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


夏至未至
  篇一:夏至未至
  这一天,也许太阳的确直射在了北回归线,但却被一场大雨说了抱歉,有谁还能看见?
  我如同地球一般公转,终于到了离阳光最远的地方,却依旧逃离不了牛顿式的彷徨……
  隔窗的雨声仿佛犹在,等待却已变成发呆,过往早已变成空白……
  我望着天际那低垂的夜幕,却依然没有看到日暮;我听着雨滴那淅沥的脚步,却依然没有丝毫停驻……
  未完故事总没有结局,完结故事又何苦有续?
  有些事情虽然可以预见,但不代表就一定会遇见……
  没有流星,没有流萤,只剩流年依旧趁夜潜行……
  
  篇二:夏至未至
  我们每个人都含着伤口,在细碎斑斓的香樟绿荫下唱歌。燕子越过五月的北岸,一路向南,在你的沉默与我的呼唤间抵达南方。一路繁花似锦,六月的颜色接近浓烈的爱情,在疏落的过往深巷处,你亦无可奈何的叹息。仿佛这宣判此段旅程将要终结。时间偷走了流失的纯澈,记忆如水,无论盛放在心底还是溅滴在沙子上,沉淀的都是最温暖明媚的颜色。  
  你如春芽,悄然萌发在我心渊的最陡峭岩壁上,于黑暗的裂缝里种下一抹阳光。当铅华洗尽,流光散落,我用黏稠的血汁来慰藉你的离逝。我亦是一直将长久漂泊的孤鸟,快脱尽了羽毛,只存粗糙龟裂的血肉在时刻挣扎,长途跋涉至此,不小心栖落在你日夜遥望的窗前,那棵斑驳瘦弱的梧桐,正是你所怜惜的,为我默然绽开一个仲夏的蓬勃,等云来雨落时,它的叶子将会收起你无意的惋惜。
  我亦懂得自己终将注定的宿命,流亡是为了寂寞。每个春暖花开时节,便是我唯一可以停歇的水岸。宁静澹泊是我仰望的天空,在这个燥热而蠢蠢欲动的夏至,寒蝉还未救赎它的恐慌时,我却早已呜咽在每个月明风清的黄昏。薄如蝉翼,这似乎是我们的距离,孱弱而渺远。等红莲把呼之欲出的美全部盛开,我将背负一池清寂,如尘埃般划过你已惘然的追忆,指尖刹那冰凉,连脉络都在遗忘。
  我要走了,离开后残留的只有文字的芬芳。衰败如残蕊,色泽那么暗淡。褪去绚丽,还给你盛开之前的安静,那不再是一种暗自蔓延的沉默,而近似决裂。夜来香的亮烈把每个黎明前的黑夜熏得特别浓重,尘网梳滤过漂浮的尘埃,还给晨曦一片宁洁。那黑色的和白色的,一半是栀子花的魂魄,另一半是你的悲伤。我想带上这颜色出发,虽然很浅淡不深,那却足以让我怀念一个夏季。
  也许你亦不会眷恋,你说,自己是我生命里一个过客。你太过于否决了,那声别人早已给予的温暖呼唤,我将不再触碰。原来,有些温暖的眼神,多多少少会沾些灰尘。你散发的阳光里略显迷茫,让我穿透不过雾霭沉沉的阴雨,渡口近在眼前,我却永远无法到达彼岸。垂死挣扎只会更加冷落你过去的身影,我唯有搁浅,才可能触摸到你的呼吸。
  原来,花和叶子终究不是纯粹明净的。青春会伤感,也会苟延残喘的收敛。不是说,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我们,也是那两个在错的时间里相遇的人。相随一路,终要失散于繁华路口。你有你的风清月朗,我有我的晓风残月。相同的只是风景,而方向终究不一样。又是一个离别的夏天,有的人,不知不觉间走散,即使回首千百次,也寻觅不到踪迹。
  让风,吹落更多的忧伤,洒下阳光,笑靥如花。那应该是你最美丽安静的时刻。我会一如既往,端坐在你的对岸,撑一把纸伞,把朦胧氤氲的文字,如星光斑斓,洒落在你的湖畔。
  
