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晓


春晓
  篇一:春晓
  一贯睡晚,昨夜却早睡。
  室内漆黑,我却无法入眠,只好翻来覆去搌转反侧,仰望灰暗的天花板脑海出现奇思妙想的幻觉。
  妻工作很累,本想早点睡好让她好好休息,也许没有这个想法我和往常一样倒头便进入梦想了。
  世上的事往往就是这样,越担心的事越会发生。至深夜妻轻轻说了声:“没瞌睡啊”,此时的我似睡非睡迷迷糊糊,我没有吭声故做睡着了,知道是我的原因才使她和我一样一直没有入睡,只是就那样忍受着……
  屋外的风吹动窗扇轻轻摇晃,转而落下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听着小雨让人入心入肺,间或烦燥的内心戛然平静,安然睡去……
  醒来的时候室内只我一人,杏帘已经拉开室内显得窗明几净,透过洁白的纱橱看得见窗外的龙爪柳随风摇曳,缺了绿意却已有新气,被窝里温暖舒适,虽无睡意对我却是那样的留恋不舍,一阵铃声催促我不得不起来。
  半年前孩子走完了他从幼儿到成年的美好历程,去了大城市,留下一份牵挂和几份揪心,还有矛盾和复杂的心情。我们又生活在陌生的二人世界里,与那些无数次半夜惊醒看看时间又睡下却又睡不塌实,生怕孩子早晨起晚,无数次把饭做好爬到窗口等待孩子回来,好把饭呈到桌上等孩子吃完能有一点时间多睡会儿午觉,还有那日日陪伴把作业写完,身体、思想、嬉闹、考试、成绩、理想的大学等等相比,今天的日子多了些苍白与空洞,一个里程与我们告别,新来的日子是别样的安谧还有无奈。
  中午时候厨内空空,拿什么来填补这突如其来的内心慰藉,怅然中,回来的她轻声说:“去外面吃吧”。门口小饭馆很有名,我们面对面坐在一张小桌上没有语言,先吃完的我在等待她的那一刻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原来在过去多少年的时间里是孩子转移了我们彼此的情感视线,我不知道情感重心的转移能否替代这迟来的内疚。
  走出城外,漫步田野感觉到这相互陪伴的浪漫远去的太久了,天阴沉气温却很适宜,踩在田间小道上酥酥的,两边的农田耙磨的似绒似毯,潮湿的泥土散发着泥土的芳香,扑鼻而来无法阻挡,月牙似的田埂一层层整理得洁净有致,路过一个菜棚透过卷起的帘子里面绿油油的油菜充满了生机,旁边一对母子慢条斯理地点种。火烧过的地方一寸高的草牙儿嫩绿嫩绿格外显眼,垂柳开始泛青,杏蕾已有米粒般大,再有一天或两天就要开放,花等不急了。一个季节的荒凉憋的人们心里发慌,是时候了,该出来的都要出来,该萌动的都要萌动。
  似乎还很害羞,是昨夜开的三朵丁香花,妻迫不及待地凑上去闻的时候我的眼前却是她鬓角的两根银丝,她回头见我出神,半日无语转而一笑。
  不知有多少年了都没有在意过她——-我的爱人。
  
  篇二:古城春晓
  参加同学赖永林婚礼的当天下午,我们这些单身青年都跟随班长唐义先大哥离开了敖林西伯乡阿木宫屯儿,去了胡基吐莫镇后边的村庄,唐大哥的家乡,好田格勒,准备看看常听同学们谈起的历史遗迹——古城。
  唐大哥家养了两头奶牛,那是她上学期间唐大嫂和一双儿女的唯一生活来源。晚饭过后,唐大嫂为我们熬了一大盆奶茶,那应该是蒙古族款待客人特有的方式,也是最高的待遇。
