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珠草

(1

绛珠曾经说过,上一世欠了他的,但求今生将我一生的眼泪尽数还他。

于是这一世便为了一个可爱,可恼,可恨,可痴的宝玉耗尽一生的血泪,郁郁而终。

(2

我深深地怀念15岁的年华。

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遇上了同样懵懂无知的孩子,傻乎乎地演绎着本不属于那个年龄的无知爱情。( 文章阅读网:

他对我说,宝贝,我以后要娶你!给你一辈子的幸福。

我毅然决然地点点头,互相勾着小指,承诺着我们幼稚的约定。

我们没有轰轰烈烈地海誓山盟,只有暧昧的眼神,缠绵而坚定。

那是在高一的时候,是整个高中最逍遥,最美丽的阶段。我们为在这最初的阶段相遇而惊喜。我的脸上,每天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只要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我便无限憧憬着未来,那遥远的某一天,我们手牵着手走进洁白的礼堂,他吻着我,给我戴上璀璨的钻戒。

可是,就象很多庸俗的故事中一样,很多爱情没有从一而终。不到三个月,我们开始吵架,内容往往很幼稚,无非是你跟某某女生多说了一句话,你回信给某某追你的男生……无端的猜忌,无休止的争吵,最后,他有气无力地说,宝贝,我们都先冷静几天吧。

我并不买他的帐,尖刻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无聊了?跟我在一起很无趣很烦是吧!那么你是不是想分手呢?

他瞪着我,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依不饶地说,你就是这个意思!邵定枫,你说要冷静,好啊,那我们就永远的冷静吧!我说完就跑出了教室。

站在窗外,我看到他站起来,大步向外走,突然又停住,叹了口气,折了回来。

我忽然很后悔,可是自尊心不允许我回去,咬咬牙,我还是义无返顾地离开学校。

这时已经是寒假了,学校早早放了假,他也收拾好准备回家。我家住城里,他家住乡下。那一天,天很冷,我远远地看着,他拎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站在车站左顾右盼,我知道他在等我,我躲在大树后面,没有走过去。一会儿,车来了,按了好一会喇叭,他无奈地上了车,摇下车窗,还在张望。我的泪水无声息地留了下来,我的可耻的自尊心啊,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张牙舞爪地阻挠我吗?

最后,车还是开走了,带走了他失望的容颜。我蹲在墙角,好一会才站起来,腿酸得要命,心里更酸。他终究没有象我幻想的各种肥皂剧的情节一样,突然跳到我面前,着着实实地吓我一跳,然后把他的围巾摘下来给我围上,用手捂住我的耳朵,笑眯眯地对我说,小傻瓜,我没走呢!

可是啊,现实终究是现实,我有什么理由怪他不浪漫?我自己不也没有象那些剧情中的女主角一样,哭着喊着去追巴士么?

我颓然地回到家,一头扎到被窝里,哽咽着。直到妈妈叫我吃饭时,我才抬起头来,发现枕头上已经挂满我的鼻涕。

一个寒假,他只给我来过一个电话,他说,新年快乐。

我注意到,不知不觉中,他把“宝贝”这个称呼省略掉了。

虽然在最初,我无比嫌恶这个称呼,觉得简直比鼻涕还要让人恶心,可是他说,这是我对你的专属称呼,只对你一个人的。

再后来,他天天叫,天天叫,我也就习惯了,并且逐渐依赖。我想我这个人实在是太好收买了。

可是,为什么现在他不叫了呢?我问他,他笑着说,家里有人呢。

虽然是个比较合理的解释,可在我的心里,还是打上了一个结。

他叫我不要打电话到他家里去,怕他爸爸妈妈接到,我说这有什么关系嘛,就说是普通朋友,平时不做亏心事,怕什么鬼敲门啊?

他笑着说,傻瓜,问题是我做了亏心事啊!

叫我不要打电话给他,结果他也没打电话给我。我等了十几天,渐渐的开始烦躁起来。某一天,我突发奇想,以后的以后,我们凭什么在一起?