  篇三:夏至未至
  无限延伸的黑在心底下坠,眼睛产生错觉,一次又一次的摔倒,流泪,爬起,行走。回家的路,我从未有过同伴,有过月以外的光。死一般的寂静,死一般黑暗,死一般痛苦。
  生活,对我毫无意义。我从不用言语微笑去面对。只是,学校,泛滥的言语与微笑让我无法自拔,**复一日的沉醉其中。与我的生活,形成鲜明对比。
  流泪,流到泪干。堕落,堕入谷底。颓废,颓弥丧志。疼痛,痛如刀绞。绝望,如缕薄冰。死亡,欲罢不能。
  我是否生活得苟筵残喘,是否生活得行尸走肉。所有的一切,都毫无意义。就算考了全班第四,就算考了年级第十,就算我在学校表现得很好,又怎样??一切都没意义。。。死一般的无意义。
  玻璃划破皮肤,淋漓的血迹染红纯白的衬衫。悬浮的血腥味腐蚀着嗅觉。轻轻舔吮弑血的伤口,味觉冲击,致使我万劫不复。
  是寂寞太美,还是孤独太殇。微笑的脸庞后是千疮百孔的伤口,满目疮痍,分不清伤与痛的存在。
  用泪撰写自己的史诗,如死亡般存在,滴落在心底最脆弱的防线。汇集至血液,无时不刻不围绕在我周围。谁会懂得这种心情??谁都不会。
  黑色外套洗得泛白,白色鞋子踩在泥泞中,泪滴落在手心,冰凉。他从身边走过,心如死水。
  不外露的心绞痛,波澜在心底翻腾。那个秋天的每一个场面都紧跟着我,我无法自主。
  错,错了,错过了。伤,伤了,伤过了。痛,痛了,痛过了。原来,一切都是过去式的了。过去式的回忆,在某个黄叶飞舞的傍晚,我遗失了一场梦,一个美丽的幻境。
  雨淋后的夜晚,我如流失的孤魂,茫然的行走。原来,爱得心冷,我如行尸走肉般,游走在幸福的边缘。无爱,即此。
  
  篇四:夏至未至、夏伤悄悄蔓延
  五月的天,触及不到夏天的影子,忧郁的天空轻浮的几抹淡淡的愁云,窗外,落了一地的木棉花,调皮的孩子,拾起那一地的落红,拼凑着那些浪漫又可人的图案。整个校园弥漫着茉莉花香,窒息的鬼魅,记忆力里淡淡的桂花香,牵扯出太多难懂的思绪。到底我是怎么了,莫名的失落将我包围。
  有种冲动,就想抱着几米漫画,赤着脚丫,蒙着细雨去追逐,追逐风儿去流浪,找寻一段美丽的邂逅,此刻,回忆有多重,心就有多压抑。原来,好多事,除了自己,真的没人能懂,有时候越解释,只能越糟糕,越描只能越黑,而有些事,也不能都让人懂,有些情绪,只能无奈的隐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更多的人受伤;只有这样,才能不至于失去更多;只有这样,这雨才能飘零的如痴平静,如痴平静的飘零在如痴和谐的城市,如痴平静的飘零在如痴幸福的我们身边。
  淡淡的愁云,悄悄的释怀;沥沥的小雨,静静的退隐;天空,渐渐的放晴。脑海里,你的事,我的事,你的笑,她的笑,如痴清晰,又如痴苍白。
  花开花落间,青春渐逝,流年似水。如果我知道,原来的原来是什么样子,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先伸出手,向回忆,向那些伤害了你我她的流言蜚语,证明我们之间的友谊。可惜,生命没有如果,错过了,就只能习惯性地、错过。而错过的,我相信,不仅仅是有缘无分。
  好多人多说我和你很像,他们不懂,只是因为我们都曾想对同一个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