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秀色] 梦幻天堂的体验之旅 》全本完结版

“紫晴,紫晴,起床啦~~”

咦,这不是雨琪的声音吗,怎么…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雨琪那张可爱的娃娃脸正一脸焦急的看着我,“你总算醒啦,今天可是我们的大日子,你怎么睡的这么香?快走快走,佳妮已经在路上了。”

“诶,至少让我换一下衣服啊…”

“不用啦,反正到里面都是要脱的…”

“什么?”

还没等我理清思路,雨琪已经不由分说的就拉着我跑向外跑去,我只好顺手拿过胸罩和热裤便和她匆匆跑了出去。

在车上,正当我弯腰将热裤套上时,雨琪兴奋的开始和我讲述着今天的目的地——梦幻天堂聚乐部,却全然没有注意到我忽然僵硬的身躯…

天哪,我竟然是在梦里…我居然梦到了屠美大大的世界里…好兴奋的说。

想到这里,我很欢乐地穿戴整齐…额,如果不考虑到我的粉色拖鞋和睡衣的话…然后和雨琪一起走下了车。

在俱乐部门口,佳妮正一脸焦急的等待着我们,一想到一向温婉的佳妮待会儿在流水线上的表现…尽管是在梦里,我还是偷偷的笑了出来。

忘了介绍一下我的闺蜜了…我们三个今年都是十七岁。雨琪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柳眉杏眼。她平时喜欢cosplay,所以留了双马尾。雨琪个字不高,但是身材很匀称,胸部都快有c了-_-#加上她的双腿细长,每次她的cosplay作品都很受欢迎。

佳妮性格柔和,五官精致,像江南女子一般温婉可人。她属于中等身材,曲线玲珑…还是学霸(~_~Wink

我嘛…我叫紫晴,身高一米七,丹凤眼,青春靓丽,黛眉清细,身姿婀娜,象牙般的双腿纤细笔直,雪肤粉嫩,青丝黑亮,自然地垂到了浑圆的臀部。…这就是我梦中的形象啦ˊ_>ˋ


在排队的过程中,这俩妮子居然一致认为我应该走在第一位…哼!


很快,我们就走进了自动脱衣间。我的双手被脱衣机器伸出的两个机械手拉起来,保持著双臂平伸的姿势,然后另外两个从机器从机器内部伸出的触手在我身体两侧那里把衣服割开一直到腰部,一下子就把睡衣变成几块脱离了我的身躯。尽管我早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忍不住惊叫了一声。接著机器触手在我的胸罩的吊带上面同样一按,我的胸罩也掉了下来,随后,机器伸出的触手继续在我的热裤松紧带上面一按,松紧带也断了,紧接著在热裤两边一按,我的热裤便被从裤头到裤脚分成两部份,随即便被机器的触手卷走。接着,机器使用同样的办法一下就把我的三角内裤割成了两半,这下我便是完全赤裸着了…在我身后,雨琪和佳妮一直都是尖叫连连,不过在大家都坦诚相待后,她们仿佛忘记了刚才的尴尬,紧并著双腿抱臂掩胸地和我一起坐回了座椅。

车厢载着我们继续向前,我们的座椅已分别旋进用于清洗的金属柜子那四边的四个位置。现在,我只能看到自己的前方,身体两侧和身后位置的同伴都看不到了。


我现在的姿势很奇怪,从脚下面升起的两块金属板向两边移动把双腿大幅度分开后固定住,还把我的双手也固定在身后,这样便使我的上身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稍为弯曲的形状,因为这样可以使我们最大限度的挺起胸脯,使得胸前那一双乳房显得突起的很高,充分体现出少女的腰臀曲线和乳房的曲线。即使像我这样胸脯不是特别饱满的,也因为这个姿势的效果使得乳房突出显得变大了不少。


