴就亲向她的香唇,李玉梅只好配合他,丰满的双乳贴在张大富的胸上,让他舌头在自己的嘴里吻吸……

过一会张大富觉得差不多,让两妯娌交换了位置,李玉梅在挨了张大富一巴掌后,只好委屈的去为他,而陈丽花被张大富按在胸前在他的乳头上亲吸。

张大富在看着这两妯娌,村里面最美女人被自己肆意玩弄,而且她们的老公——自己的仇敌到现在还不知道,心中便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快感,同时身体在李玉梅和陈丽花盡力的服侍下也很是舒服,很快就控制不住了,便让两人并排趴好,一会儿插李玉梅,一会儿日陈丽花,上下翻飞,比蜜蜂还勤劳地在这两个鲜美的花心里进出,而在他坚硬的和手指的努力下,花蜜很快就产生了,花儿发出了开放时的呻吟……

张大富心满意足的将精液又一次灌满李玉梅的阴道,他知道陈丽花一直在吃避孕药,而李玉梅沒有,他很想让李玉梅怀上自己的种,以自己的精明强干和李玉梅的美貌,应该会是个优秀的结合,而且让刘银富帮自己养个野种很是爽。

************

张大富在这段时间一直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就算刘银生回家后,他也能在刘银富家将李玉梅和陈丽花召集起来淫,甚至趁张磊不在家,就在自己的家里白昼宣淫。

这天,见张磊又到县城里去了,张大富便迫不及待的让李玉梅把陈丽花约上到自己家里,经过这段时间张大富的调教,李玉梅和陈丽花已经沒了当初的不好意思,而且有点破罐破摔,将身体的需求表现的淋漓盡致,两妯娌现在是一个比一个淫荡

李玉梅和陈丽花是在中午到的张大富家,这时村民要麽蹲茶馆,要麽在家休息,路上基本是沒有一两个人,张大富让两人一进门就把门关上,但沒把院门反锁掉,反正张磊不到晚上是不会回家的。

三人上楼一进张大富的房间,张大富便露出一脸的邪笑,“咱们今天玩点新花样,你们先把衣服脱光。”说完就走到床边,上床躺起。

李玉梅两妯娌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麽药,这段时间张大富已经把能玩的花样都玩的差不多了,而且稍不随他的意,就是拳脚相加,李玉梅她们知道只有乖乖的听话才能少吃点苦头,便顺从的将衣物脱去后向床边走去。

“不行,小母狗们,应该爬过来。”见两人都爬了下来准备爬过来,张大富坏笑着从枕头下拿出两条栓狗的皮链,向李玉梅她们走去。

“这……”李玉梅她们顿时明白张大富的用意了,盡管两人承认过是张大富随意玩弄母狗,但真要象狗一样被人栓上,还是有点不能接受,李玉梅红着脸低下了头,而陈丽花却擡着头恨恨地望着张大富。

张大富到了她们面前,将皮链解开,李玉梅基本是沒任何抵抗的让皮链套在了脖颈上,而陈丽花却让张大富花了点手脚和口舌才栓上,幸好张大富今天心情不错,一直沒生气。

张大富将自己也脱的一丝不挂后,得意的牵着两只美妇犬在房间里散步了。看着两个美丽性感少妇被自己当狗一样牵着,张大富心中说不出的兴奋,便往床边一坐,享受着两妯娌配合默契的,很快三人将战场扩展到床上,张大富让她俩并排趴在床上,双手拉着皮链,在她们的身后肆意插弄,口中不断对她们及她们的老公进行侮辱……

“小母狗,你们的老公是不是王八”

“是,是……”李玉梅两妯娌只有乖乖的回答,张大富每次都爱提这些问,看来他对给別人戴绿帽很是得意。

“玉梅趴到丽花身上,快点。”

李玉梅心领神会的趴了上去,两妯娌叠罗汉似的趴好,张大富随意的上下淫着两妯娌……

而张磊在回家意外的发现了这场春戏,完全被惊呆了,对于李玉梅和陈丽花成熟性感的身体,张磊是早就想过的了,只是不知道怎麽行动罢了,今天看到他老爸将自己意淫对象肆意淫,不断的变换着姿势,比张磊看的A片刺激多了,而且三人的淫乱的语言让张磊前所未闻,心中不由欲火如焚,但又不敢沖进去,毕竟他还是有点怕他老爸,只好在外面偷看。

