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了等待千年的梦

“蓝你这样的女子,美貌与智慧并重,追你的人肯定排长龙呢。”

锋是蓝身边很重要的一个朋友,也就只有他,可以把蓝的缺点看得明明白白,却依然把蓝当成完美的孩子,给予她无限的支持和包容。

“呵,开玩笑,哪有,一个也没有呢。”蓝偷偷瞄了眼海,不好意思地反驳。

“怎么可能,你太谦虚了,回去要叫你妈妈把门槛修结实点,不然将来提亲的人太多,门槛都要塌了呢。”海也随声附和取笑小蓝。从冰箱拿出酸奶递给小蓝。

“都说没有了啦,我还愁将来要是嫁不出去可咋办呢?”小蓝夸张地捂住脸假泣,从海手中接过酸奶,心里却好笑地在偷偷乐。

“开玩笑,要是你40岁还嫁不出去,我负责娶你。”海好像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严肃地说。( 文章阅读网:

“40?太老了吧,那么老,你好意思娶,我都不好意思嫁呢。”

“那就30好不好,你要是30岁还嫁不出去,我一定娶你。”

“嗯,听起来还不错。可是我30你就33了吖,要是我到时嫁不出去你已经娶了怎办?”

“不会的,如果你30岁还没嫁出去,我一定娶你。”

“我说过要在28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的,30岁还没嫁出去的可能性很小耶。要是你一直没娶,而我却先嫁了,那你不是很惨,呵呵。”小蓝笑得没心没肺。

“你嫁了后我就娶。”海顿了顿,”可是如果你30岁还没嫁出去我一定娶你。”

海今天太不正常了,从没见过他开玩笑还开得那么认真的,一副骗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附近的人都知道,海是很宠小蓝的。有什么好东西,他都等小蓝来了才肯拿出来,

而且最好的一定是留给小蓝的。别的女孩对他施暴,他也毫不怜香惜玉的反击,而小蓝对他同样”拳打脚踢”,他却不躲不闪还笑得异常开心,最多也是轻轻拍一下小蓝的头以示惩罚,

也就难怪附近的三姑六婆没事就在那八卦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

甚至连小蓝可爱的妈妈有时也会参一脚加入讨论行列。

可是,谁也没把此事当回事,只当是茶余饭后的笑话而已。

小蓝就读重点高中,住宿,只有周末才在家,而海,中专毕业,目前赋闲。

“吃苹果吗?我削给你吃吖。”明明是关了门的,海居然突然带小祈进来。

蓝妈妈让海拿东西,把钥匙给了他。

见海进来,小蓝赶紧把桌上的书收了起来,可爱地晃晃手中的苹果。

不知道为什么,在海面前用功总让小蓝觉得很别扭。

“你?你这个千金大小姐也会削苹果?别是削完就只剩下皮了吧。”

海爱宠地笑了笑,从小蓝手里拿过苹果,很自觉地削起来。

“喂,什么意思嘛,我才不是千金大小姐,都说我来削给你吃咯。”

小蓝有点不高兴地伸手去抢海手中的苹果,她不喜欢海叫她大小姐时的语调。

“小心,别削到手嘛,你笨手笨脚的。”海低声笑着闪过小蓝的手,顺手轻轻地给了她一个栗子头。

“会痛的耶,猪头。”蓝痛地哇哇叫,同时很不客气地快速弹了下海的耳垂。

这招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打人还挺痛的呢。

海痛得呲牙裂齿,还不忘把削好的苹果切片塞到她嘴里,恶狠狠地说,“你吖,猪。”

“那么一小片也想噎死我,门都没有。哼哼。”小蓝对着海得意地做鬼脸。

“喂,我也要吃,都是客人,怎么待遇差那么远吖。”看着小蓝小心地喂小祈吃苹果,海不满地抱怨。

“要吃自己拿,你还真以为你是客人吖。”小蓝说完也不由得笑起来。

他本来就是客人嘛,不过看海的样子简直是当在自己家那么自由了呢。

“呵,那倒也是哦,蓝妈妈都说我在你家说不定比你还熟了呢。”海很得意的样子。

可是,提到蓝妈妈,他们都安静了下来。

妈妈是不会同意他们一起的,即使妈妈也喜欢海,但小蓝知道,海过不了爸爸妈妈那关。

至少现在不可能。

而海,比小蓝更清楚这个事实。

“妈妈说你迟点去D城,什么时候走呢?”小蓝玩着手中的笔,假装不经意地问。

“不知道,也许明天,也许下个星期。”海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走的时候,跟我说一声。”

“嗯。”这样的结果他们早就料到的,可是真正面对的时候,莫名的伤感仍然让人感觉快要窒息了。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各有所思,小蓝一直低头把玩着笔,不敢看海的眼神。

没过几天,海去了D城,是蓝妈妈跟小蓝说的。

海,第一次违背了对小蓝的承诺,他答应过,走之前会跟小蓝说的。

可是他没有。

小蓝茫然地握着手中的电话,像个被遗弃的小孩,蹲在电话旁哭了起来。

她把海的电话默念了几十遍,直到深深地印在心里,仍然没有勇气打电话给他。

她好怕,怕海从此就消失了,怕海真的再也不要她了。

她只要一有时间,就呆在宿舍不出去。

她在等海的电话,以前他每天晚上都会给电话她的。

只要他想得起她,就一定不会忘记这个号码,就一定不会找不到她的。

可是,海一直没有来电话。

小蓝也试过打电话给他,可是没人接,电话在深夜里恣意地响个不停,每一声都似乎是划在小蓝心上,让小蓝觉得无法呼吸,直到接线小姐温柔地提示电话无法接通时,小蓝反而有松一口气的感觉。

