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飘落的云霞

天边飘落的云霞

天边飘落的云霞

今年是闰四月,闰四月雨水较多,一般是风调雨顺的丰年。细雨中,一个人走在尖峰山下,被雨露滋润的路边野花,姹紫嫣红,争芳斗艳,绽放在喧嚣的城市角落里,难得的一片心灵宁静,又想起了在中山的中学叶同学,不由自主地拨通了他的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知天命之年,红尘滚滚,铅华褪尽,曾经的年少凌云壮志, 在平平淡淡中,渐渐变的淡定从容,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唯有叶同学,不时微信、手机联系,互相问候,也许,仅仅喜欢听叶同学手机回铃音乐声,当年,电影《扬帆》的插曲,李谷一老师演唱的《啊!野花,野花》:在这里到处开着野花,它好象天边飘落的云霞......。

叶同学是中学的同学,在粤北读中学时候,最好的同学,粤北叶家人有一个习俗,因为叶子怕冬,叶家人不过冬至,四月雨水充足,叶子喜欢雨水,四月初八是佛诞日,粤北叶家人把四月初八作为叶家姓氏节,非常热闹隆重,附近的叶家人都聚集在一起过节,狗儿不是叶家人,叶同学是好朋友,恰好四月初八是狗儿生日,叶家人很喜欢在姓氏节迎寿星,中学时候每年都会受叶同学邀请去他家一起凑热闹过节过生日,也许是宿命的缘分吧。

碰上闰四月的年份,叶家人难得一年过两个姓氏节,更加热闹。上个壬戌年闰四月,那时候是懵懂少年,叶同学邀请狗儿和班里喜欢文学的陈同学,曾同学一起去他家过姓氏节,大家文学志趣相同,相约私下组成一个班里的文学小组,共同探讨文学,稚嫩的翅膀,跃跃欲试。叶家过姓氏节都会放电影,虽然露天电影,那个年代,却是稀罕的奢侈。那天叶家姓氏节晚上,难得的晴天,叶家放的电影就是《扬帆》,对我们来说,却是扬起文学的风帆,扬起青春少年的风帆。电影插曲是李谷一老师演唱的《啊!野花,野花》:在这里到处开着野花,它好象天边飘落的云霞。叶同学说,我们的文学小组也是一朵鲜花,文学之花,沁人心扉,陈同学说,对,就是电影里说的野花,我们把它采回家。电影歌中反复迭唱的 把它采回家,把它采回家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一种欣喜若狂、莫名其妙的感动。

弹指一挥,逝者如斯。当年的文学小组成员,叶在中山打工,陈在家乡务农,曾在县城当交警,早已远离了少年的梦想。上次清明节回家,在一些地方,如果没有禁止红灯右拐标志的话,红灯时是可以右拐的,那天在家乡县城看到没有禁止红灯右拐标志,红灯时想当然右拐了,给值班交警拦住,因为外地牌照,担心惹麻烦事情,请求值班交警高抬贵手一下,悄悄跟他说,能麻烦你请曾同学出来处理一下吗,值班交警倒是很实在,立即跟曾同学联系,听着曾在电话那头大声喊, 什么?你把李扣住了,干的好,罚他,重重的罚他,我马上过来。 ,值班交警像得到了尚方宝剑,把我们的执照收了, 听到没有,要重罚,一边去。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这么多年没有见,这同学怎么变化那么大,乖乖的呆在一旁等着,不一会,曾开车风风火火过来了, 好家伙,这么多年回来都不来找老同学,要不是今天这个机会,还逮不着你,今天晚上就不要跑了,重罚。 曾仍然不失当年的幽默。晚上,席间说起当年文学小组的事情,说起《啊!野花,野花》 把它采回家,把它采回家 ,曾同学特意用手机播放邓丽君演唱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虽然已经是百花儿开,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也许,对我们不是专业创作人士来说,真的应该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夜晚你来装饰我的梦境,清晨你来装饰我的头发。电话那边,回旋起叶同学的手机回铃音,叶也特别喜欢李谷一老师演唱的《啊!野花,野花》,特意下载作为手机铃声:在这里到处开着野花,它好象天边飘落的云霞......。在东京上学时候,特意去了和歌山县青岸渡寺,那是如意轮观音菩萨的道场,日本人说,那道场很灵,到那里许下的愿,都能够如意如愿。是否如意如愿,我不知道,但我喜欢青岸渡寺,青岸渡,把少年青涩的梦想,渡到般若智慧的彼岸,尤其是,青岸渡寺旁边的那智瀑布,133米的落差,是日本最大的瀑布,宛若飘落在天边美丽的云霞,那瀑布的咆哮声,如同狮子吼, 揭谛揭谛,般若揭谛,(快去快去,快到智慧的彼岸去。) ,当年少年青涩的梦想,也如同美丽的云霞飘落在天边。

在这里到处开着野花,它好象天边飘落的云霞。啊... 野花呀,野花呀,把它采回家,把它采回家。李谷一老师喊,把它采回家,君君姐姐唱,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少年的梦想,曾经的追求,内心的执着,多年以后,无法忘却!把它采回家,啊... 野花呀, 野花呀,把它采回家,把它采回家,把它采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