当张大富将精液射进李玉梅的体内后,满意的把李玉梅两妯娌搂进怀里。张磊便悄悄出了门,到县城的发廊找了个小姐发洩一通后,张磊仍不满足,想再找一个小姐双飞,但身上钱也不多了,按理说他是可以在发廊老板那里赊账的(在县城里现在张磊比张大富还出名,而且发廊老板不敢得罪他),但怕被传出来以后在弟兄面前擡不起头了,便找魏龙海借钱,可是他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总想把今天的事摆出来,而魏龙海就是最好的听众,便发生了前文的一切。

************

“……怎麽样,沒想到吧,我老爸这麽厉害,李玉梅和陈丽花,你知道的,我带你去看过的那两个村里最漂亮婆娘,而且她们老公跟我老爸是死对头,结果两个居然被我老爸一起拿下,还心甘情愿的承认是我老爸母狗,啧啧…我对我老爸真是刮目相看,不行了,我要去找两个婆娘耍耍,你去不去,我给你说,云海发廊才来了几个妹妹,骚的很,比罗玉玲和罗玉琼家两姊妹只差点点。”张磊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向魏龙海走来。

“你去,我就不去了,我今天沒兴趣。”魏龙海急忙挥挥手,其实他现在就算房子烧起来也不会离开的,因为有人正在给他,正爽着呢!

刚才,在张磊绘声绘色的讲述时,魏龙海想到李玉梅和陈丽花这两个美貌性感少妇被张大富淫的淫秽场面,下面的小兄弟就变的更硬了,恨不得把罗玉玲拖出来捅过痛快,便淫心大动,双腿夹住罗玉玲把她向前拖,而罗玉玲马上就明白了魏龙海的企图,见他的好象又粗大了一些,知道他很难受,便体贴的为魏龙海起来。

“你不去……真的那拿点钱给我,我身上一点银子都沒有了。”张磊很奇怪的望着魏龙海,他原以为魏龙海会跟自己一起去的。

“你找小伟让他把今天收到的钱给你,我身上也沒多少。”魏龙海不想也不敢站起来,便让张磊去下面的茶馆找负责收钱的陈小伟。

陈小伟是他们高中同学,人很憨厚老实,随着茶馆步入正轨,魏龙海和张磊都不想随时都守在那里收钱,两人同时想到了请待业在家的陈小伟来帮忙,而陈小伟也的确很负责,连魏龙海和张磊每拿一分钱走,他都会记下来,到月底交给他们,至于他们怎麽从分红里面扣他也就不管了。

“那我去了。”张磊关上门就走了,他心中只想去找小姐,也沒留意魏龙海有些反常。

魏龙海见张磊一走,让罗玉玲出来趴在桌上,把裙子一捞,扶着她的腰,下面对准就用力的日了进去,急不可待的拼命抽插,而罗玉玲觉得魏龙海好象比往日更有力,次次都捅的很深,不由得呻吟起来。而魏龙海已经忍了很久,现在能盡情的放纵了,在几分锺的耸动后就再也不能控制的一洩如注了。

而罗玉玲显然沒得到满足,意犹未盡的起了身,“真是沒用,听了这麽点黄故事就成这个样子!”

小玲玲,不要着急,你给我亲亲,我们再来。”魏龙海抱着正在收拾衣物的罗玉玲。

“算了,明天吧,我都出来好久了。”罗玉玲推开魏龙海,整理好衣服后便回家去了。

魏龙海坐在屋里,回味着刚才张磊讲的事情,李玉梅和陈丽花他是见过的,虽然比不上罗玉玲,但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一想着这两个美妇被张大富象狗一般牵着,被张大富给她们的老公左一顶绿帽右一顶绿帽地戴,随意的玩弄仇敌的美妻。魏龙海发现自己原来好象有些对淫別人的妻子很感兴奋,而且能跟人妻双飞就更加的兴奋了。一想到这些,魏龙海心中又欲火焚烧,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

“来了,来了,你今天怎麽这麽早就回家了啊”

“啊,怎麽是……你疯了,……你快走吧。”

当罗玉玲打开门,见不是范松而是魏龙海,不由被惊呆了,但马上又反应过来,忙四处看看,见沒人看到。

“你是不是胆太大了点,要是被人看到,我们就麻烦了!你快走吧,我求求你了!”罗玉玲伸手去推魏龙海,却被他挤进屋里。

小玲玲,我受不了了,咱们抓紧时间。”魏龙海一进屋转身就把门关上,然后把罗玉玲拥抱着到了沙发上,不由分说就开始脱罗玉玲的衣服了。

“不行,你快走……真是怕你了,赶快吧,要是范松回来就惨了。”罗玉玲见魏龙海根本不听她的,一想范松一般不会这麽早就回家,而自己刚才也还沒有满足,便只好依了。

两人配合默契的很快就进入到实质阶段。

“啊……你好厉害啊,我要被你日死了……我快死了,……你快点吧……我投降了,你放过我吧。”罗玉玲很快就被魏龙海急风骤雨般的进攻所征服,所击败。

“你这个小骚货,你受不了以后就让你妹妹一起来……我日死你,我日死你家两姊妹。”魏龙海不由想起了罗玉琼——刘峰的老婆、罗玉玲的妹妹、原来自己读书时学校的校花

“不行,你吃到碗里的,你还看到锅头的……啊,你好厉害,…你射了吧,我要死了。”

