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篇一: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夕阳西下,于跌宕音符里,琴萧笙歌,梳理痴念的音律;在排序的段落中,寻念起的根源,想的故地,等待来解读。—题记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很早就喜欢这首诗词,曾经年华锦瑟,守望一句诗词,盼望着那个他,会于在水一方等待,莞尔一笑,轻轻的来到身旁;期盼蒹葭彼岸,是彼岸花盛开的地方,有清风流云,小桥流水,一屋一栅栏,一桌一壶,壶中日月,明月净窗,一个静候的人,在爬满葱荣的窗前,望情抵达!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锦年时“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你说: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素装冰容。我说:眉清目秀,衣袂翩翩,潇洒倜傥;一见倾心,再见地老天荒,花前月下,月风华,彼此温暖入画,痴情天涯,弯眉依依宛如霞,柔情似水,为你点下眉间朱砂,共话桑麻。
  而后,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长笑红尘一瞬间,亦如水中月,镜中花,美若烟花。堪那胭脂泪,泪胭脂,也是散落一霎那;擦肩了过往,凋谢了黄花;描画了桃园,却爱如夏花,仅开了半夏;那山河永寂,怎堪欢颜,苍苍已去的一指风华。匆匆那年那月,碾碎梦幻如沙,你依稀的模样萦绕,重温故地旧梦,晕染相思枫林,念起结痂……
  若想忘记,便可忘记那该多好!忘却陈旧的泛黄的青涩,忘却春天里的透出的生冷,忘却疏离了的季节更迭,忘却素白天里透出的瑟瑟,忘却种种,种种你的关于。心是否就可以自在些,不悲不喜;不去掺入凉薄的气息,心是否会若水云,没有念想的存在,便可心如止水,波澜不惊,看海是海,看山是山,不再触景生情,浮想翩翩,就此浅了心隅,淡了清冷,安然如此,少了念想,是否会寂静不语,静待时光呢?
  是谁一次次泛白了经年,陈旧了银簪?仅有的一丝青丝穿梭了光阴的河,生生瘦尽,不知所踪;一缕银发洗涤旧事,将里的篱笆墙,勾画斑斑,却潮湿了眼眸,湿了锦年的帕。你我在故事的影子里,反反复复,没有去路,演绎一场又一场,戏里戏外,却在梨花白中,抽离脆弱的枝桠,一个人孤独在的梗上,祈祷春色满园,桃红柳绿,许可净窗守望。
  夕阳西下,一袭念散落天涯,为暖的清风溪流,也凉凉落落;这一纸情薄,断言片片,断肠人苍苍蒹葭。那陈旧的匆匆忙忙,已铸成一抹哀伤,让庭院增添些许飞花,乱风瘦舞一地的凉薄;凄美荡气回肠,一朝春花去红颜老,长歌琴断了了牵绊,瘦风隔离了了痴缠。再约流年的烟花三月,却转瞬间,尝尽了浮华,转身回眸已是空!
  古藤老树昏鸦,一个人的天涯,细数藤蔓的纹理,你在每处斑斓,可惜此时此刻已是夕阳西下,年华向晚;不知轮回的桥畔,是否与时光有约?一个人悠游彼岸,盛放这季的温暖,在朵朵花瓣里,梳理的潮海,在一声声桃红渡中,寻找昔年的影子,将掉落念珠一一拾取,挂满轩窗的垂帘,让我在三生河畔有所倚,有所盼!
  轮回着遇见,眉间绣一段光阴,自此做一位笔者,排序梦的起始,浓浓的语调,于竹笺上寄语思量,捻花向暖,涂抹心怡的花苑;在这场机遇中,根植一亩向阳花,芬芳馥郁,静静地春事微澜。坐落其中,忆起昔年痴念,描画思念如水的皓月,和那繁星点点;编织一个仅有你我的流星花园,你说,可好?
  寂静无声,坐落在编织的春雨中,落落洒洒一程情思,让惆怅的窗口从此紧闭,装卸下离落;即便古藤树下,大漠孤烟中,夕阳西下时,也心存温暖;即便瘦马瘦风,也愿等待,在丹枫叶林里,寻梦的根源,寻笙歌词藻中,深远处月牙的思念,寻承载着初衷的春之花,夏之雨,将其供养在行行语句的句点上,雅着韵,散着情,那有多好!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寻着韵脚,觅的海角之云风萦绕处,一步步将其丈量,距离在心苑;古风雨菲菲,小桥流水人家,念想为此根生一眉忘情水!
