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满龙门-【2024年5月更新】

春色满龙门-【2024年5月更新】

啪┅啪┅啪的肉体相碰声回荡着整间房间。

「师弟┅┅快┅┅就是那!大力点!呃┅┅好┅┅好爽!」琼茹手扶着床沿,张开双腿露出娇嫩的蜜穴正给一名男子用一根粗大的肉棒插着。

琼茹蜜穴随着抽插而流出的淫水,经由大腿根处慢慢流了下来。雪白双腿之间充满着她的淫水。口中的浪叫随着身后男子的抽动而有所不同,但相同的是她现在正处于欢愉的状态。

「再大力点!我┅我┅快了!」琼茹大声的叫着,身后的男子却在此时放慢了速度,俯下身子,用双手去搓揉着琼茹那坚挺硕大的双乳,用手指去玩弄那凸起的乳尖。

「师弟!你┅你怎麽放慢了,师姊的骚穴好痒啊!」琼茹扭动着身躯,不满的叫道。

只见那男子忽停一下,深吸一口气,内力一放一收,那粗大的肉棒就好像是灌了气一般又大了不少。只听得噢的一声,琼茹的脸上的表情就犹如被什麽东西刺到一样,眉头紧缩。

「啊┅┅呃┅┅师弟!我┅快不行了,你的肉棒太大了,顶的我小穴快崩溃了。啊┅┅」琼茹因身后男子的突来一招,反弄的自己承受不了,连忙喊停。但身后男子根本就没有要放松的痕迹,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抽的琼茹的蜜穴阴唇翻进翻出,淫水则是随着肉棒抽了出来,使得肉棒上的水光发亮。

琼茹荡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全身香汗淋漓,雪白的娇躯因身后的男子推动着而摇摆不停。蜜穴淫水流的满大腿,口中的淫叫声越来越大。蜜穴中的肉壁也紧紧的包夹着男子的肉棒,阵阵的磨擦,使得琼茹的忍耐点即将不守。

「来┅┅来┅┅来了!」此时琼茹随口叫出,蜜穴中肉壁瞬间的夹住了男子的肉棒,一股凉凉的阴精奔流而出,淋在男子火热的肉棒

男子停下抽插,将肉棒深入蜜穴中,感受着阴精的冲击。但却丝毫没有射精的感觉。

就在琼茹高潮之后,男子用手把琼茹扳身过来,让两人面对着。

粗大的肉棒依旧在那高潮后的蜜穴里没有拔出,男子一手扶着琼茹,另一手则去挑逗那凸起的粉红阴核,每轻捏一下,琼茹的口中话声吟一声,身子也随着刺激而摆动。

男子见到琼茹因高潮身子骨已软弱无力,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爱护她,反而加速了肉棒抽插速度,每顶一下就直到蜜穴花心,顶的琼茹口中的声吟再起,直叫好。

男子扶着琼茹再顶百馀下,琼茹的高潮再起,一股阴精激流而出,男子感受着这股阴精的冲刷之下,将肉棒深入顶着花心将精液射入,就在男子的肉棒在琼茹的蜜穴中抖动完后。男子的肉棒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

不过她身下的琼茹因数次的高潮性爱,已搞的她全身酥软无力,现下整个人抱着男子,而蜜穴中的肉壁也轻轻的吸吮着男子的肉棒,就好像在帮它按摩一样。

男子见琼茹全身无力趴抱在他的身上,就将两人移至床上,将琼茹放到床上,慢慢地拔出肉棒,侧躺在琼茹的身边,看着与他欢爱后的师姐那雪白娇躯之中泛着红红的血色。

这时的琼茹也转头过来看将她搞到极乐世界,无边无际的欢愉的师弟。

「师姐!还满意吗!」男子问着琼茹。

「嗯!我的好人家!差点就被你插死了,你真不害臊。」琼茹红着脸看着男子说道。

「那还要不要再来一次!」那名男子调戏着琼茹!

「不来了。人家现在全身酸痛无力,骨头都快被你给干散了,你现在还来!死冤家。」琼茹媚笑着回答,转身移到那名男子身边,依偎在他怀里。

琼茹知道这名男子说的是实话,因为他身下的肉棒到现在还是硬的着,琼茹一想到那肉棒的好,脸上的红晕就更加的深沉。

男子见到琼茹靠近了他,环手就抱着她,身下的肉棒一抖一抖的触动着琼茹的身体,这个举动令琼茹真的是兴奋莫名,大概她已经爱上了那肉棒了吧!