“我日死你这个溅……我射了。”

“啊,你射死贱了”

魏龙海又浓又烫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射满了罗玉玲的阴道

************

“你快走了吧,不然一会儿范松回家就走不脱了。”罗玉玲把还恋恋不舍的魏龙海推向大门。

“老……老婆,开……门。”真是怕什麽就来什麽,门口传来范松醉熏熏的声音和大力敲门声。

“完了,完了,他平时要晚上才回来的,怎麽今天才五点过就回来了,就是你,怎麽办”罗玉玲顿时手脚无措。

“你家哪里可以藏人”魏龙海还算沒乱阵脚,赶紧问到。

“你跟我来。”罗玉玲回过神来,拉着魏龙海的手闪进正屋旁的一间小房,这是她家堆放杂物的房间。

“你藏在这里。”罗玉玲给魏龙海带到堆满一些的废旧物品的小床前,往床下一指。

************

“怎麽才开门,你他妈的是不是在偷人啊!”范松跄跄倒倒的进到房里,在沙发上坐下,刘峰跟了进来也坐在沙发上。

“还真让你给说中了,刚才你老婆才在沙发上被我日了,给你戴了一顶绿帽子。”魏龙海在里面听到后得意的想道。

“你……,你说什麽啊”罗玉玲涨红了脸,她还是有点心虚,毕竟夫还藏在家里。

“姐,你別管他,他喝多了。”刘峰见妻姐红了脸,以为她生气了,赶紧打圆场。

“快去给老子弄几个下酒菜来……小峰,咱们再喝几杯。”范松看来还沒喝高兴。

“还喝,总有一天喝死你。”罗玉玲小声嘟囔了一句,转身向厨房走去,心中总算平静了下来,看来这两个醉鬼沒发现什麽。

? ? ? ?

三个人坐在正屋的饭桌旁,桌上是几个简单的菜对于范松和刘峰来说已经足够了,两人又开始喝酒了。

“你们今天怎麽不在茶馆谁请你们喝酒啊”罗玉玲很是纳闷,今天这两个家伙怎麽不在茶馆打牌这麽早就在外面喝酒呢

“他妈的,今天除了几个喝茶聊天的老东西茶馆就才一桌人打牌,我们守在那里干什麽都是魏龙海这个小杂种害的!”范松把酒一口喝完后骂道。

“怎麽会呢这段时间不是风平浪静的,他沒来捣乱啊你们怎麽能怪到人家的头上呢”罗玉玲已经被魏龙海“日”久生情了。

“傻,原来在我们那里打牌的那帮人全跑到他那里去了,不是那个小杂种捣鬼才怪!”范松转过头对罗玉玲噼头盖脸的就骂了过去。

“松哥,別生气,姐又不了解情况嘛,你骂她能解决什麽问题!”刘峰连忙劝了一句。

“傻,你不说话也不会把你当哑巴卖的!”范松在外面窝了一肚子火,现在能发洩出来岂能放过,对罗玉玲依然不依不饶。

罗玉玲赶紧闭上了嘴,她知道只要现在再辩解一句,范松有可能就要动手打人了。

“哎,你沖姐发什麽火,我们现在该想想办法了,再这样下去,只有关门大吉了。”刘峰解围道。

“那你说怎麽办李局长也调走了,白道我们是沒办法了,黑道张磊这小子风头正劲,我们跟他们硬拼也占不到便宜,你说怎麽办”范松沒好气地回了刘峰一句。

“嘿嘿…也不是沒有办法,老子还怕收拾不了他们几个小崽儿啊,只是…”刘峰摸着下巴,得意地笑笑,然后故作姿态的四处望了望。

“吃完沒有,吃完了给老子到电子游戏室看看。”范松马上心领神会对已经放下碗,正坐在一旁的罗玉玲训斥道。

“不要紧,姐又不是外人。去看看门关好沒有就是了。”刘峰赶紧说道。

“不是这个意思,游戏室那里还是她去管到点要好一点,也该给小王送饭去了。快点去,听到沒有!”范松认为刘峰碍不过情面才这样说的,所以还是坚持让罗玉玲离开。

************

罗玉玲很不愿意地出了门后,范松赶紧把门关好,三步并着两步地又回到桌前,他太想知道刘峰有什麽好主意了。

“快说,你有什麽办法”范松急切地问道,他最近手里很紧,茶馆和电子游戏室收入直缐下降,而以往他跟罗玉玲手都很松,有一两个钱就花了,所以也沒什麽积蓄,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不习惯过手上沒钱的日子。

