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山花烂漫

有一种爱叫山花烂漫

有一种爱叫山花烂漫

前几天,听人说芒砀山的桃花开得恰好,回家了朗朗上口给孩子讲过一声,要是周末可以尽早进行工作,大家就一起去芒砀山看桃花。

实际上在我的心里而言,这桃花又不是沒有见过,儿时家中就会有桃源,里边也种了十来棵杏树,迄今家乡的院子里,也有一棵碗扣大小的杏树,就是以那桃源里移殖出去的。如今,每到春季,依然是花团锦簇。因此这桃花,不要看也是可以。再加这天气寒冷依然,似是恋爱中的恋人,很长时间不舍得与这地面分离出来,更感觉看与不要看,本也是不在乎的事。殊不知小孩早已把我的话,记在了心里,昨晚,就经常熬夜完成了工作。今天早晨一睁开眼睛,脸没都还没洗,饭也没都还没吃,就跟我说何时去看看桃花。即然他有这般急切的情绪,又完成了该进行的每日任务,那么我自然也该执行自身的服务承诺,携带媳妇小孩,一起开车去芒砀山看桃花。殊不知,不久进到芒砀山景区,我也被震撼人心了。

车子还走在路上行车,小孩就指向车窗玻璃就高兴地叫喊了起來:“看,桃花!漫山遍野全是!”我瞟了一眼,果真是满山遍野。那桃花,璀璨若彩霞一般;那小山坡,犹如头上彩霞的仙女。在浅浅的雾水中,一切看起来是那般的缥缈虚无缥缈,恍若隔世若处梦镜。这璀璨的桃花,必当是在绽放!放眼望去,连缀成一朵朵硕大无朋的粉红色云霓,又宛如一张张极大且结实的粉红色被子,铺盖在波浪纹一样蜿蜒起伏的一个个小山坡头顶。观之,瞠目结舌赞美。

停住车辆,山风迎面而来。虽然日历表上的春季,早已过去一多半,殊不知这风,依然有点硬。吹打在人的皮肤上,仍然凉意十足。人,好像是被束缚住了手和脚。殊不知,的花海就在眼下,魅力也纯属偶然返回了身体。给你禁不住要顺着蜿蜒曲折艰险的山间小路,赶快飞奔上两步,为了尽早一近芳泽。

说成的花海,这不是在浮夸,它是实际的存有。眼下的花径曲曲弯弯,不计其数株的杏树,一直连绵到视野的终点。三五成群的游客,在花海底沉醉于,好似跃出的花海的一朵细微的海浪,但却在一晃以后,就失去足迹。人,在这里花朵的全球里,掩藏了行迹,也迷途了自身。

走入花朵的全球,人,彻底融进了花朵的全球。那一串串绽放的花骨朵,从杏树的根处一直到梢尖,都会兴高采烈地绽开着自身的妖媚,灿若云霞。每一株杏树,沒有一片叶子,仅有绚丽多彩。犹如一位身穿粉红色蝶粉的仙女,在花朵的深海里,在料峭的春风里,使出着凌波微步,神色恬淡地翩跹。每一朵花,开得全是那般的璀璨,那般的汪洋恣肆。红彤彤花萼,已胆怯来到花朵的底端。花朵却在竭尽全力地伸开,一抹浅红的害羞,爬上了面颊,在风中颤颤巍巍的摆动,好像不敌车风的侵扰。花芯细如花针,而在哪花针的顶部,浅黄的蜂花粉,却畅快地播洒出沁人肺腑的清香。听不见人声伴奏,看不见身影,殊不知眼下的一切,确是依然是那般的热闹热情。我好像听见,他们在笑,高兴得那般肆意,也是那般纯粹,他们在享有,享有尘世间所沒有的没什么机芯的开心。这花朵,如果是在不经意间间,转变变成一个盗梦大神,牟取了你心魄,摄入了你的灵魂,给你也好似他们一样,纯粹得好似新生的宝宝,在这世界里,仅仅在勤奋地睁大自身好奇心的双眼,竭尽全力地把眼下的一切,个人收藏进心里。使你在恍惚之间当中,变为这百千万花朵的一朵……

岁月好像停滞不前,時间却在流逝。远方,晨雾渐浓,太阳也早已落在了群山的枝头。但那闪闪烁烁的阳光,却被吸收进的花海,直射在每一朵花上,在灿灿然中,全球,只剩余了光辉……在小孩的呼唤声里,我在自失中保持清醒了回来。我明白,这光辉的全球,并不是迷你世界,我该回去了,返回那摩天大厦手工编织的热闹,返回那彩灯坐骑的梦镜,禁不住一些怅然。殊不知,自此以后,我不能遗忘。不可以遗忘这的花海,更不可以遗忘,有一种爱,就称为桃花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