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里安静生长的黑发

20岁的时候,她是一个如花一样的少女,桃花般娇艳的面容,明眸皓齿,齐肩的乌黑长发,在校园里走过的时候,美丽的她总会吸引男孩眷恋的目光。她总是腰板挺直,清明地走在明媚的阳光下。

一个清风微拂的下午,她一袭白裙子,在幽静的林荫道里走路,前面一个骑着自行车的男生突然摔到了地上,膝盖上渗出了鲜血,她递过去雪白的手帕,男生抬头谢她的时候,怔怔地发起了呆,她不由微笑,把手帕递给他,转身走了。

她觉得刚才那个男生有点好玩,虽然自己长得好看,可是还是第一次有一个男生那么简单地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傻傻的。她微笑着摇头,很快忘了这件事。

过了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同寝室的女生说有人找她,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她把门打开,抬头看居然是他,那个有些傻傻的男生。那天没看清楚,现在在清晨温和的阳光下看他,长得很清秀,高高的个子,干净的面容。

他有些笨拙地把手摊到她面前,手里是洗干净的白色手帕:“还你的,那天谢谢你了。”她微笑着接过。男孩却还伫立着不走,她调皮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过了不久,男孩微红着脸说:“为了谢谢你,我请你吃饭。”

不知道为什么,她答应了。两个人一起坐在校园的餐厅里,她知道了他叫齐皓,是学校里生命研究学科的研究生,他也知道了她叫薇拉,中文大二的学生。( 文章阅读网:

后来,学校里多了一道美丽的风景,同学们开始发现,美丽的薇拉身边有了一个干净的男生。

两个人一起骑着自行车,穿过学校美丽幽静的林荫道,一起自习,一起在阳光温暖的下午坐在草地上看书听音乐聊天。

齐皓的功课很好,他是在北方这所很著名的大学读完大学的课程很顺利地直接考入了本校的研究生。他身边围着很多的女生,但是大学直到研究生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她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傻气地问他为什么会喜欢她,他环着她的肩,微笑着低头问她,那你为什么又喜欢我呢?她低下头更加傻气地微笑,不语。

休息日的时候,两个人会相约一起去爬学校的后山,幽静的山里空气很好,啾稠的鸟叫,湿润的树木。他会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一步一步地爬上阶梯。有时候,他们也带上野餐盒,找一棵大树下的草地,把餐布铺在地上,慢慢地在山野中望着远方,边打趣着边一起吃东西。

牵着她的手的时候,他会唱张学友的《如果这都不算爱》: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反反复复地只有这两句歌词。第一次听到他唱的时候,她觉得有些怪怪的,一首伤感的歌,可是听多了,她也渐渐喜欢上了这首歌,熟悉了旋律,时不时地还跟着哼上两句。

他喜欢抚摸她的头发,一天,他突然有些迟疑地说:“你剪短了头发应该更好看。”她笑着仰头看他:“呵呵,我从小到大,都长发呵,习惯了。”他也笑了:“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明媚的春天过去了,绚烂的夏天也转瞬即逝,也一起牵手走过了秋天的落叶,寒冷的冬天慢慢地来临。离圣诞节还很远的时候,她就在想着要给他送什么礼物。她想了很久,终于决定给他织一条围巾。她去买了棒针和蓝色的毛线,有空的时候就编织上几针。很多个很深的夜里,她做完了事情,就会拿起棒针。围巾慢慢地长了起来,编织进去的是她对他一缕一缕的思念。

一天他们又去爬山,在平时野餐的老地方坐下来,他说去取些水来,她在树下翻着他拿来的书,是一本封面很旧的书,应该已经放了很久了,她翻过一页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孩的照片,很眼熟,在阳光下和他偎依在一起灿烂地笑着。她蓦地发现那个眼熟的女孩就像自己,只是那个女孩是短头发的。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他那次说她剪短了头发应该更好看。

他回来的时候,看她的脸色苍白着,手里拿着一张照片,他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坐在呆若木鸡的她旁边,轻声地说对不起。她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她的眼泪流了下来。轻声地说:“我们分手吧。”他什么都没说,一下子,脸也苍白了。

她缓缓地把东西整理好,装入篮子里,开始下山。他安静地跟在她的后面,她慢慢地在山里的阶梯上下来着,以前每次两个人都是并排一起上去,一起下来。一个下雨的天气走过这个阶梯时,他给她撑着伞,他说很老的很老的时候,他会牵着她的手让她躲在他的伞下。以为可以这样走上一辈子的……她越走越慢,突然泪流满面。

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转眼就可以看到山下的公路了,她蓦地转过身,跑上阶梯,扑到他的怀里,抱着他。哭着说:“你不会放手的,对不对?你告诉我,说你不会对我放手的。”

他只是站着,扶正了她的身体。转过脸,轻声地说:“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要再改变了。”

他说他本来对自己发誓,薇拉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如果她不提分手的话,他就永远不会说出这两个字。他会照顾她一辈子。他说他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了。他不能错过。

泪流满面的她傻傻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觉得是这样的遥远,虽然她现在在他的怀里,可以清晰地听清楚他的心跳,可是…….

