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情] 新狂人日记 》全本完结版

 字数:41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7
 
  他们又讨论了好久,崔浩就不停的劝赫连勃勃不要和南凉接姻,因为他们势 力太弱,基本是大夏吞并的范围,到是北魏非常强大,接姻好处很多。
 
  赫连勃勃就在帮南凉说话,但也不下结论。
 
  我的哥哥们就在胡扯战功,夸口自己厉害。
 
  我听得头好昏,也不想回答,而小孩胡立法就不再说话,老是盯着我看。 
  后来,天太晚了,我被侍女送回帐篷,里面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木桶热水,上 面飘着花瓣,好香。
 
  把衣服一件件的脱下来,我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身体,虽然大概只有十六七岁, 但是胸部发育得已经很不错。腰部很细,皮肤很白。
 
  脱掉白绸的亵裤,拿出里面殿在阴道扣的绸布,上面都是赫连勃勃的精液和 自己的淫水,突然觉得好害羞。赶紧丢到水桶里面,怕侍女看见。
 
  泡澡其实是很舒服的,在现代,我都是冲凉,没有这么泡过。
 
  手轻轻的在自己身上抚摸,痒痒的,手指头伸到阴道里面,我不由得呻吟起 来。
 
  我不禁有了想嫁的感觉,那样天天有人玩自己,该多舒服。
 
  也许去南凉也不错。起码那个王子是个年轻人。
 
  侍女帮我擦干身体,涂上香膏,然后套上紧身的白绸亵裤,再套上非常合身 的白绸肚兜。
 
  用白绫牢牢的扎住腹部,露出纤细的小蛮腰,最后穿上白纱宫衣,扶我的大 床上睡觉。在旁边点上宁神香。
 
  然后放下纱帐,在外面为我守夜。
 
  帝王之家就是不一样,床褥被子都是华美非凡,而且用香薰过,躺在上面, 就向神仙一样舒服。
 
  刚睡了一会,就觉得好像有人爬在自己身上,睁眼一看,却是今天看到的一 个王子,应该是自己的哥哥之一,叫什么却不知道。
 
  他拿着自己的亵裤,塞在我的小嘴里面,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我连忙挣扎,他的力气非常大,很快两手被捆住,他在我的身上乱吻。 
  我突然有种很想要男人的感觉,就任凭他上下其手。
 