  由于急着去看古城,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就都拱起来了。唐大哥告诉我们说:“古城吃完早饭再去,我有一个更好的去处,现在去那儿,保准教你们流连忘返。”我们带着疑惑,不知道唐大哥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跟随着唐大哥一边闲聊一边来到了村庄东头的一座由很高的土墙围成的东西两百来米长的一个大院子外面。唐大哥说:“就是这儿,我们村的小学校。”我抬头细看看大墙,足有一丈多高,一股淡淡的暗香从墙里面不断地飘出来。“里面什么花儿这么香?”唐大哥看着我笑笑地说:“进去你就知道了。”我们来到院子的东南角,墙角处有个窄窄的豁口,一爬进院子,我们都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说是学校,其实倒不如说是一个大花园。大墙的里侧长着两圈儿密密的高高的红杏树,那杏花含苞初放,满树满枝,在朝阳的照耀下,红彤彤的,宛若一道彩色的云霞笼罩着整个院子,十分热闹。那红墙里边满是杯口粗的海棠果树,面积很大,有十来亩,希疏嫩绿的新叶捧着晶莹的白花,芳香四溢,满枝头都是。不亲历此景,你无论如何是无法深刻体会朱自清那“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的感受的。我问唐大哥:“这杏树和海棠是你当校长那会儿栽的吗?”唐大哥不无自豪地说:“是我刚当校长那会儿栽的。不过刚结果没几年,我就考内招(公办代课教师和民办教师内部普师招生)走了,没借多少力。”我打趣说:“就算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那也是值得骄傲的。”
  在院子的最西边,海棠果园的西头,我们看见了那土墙土盖儿的校舍,虽然与这优美的环境有些不甚协调,倒也显得幽静。
  早饭后,我们怀着花儿一样的心情,带着满腹的花香,寻访了村北荒野上的古城。
  说是古城,其实就是一个由四、五米高的土壕塄子围成的长方形的空场子。里边早已经被开垦成了农田,大概有三、四公顷之多,东北角处唯一的一座小房子,那还是为了看护农田盖的窝棚,没有丝毫古代建筑的痕迹。唐大哥向我们介绍了古城的来历,不过也都是听老人们说的。传说很久以前,一位将军带兵打仗经过这里,天快黑了,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陆地宿营又怕夜里遭到敌人的袭击,于是下令让全体官兵修筑了这个临时的宿营地,从此这里就留下了这座突如其来的古城。当地没人知道它的真实来历,更没人知道它有多久的历史。  
  我们在古城宽宽平平的城壕上默默地走着,看着城里新翻的黝黑的农田泥土,踩着刚刚没脚面子的野草,感受着早春的气息,同时每个人的心里想得更多的还是推测古城曾经的昨天。
  整整二十年过去了,古城的样子依然历历在目,但是古城的来历依然还是个谜。
  
  篇三:虹溪谷春晓
  在春暖花开的四月走进思拉堡温泉小镇的虹溪谷,人们就真正走进了春的源头,也走进了一个春的居所。
  四月的虹溪谷,处处充满着勃勃的生机。经历了春雪的金钟山,丰满而挺拔,一山如金钟罩地,迎来了万道金光,镶嵌在虹溪谷的绿柳碧波之间。
  四月的虹溪谷,彻底告别了冰冷的冬天。眼睛触处,找不到半点灰暗的色调,看不见一丝没落的尘埃,像一幅明丽的水彩画。
