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孩

题记:当所有一切都已看平淡是否有一种坚持还留在心间

春去春又来,沉睡了一个冬天的茶花苏醒过来,依旧骄傲地开出了她的美丽。我用手抚摩一片片的花瓣,她楚楚地躲闪,像极了记忆中的笑容。一缕缕的清香牵动着我回到那段青春时光,那淡淡的苹果的味道啊……

我是一个冷傲的人,认识我的女孩都是这么说的。我甚至伤过一个很优秀的女孩的心。这不应该怪我,我是不喜欢她的,尽管她的成绩很优秀,长的也漂亮。可我仅仅是欣赏,她让我感到压抑和自卑。说实在的我本就不是一个多出众的人,就是喜欢打打球,听听音乐,翻翻杂志,管他上不上课。老师一般不管束我。我老爸是大款,把我送来也就是混上三年,反正我让大家心灰意冷,索性也就乱七八糟吧!也不知是走了哪门子的运,有个女生宿舍整了个校草名单贴在报栏一角,本人竟荣登榜首,没想到自己还是挺受关注的!欣喜了好一阵儿。走在校园里我会听到女孩子的惊叫,也会触到友好的眼神,我没有表情地走着自己的路,其实紧张极了!我害怕会不经意的露出我的脆弱和自卑。我拒绝女孩对我的好感,还会很无情地丢掉粉色的信笺,惹得女孩哭红了眼圈却无动于衷。于是她们开始说我冷傲。

有时候,我也会想反正都是问题少年了,恋爱又怎样?可是想起他们我使劲儿地摇头,不!我不会欺骗爱情!

时间如流水,我依然颓废。对他们我有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恨意。他是爱财的,她也是!我从未见过她,我只是继承家业、传宗接代的一个工具;只是她用来卖钱的商品;只是他们的一笔交易成交后各奔东西。来此世界来的多么荒唐啊!我觉得胸口没有声音,心的缺失是灵魂的空虚。当他惭愧地将这个故事般的事实告诉我的时候,我变了。对他的无限崇敬转化成冻结我心的寒冰。本来欢乐的父子之家变了,冷清得可怕;他也变了,似乎苍老了许多。我拒绝解释,逃避甚至仇视他,我制造很多的麻烦,看着他难堪我会很得意。而他对我越来越可恶可气的行为更多的只是叹息,在深夜的沉重里。( 文章阅读网:

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我对爱尊重崇敬,厌恶玩弄感情不尊重爱的人。心里面满满的报复,可是为什么呢?我不知道。报复她吗?她那么自私,我从未见过她一面,她会记得我?报复他吗?他不是在等待我的谅解吗?我在干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故事?金钱啊!我拒绝了体育老师的好心劝导,我要让他花钱,花大把大把的钱,让他心痛吧。

有一天,她出现了,突然得恰到好处。

那是怎样的一天,无论是阳光灿烂还是阴雨连绵对我来说都一样。放学好久了,校园空荡荡的,我仍在校园徘徊。一个身影蹦蹦跳跳的在我面前穿过,有淡淡的苹果的味道,我抬头看过去,那个小巧的身影一蹦一跳,披肩的长发也一蹦一跳,似乎在炫耀着它的美丽。她抱着书,很多,以至于偷摘路旁的花儿时撒了一地。她惊慌地四下张望,一转身发现了我,她慌乱地躲闪开眼睛,羞红的双颊像苹果一样可爱。她不知所措,站了好久,直到我傻傻地弯起嘴角,她就笑了,浅浅的酒窝也一蹦一跳的。她把摘下的花儿小心地放在花丛上,俯身捡起地上的书,友好地说:

“再见。”

甜甜的声音,甜甜的笑容,一蹦一跳地跑掉了。蓦然发现今天的阳光灿烂极了,花儿开的那么美啊!噢,我像一只冬眠的青蛙睡醒了。

后来的日子我常走在校园里,不再低着头,希望能碰到什么,找那个熟悉的味道吧。我突然喜欢上了吃苹果,第一次觉得苹果是一种很香甜的食物。记得那散落一地的书本,上课时我会神经质地对着课本发呆,怀念从前优秀的自己,难过的掉眼泪,问自己想干什么呢?却拒绝后悔。