由于我对赤身裸体的娇羞与奇妙的机器那针对性刺激,这两种感觉融合在一起很快便让我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地。这时一股暖暖的水流已喷向了我的胸口,然后是上下喷射,这让我不由打了个激灵。水流把我冲得挺舒服的,有一排喷头还带著绒毛,可以喷著水流旋转,但喷出的水流只是在横扫著我的胸部,旋转著的绒毛并没有去扫动刺激我那颤动著的双乳。这一轮水流的扫动只是初步的热身,但已经撩拨起了我的情欲。我躯体非常放松,现在我特别渴望那些旋转著的绒毛快些直接的扫上我的双乳。


原来真的是这样刺激啊,怪不得刚才雨琪她们会大呼小叫呢。


这时,善解人意的机器把水流突然喷上了我的乳房部位,然后环绕著转著小圈往上喷射,终于在我暗自长叹一声的同时喷中了乳头和乳晕部位。我立即感受到了一种非常销魂的美妙滋味,那幽幽的性快感已在向我的下身舒服地冲击,使我非常渴望著那羞涩的私处也能得到满足。


我红著脸闭上了眼睛,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我知道,我已经体会到那快美的销魂感觉了。要…忍不住了…那非常奇怪的快美感正如一阵阵波浪一般涌了上来。


喷嘴喷著水流带著旋转著的绒毛轻轻地扫动著我的乳头,令我舒服得欲仙欲死。这时,又是一根喷嘴喷著水流带著旋转著的绒毛扫到了我的阴阜,还在轻轻扫著阴毛。


我紧紧咬著嘴唇,并渴望著喷嘴继续往下,终于,水流扫到了我的下面。


那旋转著的许多绒毛加上水流的持续搔爬,这实在是太舒服啦~“啊唷唷……”随著娇柔婉转的呻吟声,我把自己的双腿打开了一点点,于是一股最为粗大的水流便直接射中了我娇嫩的阴蒂。


一开始,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触电感,这使得我不由得一下竭力并拢了双腿,但是还是忍不住又打开了,让水流再次射中阴蒂,却忍不住很快地又合上了,直到我自己慢慢地习惯了那种很羞臊的少女独特的舒服感。


很快,我就可以让水流不停地扫射她著的阴部了。那十分甜美的快美感立即改变了我的性情,原来的矜持全部被那种美妙的舒服所代替,我感到自己的脑袋已经空了,思想里面只剩下希望能得到异性的爱抚这唯一的念头。


“真是的…”


我红著脸心里在嘀咕,可是我依然不由自主的扭动著身体呻吟痉挛著,我的整个身心都被这无边的销魂快感征服了。


这时,我听到整个房间充满了高高低低的呻吟声,现在所有正在享受的少女几乎都处在她的这个阶段,在水流的冲击之下享受著青春少女特有的快美感,忍不住发出各自不同的销魂娇吟。


我非常熟悉现在的这个感觉,这可比自己抚弄自己的阴蒂时所产生的刺激程度要强多了,而且那舒服的感觉越来越高涨。我在渐渐步向那最舒服的顶峰…


我抬头看了一下四周的少女,朦胧中凡是能看到的每一个少女都在以不同的姿势在扭动著,张开了口呻吟。


佳妮更是把口张得很大,全身僵直,双手紧紧地抓住两边的支架,双腿抽搐著,她已经在享受高潮的快美销魂感了。


看见她们那俏丽的性冲动的神态,我再也忍不住了,情不自禁“哎唷”一声就爆发了最高点,在那绝顶的快美停留一瞬间以后,便开始快美的抽搐,我终于体会到性高潮的快美了!这可是在自慰时从未达到过的。


在那飞上云端飘荡的感觉慢慢回落下来以后,我仍然大张著双腿,让水流继续冲击我,她希望能再享受一个更大的高潮。


这次,我合起了双腿,稍微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水流持续扫射阴道跟肛门之间那一小块地方。这是我偶然间发现自己那里特别敏感的秘密的。


喷嘴喷著水流带著旋转著的绒毛持续搔爬著我的那个敏感之处,于是我觉察到销魂的快美马上便开始涌上来了。


我知道自己成功了,便让水流集中轮流搔射她的小阴唇,阴蒂和尿道口,不再射其它地方。


这一招果然见效啦!