  四月的虹溪谷,是百花竞放尽情展示容颜的舞台。春天的每一种奇葩异卉都可以在此找到。“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花儿们使出浑身解数,拼着颜色,比着香味,赛着姿色,好像都想证明只有自己才是春的使者。
  古诗说,“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是的,在虹溪谷春晓袅绕的环林露天温泉,在绿茵环抱中依山而建,触目所及的是写意山水;在温柔的环林露天绿茵中沐浴,享受温暖的落日,静观月升的静谧,更能带给您如诗如梦般的享受。
  “春风杨柳万千条,风景这边独好;福溪洞天琴海泉,江山如此多娇。”而在春天走进虹溪谷,走近“福溪洞天•琴海八泉”,每一个人都会叹服这“福”代表佛的“佛光禅境”,“溪”代表山谷间的“曲水流殇”,“洞”为“溶洞温泉”,“天”为“别有洞天”的绝妙。看似信手拈来,“琴”为“琴台泡池”,“海”为“地中海及托斯卡那风格”,却又浑然天成,“八泉”分别为亭泉,洞泉,佛泉,彩泉,无泉,海泉,林泉,戏泉……仿佛是专门为虹溪谷的春天而作的。
  在虹溪谷的春景中,可以发呆——让身心与自然慢慢融合,体会一种天籁,体会造物主赐给人类的极品山水。畅景海泉设在半山空中,沐浴时可以尽观林海美景;香泉谷中,山泉和溪泉掩映在山林的最深处,四周树木环绕,优雅宜人;溶洞仙泉是溶洞中的仙境,溪流环绕荡起涟漪,瀑布飞泻显现奇观……
  在虹溪谷的柳荫下,可以读书——没有外界的干扰,没有物欲的诱惑,只有宁静致远的情绪,只有天马行空的思维……
  在虹溪谷的春天里,可以下棋——不在乎输赢,不在乎得失,只在乎那一份怡然自得的心境……
  在虹溪谷的春水里,可以约会——罗纳谷环境幽静,是恋人们私会的好地方,只为体会这一种连空气也充满了活力的春天……
  春天的虹溪谷,美的是山:“唐王凿井越千年,虹溪谷中泡温泉;古韵今声传林海,入得仙境客流连。”虹溪谷的魅力在温泉,随山势而成的虹溪谷则是彰显思拉堡魅力的仙境。
  春天的虹溪谷,秀的是水:“泡池蕴空灵,溪谷潺潺声;堡下玉泉涌,古韵兆功名”。溪流环绕荡起涟漪,瀑布飞泻显现奇观,为虹溪谷作了最生动的和旋。
  《论语》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仁者静,智者动,仁者寿,智者乐”。虹溪谷既有山的宽厚包容,又有水的流动变化,可谓“智仁双备”。
  仅仅是看,还不足以完全体会虹溪谷的美。虹溪谷为森林小溪,山谷温泉,虹溪谷温泉泉水品质纯正,富含氡、硅酸、钾、钍等各种有利于人体美容、养生、保健、长寿的微量元素。温泉水温高达97度,其储量、面积、水温、水质居全国之首。
  赏春、浴泉并不是文人雅士的专利。平日里人们无论工作怎么忙、怎么累,这时候也要挤了时间来虹溪谷赏春、浴泉,来这里泡泡温泉,卸下满身的疲惫、一身轻松!。在这无边的春色里,信手采一片春天的叶子,信口吹上一曲“上善若水”的曲调,其悠远散淡的格调,让人们听到了春天“载德厚物”在人们心中的回声。
  四月里,数以万计的人们都会云集虹溪谷,大家唱起歌,跳起舞,共同感受春天的快乐,共同歌唱春天的美丽。她们的到来,平添了虹溪谷的春意。那洁白如素的服饰,犹如一朵朵雪莲盛开,那开心舒畅的笑容,恰似一簇簇杜鹃绽放。她们才是虹溪谷最艳丽的花朵啊!
