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于上了小姨子 》全本完结版


那是去年老婆去北京学习的时候得事情

       当时老婆突然老电话说小姨子因为刚失恋过来散散心。我一听心里那个美啊!小姨子可是大美女啊,当初结婚的时候看见她我就想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办了她。晚上买好菜等到猎物的到来。在美女面前展示我的厨艺,一般能够给我的平凡的相貌增加意想不到的光彩。刚做完两道菜,敲门声响起......吃完饭,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她还没有一点去睡的意思。她径自走到我的卧室,在电脑桌边坐下,看到地上的几瓶啤酒和桌上剩下的鸭脖子,她突然叫起来:"怎么不早说?"说着,她让我拿来开瓶器,不由分说,要与我就着鸭脖子吹瓶子......每人两瓶啤酒下肚,鸭脖子也吃完了,这时,她除了脸上已经通红外,居然没有其它任何醉酒的迹象。擦过嘴和手之后,她突一寸肌肤,喉咙里也不断发出低沉的呻吟,我的下体已经感受到这种刺激,不由自主地挺立起来。慢慢的,我的嘴游移到她的耳根,故意将带着酒气的鼻息重重地喷在她的耳背上,这时,她的身体颤了一下。接着我用上下嘴唇包起自己的牙齿,然后轻轻地衔起她的耳垂,柔柔地戏弄,不时地用舌头舔一舔,她突然咯咯然坐到我的电脑旁说要看看电影,我猛地记起,因为今天突然收到小姨子要过来的消息,忍不住对着电脑里的毛片撸了一局,那播放器还没有关闭,还是暂停状态,只是最小化了而已--但是一切都晚了......我顾不上比较她的脸色是不是比刚才更红,只是尴尬地埋着头坐在床边,任凭那撩人的声音在房间里荡漾......突然,一团热火在我的大腿上燃烧,仔细看时,是她的手,这时,她的润唇也热情地伸了过来,温软的舌头毫不费劲地伸进了我惊讶张大的嘴。我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搂着她,站起身,拥吻,似乎要用舌头探寻她小嘴里的全部秘密,她不时发出轻轻哼声......慢慢地我把嘴移到她的颈部,伸出舌尖,在她的脖子上画圈,突然我收回舌头,用牙轻轻地咬她,轻轻地吸她,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个个吻痕,她尽量伸长脖子,似乎要让我咬遍她的每地笑出声来,娇嗔道:"好痒啊......哦哦......不要......你......啊......好坏啊......"但是,马上她适应了,不再出声,而是使劲往下扒拉我的衣服。我看时机差不多了,搂着她,转身压倒在客厅的沙发上,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穿着一件浅粉色低胸短袖,外套一件紧身白色衬衣,那条迷人的乳沟离我的鼻尖只有不到10厘米远,我禁不住帮她脱去上衣,一件黑色蕾丝文胸紧裹着那对快要涨裂的乳房脱颖而出。我不忍心一下子让那对可爱的大白兔脱得精光,于是趴在她的两乳之间,细细品味起那散发着诱人香味的乳沟,用舌尖舔着,用嘴嘬吸着......她在我的身下扭动着、呻吟着,双眼微闭,十分享受,慢慢的,我把她的文胸褪下,两个娇红的乳头跃然而出,我慌忙用嘴堵上一个,用手握住一个,生怕她们溜走。我用舌尖在她的乳头、乳晕周围画圈,不时加力吸一口,用牙齿轻轻地颤动着咬一下;另一边便用指头轻轻地揉捏......她的呻吟声已经变调,不再是断断续续的底吟,而是配合着面部那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表情,发出让人无以形容的连续的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叫声"恩~~啊......哈哈......恩~哦哦......"我将空闲的一只手顺着她节律起伏着的平滑光洁的小腹,一直向下探去,为即将到来的嘴舌开路。她下套一条白色紧身裤。当我摸到那在紧身裤紧紧包裹之下,肥厚突出的阴唇时,我的手顿时感觉到一股潮热--解开她的裤子一看,她的底裤已经完全湿透了。三下五除二的把她跟我的衣服都卸掉了,把手伸到最迷人的部位不停的抚摸。