很快的,那甜蜜销魂的快感就越升越高,越来越强烈,终于又带给我一个充斥全身爆炸般的连眼睛都看不清楚的高潮。


我舒服得不得了,在这次快美高潮到来的时候,我和女孩子们一起快乐地放肆大叫起来,再也没有了丝毫顾忌。


这时,整个冲洗室充满了此起彼伏的女孩子的快美的呻吟和高潮到来的时候的各种叫声。


贪心的我还想再要一次,于是我故技重施,终于如愿以偿又享受到了一次快美高潮的冲击。


当清洗过程结束的时候,我一共享受到了三次高潮。


正在享受的少女们大多都经过多次的性高潮的冲击,现在我们都已经软瘫在那里,从阴部传来的阵阵悸颤伴随著那懒洋洋的感觉,还有那高潮回落的懒惰感,这可真是销魂蚀骨般的享受啊!


现在,我们都瘫坐在自己的座椅上,大剌剌的分开了双腿,青春少女的娇羞与矜持已不见了踪影。


车厢继续前行慢慢开始进入红外线烘干室。


女孩子们经过这里时会把身体和秀发烘干,我们乘坐的车厢并没有在此停留。


阵阵和煦的热风吹拂著我们全身,那暖洋洋的感觉让我感到格外的舒适和享受。虽然高潮的余韵仍在我青春的胴体里面回荡著,可是我的神智渐渐恢复过来了。


在排队时,我们就对所选择的机型做出了决定:E105,我记得介绍上说啊,这个机型设有一个装置,不仅可以通过预设的资料确定女性的身份,更可以根据每一个女性不同的外阴形状和体态特点来决定所使用刺激装置的规格型号,以使得更贴身。另外,还根据每一个少女不同的生理高潮日期和排卵期来决定对外生殖部使用不同的刺激电流,务求更准确地达到最长时间的舒服和最大的愉悦值。而且这种机器的处刑方法还是未知。这么先进而神秘的机型令我们仨倾心不已+_+ 当然了,我们都没有选择穿衣服处刑…


我们几个在座椅上坐好,工作人员协助著把我们赤裸的身体固定好,这是为了防止我们挣扎得太厉害而扭伤手脚。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机器开动起来。


刺激乳房的电动按摩器和刺激下身的电动按摩棒同时启用上下夹攻,使本来就已经历过数次高潮私处湿漉漉的我迅速进入了状态。


我这时才真正领教到了E105机型的威力。


与之前享受到的高潮相比,E105机型制造的高潮一个接著一个,而且烈度根本不是在一个级别上。


我的整个身心完全被征服了,我那青春的胴体根本无法抗拒,我又摇头又挺身子还踢蹬著双腿,全身都在剧烈颤抖著,大喊大叫,一点淑女的形象都没有了。这针对性的刺激是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无法抗拒的。


雨琪也尝到了甜头,她把自己的矜持抛到了九霄云外,那曾经的不快与遗憾早已烟消云散。


开始时她还刻意压抑著自己不要呻吟出声,可仅仅一会儿她就忍受不住了。


我放肆的呻吟喊叫,使她完全放开了自我,她专心的投身到了那惊心动魄的惊涛骇浪中。


她啊啊呀呀的大叫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喊了些什么。


小火车头拉著一节节车厢前行,我即将迎来最后时刻。我整个身心都在那接连不断的快美高潮冲击下迷失了,在我眼里的一切物体好像都成了粉红色。


当车厢开始经过那道粉色光束的时候,我模模糊糊地看见坐在对面的雨琪突然全身一拱,“哎唷!”她竟然大叫了一声,接著就开始了异常猛烈的蹬踢挣扎和幅度极大的痉挛,甚至连她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知道她已经接受了那致命的一击,她已经被杀了,只是急切中没看清她是怎样被杀的。这时,我的胸前突然伸出一个小翼向两边打开,一下子就把我胸前那乳房的部位给完全给遮住了。


