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生做好一件事,也是不容易

人一生做好一件事,也是不容易

人一生做好一件事,也是不容易

起了个早,我们披着晨曦,驾车奔驰在去吐鲁番的公路上,计划到葡萄沟和坎尔井参观。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 , 我们高高兴兴的下了高速公路,谁知进不了城,因为凡外地入疆的人员,必须进行核酸检测,并且要隔离几天,这下彻底打乱了今天的行程。

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该吃中午饭,问警察还是不能进城吃饭。 你们就在公路边找点吃的吧! 一位警察对我们讲。

无赖将车开到公路边一个卖零食的地方停下来,一个简易的用塑料搭建的棚子,我们四个人要了四盒方便面,几根火腿肠,一起泡在方便面里,蹲在杂货铺边吃了起来。

万里晴空,太阳烤在戈壁滩的沙石上,放射出一道道光焰,光秃秃的山,呼啸的风,停在沙石、电线、风电叶片上的瞬间,发出嘶叫,在耳边回荡。卷起的小石子打在棚顶上啪啪作响,我们背向风,捂着方便面盒,尽快完成这顿午餐。

店主人有两只狗,一黄一黑,挺招人喜欢,在身边转来转去,我干脆把火腿肠给那只黑狗吃了,狗儿摆着尾巴,活蹦乱跳,在身边转的更欢,仿佛在感谢我给它的奖赏 。

因为下午在达坂城有个商务活动,没有多逗留,开始了返回的路上。

风仍然很大,路上不时起一股股黄沙,在车内能听到沙石在车子上的击打声。刚才听店老板讲,昨天这里是十一级大风,今天的风小多了,可以想象这里气候是多么的恶劣呀。难怪没有什么做生意的人,也看不到飞鸟牛羊 ,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我们从达坂城古镇遗址进入达坂城市区。

这是一片湿地,笔直的白杨树,粗大的榆树,包围着这座古城,从雪山流下的圣水,穿过古镇,撞击着渠道两边的卵石,翻滚出浪花,发出叮咚叮咚的声响,不由想起王洛宾,想起那首达坂城的姑娘 ,我在他的纪念馆买了书、唱片,顿时,好象在这座古镇的上空,正在演义着先生所有作品编制成的交响曲!

博格达峰的雪在阳光下格外亮丽,白色耀眼,蔚蓝色的天空,丝丝白云挂在天边,时而又飞速地从山边划过。两边的山没有植物,而在山谷的平原,绿树成荫,牛羊在草原上移动,马儿在欢快奔跑,达坂城的姑娘正在放牧,偶尔响起的歌儿,分不清是从何而来 。

政府的同志带我们绕着达坂城转了一圈,介绍了将招商引资的项目。城市不大,但很亲切; 高楼大厦没有,但这些矮小的建筑风韵十足。朴实的市民,热情的哈萨克族人,让你很快的融入到这个大家庭中。

达坂城酒业的品酒会,在品酒师的指导下,让这些外行,真还是有模有样的。参观酿酒过程,学习创业经验,都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晚上的联欢活动把这次商务活动推向高潮,企业家们介绍经验,相互询问,歌唱家歌声嘹亮,把那些本不怎么唱歌的老总也带动起来,高歌一曲。独舞跳的很棒,翩翩起舞的交际舞,赢得阵阵掌声。

难忘达坂城姑娘的歌声,难忘热情好客的主人。特色美食美酒,无一不绽放出少数民族的精神之花,无一不渗透出少数民族追求美好生活的旋律 。

晚霞把天空染的通红通红,酒也把人们的笑容浓妆淡抹。风再大,风电叶片转与不转都站的很直,风再大,白杨树仍然是挺拔向上。

我们只要喜欢自己所做的事一定能做好,而做不好的事总是三心二意。王洛宾用一生给人们留下了最美歌声,达坂城的世世代代耕耘放牧,育出了最好的羊,最甜的瓜,最美的人。

达坂城酒业的刘总说,他这几十年就做了一件事一一酿酒。他把生命的全部意义用酿出的酒来表达,用心来赋予每桶酒,每杯酒,每口酒。看到能带给人们快乐,就心满意足。所以,他成功了,他受到了人们的尊重。

这种做好一件事的精神境界,是多么的高尚,又是多么的不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