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女士:老娘就是你们所说的杠精!


潘女士:老娘就是你们所说的杠精!

“百伶百俐”酷爱“听篱察壁”的潘女士是我已知最能把人杠到吐血的人。

根据百度百科的定义,她大概就是那种“不管别人说的是什么,先反驳挑刺,为了反对而反对,通过反驳别人来凸显自己的优越感”的人,也就是传说中人见人厌的杠精。

可问题往往不是那么非黑即白的简单,杠精的定义好下,但现实区别很难。

就拿潘女士来说,她这辈子抬杠无数,总是给人留下胡搅蛮缠的印象。但若细细一品,你会发现其中不少还是挺有道理的,如此粗暴地指斥她杠精还真有几分冤枉。

这有点像王思聪,刚开始都觉得他就是个满嘴胡吣的喷子,但事后越来越发现大多数他怼过的事还真特么有鼻子有眼的。


潘女士:老娘就是你们所说的杠精!

比如,李瓶儿生下的儿子到底是不是西门庆的?这事在西门庆家算严肃大事了吧,但我们的潘女士依然敢杠。

潘女士认为李瓶儿生孩子的时间准得有点不对劲,李瓶儿是头一年八月二十日嫁的西门庆,西门庆因恼她,二十四日才和她行的房,次年六月产子,不多不少整好十个月,所以你大概会认为这是潘女士的羡慕嫉妒恨吧,整好十个月,不正好吗?

可潘女士分析认为,李瓶儿“又不是黄花女儿”“一个婚后老婆,汉子不知见过了多少”,嫁西门庆之前她和蒋竹山是生活在一块的,尽管已处于分居状态,但从为人来说,她能偷西门庆就能偷其他汉子,而且她之前跟西门庆偷过N回,怎么就没怀上呢?这次咋就“一箭就上垛”这么巧呢?

这当然不足以证明潘女士的猜想是正确的,真正令人奇怪的是西门庆对这个儿子死后的反应。都说西门庆心肠硬,但这次硬得实在有点不合常理,他不仅安慰李瓶儿“哭两声丢开罢了”,而且还该吃吃该喝喝该嫖嫖,嘛事都不耽误。倒是李瓶儿这做娘的想不开,活活把自己给怄死了。说起疼爱孩子,大多数女人确实比男人要投入,但西门庆这个当爹的显得也太不专业了。

说这些当然不是为了帮助潘女士证明西门庆喜当爹,而且西门庆已经觉察并暗里认可。这只是为了给大家提个醒,连潘女士这种没事找事的刺头在抬杠的时候尚且讲求几分道理,更何况日常世人呢?

当我们受到反驳并指斥对方为“杠精”的时候,情况是否真的全都如此呢?

反正我是没见过几个杠精,反而那些一言不合便指斥异己者为“杠精”的人,挺有意思。


潘女士:老娘就是你们所说的杠精!

先声明:我坚信杠精这种讨厌生物的客观存在!至少很多人说我是。

但仍有一个基本的问题要问一下那些指斥异己者为杠精的人,到底是对方杠精,还是你不经杠?一般来说,有四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总认为异己者的反对是对人不对事。

比如木心先生《从前慢》的那句“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有人杠道:“但却可以纳很多小妾”。

于是木心先生的粉丝彷佛感到纯洁的莲花遭到了侮辱般,指斥对方用无聊的现实感受歪解诗歌的浪漫艺术,既然谈诗歌当然该用诗学的方式才对。

十分OK!谈诗学是吧,那我再跟着杠一句,木心先生的这首诗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无病呻吟!(辛弃疾《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木心先生的诗难道就不可以批评吗?你从小崇敬的教科书真理就不能傻逼?

这种人并非理解不了异己者的观点,甚至承认其有道理,但普遍存在的心理却是:我尊崇的东西你却持异议,这是针对我咯?是说我没品位傻逼咯?

这种敏感表现更深层次的心理是自卑或者自负,亦或者是反对方用错了表情引发了误会,那是另外话题了。

不过,当这种人在指斥对方是个对人不对事的杠精时,自己不正在干同样的事吗?

第二,自己心里没点逼数的找杠。

这个才叫对人不对事。

我有个发小,灰色收入颇丰。每次回乡最不喜欢的话题就是,“你在外干什么这么赚钱?乡里乡亲的能不能带带我?”

有一次可能是被问烦了,他干脆来了句“我贩毒,你去不去?”

真他妈怼得漂亮!以后回去再有人问我在外面干什么,我就说“我在上海卖淫!”

为什么别人要蛮横不讲逻辑地一句噎死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哪有那么多杠精,还不是自己犯贱找杠。

第三种情况,蠢或没见识,却自视掌握真理。

这类人或组织的惯常用语有,“显而易见”、“不言而喻”、“不容置疑”、“自古以来”、“神圣不可侵犯”……

这类人或组织的惯常心态为,这么明显的事,你居然有异议?由此可见,你是杠精。

这种人时常让我感到与现实的格格不入,那么多的“显而易见”我怎么都感受不到“显然”?

