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

太阳花

太阳花

清晨,露珠还没有醒来,太阳花就挺直了腰杆。

薄雾里,淡青色朦胧着弯曲的田埂。斜边上、泥坡处、杂草中尽是各色各样的太阳花。粉红、微黄、青紫、浅白,一齐都绽开了花瓣。啁啾鸣脆处如洗碧空,晨曦中染色百花。

几脆声声中阳雀扑翅,穿飞生野。招摇着千条弯曲的田埂,呼唤着正盛开的太阳花。落云英英,淡花语语,几缕晨曦的微风相思着阳光下的太阳花。

太阳花淡淡春绿,花香暗袭。几乎可以看到一瓣瓣细细的花瓣绽放,可以听到花蕊在初伸着蕊心的声音,还可以感觉到四围一朵朵细小的同时绽放的交响。

它不如牡丹火烈的色彩奔放,光艳鲜亮。它不如海棠纯洁白韵的清润平常,诱人羞涩。它也不如菊花爆香公园的久久曳,缠绵沁源。

它就那样立在那里。田垄断沟边,清渠圆通处,泥路土地中到处都有太阳花。一片片,一簇簇,一朵朵,各色各样相互依偎、交辉生映,生生织出了一望无际的彩锦。

阳光下,它绽放得火热,可是不张扬横斜。颜色最是鲜艳浪漫,可是又不浮躁气盛。只是自然的喷发出一片太阳花和泥土混合一起的清草落落的香。轻风里,此起彼伏的在田野、半坡、山脚耀动着,柔情的哼唱着春天的歌。

哪怕在风中雨里,它都没有弯腰,就是折断了花枝,零落了瓣叶,它的根一直扎在深深的土壤中、大地里,明天又长出一枝新芽,一朵新花。

太阳花离不开太阳。只要有阳光,瞬间花就会同时绽放,一片红黄、一簇白紫、一堆浅蓝。就是在夕阳西下时,花瓣掉落,花叶垂垂。但到处还有它淡淡的香袭,串落在田埂、路边、弯溪。不是花落结束,更不是生命终止,它正在蓄精养锐等着明天的太阳,和霞光一起绽放,再和夕阳一起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