高潮中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护翼的用意,在很短的时间内,从那遮挡住我乳房的部份的小翼那里突然连续发出「噗!噗!噗噗!」几声,四颗特制的能量弹钉进了我那耸得鼓鼓的双侧乳房,其中的两颗更是钉进了我那发育得还没有很完全的淡粉色乳头。


紧接著,同样是小翼也出现在了佳妮的胸前,同样是几声闷响传来,她也在剧烈的快美痉挛起来。


这就是其中的秘密啊!


答案虽已揭晓,可是我却顾不上了。

我的双乳酥酥麻麻地同时一热,然后便是一阵特别快美的热流突然涌进了自己的阴部,好像同时在里面引爆了几十个快美的小炸弹,好像要把我的阴部炸得四分五裂,而那些快美的小分子又奇妙的聚集起来,同时涌向我的全身,形成了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愉悦感受。


这爆炸般的快美令我头脑发晕。我的耳朵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快美的热流似乎已经直达指尖脚尖。我不由得全身一拱,发出了令我自己都感到害羞的销魂至极的尖叫声:“啊~太舒服啦!”


这个特别的快美高潮让我的双腿紧紧地夹紧,在狂风暴雨一样的快美浪潮中翻来覆去地扭动身体挣扎,并蹬踢著双腿尽情享受著。我张开小嘴,却只能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娇吟。


「啊…啊呀!……哦…嗯…哎唷…」


在快美浪潮的冲击下,我发现自己的性情突然变得不同了,那特别的舒服让我想把自己的整个身体都一耸一耸地耸起来。我把整个身体都向后尽最大限度地弯曲,而那突然爆炸的舒服,马上又令我控制不住地放声大哭,我的眼泪也在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在模糊中,我依稀看到了前面的金属门打开了,而耳边也响起跟在我后面的女孩被杀的时候的尖叫声和快美挣扎的娇吟声。


我知道跟在我后面的便是佳妮,自己所享受到的快美正在她身上重演,而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上她了。就在这时,一个更强烈的快美再次在我的全身炸开,颤抖的热流扫遍了我的全身。我的阴部向上拱动著,脑海里面却回忆起了十四岁那年的夏天。那时的我刚刚经历了自己的初潮。在经历了那难言的夹杂著羞涩、伤心而又自豪的复杂感觉的之后,我感到自己终于成为了一个女人。那是在初潮后的一天,当我在骑自行车的时候,软软细细的车座不断地刺激到阴蒂,连续不断的磨蹭终于让我产生了平生第一次高潮,害的我我差一点儿就摔在了地上,从此,我发现月经后的那几天那里是我的特别敏感期。

现在,我身体的感觉就有点像第一次的高潮时,那种在羞臊和快感中沉沦的感觉。突然,我感觉到原本在我胸口的护翼开始下移,并均匀的在我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播撒快美的种子。我挣扎著惨叫了一声痉挛著抽搐起来,我修长的双腿用力猛蹬着冲上了极为快美的最高潮!


第二次,汹涌澎湃的快美浪潮轰地一下把我托上浪峰,那无尽的抽搐和剧烈的痉挛,使那快美异常的小分子从我的阴部飞泄而出,我想用自己的双手死死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无法抓得到,而我修长的玉腿只能无望地乱踢乱蹬。


那猛烈异常的快美冲击让我整个人几乎要跳了起来,双腿紧紧地夹在一起。


我感到自己的阴道又麻又酥,非常想有东西塞进去。我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羞臊,可是快美浪潮的冲击使我感到自己的小便完全不受控制地泄了出来,这更使我感到羞辱不堪。