他很快地毕业,很快地离开了这个城市,很快地在她的视线里失去了踪迹。

她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在繁华似锦的校园里穿行,有时候夜里睡不着,就爬起来打围巾,蓝色的围巾已经越来越长,围在脖子上可以绕一个很厚很厚的圈。

时间像水一样地滑行,很快就要毕业了。很多女生为了应聘时能成熟些,都去做发型。寝室里的好朋友让她一起跟着去,她捧着手里的书,微笑着摇头。她的头发已经越来越长,瀑布一样地垂挂下来。

她以前一直保持着她的头发在肩部,定时会上理发店。自从跟他分手以后,每次经过理发店,她总是会想起他抚摸着她的头发,跟她说,你留短发应该更漂亮,然后,会浮起那张照片上那个短发女孩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

冬天温暖的下午,她经常穿着大大的毛衣,披散着头发,坐在阅览室靠窗的位置上静静地看书,经常有男生传纸条过来,或者直接过来邀请她。她微笑着看着他们,轻轻地摇头。

毕业的时候,她以优良的成绩和清水一样的笑容顺利地进入了一家企业,这是家工作待遇很好的企业,她工作得悠闲自得,游刃有余。

公司里的女同事们都很时髦,她们聚在一起讨论着新式的发型,然后一窝蜂地涌到理发店里跟着潮流走,她总是不变地垂挂着她越来越长的头发,浅浅地微笑。有一年,大街小巷流行起了短发,满街飞舞的凌乱短发,有要好的同事让她跟她一起去剪发,她还是笑着说:“要不,我陪你去吧。”时尚总是变幻莫测的,冷不丁,长发又成了流行,她乌黑如瀑布的长发瞬间又成了各个女同事欣羡的对象。她却依旧只是浅笑吟吟。

发长到后来的时候越来越难长,一年也长不了几厘米。她任由着头发的生长。冬天夜里寒冷的时候,她在膝盖上垫着当年编织的蓝色围巾,温暖的毛线给她寒冷的夜里带来了很多的安慰。

谈一个合同的时候,对方董事长是一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男人,淡定的目光锁在她身上就移不走了。她稍稍低一下头,错过了他的目光。

一个休息日的下午,在城市的咖啡馆里喝茶时,她碰到了他,很奇怪的,他几乎没有变,似乎时光并没有在他身上雕下影子。她曾经设想过他们重逢,她以为他经历过岁月的磨练,会变得沉稳。可是时间似乎真的忽略了他。他依然是那个温暖清晨阳光下见着的般青涩笨拙少年。

他坐在她对面,凝视着她已经挂下了腰部的青丝,说:“很适合你。”她喝着不加糖的咖啡,听这个深爱过的男人在对面讲他这几年的故事,他说他后来找着那个照片中的女孩了,两个人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可是他发现,感觉已经不对了,很多东西都回不去了。他说他后来又谈了几次不咸不淡的爱情,可是都草草结束了。

最后,他望着她,小心翼翼地问:“我发现我心里最深的是你,可是我错过了你,我现在还有机会吗?”

她想起了那条陪伴她多年的蓝色围巾,寒冷的夜里,是它柔软的毛线陪着怕冷的她温暖地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看书写字听音乐的夜。她当初是为了他而编织,悠长的岁月辗转而过,长长的蓝色围巾温暖的是她的膝盖,她时而灰暗冰冷的心。安静寂寥地进行着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工作,买书,看电影,参加活动……温润地穿行于岁月,曾经的深刻被放在心里,安安静静地过滤,安安静静地沉淀。

她后来不经意间知道了当年他唱的《如果这都不算爱》的全部歌词:是否爱就是忍耐,不问该不该。都怪我没能耐,转身走开。难道牺牲才精彩,伤痛才实在。要为你流下泪来,才证明是爱。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谢谢你的慷慨,是我自己活该。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你只要被期待,不要真正去爱。oh no。还要怎么的表白,才不算独白。都怪我没能耐,转身走开。难道牺牲才精彩,伤痛才实在。要为你流下泪来,才证明是爱。你的感情太易割爱,把未来转眼就删改。我的心却为你空白了一块。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谢谢你的慷慨,是我自己活该。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你要的是崇拜,并不是谁的爱。oh no。

傍晚的阳光倾泻进透明的咖啡馆,涂下了光与影的阴影,如同梵阿玲上奏着的名曲。她突然觉得人生就如同一幅活动的浮世绘。她心里落下的尘埃似乎无声无息地消融了。

她微笑着对对面的男人说:“已经过去了。”

一年后,她同意了那个董事长的求婚,新婚的夜里,他抚摸着她的如丝如瀑的长发,把青丝掬到鼻子底下轻嗅,沉迷地说:“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是被你的长发吸引。那天窗外的阳光折射在黑发上,像有麦子的清香。好美的长发,好美的你呵。”

她眼波流转,满眼娇媚:“你们男人呀,像个要糖果的孩子。”

悠长岁月里寂寞生长的黑发终于尘埃落定,找到了幸福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