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芳华-【2024年5月更新】

少妇白芳华-【2024年5月更新】

轻点了几下头,陈凡搂着白芳华柔情的道:“我抱你回房间吧。”

“嗯。”轻点了下头,白芳华双手坏在陈凡的脖子上,任由陈凡一下子就将她给抱起,朝着他所在房间走了过去。

白芳华擡头望着将自己抱向房间的陈凡,心跳也是在不停的加速着,虽然她知道自己迟早都会成爲陈凡的女人,可是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却是让她有种说不出来的羞涩。

抱着怀中的白芳华,陈凡伸手将房门给打,接着便轻轻的反锁关上,温柔的将白芳华给放在那张大床上

“坏蛋,等会你可要温柔点。”身子一接着那柔软的大床,白芳华媚目如丝的望着陈凡的俊脸,吐气如兰的说到一声,接着两片红嫩的娇唇就主动凑了上去。

白芳华的主动,让陈凡更是引来陈凡那热情的回应,舌头直接就缠上了白芳华那条滑润的香舌,不停的吸食上面的香津唾液,腾出来的左手顺势就伸进了白芳华的衣襟,隔着那薄薄的胸衣握住了白芳华丰满的双峰,丰挺弹手的感觉让陈凡不住的揉搓起来。

“嗯,坏蛋……”身子抖了一下,浑身从胸前传来的电流感,让白芳华不由嘤咛一声,嘴中的香舌更是激烈的回应着陈凡的这阵爱抚

也随着白芳华的这一声嘤咛,陈凡开始一件一件的将白芳华身上的衣服给褪去,露出那一具雪白诱人胴体

奶白的皮肤,娇娇嫩嫩的,平坦光滑而沒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下,是一条神秘紫色的花边小内裤遮盖着那最爲神神秘的地步。而最让陈凡离不开双眼的是,白芳华胸前的饱满。

双峰丰满的弧形,圆圆的,挺挺的,丝毫沒有下坠的感觉,微微发红色的乳晕很小的圆形,围绕着中间一对粉红色的小蓓蕾,蓓蕾此时刚刚有点硬起来,只有黄豆粒一样大。

白芳华已经结婚又生过小孩的少妇竟然还有好像少女一样粉红的乳尖,沒有束缚的一对雪峰是挺立的圆锥形的,一对乳尖乖巧的俏立着。

“坏蛋!看什麽看!”此时光着身子的白芳华发现陈凡双眼正直直的盯着自己的全身,这让她从心底就升起一股羞涩的感觉。

而对于自己此时的身材她还是很有自信,陈凡的双眼是让她既羞又耻,因爲这次的她是真正浑身赤裸的出现在陈凡的眼前。当双眼接触到陈凡那早以高高隆起的小陈凡时,让白芳华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白姐,你真美。”陈凡感叹一声,左手就已经爽上白芳华那高耸的双峰,不停的玩弄着上面那硬硬的蓓蕾。

“嗯,坏…坏蛋,你…你在那里学来的。”乳尖上传来的电流让白芳华在次舒服的嘤咛一声,伸出双手爲陈凡除去身上的衣物。

“还不是白姐你教的。”坏笑的说到一声,陈凡便伸嘴吻上白芳华那两片娇嫩红唇,双手不停的抚摸着白芳华的全身,那原本还是吻白芳华红唇的嘴也一慢慢的向下吻去。

舌头直接着舔上了白芳华那硬硬的蓓蕾,白芳华不由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接着便将胸部高挺,想让陈凡能吻得更直接,更方便一些。

“嗯,小坏蛋,你別在欺负白姐了,我要。”媚眉如丝的白芳华也不知道什麽时候,双手已经握上了陈凡胯下的坚硬。

“白姐,你……”下身传来的感觉让陈凡有些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低沈的叫到一声,左手直接就伸向白芳华那条紫色的小内裤上,只觉上面已经是湿淋的一片。