那时可能是肥皂剧看的太多的缘故,那几天一直在放《流星花园》之类的灰姑娘的故事。总觉得杉菜超有福气,怎么就遇上那么个又帅又有钱的王子?可是,我的王子呢?我想到了他,帅是没错,个子也挺高,至于家境......我知道他住乡下,家里是开杂货店的,有一个姐姐,已经念大学了。他是最小的孩子,又是男孩,家里宝贝得不行。可是,这跟我梦想的差太远了,我们的成绩都不太好,他用什么来保证我将来的幸福?想来想去想得脑子都乱了。我甚至在想,为什么我当初要跟他在一起?我应该找个条件更好的不是吗?15岁的我,幻想的太多,对他的一切都无端的苛责。最后,他受不了了,扳过我的肩,歇斯底里地问我,李旋,我问你,你爱我吗?我后退几步,冷冷地看着他,对不起。他绝望地问我,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也没说,径直离开了。

自那以后,我们再没说过话。

(3

高二那年,分了班,我离开了原来的班。没有打听他去了哪,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个结,总是没有打开。

后来,听别人说,他留级了。

无数次在梦里遇见他,无数次在他怨恨的追问中恍然惊醒。他在我的梦里狂躁地叫着,李旋,我恨你!

高二下学期,我在上新编排的第一节体育课时,看见了他。

他跟我同一节体育课。

篮球场上,他挥汗如雨,单枪匹马在场上厮杀,他是篮球比赛场上的翘楚,篮球队的核心。

我远远地看着他,假装若无其事地问同学,他是谁?

毫不知情的同学说,你说邵定枫啊?他是高一(3 班的留级生啊,篮球超棒,人也很帅,追他的女孩很多哦。不过没见他跟哪个女生说过话呢!?

是么……不跟女生说话。因为我么……或者,是我会错意了?

我重新望向篮球场,他在一个漂亮的灌篮后回转身,和我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心底的结似乎在那一刻打开了,是的,我依然还是爱他的不是吗?从前的我,太无知太虚荣,为什么不放下这些呢?为什么不去找他呢?可是,已经一年了,他还会接受我吗?

我恐慌着,颤抖着写了一封信给他,里面倾注了我对他的想念。这封沉甸甸的信我写了很久才托朋友交给他。

朋友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恋爱了?可是他不好追哦!听说追他的女生一个个可都是哭着回来的。

我笑了,我说我可能会是个例外。

果然,第二天他就叫人带了信给我,朋友惊奇地说,乖乖,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哦!

我一直忍到回家,才无比紧张地拆开信封,抽出一张薄薄的纸,上面只有一行字,不要再来找我,我们完了。

果然没有例外啊,追他的女生确实都是哭着回来的。可是我没有哭,失望过后,我突然想到,可能他是在试探我呢!莫名其妙地被甩是人都会觉得很丢脸。他是想挽回面子,让我主动点吗?于是我又一鼓作气,给他写了第二封信。那时的我已经不在乎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了,家境好不好,有没有钱,那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我爱他呀!于是,我从一个虚荣的肥皂剧中惊醒,又跌进了另一个幻想的肥皂剧中。

第二封信石沉大海。我不灰心,又写了第三封,第四封。

在我将第四封信送出去后,他终于回了信,叫我下午6点去后山等他。

我怀揣不安的心来到后山,忖度着他会跟我说的话,也思考着怎样回答他的疑问。可是真正见到他,我的嗓子却象塞了团乱麻,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看见我,笑了,拍拍身边的石凳,坐吧。

我没顾上擦,一屁股坐了下去。

说说吧,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想说,我想说……我咬紧下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样的事,突然有个念头把他甩了,又突然生个念头重新来追他,我要这么说他肯定以为我神经病!那么,我该怎么说呢?

他看到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换了个口气,说不出来就别说了,我问你,你现在想怎么样?

我……我……唉,傻丫头,都这个份上了,有什么不能说的!我鼓起勇气,定枫,我想跟你和好。

沉寂了几秒,他突然笑了起来,在这个我认为应该无比严肃的时刻。

他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猛然地,他靠近我,低沉着声音问我,你说,李旋,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坚定地说,就凭现在,我爱你!

他定了定,坏笑着说,那么,你给我个证明吧。

恩?我傻了眼。什么证明?