很快的,我什么也顾不上了,我的头向后仰,口张得很大,整个人已经舒服得全身僵硬,我的小嘴里只能喊著毫无意义的呻吟,全身心的沉浸在了那无边的快美中了。


我没有想到原来自己被处理的这一刻所产生的快美竟然会是如此的强烈,比刚才任何一次的快美高潮都要强烈许多。


我的阴道和子宫都在痉挛著抽搐,把一团团的快美源源不断地放射出来,直到爆发了最后一个十分强烈的快美感。我突然感到自己已经透不过气来了。我拚命蹬踢著,张大了小嘴竭力想吸入最后一口新鲜的空气,但这口气却再也没能吸上来,而是迅速堕落下去,在那一刹那,我能感觉到全身在出汗,意识也在迅速地离我而去。尽管现在的我是一丝不挂赤身裸体,但我却兴不起一点羞臊的感觉。在我对面的雨琪已经松开了双手,她已经歪在那里了。我眼前一黑,也松开了双手。我软绵绵地侧身歪在了那里,白皙修长的双腿颤抖了几下,所有微妙的,快乐、调皮舒服的感觉如潮水一般消失殆尽。


随著咕……啊!……一声,我好像从我自己的身体里飘了出来,俯视着我那曲线玲珑的身体和那张rengjiu布满了红晕的熟悉的脸。


在我咽气的同时,佳妮也全身僵硬,「咕……啊!……」一声,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漂浮在空中,有些好奇地看着我和雨琪,佳妮她们的躯体, 虽然我只能停留在自己的上空,但是这也是个新奇的体验呢^_^


机器自动解开了我们的手脚的固定扣,我们的身体就软绵绵地倒在各自的座椅上了。


机器上的设备慢慢缩了回去并自动清洗消毒,传送带在升上来之后随著座椅一翻,我们的身体便一个个依次落在了运行著的传送带上。


身穿白衣的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走开以后,处理间后面的门同时打开,传送带就载著我们的尸体向出口传了出去。


传送带载著我们的尸体通过了金属门来到了自动清洁二室,这里便是第四道工序。


这时,从几个处理间的生产线运来的少女们的尸体都集中在前面的一个类似大转盘的机器那里了。


在我们的尸体经过转盘那里的时候,机器那里伸出了两个灵巧的触手,把我们的双手或者双足一合,然后铐上一个类似手铐一样的东西。


我们顺著生产线往前,一排排的铁钩钩著我们手腕上的手铐吊了起来,慢慢经过一台和在第一道工序全自动脱衣间那里一样的脱衣机器。我们都没有穿衣服,所以我们仅仅只是路过…


随著轨道的运行,我和雨琪,佳妮那悬挂著的肉体在不停的发生著碰撞,不过雨琪和佳妮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


在这条线的尽头是一个长长的透明的玻璃水槽,伸出的一排排喷嘴喷射出湍急的水流,冲刷过我们的身体,把粘在我们身上的汗液爱液冲刷干净了。


水槽中的污水顺著管道排入了地下,被冲刷干净的我们仍然被吊著沿著轨道继续向前。


清洁二室的下一个环节是在轨道左右两侧平行安置的两排各十几个工作台式样的机器,智脑控制著传送带把我们依次送上轨道上设置的探头探测到的闲置著的工作台。


这时工作台旁边的探出一个象吊著的一个像烫斗那样的东西贴到了我们的阴部,很快就把我们的阴毛给剃掉了。


机器工作得很仔细,除了把我们阴阜上面的毛都剃得很干净之外外,还把延伸到阴唇附近的毛茬都给地剃掉了,探出的触手不仅把我们的小阴唇给翻开,甚至连肛门都暴露出来看看有没有毛生长,如果有的话也会把它们给剃掉。