“嘿嘿嘿,你別急,当年他那个死老头比他现在还狂,不是一样的被我收拾了。”刘峰很是得意地说道。

“当年魏运生是病死的,你就吹嘛!你会让他得病,打死老子也不信。”范松很是失望,他知道刘峰喜欢吹牛。

“你不信,他是怎麽得的病,不就是酒楼烧了被气病噻,告诉你,火是老子放的。”刘峰见范松不相信,迫不及待的说出了埋藏好久的秘密

“啊……你就编嘛,骗死人不偿命的唆!”范松吃了一惊,但他还是不太相信。

“骗你是你儿子,当年老子遭杨刚那个小杂种打了还不能报復回来,老子脸都沒的了,后头才晓得是魏运生这个老狗日的在里面捣鬼,害得我姐和姐夫帮不上忙。当时老子就想去找那个老狗日的拼命,要不是我老姐把我拦到,老子一刀捅死他龟儿子。后头还是我姐说那个老狗日的不就是有个酒楼才这麽狂,让我想办法到他的酒楼捣点乱,出口气算了,老子才不会去捣乱,要干,就把他酒楼毁了才爽,老子一把火看他还狂,结果他龟儿子就遭气死了。你说我骗你沒有。”刘峰为了让范松相信,一口气把他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说了出来。

“是不是哦!我只晓得你龟儿把杨刚的女朋友日了,想不到你龟儿还放了把火。”

“你说啥子不要乱说哈!让別人知道了,就不好了。”刘峰虽然口上这麽说,但心里还是很得意的,他巴不得几个哥们都知道这件事。虽然他报復了魏运生,但不敢告诉大家,而把杨刚的女朋友安红搞了这件事是不怕弟兄们知道的,只要罗玉琼不知道就行了。

“我乱说,信不信我要是给小琼说了,你就被动了!哼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范松很有把握的样子说道,其实他也只是怀疑,沒想到一诈就诈出来了。

“日了就日了,他的仇我还沒报,就当是利息了。不过有一句说一句,安红这少女就是少女,够爽!要是松哥感兴趣,我安排,你也尝尝”刘峰一听,要是让罗玉琼知道了,自己不是找不自在吗

“算了,我不会告诉小琼的,逗你玩的。我对女人的兴趣不大,有玉玲就够了!”

男人在世,怎麽可能就在一棵树上就吊死松哥,在有贼力时,不多日几个不亏啊!等以后贼心,贼胆都有了,沒贼力了就太……嘿嘿!不嫖不赌,愧对父母!何不趁年轻,多风流风流……”

“我对女人兴趣不太大,你不要说了,大家说正事,你打算怎麽收拾魏龙海这小子”

“嘿嘿,你真沒劲!!!好吧,说正事,咱们明的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咱们不会来暗的吗”刘峰故作高深莫测状,其实他也沒什麽主意,刚才其实为了在罗玉玲面前显得好象很有办法。他很早就都对罗玉玲心怀叵测了,所以一直不会放弃在罗玉玲面前表露自己。

“不要转弯抹角了,快点说,我们怎麽办!”范松着急地问了一句。

“慌啥子,我还沒考虑成熟,你有沒有办法嘛”刘峰见范松紧紧相相逼,很不耐烦地回答,把范松说得当时就哑口无言了。

“松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晓得我酒喝多了,脑袋就不好用了。等明天清醒点了,咱哥两个再合计合计。”刘峰见范松有点生气了,赶紧安慰了一番。

由于两人本来基本上已经醉了,刚才又有点不愉快,就只又喝了一杯便沒再喝了,刘峰就告辞回家去了。

而现在才晚上七点过,天刚有点黑,范松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有点兴奋,他根本不想睡觉,在家里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打开电视看了不到十分种,再也看不下去了,于是锁上门就朝茶馆去了。

当罗玉玲心惊肉跳地到了电子游戏厅后,马上告诉看店的帮工说,范松和刘峰喝醉了,怕他们出事,请他到自己家附近的小巷里去监视家里的情况,不管有什麽事发生都不要管,赶紧来告诉自己就行了。

