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就该有几分傲骨

女子就该有几分傲骨

女子就该有几分傲骨

最近看了卓文君的白头吟,只觉得这般生来便带了几分傲骨的女子还真是由不得人不去欣赏。

细数起来自古至今有才气的女子还真是不少,咏絮之才的谢道韫,博学能文的蔡文姬,绿肥红瘦的李清照,纵然是巾帼不输须眉,但终究为礼教所扰,难得能有纵横自如的自我,一如李清照,在丈夫离去后,寂寞晚亭,也只能泪溅黄花,凄凄惨惨戚戚,唯有卓文君,这么一个随性爽丽的女子,敢爱敢恨,肆意悲喜,活的那般纯粹。

她爱上司马相如后,不拘小节,毅然随他出走,天南海北,毫无畏惧,这么一个自小生于富足之家的女子竟然也能在闹市杂坊之中做一个贩酒的小娘子,操劳那些琐碎市侩的小事,在浊世之中,无论是什么样的姿态都能从容地活着,我尤其欣赏这样的人,明明历经了沧桑却又不失本性,活的那般清醒从容。

让我更为欣赏的是她的决绝,不似一般女子那般,在丈夫变心之后终日以泪洗面,凄凄靡靡,自此坠入了黑暗,他在得知司马相如变心之后毅然递去了那首“白头吟”。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那么的直截了当,不卑不亢,这样的'女子必是爱自己的,只有爱自己的人才能在失去之后如此的从容,也只有这样的人可以真正地幸福,你既然忍心伤我,那我又有什么舍不下的呢?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曦,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她在说下这几句词的时候必是没有完全死心的,私下里她必是还盼他归来,所以她才会伤离别,才会说“努力加餐勿念妾”,这样的女子无疑是智慧的,当失去之后依旧很理智,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虽然爱着你,却有着自己的决绝,若你不再爱我,那我也可以放得下你,我现在无比清醒的给你一次选择,若你回头,我既往不咎,若你离去,我们恩断义绝,这样的女子让你不得不认真的去爱。

当然这份清醒自然需要一个内心的支柱,那就是那份对自己的肯定,那份骨子里傲气可以给你勇气,让对方明确的知道,我并不是非你不可,若你离去,那我便真的做得来放弃,不哭不闹,不会戚戚然的发什么伤感日志,不会再失去后一蹶不振,她有自己独有的魅力,她或许也会悲伤,但不是在你的面前示弱,更不会让你觉得即使你走了,她依旧会在原地会祈求你归来。

我觉得,女子骨子里就该有这样的傲气,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事,太多太多的人,无论你失去什么,在未来你都找到雷同,换言之,无论暂时失去了什么你都可以活下去。对于爱情,更是如此,恋爱中的女人更应该清醒,你不能给他以错觉,让他觉得失去他你就无法生存,你该时刻给与他这种危险意识,让他懂得,若他辜负了你,那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头。

若你爱我,我亦可以为你赴汤蹈火,若你负我,那我必不留恋,女子就该有这样的傲骨,就该如此的清醒决绝,不依赖,不苛求,豁达明亮,苦乐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