想见那个女孩儿。真得希望再嗅到那清纯的苹果香。

那个星期六的晚上,我的窗前竟摆着一盆盛开的花,不知道是什么花,她是那么的美丽,我不忍摔碎。他出差了,花盆下是他留下的便条:

你长大了,应该懂得珍惜生命,多发现些美丽的东西。

泪,无声的滑落。依然不懂自己,依然不知该如何面对慈爱如故的他。为什么要告诉我?我混乱的思想……出去走走。

这座城市的夜晚十分喧闹,踊动着的人影让我头晕目眩。一家家的迪厅疯狂着不安与躁动。我走进街头一个小小的咖啡屋,书上的哲人说清咖啡苦的有味,我趴在桌上看热气一圈一圈地升腾起来,飘飘扬扬如我的心事。

一块糖掉金我的咖啡里,我正欲发作,却嗅到了熟悉的香气。她俯在我的对面笑盈盈地看着我。

“故做深沉吗?等你成老头儿的时候再品味百态人生吧!这个年龄要有点甜味!”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冷淡地问。

“看到你在我就进来了。”她嘟起樱口小声说。

沉默。热气一圈圈的缠绕上升,我偷偷地看着她,她安静地陪着我看热气。

“为了谢谢你没有揭发我,请你喝咖啡,好吗?”她忽闪着大眼睛等待回答。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心跳的厉害。为了定定神儿,我装模作样地用小勺搅动杯子里奶褐色的液体,喝了一口:

“哇!棒极了!谢谢!”

“呵呵!”

不知怎么的,我问了一句:

“你喜欢吃苹果?”

“是呀!我喜欢苹果的味道。你怎么知道呢?”

“你身上有苹果的味道。”

我的咖啡喝完了,她买单。

“我们走吧。”她站在一旁。

“哦。”我犹豫不决。她急坏了,结结巴巴的道不清楚憋得小脸通红如熟透的苹果,显然她觉得自己太仓促说错了什么,很难为情了。

我站起身来:

“我们是同学嘛!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啊!”

她感激地点点头。

我们沿着马路边一直往前走,她饶有兴趣地走着路边,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把手揣进裤子的口袋,嗅着苹果的香味,想入非非。

一路无语。

走了多久,她猛然转过头,秀发掠过的眼睛,惊醒我的沉醉。

“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吗?”

我惊讶。

“那你送我到哪儿?”

“啊?”

“呵呵,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上次谢谢你。”

“不客气。”

“那么,我们是朋友吗?”

“当然!”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自己也奇怪刚刚的果断。

她很高兴,友好地摆摆手,转过身消失在眼前的楼房。

我顶着一路的星光激动地回到家。

窗前,那盆花儿开得灿烂,淡淡的幽香使我联想到她散发的苹果的味道。轻轻抚摩着一片片花瓣,花儿颤动着躲闪如她的笑容。滚动在花瓣上的水珠晶莹透亮,凉丝丝的。那个中午她摘花儿的情景历历在目,真想把眼前的美丽送给她啊!

学校进行篮球比赛,我本无心参加,老师越是鼓动我越是较劲。但是哥们告诉我这是他梦想的起点,需要我的参与。我与他并肩。

比赛的前一天下午,我坐在球场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来到我的身边,苹果的香味那么熟悉。

“听说学校要进行篮球比赛,是吗?”

“恩。”

“你也参加吗?”

“恩。”

“你一定很棒!”

“你会来吗?”我仰起头。

“会啊。”

“你会来看我吗?”

“会啊。”她小小的声音很甜美。

第二天,我在人群中找寻那个可爱的身影,她却独自站在人群之外,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我尽情地挥洒着汗水,打得从没有过的酣畅,只是希望一片呐喊中有她的赞叹。

当然我们赢了。欢腾的人群外。我看到她甜美的笑容是盛开的花朵。一闪即逝,我的眼睛追随不到她而溢满失落。

人群散去,空荡荡的球场只剩我一个不知道还等什么奇迹,这时候她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祝贺你们!伊杰,你真棒!“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她侧过头看着我:“那么多人喊你的名字,我听不到吗?”

“你叫什么名字?”

