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写不尽墨江

作者:闲花

墨江,是一个深情之地。

我在墨江等你,你来不来,我都爱墨江。

我爱墨江,我在不在墨江,我都热爱。

----楔子

少年那朵花,绽放在墨江

墨江,花蕊初放的情怀。

十六岁,我背井离乡,来到一个叫做墨江通关的地方。那一年,我中考失利,因为听说普洱中学没招收异价高中生,所以,父母决定把我送到墨江通关,姐姐的身边,读高中,继续我的求学之路。

十六岁,刚刚吐露花蕊,那是一个小小少女,绽放初蕊,获得华丽喝彩的一年。小小的少女,象一朵花蕾,每一寸肌肤都喷薄着含苞欲放的美丽,欲张弛,欲飞扬,欲破茧成蝶。

伫倚楼畔,满目含春,岁月生香。那么无暇而纯美的光阴,每每流连回去,都有万般的暇思和绮念。

从一个朴拙的女生,突然焕发出夺目的光彩,那是让人感觉一只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的过程。这个过程,让一个少年,收获了一种叫做自信的财富,享用终身。

可惜,那个叫做墨江二中的地方,我只呆了一年。但是,那是我真正感恩遇见的一年,在那一年,我认识了一群宠爱我的男孩,他们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饱盈着我的生命。

还有那些善待我的同学和老师。那时候,真的算不得一个好学生。但是,我的作文,已经开始在班上崭露头角。还记得我的语文老师对我说:“陈毅敏,听说你上课总是睡觉,你上我的课睡会就算了,别个老师的课就别睡了嘛。”

貌似批评的话语,实则有小小的放纵和宠爱。

数学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从开学第一个星期文艺晚会让我主持,到后来的广播体操让我带队,稳拿第一。在运动会上,我参加的跳高获得了第一名,50米第三名,200名第二名的好成绩……打篮球,参加晚会,参加演讲,虽然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但是,这些小小的辉煌,还是奠定了我在班上,文体双优的地位。

与墨江前世今生的缘分

墨江,前世今生的缘分。

嫁给他,真的是一个意外。怎么会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曾经让我困惑了很久,我再怎么,都不应该嫁给像他这样的男人,我真的很后悔。

他是别人眼中很痞的一个男生,他是很有杀气的一个男生。我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女子,我真的不应该认识他,更不应该跟他在一起。

我很后悔那个时候,一场失恋,让我如此堕落,我堕落的跟着一个男孩,吃喝玩乐,宿醉不归。

但是,这就是一个人的宿命。

那一年,我失恋了,那是一个很优秀的男孩,一时的倔强,害死了少年的爱情。一时的任性,错失了一生的缘分。

有时候想,如果年少时不那么一意孤行,结果会是怎样?

人生没有如果。

当下的自己,就是曾经自己选择的最好的结果,好与坏,都是自己一手担当,无关他人。

倔强的一场失恋,我表面装作若无其事,其实骨子里十分受伤。我书香门第的家不管我,我爱恋的男人,弃我而去,我跟着这个用尽所有积蓄挥霍宠爱,付出所有疼痛陪伴的男孩,感动的投入了他的怀抱,去医治我的孤独,我的伤口。

记得有一次我对他说:“我也许还能够遇到很多很多比你优秀的男人,但是,我这辈子,再也遇不到比你更爱我的男人。”

真的,真的没有再遇到过比他更爱我的男人。一个舍得用生命爱我的男人,我也只能用感恩来形容。

佛说,第一个,是和你擦肩而过的男人,第二个,是上辈子给你披上一件麻衣的男人,第三个遇见的男人,就是那个前世埋你的男人。

也许他就是那个上辈子埋我的男人,那个要用一生一世去报答的男人。

恋爱的时候,不知道他和墨江的渊源,随着家庭关系的深入了解,始知他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宁洱人,但是,他的父母,可是地地道道的墨江人。所以,逢年过节的时候,回墨江探亲,便成了必然的安排。

墨江的奶奶活了将近百岁,这个裹着小脚的女人,20多岁丧夫,一个人拉扯着一儿一女,拉扯着孙儿孙女,孤独了半个多世纪的老人,却活得那么慈眉善目,恬静安详,让人油然生出一种深深的敬意。

奶奶离世的时候,我们全家都去奔丧。墨江是中国唯一的哈尼族自治县,婚丧嫁娶中的哈尼风俗非常隆重。哈尼族认为生命是有限的,一般人死了,为死者洗澡更衣之后,由妇女们围在周围边哭边唱,在丧葬仪式中称为“迷煞维”。但凡寿终正寝的老人,都要举行“搓厄厄”仪式。搓厄厄意为“哭死人”,哭丧气氛是欢乐多于忧伤,而年轻的人死亡或非正常死亡,则认为没有享尽天年,是真正的悲哀,故不行搓厄厄。