  
  篇二: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心,
  紧紧地握住狼毫,
  尽情渲染的,
  是夕阳下的荒凉,
  也是离落天涯的愁断肠。
  ——题记
  夕阳西下,又是一天黄昏时,悠悠漫步,行走在青石板的古道上,默默地念,静静地思。西风乍起,几许凉意渗入心底,静寂转身,默然回眸,落拓的身影被夕阳拉得好长好长。蓦地,丝丝酸意直冲鼻尖,干涩的眼忍住了几欲落泪的冲动。这样的景,失去了往日迷离的旖旎,这样的情,却勾勒出一片凄淡的荒漠。
  繁华落幕,那一曲轰轰烈烈,终是在夕阳黯淡的余晖里接近尾声,留下一季荒凉,凋零在凛冽的朔风中。已是秋末冬初了,北方的国度更是早早地迎来了冬季特有的寒冷。心绪千万起,天涯诉离别,我躲在一抹斜晖的阴影下,放眼来时路,却不记得,来时的踪迹遗落在了天涯的何方。
  明月夜,长相忆,心心念念总关情。我,是迷失在北国的大雁,冬天来了,却不知该在何处安家;我,是飘零在初冬的叶子,西风萧瑟,却不知要落定何处;我,是漂泊天涯的断肠人,夕阳西下,却不知身在哪里。兜兜转转,我始终眷恋着那个叫做过去的地方;寻寻觅觅,那片温暖我的土地模糊在夕阳的阴影里。梦里梦外,花开花落,我和过去生生别离在了天之涯,海之角,那个看不见的远方,我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回不去曾经,回不了过去。一个人的世界里,倾听夕阳下的钟磬音,淡看晚霞一点一点褪尽,数着年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掬一把淡淡的愁绪,在我的天涯里静寂沉沦,在沉默的道路上彳亍前行。
  在路上,没有肆意的欢笑,没有喧嚣的嘈杂,没有人世间的一切繁华,有只有雾气氤氲,只有夕阳下拖着的疲惫身影。我累了,心也累了,心,落在了天涯,哪里有她的一寸憩息之地?梦,丢失在海角,哪里是她寻不到的方向,哪里又是她想要的天堂?
  我思故我忧,我行故我寻。我翱翔,并不是追寻所谓的富丽堂皇,只是想感受那片无拘无束的悠然;我奔跑,并不是艳羡别人的多姿多彩,只是想在青春未央时,尽情燃烧;我做梦,并不是我贪心,只想在思想还未停滞时,梦见一切不可遇见的美好。
  可是,生命中总有太多的无法预料,我单知道从哪里开始,却不知在哪里结束。有些缘分,太过飘渺,当我想抓住时,它却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稀薄的空气里;有些遇见,太过悲伤,明明注定了没有结局,却忍不住伸手触碰,结果,遗留在指尖的,只是一股透心凉;有些想法,太过天真,我知道没有住在失乐园的精灵,没有戴着五彩光环的天使,没有麦田里的守望者,却依然忍不住相信,忍不住向往。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梦也曾将尽,何处是天涯。我左手握着的,是回不了的过去,右手指向的,是不可预见的未来,而身在当下的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如此,也只能一路走,一路看,一步几回头。走在城市的转角处,我突然就想,若是有一天,我离开了这座城,你会不会回头张望?少了我的这座城,你会不会感到不习惯?
  我知道,在你的生活里,我始终只是局外人,而我的世界,也不曾为你敞开过。你我,不过如世间的陌路人,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背对背,在夕阳下演绎一曲愁断肠。有时也会淡淡地想,清浅地念。看天时,会想你有着和天空一样坦荡的胸怀;看水时,会想你眉梢有着水一般的丝丝清愁;看到某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会不由自主停下来,伫立良久,良久。
  清风拂过,我抬头,看夕阳一点一点湮没在天涯的尽头。当所有的故事消失在浮动的流云里,当飞舞的叶子停止了哭泣,当青春没有了心悸,当一切归零的时候,我才知道,往事已成风,今夕已不知是何夕。而我,始终只是背着行囊的旅人,拈一片落花,拾一缕忧伤,在天涯的某处,奔赴夕阳。
  看夕阳
  静寂落幕……
  
  篇三: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少年游,谁染闲愁?
  酒入豪肠,几分化成了月光?