  看!虹溪谷的“金钟夕照”!一抹夕照,金钟山金光闪闪,山上的古柏苍松,向阳的一面呈紫红色,背阳的一面呈绿黑色,在徐徐山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晃,更是五光十色、叫人感到眼花缭乱,动人心弦。这阳刚雄奇的气魄,让多少孤傲的灵魂,在看到这“金钟夕照”时,激荡起无穷的共鸣。
  由于金钟山有着如此迷人的魅力,人们多愿到此游览。
  四月的虹溪谷,是一幅由浅及深的画,绿色在一点点增长,春意在一点点加深。
  四月的虹溪谷,是一曲清亮明丽的歌,生命在一天天滋长,美丽在一天天释放。
  春天,去虹溪谷,去寻找春的源泉吧。
  
  篇四:岁题春晓
  五月的春风拂过脸颊,带来了久违的暖意,这对于独自在外生活了快一年的我来说,多少会感到些欣慰,让我想起了那个一直温暖我心的人,那个人便是生我养我的母亲。
  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出去讨生活,一年到头也回来不了几趟,于是家里便剩下了母亲和我。我的母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人,话不多,没读过多少书,就连大字也识不得几个。但我知道,其实母亲心里什么都明白,他只是不说罢了。
  小时候的我,似乎比其他的孩子调皮的多。我常常趁着母亲不注意,偷偷地溜出去,跟着同村的几个稍大的孩子到处东跑西逛。有一次,我和小伙伴们跑到了人家的地里,刨了几个芋头被别人找上门来,母亲赔了钱、道了歉,才让人家满意的离开。我害怕得晚上不敢吃饭,可让我惊讶的是,母亲并没有骂我,只是告诉我说:“偷别人的东西要不得,做错了赔点钱没啥,要记得改。”
  我第一次觉得母亲的话是这样的语重心长,它永远刻在了我的脑子里,受用终生。
  那一年,我六岁。
  后来,我上学了。小学校靠近山边,离家不远,就十几分钟的步行。尽管如此,母亲仍旧坚持接送我,说山上会有老虎,要吃孩子。我知道母亲是吓唬我的,怕我乱跑。
  在学校不久,和一个孩子打架了,事情并不严重。母亲知道后,领着我站在人家门口破口大骂,我不知道一向友善的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甚至我觉得母亲那时似个泼妇,让我羞愧的无地自容。
  第一学期,我得了个“三好学生”,这可把母亲高兴坏了,拿着奖状给左邻右舍看,她杀了家里唯一下蛋的母鸡,那几乎是我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大餐。
  那一年,我八岁。
  08年的夏天,我考进了县里的一所高中,在那个时候,这算是天大的喜事了。从小到大,我一直呆在山里,没出过门,更不知道山的外面是个怎样的世界,对于今后在县城的生活,我充满了害怕与好奇。
  那年的暑假似乎格外的短暂,总感觉日子过得好快。母亲也一下子忙碌了起来,常常一整天都见不到她。我一直都以为母亲下地干活去了,回来的晚。后来我懂了,母亲是在为我筹集学费。
  记得有一次,我看着大山问母亲:“妈,大山的外面有什么?是不是就像电视里的那样?”母亲看着大山,许久说了一句话“大山的外面是你们的世界。”
  我不太懂,也不知道为什么外面就成了我的世界?但我清楚,母亲是在表达什么,只是我还小,不太理解罢了。
  那一年,我十五岁。
  这一年,我考上了大学,走进了另一座城市,留下了母亲一个人在家。
  隔得太远,电话成了我与母亲唯一联系的方式。每次通话时,我都分明感觉得到,母亲的话似乎变得更少了,但总少不了一句,“你在学校缺不缺点啥?”
  终于到了寒假,时隔半年,这是我第一次再见母亲了。
  母亲见到我,呵呵地笑个不停,但我却突然感觉到,比起以前,母亲好像老了很多。头发白了,背也弯了,就连脸也被起早摸黑折磨得沟壑纵横。看着母亲,我的心里充满了内疚与苦涩。
  这一年,我已经二十岁了。
  伴着夜色,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静静的,想着远方的母亲,想着与母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风轻轻地吹,拨乱了我的心绪,远方的母亲,不知您此刻是否已经安睡?
  也许浅薄的文字,无法诉尽您的伟大,也许简陋的词汇,无法勾勒您的美丽,千言万语的感慨,哽咽在我的喉间。
  此刻,我已无法书写,因为泪水已经迷乱了我的眼睛。
  又是一阵风吹过,给春天的夜晚更增添一份朦胧的意境。一个人的日子里,一抹春风将心底的泪痕抚平,忐忑不安的心也因为这抹柔情的风而变得乖巧。风的无处不在,就如母亲一直在我身边,不管我受了多大的委屈,她都会用爱来安慰我,让我坚强起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