就在肉棒刺激之下,琼茹因整晚的欢愉,身心皆已疲惫不堪,早早就合眼睡去,只剩那男子抱者琼茹,但眼神中好像透露出某种深沉的思考中。

第一章【上】

武林公告亭公告】

悬赏武林道上淫贼排行榜十大淫贼

名单如下

第一名百花公子宋如风悬赏一万两

第二名残天邹天悬赏九千两

第三名欲地邹地悬赏九千两

第四名捻花指李柳玉悬赏八千两

第五名玉女花吕琼茹悬赏七千两

第六名恶残鬼周天避悬赏六千两

第七名黑无常谢虎悬赏五千两

第八名白无常杨豹悬赏五千两

第九名阴煞刘腾天悬赏四千两

第十名淫蛇郎白坤悬赏三千两

以上,如有武林人士, 拿榜内任何一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均可至武林盟总堂领取告示文上明立之悬赏金。

武林公告亭上的告文,正记述着武林中十大有名的淫贼,这些人能够上榜无不是在江湖上淫一些良家妇女,毁了人家一身清白。这等于跟强盗没两样,只是强盗抢的是财物,而他们抢的却是女孩家最注重的贞操,更甚是有些是不但毁了人家清白,还不知练了什麽损人的阴功,把人家的元阴全给吸光,好的是当场死亡,可怜的是终生残障变痴障。

本来嘛,要女人。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泡嘛!何必去强行淫人家呢,又用下药又用胁迫的。人家又不是天生欠你的,为什麽要奉献给你她的身体。

咦!你问我,我是谁怎麽没事在这就像疯狗一样见人就乱叫。

我告诉你,武林道上新掘起的奖金猎人就是我,我叫尹玉龙,今年二十二。自从我师父为了抓一名江洋大盗而弄的双方两败俱伤,导致伤重死亡。自那一刻起,我就正正式式的成为孤儿,噢┅不,应该是孤家寡人才对。

嘿┅,你一定会问,为什麽我师父挂了,我就变孤家寡人呢难道我没家人吗!其实事情是这样子的!

十几年前,我所出生的地方发生了三十年来最大一次的旱灾,母亲在我出生时因为难产血崩而死,只剩下师傅和我相依为命的生活。那年的旱灾很严重,家中唯一的几亩旱田也因为旱灾使得农作物根本就无法收成,加上地方上的税金又抽的重,师傅因税金缴不出来而被官府收押重打几十大板。没想到这一打,竟把我师傅给打成了重伤,没多久就因伤重死了。那年我才五岁,好心的邻居为我用几块木板钉了一个箱子,将我师傅给埋在我母亲坟墓的旁边。从那一刻起,我就真的成孤儿了,每天拿着一块破碗到处乞讨生活,直到几个月后遇到我师父。

说起来,我师父对我还就看AV他终生未娶,因为职业的关系有时一个月才有二、三天在家,可他对我的各式教育可没因不在家而有任何松懈,上至武功暗器,下至琴棋书画,每一样他都特别花钱去请人来教,尤其是武功这一项,他更是请来了号称是他师兄的一位独脚老人来教我,起初我对这位独脚老人可说是不屑一顾,但自从他使了一记单脚腾空抓鸟的武功后,那时的我可说是对他配服的五体投地。当然往后的日子是他说什麽我做什麽。

说到我这个师伯(他是我师父的师兄,当然叫师伯),虽然每次随着他练功,总是被他修理的十分凄惨。不过他有时对我也挺好的,有时不练功,他都会叫我去澡盆里泡热水澡,然后他在旁边不知加了什麽名的药草,每次我问他,他总是说是给我强身用的。

有时要向他打听一下他的过去,他就是不回答,有时问烦了,他还会加重修练的时辰,把我操的半死才让我去休息。不过令我好奇的事,他有事没事就喜欢把我的小鸡鸡掏出来看看,尤其是泡过药澡之后的几天。每次看,他总是会哈哈大笑,我真得很奇怪他到底是在笑什麽!他是有病吗

记得十四岁的那年,有一天,师伯说要传授一种运气功,要我好好的练,说什麽练成以后会对以后有帮助。那我就反问我师伯问他有没问练过,他说没有,没有那还叫我练,当然这种回答还是招来一顿修理。结果在师伯他的威胁利诱之下,我还是练了。

每个月,师父只要有在家就会例行每个月的各种考试,从武术的十八般武艺到文人的琴棋书画,无一不考,考的好,师父有奖励,考不好,当然是挨鞭子。

我二十岁那年,师伯因染病过逝,留下我和师父。说真话,这麽多年和师伯在一起,多少也有点感情,出殡的当天我哭的比谁都还惨,师父以为我是因对师伯的多年感情才会哭的那麽惨,走过来拍拍我,叫我不要难过。但其实我是在哭诉当年他叫我练的运气功是什麽名堂,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他就这样挂了,那我找谁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