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夜南风急催花,西窗青竹动轻纱

楼夜南风急催花,西窗青竹动轻纱

楼夜南风急催花,西窗青竹动轻纱

雨后小城格外清新,夏天最大的好处就是每次大雨,整个城市会一洗尘埃,那怕老旧却依旧散发着倔犟的生命力,洗去尘埃的小城会裸露出来昨日的故事,有爱情,有伦理,还有童话,还有不曾念起的散文诗,还有一些凌乱的五言七律。

风花雪月隐藏在人来人来人往的走道,两旁盛开的花朵,因为这个热烈的夏季盛开得那么灿烂,与春天不同的是少了一丝妩媚却多了一份奔放与狂野。心静的人不看花,看花的人不恋花。安静的又在江边,饭后的人步履有点散漫有点慵懒,但是却总有一些奔跑让人感到生命的力量。江面上看见两条渔船逆水行舟,破开的浪花惊扰了宁静的江面。

记得儿时每到此时两岸的渔船都已经有点点鱼火,也会有袅袅炊烟随着微风飘扬,那挨着停靠的水泥乌篷船链接着从一桥蜿蜒着到二桥,中间总会不时有几叶轻舟划过。那个时候小城还真的很小,如果你站在高处,小城也就是挨着漠阳江两岸连绵两片,一片河东一片河西。往北散落在零星连接这村落,往南消散在竹林与田畔,东或者西就如两道天然屏风,守护着也在禁闭着这个城市,所以也就一直多了一分与世无争的安宁与平淡。

故事注定是属于回忆的,就如水里的浮莲,注定与流水一起奔走漂泊,听说有些人不会忘记,听说有些事无从记起。我的步伐总是区别与懒散与匆忙,不急不躁,有着力量与平静。也许这段时间压力有点大,两鬓居然多了很多白发,不是因为苍老,不是因为时间,而是为了活着的责任与意义。

也许这个理由缥缈得自己都忍不住轻笑,可是的确的,每个人都有负重前行的理由,也有些每个年龄段该有的烦恼与快乐,只不过每个人能表现出来不一样,刚好我徘徊在雨后的江堤,刚好我走在没有彩霞的傍晚。

路人在轻声交谈着,也有人大声的笑着,也有人默默的走着,也有人看着手机听着音乐,有人欠着一只狗,也有人带着小孩,小孩总是喜欢奔跑,看见狗又惊奇又是害怕,刚伸出的小手通常给哪只摇晃尾巴,还有那天粉红的舌头给吓得呱呱乱跑,惹了路人欢笑,也惹得父母不同的鼓励与安慰。

每个时分有着不同的诗句,但绝对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生活这东西,就如没人能懂得生活,只有知道属于自己的生活,在与我眼中的身边的,拥有的就是最大的幸福,也许可能会平平淡淡,但是最幸福最希望的,也是那份平淡,属于我的我抓住,不属于我的,我会记住,因为短暂的人生路程,我在消磨着漫长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