帮工小王是外县乡下少年,很听话,也很老实,把罗玉玲的话当圣旨一般执行,当初罗玉玲就看中他这点才请他帮忙看店的,而且小王在这里沒亲戚,晚上沒地方住,只有住在游戏厅,罗玉玲每天很早就能回家休息了。

见范松出了门,小王赶紧跑回来报告,罗玉玲一听,知道魏龙海沒被发现,终于松了口气,便让小王赶紧吃饭,自己匆忙回家去了。

罗玉玲一跑到家就让魏龙海离开,而魏龙海也一言不发的就快步走了,神情怪怪的。

罗玉玲见状很是纳闷,怎麽短短的一个小时左右,这人就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自己原以为他要纠缠一番才会走,谁想他却怕自己会不放他走似的,连別都不道就匆匆走了,而且眼睛红红的,但眼神让人害怕。本来,罗玉玲想问问魏龙海,发生了什麽事但又怕范松万一回家来,只好留到明天再问他算了。

当晚,罗玉玲在床上辗转反侧,对今天的事是百思不得其解,以至于范松晚上三点过才回家,她都一清二楚,还起来看门关好沒有,因为范松已经醉的在沙发上倒头就睡了。

************

而在此时……

魏龙海一动不动的坐在屋里,张磊躺在对面的沙发上,两人面前的烟灰缸里满是烟头,跟下午的场景惊人相似,只是少了一个人和张磊激动的声音……两人维持这个状态已经有三个小时左右了,对张磊来说这真是一个奇迹——几个小时不说话。

晚上九点过,当张磊跟几个兄弟在外面喝酒时被陈小伟找到,说魏龙海不知怎麽了,饭也沒吃,一个人关在屋里。张磊今天下午就觉得魏龙海有点反常,一听完陈小伟的话,带着兄弟些就赶紧到了茶馆,见魏龙海房门紧闭,灯也沒开,便在外面大唿小叫,不断地敲门,终于门开了。

不等张磊他们开口,魏龙海一句“你们先让我静一静”,就让张磊不能开口了。张磊看着魏龙海,觉得他的表情跟当年魏运生去世时的表情有点相似,但又有点不同,当时魏龙海全是悲伤,而现在好象多了点什麽,反正让张磊觉得肯定有什麽大事,便让兄弟些先回去,自己一个人留了下来。

后来张磊终于按捺不住问魏龙海究竟有什麽事的时候,魏龙海就把自己今天听到刘峰烧楼的事告诉了他,当然沒说是怎麽听到的,只是说是通过可靠的消息来源,还有杨刚女友的事也沒说。

张磊一听完,马上起身就要去找刘峰,被魏龙海制止住后就郁闷的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抽烟。

“你打算怎麽办”张磊终于忍不住了,搬了把椅子跟魏龙海隔桌相坐,他开口说话了,压低的声音象怕惊动了別人。

“报仇,以牙还牙……”魏龙海看着张磊,毫不犹豫地说道。

“怎麽报,我听里你安排。”张磊最不喜欢动脑筋了,也知道魏龙海主意最多,他只管执行就是了。

“……”

“要不我去把他家也放把火”张磊见魏龙海不说话,便试探性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刚才他想找点弟兄去把刘峰干掉的提议已经被魏龙海断然拒绝。

“不行,你容我再想想,我现在脑子里很乱。”魏龙海马上否定了张磊的建议。

“那……好吧,不过要盡快,不能让他们先下手了。还有从今晚开始,我就在这里住了。明天我再带两个兄弟过来。”

“不用了,你还是回家睡吧,现在我们其实是在暗处,小心点他们就是了。你搞得大张旗鼓的反而不利。”

“那好,反正一句话,我们最好先下手为强。我先到楼下去看看。”张磊起身离开,他知道在魏龙海计划好之前,自己是一点忙都帮不上的。

“我让李慧给你送点吃的上来你不吃点东西怎麽行!”张磊出门后又把头伸进来问到。

“好吧,对了,这件事你不能让別人知道,包括杨刚和刘流!”

“行!我决不告诉別人。”

************

“慧姐,麻烦你给小海煮碗面送上去。”张磊到了二楼,对正在打扫3号包间的李慧说道,说完就向还在鏖战的其它房间走去,他去跟那些还在赌博的赌客些打打招唿,散散烟。

3号间的这桌人刚散伙下楼走了。现在他们茶馆的生意是县上最好的,晚上往往有三、四桌要赌通宵,于是服务员也增到四个,有一个是专门负责为通宵达旦赌博的赌客服务的,给他们弄弄夜宵(其实就是煮点面)、倒水之类的。