有时候别人表达有异于你所谓“显而易见”的观点时,你不理解甚至愤懑,真的是因为你理解不了而且脾气还不好。

说起来大家可能不信,有一次有个妹子说她去《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纪念馆旅游了。

有哥们就多嘴说了句“曹雪芹不一定是《红楼梦》的作者”,妹子恼了: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你TM都质疑?

这哥们也是犯贱,对牛何必弹琴?当然这一般是人民内部摩擦,这种情况下被妹子喷几句“杠精”就当打情骂俏了。

第四种情况,什么都知道,但却拥有独裁禁言的权力。

这种人或组织也爱用“不容置疑”等表达方式,但跟前者不同,前者不论是真蠢还是一时糊涂,人家是真心信服自己的认识,而后者则往往并不认可自己的话或事,但你反对就要打压你。前者是蠢,后者是坏。

当所有人都说老子的衣服华美,就你丫说老子没穿衣服,全天下都说老子的汗血宝马很俊美,你偏偏说那是鹿。你质疑这些“不容置疑”、“不言而喻”的权威定论,你说你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杠精是什么?

而打压异己最好的办法就是举着消灭杠精的名号,最得人心。人非圣贤,在生活中谁没几个立刻就会想到并立刻就不爽的杠精呢?于是便有了最普遍的第五种情况。

第五种情况,很多人对杠精的厌恶其实是对异己的抵触。

相信没人喜欢被反驳,这是人的本性。闻过则喜只是个变态的传说而已,忠言尚且逆耳,更何况就是为了拉你下台的异己分子?

可大多数人既没那个气量接受异己,也没那个能耐指鹿为马灭掉反对者的口,因此直接指斥对方“杠精”也就成了最省事最宣泄的选择,或许这也算是一种打压吧。

尽管如此,不管真杠精假杠精,也不管如何打压,我们这个民族就是从不缺杠精。


潘女士:老娘就是你们所说的杠精!

电影《西游·降魔篇》中黄渤先生饰演的孙悟空吹牛逼说自己是花果山十三太保,曾经手拿着两把西瓜刀,从南天门一直砍到蓬莱东路。来回砍了三天三夜血流成河。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一眼都没眨过。可却被文章先生饰演的唐三藏抬杠说:“你三天三夜眼睛都不眨一下,眼睛不会干涩吗?”

你当然可以代表孙悟空批评唐三藏就轻避重,放着重点内容不理会,闲扯淡揪住人家夸张的表达手法杠着不放。

你以为这种事情只存在于电影中?最近有些杠精又忘了阴谋阳谋的前车之鉴了,完全不理会领导的良苦用意。见下图:


潘女士:老娘就是你们所说的杠精!

大家评评理,这不是杠精是什么?领导那是个浪漫的比方不懂吗?雪莱《西风颂》不知道吗?你特么的偏偏往24节气上扯,这跟歪解木心先生那首《从前慢》的杠精行为有啥区别?

搞笑的是,这种的杠精作风似乎是传承有序的。孟子就说自己“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没办法,歪理邪说的坏逼太多了,不杠不行啊!何止是孟子,先秦诸子抬起杠来一个比一个生猛,还顺带杠出了个百家争鸣。尤其是庄子,那个诡辩啊!

鲁迅的杂文《论辩的魂灵》文中揭露了一连串中国人诡辩的逻辑。可鲁迅先生所举都是极端鲜明的例子,谁谁杠精一目了然。但现实中的大多数时候并不那么容易判断,而且鲁迅先生本人不也是当年很多人眼中的杠精吗?到底是鲁迅先生杠精呢,还是他反对的人不经杠呢?

至于我们现在,杠精确实有,我坚信真的不多。如果你发现自己处处挨杠精,或许该反省一下是不是自己不经杠,以及属于哪种不经杠。不过也有特殊情况,如果有特定的人总是跟你杠,不是你得罪他了,就是他看上你了,前者叫结梁子,后者叫love。总之,这都不是甩对方一句“杠精”能解决的。

现实中多一些爱找茬的杠精真没什么,反而容不下杠精说话才叫麻烦。有个写微信公号总被封的叫“王五四”,同样是写微信公号的我是真心佩服这哥们,啥事他都能拎出来杠出花来。我并不觉得他的观点都对,但我也不觉得他是一种找茬挑刺的阴暗心理,我只是觉得多一些人提醒我们不妨多个角度看事物也挺好。

本杠精公号套用一句最近流行的句式结束本篇:世道人心的变坏是从消灭杠精开始的,两件武器功不可没,一个是“不言而喻”,一个是“不容置疑”。


潘女士:老娘就是你们所说的杠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