这个!不懂吗?他努努嘴。

我会意,轻轻地,轻轻地,在他的唇上印上了我的吻。他一把抱住我,狠狠地吻着我。陌生而冰冷的唇,散发着淡淡的烟味,从前,他是不抽烟的。

良久,他放开我,叹了口气,走吧,明天见。

(4

从此,我的高三在惶恐的梦魇中度过。

我以为我们会向从前一样,可是渐渐的我便发现他的不对劲。他看我的眼神总是闪烁不定,三天两头不见人;他不肯和我走在一起,他说怕他亲戚看到,他从不跟他的朋友同学提起我,也不允许我去他的教室。为什么?我不明白。我的心底总感觉他有事瞒着我。可是我选择缄默。因为实在没看见他跟哪个女孩在一起过,既然没有第三者,那么,无论他有什么事,我们的爱情,都是安全的。

我们依然平平淡淡的生活,我念我的高三,他念他的高二,我打定主意留级,我想跟他一起考大学。可是,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对我说,你要走就先走吧,不要等我。

我哭着问他,你不爱我了吗?为什么要我先走?他迟疑了一下,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没什么呀,我是怕耽误你,你念你的大学,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相信我。

我破涕为笑,我的小爱人要我等他呢。我坚定地对他说,恩,我会等你的!

可是,我忘记了曾经最在意的一点,“宝贝”这个词,在他的字典里完全消失了。但是那时的我,除了毫无自尊地爱他,其他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换而言之,眼下的我,已十分的被动,被他牢牢的操纵,既挣不开,也逃不掉。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他面前,一句话也不敢说了?他的错误,我不敢指出,只能无声的附和;他对我忽冷忽热,我也不敢象以前一样任性地跟他撒气,怕他生气不理我。原来恋爱能让人这么卑微,卑微到连最初的自我都失去了。

我的世界,从此以他为中心。他是太阳,可我觉得我只是一颗微小的星球,真的很小。

整个高三,我不知道我偷偷地哭过多少次,课听不进去,我把自己的座位搬到墙角,在桌角垒上高高的书堆。我龟缩在书堆后,默默的写着关于他的日记,写着写着就哭了,哭完了再写。写啊写啊我蓦然发现,我对他的了解实在太少了,特别是高二到现在,我对他的了解几乎为零。

有时候,我觉得我就象红楼梦里那棵绛珠草,上辈子肯定是欠了他,所以注定今生要用我的眼泪还了他。我又笑自己傻,你以为你是谁啊,林妹妹吗?人家林妹妹可是钟情于宝玉一人的,你算什么?莫名其妙的把人一脚踹开,现在又厚颜无耻地回来索爱,你这么的没脸没皮,还怪别人不把你放在心上吗?

是的,我一直在自责,自责。我觉得好痛苦,如果早知道爱上一个人是这般痛苦,我一定不会去找他,可是现在,我已经把自己逼到无法回头了。

我完了,堕落了,毁灭了!

那么,就慢慢的让它毁灭吧!

(5

如果不是那次的偶然,我以为我会一直那么的沉湎下去。

跷课去网吧上网,百无聊赖下想弄开他的。我曾试探着向他要密码,他却怎么也不肯告诉我。我尝试了他的生日,我的生日,他的名字,我的名字,甚至我的名字加“我爱你”的拼音,虽然我心底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果然,一连串的密码不正确,我心灰意冷,随手输入他家的电话号码,结果竟然就打开了!我一下子从座椅上弹了起来,正襟危坐。一直埋在心底的疑问终于要揭晓了,他里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登陆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好友分组,有同学,朋友,兄弟......我的眼光掠到一行分组上-----老婆,只有一个人。

我没有立刻打开,而是打开我的,在我的老公一组中,给他的发了一个信息。

“嘟嘟嘟”,他的响了,我定睛一看,我在他的同学栏里,闪着我可笑的头像,嘲笑着我的愚蠢。然而他的老婆组中,无声无息。

我颤抖着点开他的老婆组,一个陌生的头像,象一条潜伏已久的灰蛇,一口吞噬了我艰难到手的爱情。

我慌慌张张地关了,匆忙下了机,一口气跑回家。老爸惊奇地问,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我说我胃痛,一头钻进房间,锁上门,不理会爸爸在门口关切的询问。

要怎么办?该怎么办?直接问他吗?对,一定要亲口问他,我不允许欺骗,哪怕是我最爱的人。不,正因为是我最爱的人,才更不能欺骗我!

