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雪

幻雪

幻雪

旧历年今年是冷冬,天寒地冻。家乡屋檐下、树梢上挂满了冰柱,小时候看过的情景,此后几十年都没有再见过。前几天南方的深圳、惠州居然也飘起了雪花,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真是稀罕,瑞雪兆丰年。

寒冬腊月,童年时候在粤北山区,身单衣薄,比较怕冷,却又偏偏喜欢雪花,总是幻想冬天下雪,喜欢看冰雪之白,喜欢走在冰冷的雪地里,踏出一串串歪歪斜斜的脚印。那年,回到南方之后,这么些年,南国的冬天一直比较暖和,洁白的雪,成了记忆,骨子里却仍然幻想着下雪。尤其新历去年,风风雨雨,不太平静中,走过了一年,带着些小杂音,夹杂着或多或少的失望,兜兜转转,顽强拼搏向前。入冬之后的一场雪,洁白的冰雪,把一年的烦恼和不尽人意洗涤干净,那片白茫茫干净的世界,是为了迎接你的微笑而准备的场景吧?

去年初春,春寒料峭,院子里的紫荆花却开的正艳,一团团,一簇簇,像天边的云霞。你黑长的秀发盘了起来,洁白的帽子,一身整洁的工作服,拿着温度计站在院子门口,白皙干净的脸庞,口罩遮掩不住的微笑,透过秀丽的眼睛溢了出来,脸上泛起一片片红云,目光如水,闪烁着镇定的光芒,在那嘈杂的氛围中,你灿烂的笑容,让我忘却了骚动不安,带给我勇气和力量,片片雪花飘落我心田,在我心中展现出一个洁白干净的世界。雪,如梦如幻。

雪,如梦如幻,如诉如泣。酷爱在雪地里遐想,在白茫茫的世界里,物我两忘,梦幻联动。虽然从小爱涂鸦,却不擅长表达,但相信文学艺术是相通的,能够拉近人们的心灵情感,如大家很熟悉的优美动听歌曲《祈祷》,原来是一支日本的摇篮曲《竹田の子守》(たけだのこもりうた,竹田摇篮曲),歌曲里唱的七月飞雪,现在一些人不很理解,盂兰盆节是七月中旬,七月流火,七月怎么会飞雪,大概需要经历过的人才能够明白吧?歌曲虽然是世界性的语音,但与文学一样,是有阶级性的,需要阶级情怀才能够理解,原曲曾经一度被NHK播,就是因为歌曲唱的是在日本时代下受资本家剥削压迫的一个小保姆的苦难生活。小保姆生活在旧时代水深火热之中,炎炎夏日也感觉到如同在寒冬腊月里,冰火两重天:“守りもがる,盆から先にゃ,雪も散つくし,子も泣くし。(厌倦了看孩子了,一年到晚白辛苦,盂兰盆节都到了,生活中还是那样水深火热)”,小保姆用歌曲里的雪,唱出了自己的苦难心声。雪,如诉如泣。

雪,如痴如梦。伊犁河边的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色苍茫。走在冰封的河谷,一阵寒风刮过,片片雪花飘落在乌黑俊俏的秀发上,雪花弥漫中,粲然一笑,百媚千娇,荡气回肠。逝者如斯,时光带走了最美丽青春年华,留下白茫茫的幻雪,如诉如泣,如痴如梦,纷纷扬扬,飘落在深深旧梦中,催人泪下。来到这个世间,是为了守护着你的笑容。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红尘滚滚,世事无常。

久违了的南方的雪,瑞雪兆丰年,带来一个春暖花开,和谐干净的新年。我看见雪地里,一群麻雀,叽叽喳喳,沐浴在冬日和煦阳光中,一只紧跟着一只,雀跃起舞,跳得那么敏捷、欢乐、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