她已经没有勇气再打了。

偶尔的时候听到电话响两声或三声就突然停掉时,小蓝都会以为是海打的。

因为海说过,打电话的时候响两声,就代表他想她,响三声,就代表他爱她。

可是,小蓝一直不知道海到底有没有打过电话,因为,她们宿舍的电话是没有来电显示的。

可是她仍然会一厢情愿地认为,那就是海打的,因为也只有这样,她才可以继续等下去。

她不敢告诉自己,说海根本就不喜欢她。

她怕有一天海突然回来,告诉她说他其实一直一直很爱她,他在为他们的将来努力,要是她先放弃了,那海怎么办?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除了宿舍偶尔响起或两或三响后停掉的铃声,海就像人间蒸发一样,音讯全无。

终于,小蓝决定去D城找海,无论如何,她得见海。

坐上当天的火车,小蓝义无反顾地上路了。

坐在车厢里,小蓝渐渐冷静下来。

她在D城一个人也不认识,她该如何找海?

要是她找不到海,她该怎么办?

拿出走之前锋给她的手机,她拨打着海的号码,每一个按键都好像有千斤重,她甚至不知道,海有没有换号码。

幸好,电话通了。

“喂。”海嘶哑着声音问。

“是我。”小蓝的心狂跳。

海没吭声。

“我现在在火车上,晚上八点到D城火车站,我在那等你,你可以不出现,但我会一直等。”

小蓝一口气说完,不等海出声,就挂了电话,同时把手机电池拆了下来。

心依然狂跳不止。

想象着海被挂电话后的无奈表情就忍不住轻声笑起来,心情却依然异常沉重。

下火车以后已经是夜晚了。

原本热闹的车站随着乘客的离开也愈发显得冷清。深秋的风在夜里益发冰冷,

拉高的风衣依然挡不住寒风的侵袭,小蓝不由地哆嗦起来。

附近有不少民工走来走去,时不时还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小蓝。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真的,只要海出现就行了,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半个钟过去了,一个钟,两个…都快十一点了,海还是没有动静。小蓝开始绝望起来。

一个女孩深夜在陌生的城市,还在动乱最多的火车站等一个可能不会出现的人,

现在想起来是那么的冲动和不成熟。

陌生的脸孔来来去去,他们偶尔瞄过来的眼神让小蓝感到莫名的恐惧。

她清醒了,决定离开。

她不能在这样的地方过一夜,明天她回去,继续做爸妈的好孩子,她不再任性,她会乖,她不会再为海伤心了。

小蓝慢慢地站起来,失魂落魄地走出车站。

谁也没有注意到突然出现的小蓝,也没人想到半夜有人会突然横过马路。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破空而起,海痛苦而绝望的咆哮在夜空中愈发凄厉,

“不要!”

听到熟悉的声音,小蓝从刺眼的灯光中飞快地抬起头来,搜索着海的身影。

原来他早就到了,怎么她都没发现呢,真傻。

小蓝灿烂地笑了起来,而短暂的笑容却马上在小蓝的尖叫声中被扭曲的痛苦表情所取代。

满身是血的小蓝被海抱在怀里,抱得那么紧,好像怕她会消失似的。

眼泪从海的眼里流了出来,一滴?一串?分不清了。

小蓝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海有多么的后悔多么的绝望。

“都叫你……多吃点……你不吃,看你……多瘦,净是骨头。”小蓝艰难得转了转身,

在海的怀中寻找更舒适的位置。

“好累,想……睡觉了。”小蓝痛苦地皱了皱眉,眼睛半闭起来。

“小蓝,不要睡,不要睡,你答应过我,要等到30岁嫁给我的。”

海急切地摇了摇小蓝的肩膀。

“30岁……太……老了,你……好……意思娶,我……还不好……意思……嫁呢。”

每吐出一个字都好像在打仗一样那么辛苦。

“不老,小蓝无论多少岁都像小孩,都一样美…太年轻我一无所有,我拿什么给你幸福?

如果一个男人无法给心爱的女人幸福,那他娶她干嘛呢……不,我不要等到30了。只要小蓝愿意,等你20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不然我们明天就结婚。你不能睡。”海不住地摇着小蓝的肩膀,

怕她一不小心就睡着,就再也起不来了。

“我们结婚,你不是一直说吗,好男人太少了,将来要生个帅小子把他培养成绝世好男人的吗?我们生一个像小祈那么可爱的,再生个女儿把她培养成绝世美女…你说好不好?”海越说越快,小蓝的呼吸却越来越微弱了。

“好,下辈子我也要做你的老婆。”小蓝满足地笑着,手慢慢垂了下去,嘴角依然挂着幸福的笑容。

可是,再也没有痛苦了。

“不!不要!啊……”震耳欲聋的是海痛苦的喊声,可是小蓝再也听不见了。

前世欠你一滴水,今生还你一世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