下午我在上约他出来,他不肯,我说我有话问你,就一句,出不出来随便你,后山见!

我来到后山,不多一会他就来了。

他看了看我,坐了下来,点了根烟,慵懒地说,说吧,什么事?

我咬咬牙,一把夺下他的烟丢在地上,他瞪着眼,你……

我第一次对他发了火,把我所看见的一幕,包括我这段时间所受的苦全都倒给了他。我歇斯底里地摇晃着他,为什么!为什么啊!

瞧,这一幕又重演了,只是好象两个人的台词换了。

他不开口,良久,他笑了,笑得很大声。我瘫软下来,我说我求你别笑了,你说话。他定了定,抬高我的下颚,李旋,你知道吗,我有多恨你!你不声不响的离开我,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疯狂吗?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两年了,你知道吗,可是每次我想到当时的情景我就恨得牙痒痒!你知道爱到后来就变成恨了,可是你不知道爱变成恨之后就永远无法变成爱了吗?你还要这样傻,跑来找我?是啊,我是有女朋友了,她跟我一个班,我很爱她!怎么样?我就是想报复你,现在我觉得很满足,看见你现在这样的失魂落魄,我很开心!你说你爱我,你说要跟我和好,叫我怎么相信你?他咬咬牙。本来我想晚点再告诉你,可是你自己却发现了,怎么办?你自己说怎么办!

我不说话,我发现我现在连说再见的勇气都没有。可是我现在算什么啊!自始至终我才是“第三者”吗?

我笑了,笑得泪流满面,我指着他大声说,你滚,我永远都不想看见你!

他冷冷的笑着,大踏步离开。

我一直都希望出现的肥皂剧镜头,竟然是最后的悲剧。

我慢慢蹲下,抱住自己的膝盖,埋下头。我自以为是的爱情啊,才三个月,它就夭折了。

此时,离高考,仅有2个月。

我开始发疯地看书,做题。不让自己有其他的念头。可是在夜深人静时,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他,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发现泪水爬了满脸。我可能永无资格做林妹妹,但是我可以是一株绛珠草,欠他一时债,还他一世泪。

两个月,对于高考,根本无法可想。我理所当然的落榜了。虽然实在不愿意留在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可我还是选择补习。

出乎意料的,他退学了,去了某个培训学校,学技术。

这个暑假,我在惶恐和眼泪中度过,倒不全是为了他,当电话中冷冰冰的声音报出我那惨不忍睹的分数时,我还是在一瞬间没站稳。颓然坐下,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失败过,这时的我,赔了夫人又折兵。

堕落吧!堕落吧!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6

好友看我不开心,带我去KTV玩,说要我散散心,我勉强答应了。

在那里,我遇见了冷子辉。

他好端端坐在我身边,开玩笑的说,妹妹,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他是混混,平时我是不和这些人来往的,但那天不知是为什么,我想也没想就答,好。

我看见他眼里闪着异样的光。

交往了几天后,我第一次开口要去他家,他一口答应,借来一辆摩托车就载我到他家去了。

他家也住在乡下,家里跟我想象的一样,砖瓦平房,一个不大的场院。他爸妈都去外面打工了,家里只有爷爷奶奶。我对他说,我想看看你房间。他坏笑着说,好呀,好呀,我带你去看。

走进他房间,简单的旧家具,简单的床铺,我竟丝毫没有感觉寒酸。我想也没想就坐在他的床上。板床,跟我睡惯的席梦思不一样。他也坐了下来,沉默了很久,他问我,你想说什么吗?

我呆了半晌,回过头喃喃地说,要我吧。

他身体一凛,不相信地看着我,你说什么?

我呆滞地看着他,我说,你要了我吧。

他猛然站了起来,沙哑着嗓子,宝贝,你不要后悔。

宝贝,宝贝,有多久,没有听到有人这么叫我了?

我点了点头,躺下。他扑到我身上,颤抖着一颗颗解开我衬衣的纽扣。他那么的小心翼翼,象是怕弄碎了一块无暇的琉璃。

我握紧他的手,我告诉他,用力吧,我不疼。我不是处女了,早就不是了。

他惊诧的看着我,不可思议的眼神。我笑了,宝贝,你叫我宝贝,这样你就不要我了吗?我的手在他身上游走,你不要我了吗?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他坚定地说,宝贝,我要你!

