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井法子式乱交+离婚的日子 完 》全本完结版

     书名:酒井法子式乱交   对于我们这些生于70年代、长于80年代的哈日一辈来说,今年最火爆的 娱乐大事,大概就是酒井法子吸毒一案。虽然娱乐圈都是黑暗的这种事一直是公 开的话题,但毕竟酒井法子在我们这些曾是少年心中的清纯偶像,实在很难联想 这张纯情脸蛋的背后,竟会是热爱一面吸毒一面被男人抽插的小淫娃。   当然对我们这些对普通性爱已经开始厌倦的中年男人来说,这一段新闻无疑 令酒井法子再次成为我们心中的女神。   男人对性的心理分为几个阶段,年少时占有欲较强,认识了女朋友,就会很 想独占她的一切,甚至连女跟别个男孩说话也不愿意;然而到了婚姻生活,在多 年重复享用同一副肉体后,难免会感到厌倦,有人会开始找寻第二春,一具更新 鲜更可口的身体;亦有人选择跟老婆开展另一种刺激,例如是换妻又或是群交。   当然无论如何这些都是世人不容许的不道德行为,但个人认为相比独个去偷 情,倒不如跟老婆一起冒险还好些,最少那种背叛的罪恶感会少一点,而且只有 试过的人才会知道,那种看过心爱的人跟别个男人鬼混时那种刺激实在是其它的 性爱无可比拟的。   当然如果你跟你老婆只享受两个人的性爱已很足够,那要恭喜你,亦真心的 希望你们白头到老,始终同一件事情跟同一个对手做上三、四十年仍乐在其中, 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说回正题,酒井法子一案令我们这些年轻时曾对着其白晢大腿射出过无数精 液的中年男仕重新对这位已成人妻的女星感到兴趣,而且更成为我与老婆性事上 的催化剂。   那是一个普通的晚上,我们仍进行着普通的性事,老婆从认识时就是一个比 较保守的女人,性的技巧也不丰富,单是口交一事便在我们结婚后的数年,几经 哀求之下才不情不愿的跟我试了几下,到了现在还不是每次都肯。   对着这样保守的妻子,我心内那种探求刺激的心理就愈见强烈。她的初夜对 手是我,即是说世界上除了我以外,从没有别个男人看过她那可爱的乳头,在过 往我曾多次尝试暴露老婆的私隐,但防守甚严的她从来没有破绽让我有机可乘, 就是到海湾游泳也是穿着老套的一件头,根本完全没有暴露性可言。   但那个普通不已的晚上,我们却有了一点点变化。   我一面抚摸着老婆的乳房,一面幻想着昔日偶像酒井法子是如何被操,想得 兴奋,便向妻子说:「老婆你知道吗,今天在网上看,酒井法子吸毒原来是被老 公引诱的。」   「是吗?那很可怜啊!」老婆虽然不是法子的影迷,但也认识这个知名的女 星。   「听说她老公喜欢很多人一起搞她,于是教她吸毒,你知道嘛,吸了那种毒 品就是碰一下也会有很强烈的性快感,就是这样他老公每天都会找三个以上的男 人插她的洞。」   「很变态啊!会有这样的男人吗?」妻子不可思议的说。这时我可以感觉到 她的乳头比平常的挺立,知道老婆亦受到话题感染,于是加把劲的说:「有的, 报导说他们最爱玩三男一女,法子一面被插着一面吸着别人鸡巴,两手也在替男 人打手枪。」   「天哪!不会有这种事吧?」老婆喘着气说,我伸手往下一摸,发觉她的阴 道口已水如泉涌,那种湿润是从来没有过的,更是兴奋的问道:「你怎么那么湿 了?是不是也很兴奋?」   「老公你摸得我很舒服,我想要了。」老婆羞涩的说,我知道她兴奋的原因 当然不只是我的手技,而是亦在幻想着几个男人群交着的刺激。   我知道机不可失,立即把肉棒顶在穴口前,诱惑的说:「真的很想要吗?但 我还不想插啊!」   老婆不断扭着腰身,娇纵的嚷道:「不要逗人家了,我真的受不了,快插进 来吧!」   我从来没看过老婆如此的淫情,也想多享受一刻的快乐,于是强自忍着那湿 漉漉的穴口不住地摩擦着龟头的快感,继续逗着她说:「真的很想要吗?但你老 公现在不成了,如果这是别人的鸡巴,你也要吗?」   老婆显然是受不了,一双小腿一爬,牢牢地抓着我的腰身,然后用力强行把 鸡巴推前轰进自己的小穴里,在插进去的一剎,还喘气的说:「什么鸡巴我都要 了!」   结婚多年,我从没有插过这么湿润的洞。   我老婆没酒井法子般美,但论小穴的好操,我想也不会差太远。   我不会让老婆吸毒,但群交,我真的不敢说会不会。                【全书完】   书名:离婚的日子   假期在家,心情恶劣,随便写些文字,勿责。   中秋人月两团圆,却是我和老婆离婚的日子。   没有大闹,都是一些小事,吵着吵着,这两个字就脱口而出了。   「离婚吧!」   「离就离啰!」   幸运的,是还未有孩子,总算没连累下一代。   有调查报告说现代人超过半数都离婚,想不到结果我也在统计之内。   海誓山盟的说话,其实很容易瓦解。   大家都年轻,亦是有持无恐的原因,自知仍有市场,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 处。   比较麻烦的是房子问题,恩爱时各不计较,翻脸时清清楚楚。   「卖掉把钱分去吧。」   这是最简单,亦是唯一的方法。   总算是曾经爱过的女人,如果我有钱,大概应该潇洒地把自己的一半送给她。   但可惜我没有。   妻子也知道自己嫁了个穷光蛋,没说什么,算是和平分手。   协议好价钱适合便卖掉,还幸近年楼价高企,七除八扣下来应该还有赚,不 知道是否算喜事。   