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秀色] 为了帝国的秩序 》全本完结版

以下内容,摘自凯尔·阿莱斯特的日记。

征服1年,7月29日。

就如我在日记的标题上写的那样,今天是孔雀城——我所效忠的城市被帝国征服的第一年,也是我正式下岗的第一年。下岗之后,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孔雀城治安官二组组长,负责为帝国派来的总督保驾护航。
总的来说,总督还是个不错的人。孔雀城在最后几年已经沦为罪犯的天堂,市民顶着“自由”的名号无恶不作,犯罪集团成为实质上的统治者,连军营中也不能幸免——恐怕也是孔雀城迅速战败的原因。来自帝国的新总督上任后,他以雷霆般的手腕将犯罪集团一扫而空,并在三个月内建立了新的秩序。我觉得这挺好的,法律与秩序,孔雀城太需要它了,就如沙漠中的旅人急需饮水一样。

尽管如此,帝国带来的某些秩序就显得怪异,即使是我也将信将疑:

帝国以“价值”衡量她的每个子民,每年夏天便会对16-24岁的女性进行一次“价值评判”。当“价值”不够时,她们会被送往帝都的处理中心,成为军队和帝都居民的肉食。

虽然这听起来非常不人道,但那位总督告诉我们,这并不是对战败者的惩罚,而是通行整个帝国的准则。他还告诉我们,在帝国的几个大城市也建有自己的处理中心,等孔雀城周边的地区都被征服后,孔雀城将成为帝国新行省的首府,到那时,我们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处理中心。但在那之前,孔雀城需要履行边缘城市的义务——输送“价值不足”的少女前往帝都,接受屠宰。

而这,就是我的新工作了。

我的身份是孔雀城本土居民的代表,负责保证这些少女在路上受到良好的对待。同时,我也肩负着为地下抵抗组织确认总督言辞真伪的使命:如果只有来自被征服地区的少女接受屠宰,而帝国的本土居民毫发无损的话,反抗组织将立刻起兵。

这次我负责押送的少女总共有六人——我不清楚今年孔雀城“价值不足”的少女是否就这么点,也可能总督已经派出了其它的队伍,也有可能是总督为防止激起民变,故意照顾我们这个地区。我的同事卢卡斯——一个驼背、健壮的半老头子,看上去像是某个大人物的家仆,但事实上是帝都派来的人。他的职责,是防止我带着女孩子们逃跑,不过我也没打算拉着六个戴着项圈、手铐和脚镣的年轻女孩跑路。我们走的是海路,船上除我、卢卡斯和要押运的女孩子外,还有八个男人,他们都是总督的部下,既是水手也是狱卒。卢卡斯禁止他们靠近“货物”,不过绝大部分水手也不在乎。


接下来就该介绍这次我们押运的“货物”了。卢卡斯坚持让我别把她们当成人类,也要我忘掉她们的名字,只用编号记述就好。

1号,某个女校的学生,但据查证与一个犯罪团体的首领有染,光是这一条就足够将她的“价值”打到负数。她此时还穿着女校的制服:白色棉布上衣,樱色棉布短裙,齐膝的黑色丝袜,同样黑色的凉鞋。假以时日,她应该会成为一朵美艳的交际花——戴上镣铐后她也没有安静下来,几乎要成为这六个女生……六件货物中的领袖人物。这能有什么用呢?

2号,苍白、纤细的女生,这就是我的全部观感。根据卢卡斯手中的记录,她的“价值”因为有多次同性性行为而大幅度缩水,几乎是差一点就能免于被屠宰的命运。卢卡斯刻意交代我将她单独看押……单独存放,以免影响其它货物的质量(写这一串东西总感觉好奇怪)。不过她一路上都很安静,也不抗拒别人(包括我)不怀好意的身体接触。2号的身体……我只能说,香软,但就像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我只能认为,她已经放弃了抗争。

3号,活泼的女生,自称和1号来自同一个学校,也是1号最忠心的下属。真是滑稽,她们的生命已经可以用小时计了,却还忙着争权夺利。备注里提到,3号因为“多次违纪”而被打入另册,但3号自称那只不过因为一次(我相信绝对不止)舞蹈课忘记带舞蹈服罢了。3号一路上都是最聒噪的一个,就算戴上手铐和脚镣之后也是如此,每天都弄得储藏室(她们的囚室)里叮当响。她还会在乎自己的身体被别人看到,更不用说触碰了。事实上,她看上去就像是要去帝都旅游,全然不顾她手里拿的是一张单程票。

4号,身材娇小的爱哭鬼。噪音除了3号之外最大的,头两天还在哭,第三天就不怎么发得出声音了。不过也没关系,卢卡斯跟我说,反正到了帝都也不会有人要听她们唱歌的。她一直待在储藏室里,即使是偶尔卢卡斯允许她们出来放一下风也是如此,而且极度抗拒身体接触。备注上写,4号是某个富家小姐,想来应该还没接受自己的身份转变。抵达帝都之后一定要为她清洗身体,因为她一路上都在晕船。

5号,一个男孩子气的女生,身高腿长,力气不小,穿着男生的大号衬衣和松垮的短裤,留着一头齐腰的红色长发,味道很好闻。她并不是太愿意服从1号的管理,但也仅此而已。反抗是所有人中最强烈的,上船后第二天试图逃跑,还打晕了一个船员。万幸最后被卢卡斯抓回来了,从那之后他便下令,晚上睡觉前要检查一下女孩子们的脚镣,而且一定要固定在床沿上。在那之后,5号便再也没有想过逃跑,不过她一直不说话,偶尔还会瞪我一眼……大概是在恨我吧。我只是在照章办事而已,尽管这意味着要把这些可爱的女孩子统统宰掉。

6号,脏兮兮的小女孩。根据备注上的描述,6号的年龄并不到接受价值评判的年龄,她是被她的监护人卖掉的。我询问过卢卡斯这种情况是否允许,卢卡斯只是告诉我,这种行为尚有争议。不过既然6号的监护人已经不想要她了,自然会在第一时间内将她的价值尽可能拉到适合接受屠宰的程度,既然如此,卖和不卖也没有实质上的区别。6号可以说是最可怜的一个了,她只穿着一件勉强蔽体的黑色纱裙,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1号和5号也很照顾她,但我从没见过6号对这两人表现出什么善意。

值得一提的是,4号还带上来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的明面身份是4号的青梅竹马,负责将她的首级带回孔雀城(其实也可以选择让处理中心的人寄回来,但费用并不低,因此除非所在城市就有处理中心,一般都会就地丢弃);但实质上,小男孩是地下反抗组织首脑的儿子——少年老成的小东西,责任是监视我,验证我的报告是否属实。任何方式的贿赂和威胁都不可能生效,如果这小鬼没能回来,便意味着孔雀城再次和帝国开战。


今天是从孔雀城码头出发后的第四天,我的晕船差不多好了,所以才能坐在这里写日记。明天我们就会抵达帝都。


Email PM 查找 添加聲望

回復 引用 舉報

《 [秀色] 为了帝国的秩序 》全本完结版

织焰者孔格勒 離線
初階會員
**

帖子: 26
主題: 1
加入時間: Aug 2015
聲望: 0

未閱讀的帖子 #2

04-14-2017, 03:11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