这时,我停下上面的动作,直起身子,注意起她的身材来:她是个很性感的女孩,很高,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不出她竟然这么丰满,身上该肉多的地方就肉多,该肉少的地方也没有多少多余的,一丛浓密的毛毛在白皙的身体上格外抢眼。我比较顺利地进去了,这是另外一个洞天,她的小穴火烫火烫的,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十分受用。那穴不是很深,但是却很紧,特别是洞口,似乎长着两根骨头,与嘴唇包着的牙齿那样,刮弄着我的肉棒,我兴奋不已,却又不得不控制自己,因为一段前戏,我已经被她弄得快不行了,这时不控制,怕是没有两下就要发射了。我撑起屁股,配合着用力往上顶,每顶一下,她就大叫一声。只见她往后仰着头,牙齿不时咬住自己的嘴唇。尖尖的下巴上扬,将脖子绷成一张有力的弓,这优美的曲线使我十分冲动。一对大乳不再挺立不动,而是节律地上下摇晃,波涛汹涌,十分壮观。我再也忍不住,坐起身来,一手勾住她的肥臀,帮她用力上下抽动,一手摁住她的后背,将她的玉峰轮番塞进我的口中,借着她自己的抽动,任凭那小樱桃般红润的乳头在我嘴里出入。这还不过瘾,我翻身将她放倒在沙发上,拔出肉棒,抬起她的双腿,扛在肩头。这时她的洞口已经完全向我开放,由于肉棒刚刚抽出,她的小穴里居然还象放屁一样,发出含混的噗噗的声音,伴随这声音,喷出一些液体。我站到床下,扳正她的小洞,扶起我的宝贝,挺枪就刺。这时她的面部已经扭曲,叫声也完全变了,伴随着乳房的抖动,她不再象刚才那样哼哼啊啊,而是噢......敖、YES......耶......耶、耶丝......顶我、顶、插......快......这声音夹杂着阴茎抽插她小洞的噗噗声和我大腿撞击她肥臀的叭叭声,给我带来很大的刺激,我在心里愤怒地骂着:"小骚货,还在这儿拽洋文,老子插死你......"但是我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这个时候男人不能冲动,应该冷静下来,作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每次深深插入,我的龟头都能顶到她的花芯,而随之到来的是一股触电的感觉,就象刚才碰到她的舌头那样。触了几次电之后,我受不了了,终于忍不住,喷射出来,然后软绵绵地想要趴着。 




她显然没有满足,不由分说地拖动我的身体,帮助那还没有来得及软下的阴茎抽插。过了一会儿,她意识到这是无谓的努力,于是任凭我躺下,我说了声对不起就呼呼大睡起来......醒来时我发现她还没有睡着,一直盯着我看,见我睁开眼睛,她笑笑说:"傻瓜,刚才舒服吗?"我点点头。"是不是我不主动摸你的腿,你就不打算动我了?"我听到这话,先是一楞:"不、不是,我......我没有......我怕你会觉得我对你不尊重,所以......""哈哈......"她大笑起来,"傻瓜,我吃得那么饱,还要喝酒,就是想给你壮胆的,没想到你还这么腼腆,哈哈......"我伸出胳膊,把她揽入怀中,"如果不是因为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不是因为下午在家看毛片,不是因为喝了酒,我是不会动你的......""哈哈哈......"她笑得更大声更放肆,"我不想做对不起我老婆的事情......何况,我跟他姐.......。""你真是第一次和我姐之外的女人做?"我点点头。她抬头望着天花板,似乎自言自语:"那我就是你的第二个了......"说完,她扭过头来,盯着我看,看得我发怵。这时,她伸出手,摸我的额头,摸我的脸,慢慢地,摸到了我的下面......如果说第一次做时因为陌生和对老婆的愧疚,我还不怎么放肆的话,那这次我就是完全放开了,反正做一次是做,多做几次也是做,于是我大胆地摸起她来,她也慢慢地眯上了眼睛。摸到她的洞口时,我感觉湿粘粘的,可能是因为她没有满足吧,所以一直湿着,我抽回手,借着灯光一看,吓了一跳:怎么是血?她睁开眼睛一看,若无其事地说:"不要大惊小怪,我不是处女,昨天月经刚刚干净,还有一点残留。