决定离婚后我以为老婆会搬回娘家,没想到她没打算走,说在房子卖出前继 续住在这里。   「我不想给妈妈知道离婚的事要他们担心,过阵子再说。」   「打算瞒一世么?丑妇终需见家翁啊。」   「我知道我丑,你去娶个漂亮的吧!」用力把枕头挥向我,然后抱头大睡。   离婚的夫妇睡一张床,谁也不会碰谁,同床异梦,最佳写照。   性生活早没有了,性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对一个人失去了兴趣,往年叫自己 迷恋的身体纵使未变,却再也挑不起性欲。   妻子不回娘家,我走也未尝不是辧法,可惜人穷志短,租金也是浪费,只有 厚脸皮不做一声。   一个男人没钱时,是可以很无耻。   二十五岁,总不能从此没性,手枪打多了也闷。有老婆管束的时候循规蹈矩, 单身了,是回复自由的时间。   我回来了,放弃一棵树,拿回一个森林。   嫖完,晚上回家,当然不会有晚饭。前妻在看电视,见我一身酒气,厌恶的 问:「喝酒了?」   没有隐瞒,也不用隐瞒:「去嫖了。」   「贱格!」   这个晚上前妻锁了房间,我却有一种大快人心的舒畅,像是奚落了一个舍弃 自己的女人。   很幼稚,但这就是男人。   沙发上睡了一觉,起床时她已上班,看看枕头,没有泪痕,我跟什么女人上 床,她已经不再在乎。   晚上下班回家,这天她没有锁门,老实不客气,还是睡床比较舒服。   「昨天玩得开心吗?」   问我了,女人还是在意。   「开心,大奶,少毛,技术好。」   「贱格!」   我不是有心要刺激前妻,但这个年纪总不能以后也不做爱吧?家里的跑了到 外面找又有何不妥?   「我明天约了他。」轮到老婆反攻。   「他?」明知故问。   「何汉源。」   我就知道是他,身为你前夫,你有多少男人我早知道。   大学时代的同学,苦苦追求也得不到你,结果被我击败了的可怜虫。   「会上床吗?」不经意问。   「可能吧,看情况。」   「玩高兴点。」   「我会的。」   过往吃不到,我离婚才穿我旧鞋的可怜虫。   结果之后的晚上前妻说到做到,整夜不回。   谁可怜,不知道。   这是买了房子后第一个晚上独个在家,一个人睡整张床,感觉真好。   前妻跟别人睡滋味如何?不知道,这种事慢慢习惯就好。   会做爱吗?已经在做吗?还是做完了?   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睡觉!   结果弄到手机没电她才回来,已经是早上了,爽吗?淫妇。   两个人一句说话也没有,完了,没什么再好说的。   前妻去洗澡后才钻上睡床,做完没洗吗?我冷眼旁观,她视而不见,两个人 在一间房,互相看不到对方。   静默了快一个小时,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上班时间,真好,可以离开这个冰冷 的所谓「家」。   她仍睡得很香,我想一定做了很多次,看来连上班的打算也没有。   跟暗恋多年的男同学上床一定很愉快吧,恭喜你们,好梦能圆。   晚上下班居然有种不知道是否回家的犹豫,呼,那根本不是一个家,只是一 个睡觉的地方,跟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分租一张床而已。   还是回了,她在做脸,黑黝黝的深海泥敷在脸上,得了奸夫的滋润,更注意 仪容了啊。   大家都没一句话说,各自洗澡,关灯,上床。   「昨晚玩得开心吗?」   问了,心里还是在意。   「开心。」率直的回答,没有隐瞒,也不需要隐瞒。   「做了?」   「嗯。」   心里不知道一种怎样的滋味,想学她说一声侮辱的话,但说不出口。   没有问做几次,舒不舒服等问题,「嗯」一个字已经包含了一切,再也不用 多一个字。   倒是她说了:「老公,原来望着一座山,和登上一座山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   「什么意思?」等等,妳叫我老公?   前妻换了个坐姿,以枕头垫着两肘,满有感触的说:「就是一些人,没得到 时会有期望,得到了好像又不是想象的那一回事。」   「他做得不好吗?」我扬起眉毛,暗暗期待前妻的答案。   「好,体力好,那儿很大,也很温柔,还会说情话来逗人家。」   这绝不是一个好答案,绝对不是。   「但总好像和想的不一样。」前妻叹一口气,像吃了一顿不是很满意的晚餐。   「已经是没缺点了啊,你还想怎样?」我语气有点冷。   「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欠了一点什么。」前妻认真思索的表情叫我哭笑不 得,到底你想我给点什么意见?   「那多跟他做几次,慢慢探讨吧。」我讥讽。   「好吧…」答案居然是好,每次总跟我说着反话的她居然赞同我的提议。   「不想了,睡觉!」又是大被过头的表情,脑袋不灵光的时候她总爱逃避。   「喂…」我小声问。   「怎么了?」   「做爱吧。」   「来啊。」   那些地产商都是骗人的,明明楼市这么旺,我们的房子老是卖不出去。                 《完》   鸡太(泪眼汪汪):「老公,你的心情恶劣,就是我逼你吃太多月饼?」   小鸡(抱怨):「你知道就好,双黄白莲蓉热量很高的嘛,明知道我在减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