  他绝对是个老手,先抚摸乳房,再舔阴部,很快我就娇喘连连。
 
  「老鬼搞你我都知道,我是太子,最后你还是我的,就不要挣扎了。」那个 家伙一边把龟头在我的阴道口磨来磨去,一边唠唠叨叨。
 
  突然一下子插了进去,我感觉好像一脚踩空的感觉,心好慌,他扶起我的腰, 拼命的抽动。
 
  他的小弟弟不比赫连勃勃的小,我被操得几乎昏了过去。
 
  等我清醒过来,他已经不见了,只有粘忽忽的阴部告诉我这不是梦。
 
  用手摸摸,阴道和后庭被都太子塞了玉石的棍子,
 
  我轻声喊了下侍女,没有反应,估计被太子迷昏了。
 
  自己爬起来,用旁边的铜盆清理了一下身体,想把阴道和后庭的玉石棍子拉 出来,可是拉出来好空虚的感觉,就又塞了回去,穿好新的缎子亵裤。
 
  重新睡下,但是再也睡不着觉。乳房胀胀的很是焦躁。
 
  夹紧双腿,让玉石的棍子被肉体紧紧的包裹,好舒服。
 
  夜空里面,传来幽幽的洞箫声,非常的优雅,非常的飘然,我爬起身,穿上 宫衣,缓缓的走了出来,
 
  侍女就睡倒在我的内帐篷边,鼻子上还蒙着一块手帕,估计是太子干的好事。 
  我没理她,走出外帐篷。
 
  皓月当空,空气非常清新。
 
  我顺着箫声,缓缓而行,在城墙的顶上,最高的位置,小孩胡立法背对我, 面向茫茫的大漠,站在那里在吹箫。
 
  想不到他这样一点点大,箫吹得特别好。
 
  巨大的月亮下面,他小小的身影,就像神仙一样的人物。
 
  我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是好像他感觉到了我的到来,箫声停了。
 
  「在整个大夏国,能够听得懂我的洞箫的,只有姑娘你。能够和我一起啸傲 天下的,也只有姑娘你。」
 
  小孩胡立法背对我,头也没有回,准确的认出了我。
 
  这……他看起来不到十岁,就是个小学生,追女孩子还真是高手。
 
  「公子真是雅人,普天之下,英雄豪杰只知道杀阀决断,天下大业,权谋血 腥。
 
  好像自己能真拥有这世界。能够活到永远。
 
  真正能明白人生虚空,万法孤寂的,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过眼烟云,然而却 还是为自己的族人和祖先,做自己该做的大业的人,才是真英雄。公子是这样的 人。「
 
  我从洞箫中,听出了那种落寞的感情,也感觉到了那种天下豪情。
 
  「崔浩告诉我,你是大夏国的长公主,大夏天王的掌上明珠。南凉国来提亲, 估计大夏天王不会答应,你也不会答应。放眼天下,真配得上公主的,可能真没 有一个。
 
  我知道,你和别人不同,你有自己的思想,你只会选自己喜欢的人。「 
  还是小大人的口气。但是好像说到我的心坎上。
 
  我一下子呆在那里,这个人是古人吗?好像应该是现代人才对吧。
 
  「你如果在大夏国不开心,就到我们魏国找我,这个玉佩你拿着,到魏国的 王宫,你拿给守门的看,他们会带你找到我,我一定会给你快乐。
 
  我保证。「
 
  小孩胡立法转过身来,把一块玉佩交给我。再不说一句话,转身下了城楼, 消失在黑夜里面。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远处黑幽幽的沙漠,月光如水,箫声早已消失,但 是我还能感觉到那种落寞。
 
  统一天下又怎么样,名垂千古又怎么样,民族复兴又怎么样,别人恨你,爱 你,崇拜你又怎么样,都如同这荒漠的沙,时间一久,就再也没有人纪念,就算 纪念,你也看不到,听不到。
 
  夜寒如水。突然,我感觉到有人给我披上衣服,回头一看,是莎莎,老头也 站在旁边,竟然是现代人,莎莎和老头。
 
  「你一个人,喝了酒就不要乱跑,自己还跑到景区里面来,天都要亮了,我 们突然发现你不见了,还以为你被人拐卖了。
 
  结果老远看见你跑到景区最高的地方站着,吓死个人。真让人不省心。「 
  莎莎一边笑,一边拉着我下来。
 
                18
 
  莎莎把我从统万城遗址上拉下来后,炒着要休息几天,不想再住窄小的房车, 而我吹了一晚上的风,有点感冒。很不舒服。
 
  老头看了一下地图,说他有个朋友在山西大同附件,有地方可以给我们住, 我们就很快就开到了山西大同。
 
  老头找到这个朋友的别墅,老规矩,人是不见的,钥匙留在老头指定的地方, 里面什么吃的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估计以前老头帮了这家伙一个很大的忙。 
  坐在别墅的花园里,我穿了老头的一件白纱道袍,坐在竹躺椅上,留了很久 的长头发披在身后。
 
  懒懒的就像古代的隐士。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老头莎莎聊天。
 
  穿了很久的女装,换上宽松的男装道袍也蛮舒服的。
 
  女装都太紧身,再加上莎莎怕我传染感冒给她,不肯借我衣服了。
 
  「我说老孟,你倒是查到胡立法这个人没有,在北魏司徒崔浩这种大人物都 给他打帮手,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我回来后,对北魏和大夏的历史感兴趣起来。最重要的是,我想知道那个历 史上的胡立法和大夏公主是谁,后来如何。
 
  把昨天晚上的经历给他们两个讲了,让老头帮我查一下这段历史。
 
  「我真查不到。」老头子老孟一边查手提电脑,一边回答,一脸的苦像。 
  「估计这个胡立法很年轻就死了,要不然,你就是真的在做梦,历史上根本 就没有这个人。」
 
  莎莎泡了壶龙井,给我们两个斟上,这家人看来很有钱,我看这茶壶和茶杯 都是古董。
 
  「你这个样子蛮好看的。」莎莎对我说,「有点世外高人的味道。」
 
  「就是有点脂粉气,像女扮男装。」她还加了句。
 
  女人啊,就是对打扮感兴趣,对历史完全不关心。我心里叹气。莎莎在知识 上是帮不上忙了。
 
  突然之间,我楞了一下,突然想到,我这是男人心女人外表?
 