“小坏蛋!我要!”白芳华双环着陈凡的脖子,吐气如兰的说道。

听到这话,陈凡也已经是在也忍受不住,伸手就将白芳华那最后的一道防缐给褪去,露出那早以是春情泛漤的神秘地带,看到这一幕,陈凡不由低头在白芳华的耳边细声的说了一句。

原本就是羞耻无比的白芳华,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的在拍了下陈凡,娇嗔道:“坏蛋,你在说!你在说我现在就回房间去。”

“我不说就是了,白姐你別生气。”陈凡还真怕白芳华会说到做到,当下连忙道歉着。

“坏蛋!我都是你的人了,还生什麽气!”一声嘤咛饱含着无限的娇羞。

听到这话,陈凡心中不爲一甜,接着一张娇嫩无比的温热小嘴已经凑到了他的唇边。沒有丝毫犹豫,他一嘴吻了上去,一股如兰花般香甜的感觉充盈在口中。

而就在陈凡还沒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白芳华一翻身就将他压在身下,他也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在一次的被一只玉手给握住,将它引领到一个湿润的桃源洞口。

“坏蛋,记得白姐是你的人了。”娇媚的说到一身,白芳华玉手一松,整个人就坐了下去。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从下身传来,陈凡感觉到自己已经是毫无阻碍地滑进了白芳华的体内。

坐下去的白芳华不由全身一震,趴下身子,小嘴更是忘情地与陈凡激吻着,滑腻的丁香小舌不断地探入他的口中。

沒有了束缚,沒有了顾虑,沒有了忐忑,沒有了挣扎,剩下的只有彼此的愉悦和无限快感

在这寂静的黑夜中,两人默契地配合着,共同演奏出一曲由呻吟、喘息、碰撞声所交织而成的乐曲,时而疯狂,时而激烈,时而轻柔,时而舒缓。

而白芳华的主动还有那种熟练的技巧,都带给陈凡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这时与赵清婉做时所感觉不来的。

虽然赵清婉也是有些熟悉,可是却沒有白芳华这麽的懂得如何去引领着陈凡走向更高的颠峰。

看着身下的玉人一次又一次的迎合着自己,让陈凡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的与舒服,听着她那娇喘连连的声音,更是让陈凡不由勇勐的挺动着,在一次的发出那达到颠峰的声音。

连边曲着身子的迎合着陈凡的白芳华整个人就趴在了床上,嘴里发出那娇喘的鼻息声。

看到玉人那额头上的汗珠还有那娇喘连连的鼻息,让陈凡是好一阵的心疼,轻轻的将她给拥入怀中,柔声的道:“是不是累了”

“哼!还不是你一连要了人家三次!”白芳华沒好的气叫道。

“谁叫你刚才一次引诱我,我都说別来了,你还用嘴……”

“坏蛋!”白芳华连娇嗔一声,想起刚才的情景,让白芳华已经是羞涩无比的道:“还不是你说要试一试,人家才给……”

“白姐,让你受累了。”陈凡紧拥着怀中的玉人,刚才一连三次都是她主动的爲自己服务,这让陈凡真的是有些过意不去。

“沒事,只要你能舒服就好。”白芳华双手环着陈凡的腰间,甜蜜的说道。

白芳华的这话说得让陈凡更加是感动无比,看着满脸羞得通红的玉人,那千娇百媚绝色尤物,洁白如雪高挺着的双峰,还有那紧贴着的下身,让陈凡的小腹不知不觉又升起了一团的火焰。

“坏蛋,你……”感觉到小腹上的坚硬,让白芳华脸上不由带着又惊又羞的表情。

“白姐刚才你辛苦了,这次轮到我爲你服务!”坏笑一声,陈凡直接翻身就将白芳华给压在了身下。

“啊!坏蛋,你怎麽这麽快就……”白芳华话还沒有说完,嘴里就开始发出各种美妙的音符……

“白姐,別叫太大声了,婉姐就住在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