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陌上长相念,总在花开花落间!

红尘陌上长相念,总在花开花落间!

红尘陌上长相念,总在花开花落间!

人的一生,总有许多依依不舍,也少不了一些牵牵挂挂。它们,往往会遗落在某一个渡口,或模糊在某一页日记,或消失在某一处站台。每一次轻扣,就会想起那年夏天的故事,亦或某个冬天的温暖;就会掀开一些尘封的往事,想起那个小歇的港湾。

人这一辈子,极像一只小船,东西南北,四面八方行驶,有时在桥的这头,有时在桥的那边;有时驶过的是一片暖暖的花海,有时是淡淡的一缕炊烟。

我们的生活,即使低在尘埃里,也会因一些细碎的情意而温暖。尽管有的回忆,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但它还是像一个五彩线团,不论什么时候,只要轻轻抽出一缕来,你就会从这一缕上看到曾经的岁月,看到曾经的春暖花开……

时光虽在慢慢老去,却洗净了我们的浮表铅华,留下不少柔软的记忆,让我们去思念。在那些花木深处,不论记忆如何零落,不管擦肩过后是恨是爱,年轮总是在一圈一圈的转。而生命中的那些际遇,花开花落间,只是一眼,便是永远。

总是记得走过的路,一粒沙里就有一个世界,多想与它们,说说话,聊聊天。流浪在异乡的我们,更是留念许多往事,让它们一点点从容,慢慢的风轻云淡。

城市的夜晚,霓虹再亮也照不出家乡的模样来。推开窗,天上依旧是那个月亮,地上依旧有河水在流淌。每一次繁花飘零,每一次盈盈转身,都是无数的驿站。它在我们心中,都会留下一份情意,也许是一个人的身影,也许是一个明媚的笑颜。

流逝的过往,逐渐让我明白,光阴,从不会为谁书写永远。生命路途上,很少有恰到好处,总是有很多无奈,既不能跨越,也不能躲避,只能处之坦然。

高中同学宋明出差来重庆,我们一边吃火锅,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各自的近况。我好奇地问他,离婚多年了,为什么到了这个年纪,身边依然没有人陪伴。

宋明沉默了一会,轻轻说:“没有谁能轻易遗忘,也没有谁的生活不忧伤。这个世界,山有山的诺言,水有水的姿态,我自己选择的路,已经无法改变。”

我知道他忘不了他的初恋,那是我们同班的小茜。高三毕业前,宋明被家里安排去了美国,小茜很受伤,但没有阻止,只是沉默,直到宋明离开。

多年后,宋明回国了,他立即就去找了小茜。可小茜对他说,当年你出国的时候,就已经带走了爱。宋明也明白了,从他离开时起,剩下的就只是过往,岁岁长相念……

世界是物质的,思念是精神的;物质易变,可精神永在。我们在世间穿行,总是要爱着点什么的,如草木光阴,一书一茶,一粥一饭。当然还有,那些贴心的暖,一些红尘驿站的擦肩,无论是寒凉时相扶的手,还是擦肩而过的缘,都是光阴中的暖。

其实这世间,有人让你念,那是幸福,是一种愉快;若是有人思念你,就是欣慰,也是温暖。所以,这世间的幸福,就是有人爱,有人念,有所期待。

古人说,春花秋月长相念,总在花开花落间。这些年来,让我念的,都是我的曾经,无论苦涩,无论甘醇,无论欢愉,无论悲哀,都是心中半亩花田。

思念,其实人皆有之,它不拘于流光清淡,它就像石涧清泉。它存在于亲人与亲人之间,也在一切有真情的人中流连。不为别的,只为想对方更好,希望对方总是平安。正如我和母亲,我和妹妹,还有母亲和妹妹之间。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王维借“红豆”喻拟对朋友的相思之情,也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而晏几道的“长相思”,加了一个“长”字,就让世人更加沉沦,更加心旌摇曳,更加浸入灵魂,经久不散。

不论古今,人的情愫,总是剪不断理还乱。初秋,一份牵念,像风一样自由,像叶一样飘零,不轻不重,只是落在我的心间。其实,你在,牵挂就在,情在,思念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