李慧很快就把卫生做完了,到一楼的厨房去了。李慧今年28岁了,她是魏龙海他们初中老师女儿,所以魏龙海他们在言语上对她还是比较尊敬。

“小海今天是怎麽了有什麽不顺心的事呢难道是失恋了,不像,他连女朋友都沒有,怎麽会失恋!年纪轻轻的房也有了,每天也不累,收入又不低,自己要是能找这样一个老公就好了。真是搞不懂他能有什麽不顺心的呢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和赵成志两夫妻几天可能还沒这个小兄弟一天挣的多。”李慧一想到这里,心情变的灰暗起来。

************

李慧高中毕业时沒考上大学,她老爸托了不少关系,送了不少礼才把她弄进当时县上最红火的企业——县水泥厂,到了厂里后,由于她是高中生,人也长的比较漂亮,就被分到厂办上班

水泥厂基本上都是男的,大家——特別是一帮未婚青年对都她很好,当然有些人是有目的的,因此常常有人请她去看电影等等,当时县上的文化娱乐活动很少,不象现在有歌城、夜总会之类的。

李慧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快就就觉得成了公主一般,眼界也就高了,一般人她根本就看不起,直到她22岁那年,才看上赵成志,当时县上的另一家红火的企业——县纸厂的办公室主任

谁知,他俩才结婚几年,国家进行企业改革,水泥厂和纸厂都相继被推向市场,失去了政府的大力支持,两家厂由于经营不善,很快就不復往日的风光了。

而赵成志的老爸赵水康的县纸厂厂长的位置,前年也被一个年轻干部取而代之了,新厂长一上任就大刀阔斧的进行了人事变动,进行公开竞聘。

本来就沒什麽本事,人缘不好又沒了靠山的赵成志当然落选了,被调到了车间里面,失去了心理平衡的他一怒之下,辞了职下海去了。

谁知做一笔是亏一笔,很快就把家里的积蓄弄得精光,他只是认为自己运气不好,根本不服输,就找亲戚朋友借了几万,结果最后还是一个亏,家里经常都有人来要账,甚至有一些平时对李慧就心怀不轨的人还提出了肉偿的想法,把赵成志气得不行,但还不敢告诉李慧。

赵成志见到这种情况,彻底失望了。为了维持生计和把欠款还清,他跟李慧商量了一下,留下李慧和一个三岁的儿子,到他一个同学在市里的公司去打工,争取早日能把账还清。

而李慧在赵成志辞职的时候,被他一鼓动,认为自己老公是天下无双,肯定能发大财,便听了他的话,停薪留职在家过着相夫教子的日子,见到现在的情况马上想回去上班,谁知单位也定岗定员了,安她不下去了。

李慧迫于无奈,只有到处找工作,但她找到的工作都不满意,一是她不愿意做,二是工资都比较少,她还以为她是厂长的儿媳办公室主任的夫人,左挑右选的,经过几个月后,李慧才认清了形势,只好放下平时高高在上的姿态,将儿子交给娘家看着,自己通过老爸的关系到了魏龙海这里当服务员。

因为晚上的工作工资要高一点,白天还能看看孩子,李慧便主动提出自己上晚上的班。

************

“小海,趁热吃。姐给你煮的你最爱吃的酸汤面。”李慧把面放在桌上。

“嗯……”魏龙海擡起头,把面端到自己面前,扑面而来的热气带着醇香的醋味让他的唾液分泌马上增加,他已经十多个小时沒吃东西了,的确饿了,几分锺就狼吞虎咽地把一大碗面吃了个精光,还意犹未盡地把面汤也喝完后,才放下碗。

而张磊这时候也进来了,见魏龙海吃完一大碗面,心中便明白魏龙海现在应该好多了,在魏龙海的坚持下便离开房间回家去了,只剩下李慧还在打扫满屋的烟头和垃圾。

“李姐,谢谢你,下面的客人还有多少”魏龙海对正准备把碗拿上离开的李慧说道,他现在觉得心情好多了,进食或许真能帮助人放松。

“还有五桌,刚走掉一桌,不然就还有六桌。”李慧见魏龙海的脸色比自己刚进来时好多了,连忙邀功似地说道,今天的客人是比往天的多一点。

“哦,比往天多了点,那辛苦你了,李姐。下面还忙吗,要是不忙,我们聊聊。”魏龙海想找个人聊聊,分散自己的思绪,调节一下自己情绪。

“不忙,不忙,下面的客人基本上都安顿好了。”李慧见魏龙海想聊天,连忙答应下来。

李慧来这里已经一个月左右了,虽说魏龙海和张磊都是自己老爸学生,毕竟都是以前的事了,自己跟他俩也不熟,盡管自己工作很小心,也不能保证哪天不会犯错误,丢掉这份连奖金能拿到八百左右的比老公收入都高的工作。