奶奶的葬礼,让我感受到墨江浓厚的丧葬文化。感受了搓厄厄,知道了顶幡,感受了过棺,行五服投地的匍匐礼。这种隆重,都是我不曾在宁洱感受过的礼仪,随着这种礼仪的隆重程度,也让人感觉到生者对逝者最大程度的尊重。

顶幡是一个很隆重的仪式,必须由长子长孙,才有资格去顶幡,到了时辰,在祭师的率领下,由长子或是长孙,把高高的幡,顶立在门前。还记得墨江的奶奶的幡,高达九层,奶奶离百岁,还差几个月,逝者每十个年龄段加一层幡,奶奶九十多岁,幡就有九层高,高高的立在门前,路过的就算是陌生人,看到这么高的幡,再数一数幡的层数,也能一眼知道逝去的是一个九十多岁的老者。但凡寿终正寝的老者,为了沾福气,陌生人都会来跪拜行礼,过棺祈福,守灵的时候就络绎不绝的来了许多过棺的大人和小孩。

送葬出殡是家族内最盛大的集会,出殡时过棺也是哈尼仪式中非常隆重的环节,作为直系亲属,过棺时必须五服投地,跟随队伍阵仗,边走边哭,几步一匍匐,几步一匍匐的埋头行礼。路人也把过长寿老人棺木的礼仪,当成是一种添福添寿的仪式,所以一路都是前来过棺祈福的人,更是把送葬的队伍彰显得浩浩荡荡,蔚为壮观了。

这,似乎也成了一个家族的荣耀和福分。

唯爱,写不尽墨江

墨江,是一个深情之地。

那年,我们在通关的地方相遇,素写时光的印痕,保留彼此温婉的记忆。

没有一份热爱,是无缘无故的。我对墨江的热爱,还有一份爱屋及乌的情感。爱墨江,是因为爱一个人,一个打着墨江烙印出生的人。

事实证明,我倾斜自己,去依赖一个男人的婚姻,是错误的,而他的出现,让我明白,你倾斜自己,去依赖任何一个男人,都是错误的。

一个优秀的男人,教会了让我如何去爱,教会了让我如何爱自己。

这是一场,让我受益终身的遇见。

他让我明白,女人最大的精彩就是,独立。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经营自己,给对方一个最优质的爱人,给彼此最美的遇见。

朋友说,他是你的定海神针。

把定海神针挥舞成孙悟空的金箍棒,练成自己的七十二变。不倾斜,独立坚韧,心无旁骛的做自己,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所以,得不到的爱,也无需悲伤。

墨江,只有抵达,才会发现

墨江,一个太阳转身的地方。

梦想播撒了一路的芬芳,何老师说注意安全,带上采风文稿,我在墨江等你。

马老师说,别忘记带上身份证。那个打着每个人生命烙印的小小证件,是向陌生证明我们合法公民的第一证件。

带上身份证,带上采风稿,带上民族风,带上一颗诗心,把心灵喷洒上文字香,去感受墨江。每一个遇见,都感恩着美丽。我也在墨江等你,在太阳转身的地方,让思念,染上金色。

还没去墨江,我已经开始用一首诗来展望。

汉成锅锅玩笑说,人都没去,采风稿已经出来了,墨江你不用去啦。

我无奈的说:“考试不及格,还得去墨江补考啊。”

墨江,是一场酝酿了很久很久的思念,我饥渴的想要一场遇见,让我告别当下枯燥乏味的自己。

我期待开启我们的自恋模式,开启我们的他恋模式。人们喜欢用孔雀开屏来打击那些爱臭美的人,难道,孔雀开屏,不是孔雀最美的一种姿态么?

其实,我真期待一场孔雀开屏般的遇见,去遇见墨江。

采风活动,丰盛而美好。

早上的读书会,已然让人受益匪浅,在这个嘈杂的社会,当我们静下心来,好好读一本书,是一件美事。

麦家说:“读书,就是回家。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是免费的。”带着一种回家的温暖,读书也是一种幸福。把这种美,这种幸福和大家分享,是最廉价的一种高贵。

可惜,能写不能说,成了我的一大弱点,我虽然做了少许的准备,但是,还是一种能躲就躲的心情。

但是,当宁洱所有的小伙伴,都先后做了发言,我也被树丽推上了风口浪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拖我们宁洱小伙伴的后腿,发言磕磕绊绊的,声音都要抖起来,但是,我还是终于在墨江,完成了自己的发言处女秀。

