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晚来清风,花月入梦,一程时光地轮回,就此永恒又再此开启。白日里聚积的所有热闹,在此刻都变成了过去。那些充满热情的目光,和翩然的脚步,在一场喧嚣过后,此刻也都书写成了故事。

漠漠流年,岁月如此这般浮华,消隐,来来,往往……

若尘世也已入睡,那正好,走了太长太长的路,浸过太多太多的烟云,总得要做一次梦,哪怕醒来又是千年万年,且只当是给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上来做客的人,还原一次自己的真相,尽管此时的花月已不再是从前的风景。

有幸路过这烟火灿烂的世事,人又怎能安于平俗的客套。生于红尘,总得有红尘的事,来装点我们的心意。也是,岁月即便有无数个理由静好,但那也只是生命对它偶尔温柔后的回馈。

花月总无限,而与它有关的情话,该是生命一程又一程的理解和懂得……

古朴的江岸,夜影飘飘,幻景娜娜。近处是鸟语花香人情世故的日子,远处是星光闪烁山河依旧的岁月,而时光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流淌着,像极了一场梦境。那么,我到底是得拎起自己的多少想象,才算符合我们彼此之间的默契和协调……

我想,所有的生命,大抵都是借助着一段时间的里程,看几池春水,赏几丛花月,编织几段故事,回忆几场过往……

其实这样的时候,意念是喜欢假设的。

所以在心底,总有一种寻寻觅觅,总有一种幽幽怨怨,总会循序着寂静的感觉,把岁月的痕迹拉长,把生命的内容放大。也是,执手过重重时光的距离,行走过这么悠远的旅途,一次意想怎能随便的把尘世看清?

一抹青色在远方楼林的间隙里拉长,迂回。月色如水,在枝叶间一泄细碎。我知道这样的日子,它们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到底还要重复多少年,我想,我本是无法回答的。

花开花谢,寒来暑往,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此刻,我是如此紧贴着天地的灵魂,在东流的江水前,看时光一寸一寸地从目光里流过。仿佛,一瞬间,我的青丝已被岁月无情地染白;刹那,心事就被尘世的浮华剥落得轻盈。

此时花月正好!而我独坐一隅,且看着万家灯火的辉煌,读着江水起伏跌宕的微语,便隐隐约约间听见了那岁月从远古走来的脚步,又朦朦胧胧的感觉到了他们与我擦肩而过地呼吸。

岁月的烟火,灿烂一程,冷寂一宿。几阕花词,在千转百回的世俗中,粉饰着天地的微妙;一抹云雨,在浩然长存的物语中,描摹着古老的传奇。

世事漫随流水潺潺,浮生一梦,花月是几秋。

若我的生命亦如花的模样,月的风格,身心就一如烟云的温软,目光里不再有激烈如荼的炽焰,往事里不再盛有荒漠无序的寂然,任一抹情思禅水盈漫,意悠轻卷。

我知道,生命中有太多的东西,情绪是无法驾驭的,那也好,暂且怀抱着这一程时光,感念一次天地的恩赐,轻放一次身心的疲惫,不问世事几回,不问花开几许,有这江水的声音和月光的味道,犹如我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尘世的善良,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