“这两个年青的老板平时倒好象很好说话,但狠起来也让人害怕,上次一个出差到这里的外地人打牌出老千被他们打的……”想到当时的场景,李慧至今还心有余悸,不过魏龙海的暴力让她有点仰慕,她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赵哥现在在市里的工作,还行吧”魏龙海对李慧家里的事还是有一些了解。

“行什麽啊,只能混口饭吃,他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那里像你啊,年轻有为,我爸就经常在我们面前表扬你呢!”李慧拿出当年在办公室领导的那一套,赶紧把高帽送上。

“我算什麽年轻有为啊,李姐就別拿小兄弟开涮了,李老师不批评我就算好了。”魏龙海一听,不由微微一笑,自己和张磊他们读初中时,调皮捣蛋极了,经常被李老师批评,李老师会表扬自己不过正因为这样,自己对李老师一直都很尊敬,要不然也不会多给李慧两百左右的奖金了。

“小海你就別谦虚了,真的,你还上初中时,我爸就在家里提起过你,说你表现不错。”李慧原来从沒听过李老师提起魏龙海,更不知道魏龙海读书时的表现如何了。但见魏龙海笑了,便以为自己拍的马屁见效了,于是乎顺着思路继续拍了下去,抓住机会联络感情

其实,李慧这次来这里上班,是她老爸替她联系的。但李老师事后只是告诉她,这是自己的两个学生开的,还算给他面子,同意她来上班,根本沒提过这两个学生原来的事。

“真的李老师说我表现不错”魏龙海笑得更开心了,心想这李慧真能信口开河,还是一本正经的信口开河,无非就是骗自己一个开心罢了,自己读初中时,沒少请家长

一想到请家长,不由又想起自己的老爸,魏龙海就想到自己被刘峰骗了一年多,而安红不是也骗了杨刚的吗一想到安红,想到安红性感的身体在刘峰身下婉转承欢,魏龙海不由兴奋起来,下面顿时有些充血。安红是在外面亲戚家读的高中,沒考上大学,她在县农行上班父母就让她回到县中补习一年,刚好被插到了魏龙海他们班上。

第一天到班上,安红就引起了全班男生的注意,她还算有两分姿色,但这并不能让全班男生被她吸引,比她漂亮女生班上还有,吸引大家的是她火爆的身材、艷丽的衣着,特別是那丰满胸部高中生中是少有的,而不时显露的深邃白嫩乳沟更让年少轻狂的一班男生着迷。

当时,魏龙海他们几个对安红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不过,多是因为身体的沖动,特別是张磊,有空沒空都爱找安红聊上几句。

在四个人当中,杨刚第一个公开表示要找安红做女友的,张磊等人本着女友如衣服,朋友如手足的思想,只好把自己的想法压抑着,出谋献策让杨刚在高三下期从其他竞争者中脱颖而出,终于让安红成为他的女友并利用安红的生日把她给上了,是不是处女就只有天知地知和他俩知道了。

高考前,安红不知是不是胸大无脑,成绩还是沒什麽提高,她老爸老妈见到指望她考大学是希望不大了,便让她参加农行的招干考试,通过关系,把她弄进了农行上班

在杨刚上大学前,特地让魏龙海和张磊帮他把安红看到点,谁知现在安红红杏出墙,而且是被刘峰给上了……

************

“小海……小海!”

“嗯,什麽事李姐。”魏龙海被李慧小心翼翼的叫声从沈思中唤醒过来。

“你怎麽啦是不是姐说错什麽话了”李慧见魏龙海的表情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心中想是不是老爸得罪过他啊,顿时忐忑不安,暗骂自己多嘴。

“不是,不关你的事,我刚才想起另外件事,有点失态,李姐你別多意!”魏龙海见李慧诚惶诚恐的看着自己,连忙安慰李慧。李慧刚来时,魏龙海就被她美少妇风韵所吸引,只是当时他沈浸于罗玉玲的身体,加上李慧毕竟是李老师女儿,所以也沒动过李慧的心思。

现在身体的沖动让魏龙海不由仔细打量着李慧,李慧本来就比较美丽的面容在婚后几年又多了少妇成熟的风韵,变得更加的迷人,生了小孩并不显臃肿的丰满肉体在合身的制服下曲缐毕露,该凸的凸,该凹的凹,散发着成熟女人的诱人魅力,特別是肉色丝袜下泛着光泽的匀称美腿更让魏龙海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哦,小海,你有什麽不开心的事或许姐能帮你点忙。”李慧始终认为魏龙海就算有点不开心的事,也肯定是沒女朋友之类的事,自己是能帮他介绍一两个女朋友的。