她避开我的眼睛,很久才说出一个我早已铭记在心的名字:

“失落的女孩。”

我摇头,难以置信。仿佛很伤感的她远去。

失落的女孩是我最好的也是唯一的网友。更确切的说她是唯一的一个知道我内心世界的人。

我第一次上网聊天是在一个夜晚。父亲出差了。冷战这么久了,当他离开的时候,我还是感到了孤独。我开始生气——出差前竟然连电话都没打一个!我也未必好声好气地接。可是我竟然掉起了眼泪。我的网名是冷夜,坐在机器前面流着泪也无人理睬看上去就很冷的“冷夜”。直到一行行淡蓝色的字跳进了我的视野,才发现失落的女孩进入这个聊天室。

她说:失落的女孩流着泪哭泣寻找什么还是孤寂冷冷的倾听夜的低语

我:冷冷的夜里依然会有温暖的小屋失落只是暂时的原来我也懂得关心。

好久,她无语,但也没有离开,似乎正在哭泣。

我说:别哭了好吗

她终于说话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哭?

“你自己的说的,”女孩真傻!“别哭了,想听夜的低语?听我的吗?”

“好”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我有想想倾诉的冲动。我一句句地告诉他我的生活和痛苦。我感觉得到她在听在看,很认真地对待我打的每一个字。最后划上句号的时候。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轻松了很多。,是从未有过的畅快。

“我能体会到你的心情,我懂得你的难过,勇敢一点!”

“谢谢!”终于有一个人能理解我,终于有一个人来安慰我。

“可是你不要恨,好吗?”

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一样,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我恨什么?为什么要恨?我在恨吗?

“其实你的爸爸很爱你!正是因为爱你,他才会告诉你这段往事,正是因为爱你,他才会耐心地等待你的原谅。他尊重你不想欺骗你。他在忏悔过去,你是唯一可以给他安慰的人。你有没想过,你什么也没有失去过,和从前一样,你有你的爸爸,有家,为什么还要冷漠?为什么要恨?”

“可是我仅是生母的商品!”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可是你有一直陪伴你成长的爸爸!你一定伤了他的心!”

“他也伤害了我!”

“你真的不需要他了吗?你不爱他了吗?”

我沉默了。刚才还怨他什么也不说就走了,我刚才还想他来着,不是吗?

“你不说话了,你否认了。找个机会好好谈谈事情就会解决了。不管发生过什么都是过去,不要总沉浸在不属于你的过去中无法自拔,你要面对的是现在很未来!勇敢些!”

“谢谢!”我只想到了这个词语。

“对不起,我要走了,再见”

“再见”

有一丝温暖在那个冷冷的夜里包围了我的心。我开始思考刚才的对话,思考现在的我。真的不应该这样下去,这是懦弱的表现吧!她没说,只是要我勇敢。带我走出迷雾的天使!

总是默契地相遇在那个聊天室,彼此倾谈着自己的苦与乐,不隐瞒心灵的秘密。

“他不要丫头,不要我。她也不要。外婆说的,她不想告诉我的,可是从躺在外婆怀里的时候她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心里了。外婆说:你爸不要你,嫌你是丫头,你妈也不要……她以为我那么小,不会说不会走的躺在怀里吃奶的小孩儿懂什么呢我懂,那时候我就知道了。当我脱离她的怀抱磕磕绊绊的走路那一刻起,当我摔倒不哭仰起脸迷茫地望向焦急的她时,她只喊一声:苦命的孩儿就再没有说过我被遗弃的身世。……”

她一直跟外婆生活,十六岁考入城里的高中,十六岁第一次见妈妈。我好像看到了她伤神失色的眼睛里面噙满了泪水。

“不知道外婆跟妈说什么了,她答应照顾我。离开外婆班驳的视野,我听见她说苦命的孩儿,我是房客是多余的人……去年外婆走了,世界上唯一牵挂我的人走了,下葬的时候我的泪已经干涸了,我没有回去的地方了……越来越想离开了去我想去的地方这里不属于我我多余我是伤害。”

……她的结尾总是我是伤害,总是伤害。我的安慰在她的语言面前都是苍白,我不明白为什么她的自我伤害总是无懈可击。她越来越想离开了,离开不属于她的地方,去想去的地方。

我从不忘记问她想去的地方在哪里,虽然她从不回答,我还是习惯性的期待,她也习惯性重复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的。

前几天我还对她说: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有着淡淡的苹果香味。”

“今天我又遇到她了。”

“明天她会来为我加油!”