  「你这个在山西大同的朋友是如果认识的啊?」我看老头有点烦心,就岔开 话题。
 
  老头这个人很不错,就是太好强,最怕别人说他没本事,让他办的事办不好 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查不到这个胡立法,老头非常忧郁的样子。
 
  「哦,那个啊,我帮他了个大忙,你知道吗,山西大同,古代叫平城,是北 方很多朝代的首都,兵家必争之地,死人就不会少了,他家中了妖邪,我帮他平 定的。说真的,等于救了他一家的命,别说在这里住几天,就算住一辈子,他都 不会说半个不字。」
 
  提起他以前的光荣历史,马上眉飞色舞。
 
  老头啊老头,你能不能就低调一点……
 
  那个太原的朋友人虽然按老头的吩咐不出现,但叫人送来了六味斋酱肉、闻 喜煮饼、芮城麻片等特产,还有一箱山西汾酒。我们吃喝了一回,结果是我又醉 了。扑倒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在一个寺庙里面,血,我看到到 处都是血,很多和尚倒在地上,身上都是刀伤,血流得像小溪,从殿一直流到庭 院。
 
  一个年轻的和尚站在我面前,后面两个古装的武士抓住他的两臂。
 
  旁边有个人在说话,口气冷酷:「你既然说人生无常,无常是苦,又为什么 怕死?我杀了你们,你们该高兴才是。为什么还要逃跑。
 
  真是虚伪,我是不会上当的。「
 
  我扭头去看,只见灯烛之下,一个大个子,背对我站立,服装华丽,看起来 身份高贵。
 
  年轻和尚突然笑了。
 
  「我不是怕死,而是为众生担心,佛法度人,不可以由我而灭。我倒是担心 你,会因此受到报应。」
 
  华服大个子冷笑起来,「哼哼,朕是天子,自有天命,不用你操心。
 
  天下的民众的生活才是朕关心的,你们这些和尚,不种不织,却占据良田, 是天下的害虫。
 
  朕灭了你们,是为天下的民众的福祉,一夫不耕,或受其飢,一妇不织,或 受其寒,你们为天下人贡献了什么?是那些通敌的兵器吗?是那些误国的清谈吗? 你还有何话可说!「
 
  年轻和尚昂然道:「请问,圣上你和你的勇士耕田吗?你身边的皇后织布吗? 按你自己的说法,你们是蛀虫吗?
 
  你们是天下民众身体的守望者,我们和尚是天下民众灵魂的守望者。「 
  「够了!」华服大个子狂怒,拔出宝剑,刺入年轻和尚的胸口,血溅了我一 脸。
 
  丢下宝剑,华服大个子皇帝一把抱起我,大踏步向后殿走去。
 
  我是皇后!我突然明白了。「这些和尚都是在骗人,什么佛,没有佛。」他 一边说,一边就在佛像边上,剥我的衣服。
 
  很华丽的彩缎衣服被扯烂。
 
  「这里不好……」我不知道该如果说。但是和尚庙确实不该是做这种事的地 方。
 
  「朕就喜欢在这里和皇后行周公之礼,看那些木头雕像能把我怎么样。 
  气死那些傻呼呼的佛徒。「大个子皇帝余怒未息。
 
  内衣被扯去,乳房露了出来,高高的耸了起来,我觉得好害羞。
 
  「呵呵,皇后果然不是那些凡夫俗子,见识果然不同,其它的妃子嘴上不敢 说,在这里心里就要不停的喊罪过了,而朕的皇后能在这里兴动,果然朕没有看 错人。果然是天下朕唯一的知音。」
 
  他一边说,一边扯下我的亵裤,热热的肉棍塞进了我的小穴,就在这佛像的 边上拼命的抽动,我意乱神迷,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身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