  杯酒人生,悲伤把月光酿成了泪光,心也开始翱翔。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题记
  人总有落魄的时候,或许在晚霞的映衬下,更添了几丝荒凉。游走在外面的世界,徘徊在爱与痛的边缘。有过泪水洒落的瞬间,也有不离不弃的誓言。可是到头来,皆是一张白纸,两行清泪。
  没有人知道断肠人在何方,也许在你漫无目的的寻找中,你自己即成了它,也许你的无奈在别人眼里成了悲哀。始终惦记着绝望的相思,你渲染离别,却在不经意间迷失了双眼。你的一眼万年,造就了雪花飘落的情节。
  有些时候,宁可沉淀一切,希望看到的只有黑色与白色,其余的色彩都不属于自己。简简单单的享受着一种乏味,在别人看来深恶痛绝,对我而言是一种信仰,是一种真切。
  世间没有永生,只有毁灭。太多的过眼云烟,像一支古老的歌谣,陌生的唱词伴随着熟悉的曲调,空谷传响,在耳畔轻轻回荡……这个时候,感觉自己也成了多余,不需要解释的多余。
  从前,我总是向往天涯,希望在所谓的天涯能邂逅一个她。现在我才明白,天涯不过是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如同夸父逐日,总是徒劳无期。最后,变成一汪泉水,被时光埋葬!
  人可断肠,情能未央,天涯海角溯流光,谁与叹轻狂!
  
  篇四: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题记
  岁月揉碎了古韵,升起了一缕风尘,纤指拂去了霜痕,惊醒了一夜梦魂。古道荒草湮没了伊人清浅的足迹,却将相思撒落一地。轻纱薄雾中谁流下一滴胭脂泪,等待着那袭青衫策马回。藤花香溢,幽蝶翩飞,伊人袅娜的身姿舞出了谁的伤悲。清溪弱水,小桥风归,桃花林中谁潆洄的琴音惹醉了浮生晨辉。
  素衣淡妆,丹唇触笛,染指一阕泪别离,为君守着墨笔,漫书满笺痴语。古筝沾了尘灰,弈盘遗落了残局,无眠的夜里谁翻开了凄婉的词句独自浅唱低吟。空谷断了音信,曲径掩去了温馨,落雨的阆苑谁拾起了香消的残花孑身漫捻冷琴。
  翠裙衣薄,湘帘风劲,寒烟染芳鬓。华案清樽,酴醾香醇,思念悄无痕。淡云轻霭,画烛银屏,梦里谁含泪喃喃呓语轻喊着模糊的背影沾湿凤枕。玉簪束秀发,菱镜施铅华,寒月冷落了朱花。碧草无涯,雾卷烟霞,谁的长剑遮断了伊人盈笑的脸颊。
  风翻翠幔,雨涩灯暗,流溪岸旁谁浣洗渍血的绣绢黛蛾长敛。露滴轻寒,月影当轩,寂寥的清夜撩起了谁凄楚的泪眼。绣帘微卷,粉黛妆残,紫陌东风中谁的香魂哽咽了管弦,默默徘徊在清溪的彼岸。
  莫言谁负了谁的誓言,休道别后永世绝恋。清尘埋不了注定的情缘,流年改不掉缠绵的诗篇。玉指纤纤,今生为君谱一曲闺阁念,悠悠慢慢奏千年。
  斜阳幕帘,风沙掩面,古道花残,谁的低唤盼来了那一身青衫。青冢墓前,繁花漫山,蝶舞窗轩,谁的古琴迷离了那双泛红的泪眼。
  香案酒寒,玉枕画残,绣匣中谁的霓裳勾起了须眉无尽的心酸。幽径花繁,溪流水潺,那一只短笛吹出了谁的哀怨。人间堪伤,花梦几场,醉眼寻芳,楼阁踏遍,鬓发成霜。琴韵流殇,长剑哀响,天涯断肠。伊人曾倚的轩窗,冰冷了谁温暖的胸膛。
  风静秋凉,云淡月黄,残灯潇湘,轻歌浅唱。寂寞柔肠,孤斟把觞,烟柳画舫,墨笔久荒。醽醁无味,暮雨低垂,凄迷的古道上谁纵马疯狂试将昨日追回。
  晚霞落下西桥,香烬烟消,罗幕挥墨,轻书淡描。碧溪流水,藤花憔悴,风止雨休的夜里谁弃剑推开了伊人阖掩的窗扉,落下盈眶的清泪。红烛幽影,绣榻清寒,那落尘的琴弦弹出了几世缱绻,演绎了多少离合悲欢。
  相思浓了墨研,铜镜换了容颜,梦中谁轻舞红袖滴落花泪湿笺。一生柔情古今惊艳,一抹思念涂乱了满笺词签。亭榭荒草迷了双眼,无韵琴音醉了瘦马长剑。藤花香散,小桥风寒,那无期的等待中谁会为伊人守着墨笔续写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