那机器伸出触手灵巧的分开最为隐秘羞涩的花蕾,同时被晶莹的玉液涌出穴口沾满了,使得触手在闪闪发亮。


然后,接著检查我们的腋下。


现在我们已是干干净净非常光洁,除了一头秀发之外所有的阴毛腋毛都已不复存在。


智脑控制著把我们从工作台式样的机器上钩著手腕上的手铐吊起来重新挂回到轨道上,从传送带把我们继续送到下一个工序去。


由智脑控制著传送带把我们依次送上轨道上设置的探头探测到的闲置著的工作台。我的身体被双手向上吊了起来,这样显得我的身材不仅更加曲线玲珑,白皙的双腿也更修长了。


传送带吊著我刚好来到一个空闲著的机器前面,这时从机器内部伸出两个半圆型的架子,下面的一个架子一下就把我的腰围住了,另一个架子则围在了我的头下面卡住了脖子,而轨道上的钩子自动脱落,把我从轨道上面摘下来了。这时我才发现,我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翕动,小巧的樱口嘟著,樱唇的颤栗清晰可见,同时指尖和脚趾也在微微痉挛。原来我还有气息…


这时我已被固定在了工作台上,从机器内部慢慢伸出一把锋利的刀子,从我象牙一样嫩滑的肌肤上切了下去。刀子从我那鼓鼓的阴阜开始,一直切到了喉头。我那圆锥形的双乳由于失去了胸肌的羁绊,已滚到了光洁的腋窝处。


我的身体在猛然一颤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反应。


然后,从机器内部同时伸出的触手开始把我的切口向两边分开,从身体里面把所有的内脏全部清理出来,落入工作台下面的收集槽经过另外一条传送带给送走了。我又被挂回了轨道上,从我那被剖开的前身隐约可以看得见脊椎骨。


接著架子自动旋转,把我那没有了内脏的青春胴体移送到工作台后面的一个不锈钢水箱中冲洗。


我腹腔的内脏很快便被清理干净了。冲刷掉身上沾染的血水,我又变得干干净净了。


随着传送带的运动,我们来到了切肉车间。这时,我忽然发现——我居然可以随意的“走动”了。也许是因为之前的我还没有完全死去吧,好真实的梦啊+_+


轨道左右两侧平行安装著与上一道工序外形颇为类似的两排各十几个工作台式样的机器,只是在构造功能上要比前边那些工作台式样的机器更加复杂。


几个穿白色制服的少女正在忙碌地这些工作台之间穿梭往来,她们在检查记录著机器的运行数据。


工作台式样的机器除了在上方有著一条把我们吊著送进来的一条生产线轨道以外,旁边还有著三条通向三个不同位置的小传送线,用来把不同的肉类分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


另外,通过在工作台的下面输送槽,可以把非肉类产品送到在工作台后面的一条非肉类传送线上送走。


这时,机器已经开始工作,把我从传送轨道上摘下来搁置在工作台上。


我脱离了把我吊著送进来轨道,静静的躺在工作台的台面上。


机器伸出一把电锯,嚓的一下就把我的头给了锯下来,被伸出的触手抓著放到了下面的非肉类线上。


我被切断的脖颈断面是那样整齐,也没有血喷出来,我的血已经快流干了。


机器伸出触手用刀叉很仔细地把我的阴部完整分离了出来,放在一个盘子里面从一条传送线送走了。


作为女孩子那最富有诱惑力的羞处,现在已变成了一个幽深的洞。


机器继续用很快的速度和不同的方法分离我身上的肉,我隆起的双乳也平根切除被放到了同一条传送线上,而我那引以为豪的修长圆润的双腿很快就变成了两条白骨,切下的肉被放到了另外一条传送线。


我身上的皮肤被分割成了几个大块,可是割下的肉却被切成了若干小块。


最后,我只剩下了一个没有了血肉的骨架,很快就被拆散剁成了骨块,而且按照肋排骨和其它部位的不同放进不同的不锈钢筐子内,骨头和皮是被工作台后面的那条非肉类传送线送走的。


我的身体就这样消失了,我最后停留过的工作台上留下的斑斑血迹和骨肉碎屑,也随著机器的自动冲刷没有了踪影。


带着心满意足的感受和体验,我陷入到了一片黑暗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