“李姐,你怎麽会认为我不开心呢我……”

魏龙海看着李慧阿谀奉承的面容,看着自己平时沒太上心的成熟性感身体,想着刘峰的话,是啊,何必亏待自己呢该风流时就风流吧!看看人家张磊的老爸,那日子多好!魏龙海暗地里想,我一定要向他们一样,只要做的干净,不留下后遗症就行了,那最好对象就应该是为人妻子的。

魏龙海在短短的考虑之下,决心改变自己,不要管其他人怎麽看,有条件风流风流,沒条件风流创造条件也要风流

“你有心事,你骗不了当姐的,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麽,你信不信”李慧见魏龙海微红的面庞,以为自己的估计应该是对的。

“不会吧,要不我把我想的写在纸上,你要是猜对了,我就……”魏龙海露出了有点兴奋的笑容。

“我不仅能猜对,我还能帮你,只是你怎麽感谢姐姐呢”李慧哪知魏龙海现在的想法是要日她呢

“你要是能帮我,我给你每月再加奖金,决不亏待你!只是,你要是不能帮我,那……”

“我要是猜对了,就肯定能帮你,除非我猜错了!”李慧见魏龙海红红的面孔,心想会猜不到,你不就是想女朋友了吗帮你介绍一个就是了!心中充满了又能涨奖金的喜悦和兴奋

“那好,我把我的想法写在纸上,你要是猜对了,我无话可说,我给你加奖金!要是你猜对了,你不能帮我,你……”魏龙海一边在一个本上写字,一边把坑又挖深了,只等李慧来跳了。

“那我走人,你是不是想女朋友”李慧见魏龙海写了几个字,又翻了一页写,心想你还想耍赖,嫩了点,写两个答案,让我猜不到,我岂能让你得逞!李慧等他写完了,很有把握的说道。

“你来看,是不是”魏龙海手指对李慧勾了一勾,就象在钓她似的。

李慧走到桌前,见纸上写的“女人”两个字。

“你猜对了吗”魏龙海已经起身走到李慧旁边,眼色色的盯着李慧桃花般略施粉黛的面容,丰满胸部和裙下的玉腿。

“猜对了啊,女朋友女人难道不同吗”李慧根本沒留意魏龙海的眼神,心中只想把更多的奖金挣到手。

“不是这一篇,下一篇才是标准答案!”魏龙海闻着李慧身上的淡淡香味,心中压抑着把李慧抱入怀中,把她弄到床上的沖动。

“你耍赖,不行,我已经猜对了。”李慧一边说,一边翻到下一页。

“啊,这……”李慧看到下一页“女人=李慧”,顿时目瞪口呆,她沒想到会是这样。

“我想要你,我的女人,你帮帮我!”魏龙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紧紧的从后面抱着李慧,嘴吻在李慧的粉颈上。

“不,不要!姐姐帮你介绍一个比姐姐漂亮的女朋友。”李慧小声的说道,用力试图挣开魏龙海的搂抱。

“你好美,我就要你,我的姐姐,我的美人。”魏龙海岂能让李慧得逞,他见李慧只是小声地反抗,就知道,李慧丰满成熟的身体将成为他肆意纵欲的地方了。

“不要……小海……我是你的姐姐……是有老公的人了……”被魏龙海强压在桌上的李慧不断地想起身,可惜魏龙海强健的身体比她有力的多,语言在魏龙海不停的玩弄下也是断断续续的了。

魏龙海已经不再满足于隔靴搔痒了,一只手紧紧搂着李慧柔软的腰,另一只手直接伸进李慧的内衣里,在她细嫩丰满的双乳上揉捏,还不时拨弄她慢慢开始变硬的乳头,嘴也沒闲着,在李慧的白雪般的颈部和耳部游走。

看来魏龙海在罗玉玲身上不仅满足淫欲,在罗玉玲的言传身教下也不再是什麽都不会的少男了,对如何挑逗女人的身体已经有了一定的心得体会了。

“小海……你放过姐姐……不然姐姐以后怎麽做人……”李慧已经好几个月沒跟赵成志在一起了,干渴的身体根本经不起魏龙海的挑逗,唿吸越来越急促,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魏龙海挺直的隔着衣物抵着李慧圆润的臀部,他已经把李慧的上衣和胸罩解开,李慧也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就放弃了。最近,从未承受过的生活压力让李慧一直很累,心里一直想放松放松。于是李慧索性干脆放纵一下自己,更何况是自己比较喜欢男人,虽然他比自己小得多,但将来沒准就是自己的靠山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