"我们继续进行。酒醉红已经从她脸上褪去,两鳃的红晕十分明显:原来她还是懂得害臊的。已经不需要太多的前奏,我们很快就进入状态。刚才是因为很久没有做,加上前戏都是她逗我,所以才泻那么快,凭我的经验,这次是连续作战、打疲劳战,持续时间应该很长,于是抬起她的双腿就插了起来。她尽力打开大腿,让小穴充分舒张,迎接我的一次次有力的冲撞。很快,她呼吸声促,终于放开嗓子叫了起来,象是痛哭,又象是极端快感,肥臀使劲晃动起来,迎合着我,两胯撞击,发出清脆的叭叭声。过了一会,她觉得不过瘾,翻身跨坐在我的身上,拼命摇晃起来。当她坐下来时,我用龟头猛顶她的花芯,她突的又猛提上去,阴道口象一个强弹力的橡皮圈,狠狠地夹着我的肉棒往上刮,形成一股强劲的吸力,似乎要把我的灵魂都吸进她的子宫......这样下去,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于是我变换姿势,让她翘着屁股跪好,我站到地上,从背后进攻。这强烈的抽插让她十分受用,叫声更加凄烈。我抓起她的双手,反剪在背上,用一只手拉着,让她用头支撑在墙上,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身下,一会儿用力揉捏她的玉乳,一会儿挑逗她兴奋的阴蒂。





终于,她大叫一声:"我、我不行了......你想怎么弄......就、就怎么弄吧......我已经好了......你快......快射吧。"我做得这样投入,居然没有感觉到她的高潮,真是可惜了。我放下她,将她翻过身来,抱起一条大腿,跨坐着另一条大腿,全力冲击起来。她闭着眼睛,紧锁眉头,象死猪一样听凭我抽插。很快,她死灰复燃,在我的冲击下,她再次兴奋起来,身子开始扭动,叫声又开始荡漾起来。我们翻滚着,不断变换姿势。没有多久,这个沙发也开始随着我们的节奏,兴奋地吱吱哑哑叫了起来......正当我感觉快熬不住的时候,她突然大叫起来:"亲爱的,快,我就快、快了......快插、插我、我要、要......好了、快......马上、马......快啊......不、不要停............啊--"这时,一股热浪狠狠地砸在我的龟头上,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个晚上,我们一共做了5次,除了第一次外,后面几次都让她高潮了。第二天,我们睡到下午才醒过来。她趴在我的胸前,软绵绵地说:"亲爱的,你真勇猛......"我笑笑,搂住她的肥臀,正要亲她,突然发觉她屁股下面湿漉漉一大片。我吓了一大跳,掀看被子一看,床上一大摊都是我的子孙,还有一些淡淡的红色,可能是她的血--原来我们光顾着激情,居然连套子都没有戴。"没关系,我再休息一会帮你清理。""不是这个,"我担心地说,"我们都忘记了用安全措施。"她笑了起来:"傻瓜,现在是安全期,不然我肯定让你戴的,实在不放心我就去买点药吃啊,没事的,休息吧。








"......我们约定,谁需要时,都可以去找对方解决问题,于是我们又将这种无法定位的关系持续了一段时间。

有时候我在盘算,如果我跟他们两姐妹一起三个人在床上会是什么一个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