一夜的纠缠,他挥汗如雨,昏黄的灯光暧昧地照着,他呢喃着,宝贝,我爱你。而我,除了痛,还是痛。可是我咬紧嘴唇,一声不吭。豆大的汗从我额头上滴落。虽然我告诉他我不是,他依然还是那么小心。

最后,他停了下来,软软地趴在了我身上。他凑在我耳边说,宝贝,你真的没有血。

我一惊,为什么?!我只是想让过程更加痛苦,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连的证明也给夺走了!?

他看到我难以置信的表情,叹了口气,宝贝,可是我还是选择相信你。

多么悲惨的笑话!爱了两年的男人不相信我,一个认识才几天的男人却连摆在眼前的事实都不顾,毅然决然的相信我?!

我的第一次,被我狠狠的抛弃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此后,我们做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直到有一天,我告诉他,我累了。

他瞪大眼睛,宝贝,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分手吧,我不爱你。

他对我说不,他说我不离开你。我扳过他的脸,可是,宝贝,我要离开你啊。

这是我第一次叫他宝贝,也是最后一次。

他颓然离开,他知道,他留不住我。

(7

我以为我的一切都将结束了。可是,他,邵定枫,他竟然又来找我了。

这个时候,我发现,我怀了冷子辉的孩子。

他约我出来,跟我说了许多话。从他口里得知,他才跟我摊牌后,他的女朋友因为网恋,毫不留情的跟他分手了。他颓丧了好一阵子,明白了我当初的心情,现在特地赶来求我原谅。

我笑着说,没事没事,过去的都过去了。我发现,自始至终,我依然无法恨他。

他的眼里闪着渴求的目光,于是我接着说,我现在过的很好呢,我男朋友对我也很好,你呢?

他的眼神突然黯淡下去,喃喃地说,我……也很好。

我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冷子辉,我在电话里对他说,子辉,来接我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只一会儿,就听到“突突”的摩托车声,冷子辉很快就来了。

我坐上他的摩托车,在邵定枫复杂的眼神中,绝尘而去。一路上,我为这个男人,流下最后一滴泪。我对自己说,李旋,你这棵绛珠草,做到头了。

(8

我对冷子辉说,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要怎么办。

冷子辉沉默了很久,掏出烟想点上,看了我一眼,把烟扔了。

他本来就是混混,混混大多是抽烟的,可是我说我不喜欢,他就没有在我面前抽过了。

良久,他对我说,我会想办法让你去打掉,你放心。

我点了点头,我说要快,我还要念书。他什么话也没说,望了我一眼,骑上车离开。

一个星期后,我收到他汇来的800块钱,他打来最后一个电话,告诉我,傻瓜,医院签字时,不要写真名哦!

我告诉妈妈想去市里玩玩,散散心,独自一人坐车去市医院。

收费处护士机械地说,先交费,后看病。

叫什么?

我想了想,李旋。

(9

做B超,医生说我的尿道张得不够大,看得不清楚,让我去楼下水房喝水。我拿了两个杯子,一杯一杯的喝着,大约5、6杯之后,我突然感觉恶心,然后“哇”的一声吐了满地。

周围的医生,护士,病人都惊异的看着我,我突然感到了羞耻,在这些天的麻木后,我终于有了正常的感觉。

喝完了水,我撑着肚子去做B超,医生给我身上接了许多线,过了一会,他摘了这些线,对我说,你确实怀孕了,大约四个礼拜。

我定定地看着,我说我要打掉,现在就要。

于是我被推进了手术室,我看见医生戴上了白手套,端来了棉签,消毒水。她让我躺下,虽然做了无数次心理准备,可当看见她手里拿着麻醉针,还是害怕了。我颤抖着问她,阿姨,疼吗?

没有想象中的白眼,女医生温和地说,丫头,不疼,就几分钟,睡一觉就好了。

她将麻醉剂推进我的皮肤,我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醒来,自己穿好衣服,对着医生说谢谢。她关切地叮嘱我,要好好休息,不要吃太油太辣的东西,要多补。我点了点头。

瞥见桌子上的钢盘里,一堆棉花中有一颗蚕豆那么大的黄色的东西,那是我一生中第一个孩子。

那一刻,我的泪水肆无忌惮的汹涌。

这一年,我1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