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做饭人来人往

第一次做饭人来人往

第一次做饭人来人往

从小我是个爱捣乱的人,母亲做饭,我总是围前围后的,不是给她抱柴就是洗洗菜啥的,她在做馍的时候我也学着做。说白了也就是捣乱。我也曾学着母亲缝过沙包,母亲缝的方方正正,而我缝的是四不像。关于小时候的乐事真是数不尽。

记得在我在我上四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恰巧父亲不在家,就我和母亲,妹妹三人在家。那是盛夏,我记得特别清楚,母亲由于热感冒病倒了,整整在床上睡了一早上。中午没人做饭,母亲让我们买着吃上些。我一声不响地借过钱,但并没有去买饭。而是端着两碗面去村子里压面,那时候商店里面还没有买的面叶子和面条,只有压面的。两碗面也就一块二毛钱。压完面后,我便和妹妹着手做饭了。妹妹洗菜,我当大厨。因为家里是种菜的,所以不用去买。我记得当时炒了两个菜。一个是西红柿炒鸡蛋,一个是土豆片,一荤一素。面是浆水长面。当时天气太热了,家里面做饭用的还是土灶,一个饭做下来,我和妹妹都是满头大汗。

做好饭后,我们把饭端到母亲身边,叫醒母亲让她吃饭。母亲当时感到很惊奇,随之眼里泛起了淡淡的泪花儿,不知道说什么,嘴里不住地说:我娃靠的住了,我娃靠得住了…我和妹妹在一旁灰头土脸地说,赶紧吃,等会儿凉了,吃完睡上一觉,感冒准好。母亲深情地看着我们两个说:你们两也赶紧吃。虽然那顿饭做的不怎么样,土豆片薄的薄,厚的厚,鸡蛋块儿也是大的大,小的小。但那是我们吃过最香的一顿饭。我和妹妹就像两个大人一样,端水取药照顾母亲,母亲反而像个孩子。我们农村的浆水面有个好处就是能够消暑降温,感冒的人吃上一碗,保准能好一大半,劳累的人吃上一碗立马就会神清气爽。夏天太热的时候吃啥都没有胃口,唯独吃浆水面有食欲。到了晚上,母亲的感冒好了,她说:我们做的浆水面真给劲,吃了一碗感冒全好了。我们俩都开心得笑了。

最美不过家乡味,最亲莫过父母情。那时候虽然年纪小,但也知道感冒了的人是不能吃油腻的东西,饭馆里的饭大多都很油腻。淳朴的少年只想亲自给母亲做顿清淡的饭吃。

后来去外面念书,然后上班,每次回家我都会给他们做顿饭吃,不管做得好不好,至少这是我为人子的一份孝心。

今天是冬至,太阳直射点在南回归线上,南半球各地昼最长,夜最短。北半球各地昼最短,夜最短长。今天过后,白昼将开始慢慢变长,黑夜将慢慢变短。也就意味着快闻到春天的味道了。祝天下父母及不能回家团聚的游子冬至日快乐。我们在吃饺子的同时别忘了给父母一个电话,他们在包饺子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是你,你在外面吃饺子的时候可曾想过他们。母亲包的饺子才是家的味道,才是最好吃的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