……

一个一直认为从未谋面的最知心的人竟以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的角色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上天的安排让我措手不及,有些幸福的过头。一个阳光明媚天真无邪,一个黯然神伤通事明理,生活和网络的差距可以那么大,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都不重要了。我真得很快乐。

“在?”

“来了啊。”

“我真高兴我们认识。”

“我也很高兴,可我去是向你告别,我要走了,去我想去的地方。”

“不能留下来吗?”

“这里不属于我。”

“要去哪里?”

“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记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什么时候回来?”

“再见”她已经离开了。

我仍然这么说了:

“我会等你”这是我一直想说的。

这个夜里,雨急迷地敲打着窗,也许明天就会在她手中的那盆美丽的花,此刻用她柔弱的身躯抵抗着,终究经不起风吹雨打……

我哭泣,内心感到未尝有过的空虚与寂寞,孤单不知何时已袭满我的全身。

门,开了。父亲熟悉温暖的身影出现在我模糊的视线。

“爸爸!”我拥上去放声大哭。

终于解脱了,我毫无顾忌像个小孩子偎在父亲的怀里。父子之间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近了。父亲轻轻拍打着我的背。

“爸爸!”我哽咽,我说我错了。可是父亲直摇头,他跟我讲了那个年代的故事。原来父亲是个珍重爱情的人。

我的祖母是个很传统守旧的妇女。她曾极力反对父亲和他心爱的人的婚姻,只因为那个女孩是山里来的。但父亲还是娶了女孩。祖母年纪大了,也就不再计较,她只是强烈的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香火的继承,以给祖宗交代。然而一直到病倒,祖母还没有等到她的希望。祖母的恐慌不安是父亲的愧疚。他不能不满足母亲最后的愿望。他不能不肖。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善良的妻子留下写好的离婚协议,不辞而别。荒唐的父亲出此下策……

近乎崩溃的父亲终于在一所医院找到了妻子,她病了,她离开是因为她的生命已经很短促了……

父亲把心爱的妻子葬在她的家乡漫山遍野的茶花树下。他永远都记得第一次遇到她的那个清晨,他去晨练,看到前面一个女孩俯身小心地捧起一朵早已香消玉陨的花儿,长长的秀发垂到了地上。父亲禁不住好奇地问:

“那是什么花啊?”

“茶花,很美丽的一种花。”父亲看到了一张清秀动人的面孔,她的眼睛里闪动着入水的清纯。父亲停住了脚步。……

她最喜欢茶花了,她说她的家乡茶花开的漫山遍野,绚烂多姿,是茶花伴着她长大.

这么多年了,父亲始终如一,父亲说谁都没有错。

那盆娇艳的茶花在风雨中挣扎。第二天,花落满地。

……

新闻说,一个少女自杀了。父亲很难过的表情,但是他没有发现我的泪水。她不该这样的。

她走了以后,我很久都没有碰触网络了。等待已不会有回应,我害怕自己会固执。

终于禁不住内心的渴望,我还是去了我们遇见的地方,竟然有她的留言,很久的吧,我不忍心看。

很久我睁开眼睛,她说,她终于到达了她想去的地方,我忍不住我的泪水。

她说那个地方很美丽,有漫山遍野的茶花,照片上她笑的阳光明媚!

是啊!她不应该那样的,她没有那样,她说过的,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的。她一直在这里。她想去的是她的希望所在。她一直好好活着的。她一直都相信生活!

不知道该留下什么,她一定看见了我说的:我会等你。她一定好好的。

篮球场上,我努力的打球,我喜欢打球,这是我梦想的起点,我们一起并肩。

……

尾声

夕阳西下,我细心地浇灌着那盆美丽的茶花,明天我就要去体大参加我的第一次训练了,教练说也许将来我可以代表国家参赛。父亲希望我到国外发展,我固执地说我会靠我自己的努力。

“那么你久努力吧,年轻人就该有这股劲儿!”

这时候我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影子专注地走着马路边,我期待有熟悉的苹果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