尽管差强人意,尽管磕磕绊绊,但我依然心怀感激。感激这跨出的每一小步,都让我超越自己。

下午三点我们集结在太阳广场,拍照留念,参观广场上的雕塑和景观,去感受墨江的人文和情怀。

每一座城市,都有它独特的风韵和文化。

墨江被称为“哈尼之乡、回归之城、双胞之家”以及“太阳转身的地方”,北回归线穿城而过的墨江,是我非常熟悉的第二故乡。

夸父追日,白鹇朝阳,白鹇送福,太阳神,万物之母,夸父追日,立竿不见影,天文馆,双子星广场,十二星座哈尼取火台……小小的地方,却包罗了万象。走在其间,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文化的偷窥着,隔着小小的门缝,去领略它所涵盖的科学,天文和地理,所见虽然如管中窥豹一般,只是皮毛,但是,这种窥见,更是让我看到自己的渺小,这种窥见,更是让我感知了万物神奇,宇宙奥秘。

这种窥见神秘惬意,舒坦自然。万物有道,用我们的渺小,仰望世界,也是一种美好。

中国,墨西哥,阿曼,巴哈马,尼日尔,沙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美国,印度,埃及,尼泊尔,沙特阿拉伯,孟加拉国,西撒哈拉锅,摩洛哥,埃尔及利亚,缅甸,毛里塔尼亚,马里共有十九个国家和地区,从北回归线上穿过,它们在地球上串成一个圆,各自生息。

一条神奇的线,把他们串联在一起,它们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呼应和联系,揭示着地球的奥秘。它串联起一些陌生的国度,让我们生出一些关联和想像,似乎冥冥中,总有一些神奇,就在我们身旁。

就像文字,也有它自己神奇的奥秘一样。解密文字,如同解密心灵,通过阅读,我们可以在文字中跨越地域,跨越国界,跨越种族,遇到许许多多心灵相通的人,用文字解密彼此的心灵密码,邂逅了很多天南地北的人,他们用文字的磁场,改变着我的人生。

强大和美好,去遇见更好的人,踏实于一步一个脚印的人生,让我不再迷恋诗意和远方,因为我相信,当下,就是最好的远方,而远方,就是脚下,每一片深爱的土地。

只要努力,就会抵达,只要抵达,就会发现,只要发现,就会感动,只要感动,你就会拥有一个大美的世界。

碧溪,这一场时光秀

墨江,这一场匆匆的时光秀。

喜欢,是一时的情缘。爱,是一生的缘分。

墨江碧溪,是一个安静的古镇,从墨江向北,不足十公里,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这里曾经商贾云集,南来北往。马帮的驼铃声,似乎在青石板的古道上,隐约回响。

初见的碧溪,给我很静,古朴素雅,民风淳朴的第一印象。

碧朔的古城楼前,阳光熹媚,绍芬带着女儿行走的背影,活脱脱就是一副时光画卷,那么静谧,那么祥和,仿佛千百年的光阴,都是这般静静的流淌。

李家大院的气派,庾家故居的简净清幽……

边走边看,沐浴着碧溪古老时光的静美,约着傻妞在古老的民居门前发呆,这一场时光秀,只嫌光阴,太匆忙。

碧溪是一个我还未离开,就决定再来的地方。

闲闲的赏花望月,走进古宅里去问询风水,倾听碧溪前世今生的遇见,或者,仅仅是沐浴着一场光阴的盛景,去散步发呆,挥霍流年。

静美碧溪,除了茶马古镇的驿道和雕花精美的民居院落,碧溪的米粉也是出了名的好吃,逢年过节引得各地的食客蜂拥而至,形成排队吃碧溪米粉的壮观场面。

二姐念叨着几次去吃碧溪米粉,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错过。所以,碧溪虽然很近,我却是第一次去。

如此声名远扬的碧溪米粉,当然是不容错过的美味。我冲过去,刚刚想要吃一大碗,秀秀说,快要吃饭了,吃过饭再来吃。

想想也好,转身离开。

吃饭的时候,是打定主意要在胃里留一个角落,去吃碧溪米粉的。

然而,事与愿违。

碧溪,和盛农家的饭菜那么可口,在未知的碧溪米粉和眼前丰盛馋人的美食之间,我无法抵御和盛美食来自视觉和味觉的绝美诱惑。

炖猪血,萝卜干板菜,红烧牛肉,老干鸭……生态丰盛的美食,忍不住让人大快朵颐,饱餐一顿。等吃过饭,香玲约我去吃碧溪凉粉的时候,我想了再想,犹豫了再犹豫,还是觉得,吃得太美太饱,已经装不下最后一碗碧溪米粉。

终于还是错过了享誉四方的碧溪米粉,悻悻的离开,让碧溪,牵念里更多了一份口水横流的思念,坚定了下次再来的心愿。

傻呀,再怎么错过,也不能错过碧溪的米粉呀。

可是,不得不说一句,来碧溪,即便错过了碧溪的米粉,也别错过和盛农家的美味佳肴。独特的风味小吃,也一定可以博得你和朋友的交口称赞。

青石板的老街,古老的城楼,精美的古典式雕花民居院落,除了这些,还有碧溪米线,碧溪米粉,碧溪紫米,碧溪农家菜……

碧溪的美食,也是墨江,无法拒绝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