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树落叶

走过热情似火的夏季,终于迎来了秋高气爽的初秋,在惬意享受这种冷暖适宜的季节中,玉米熟了,大豆黄了,又闻到烤红薯的香味了;柿子甜了,枣儿红了,桔子青青的就上市了。我们的心情也随着气温的回落平静了下来,少了些莫名的烦躁,多了些理智的安分。汗流浃背的夏天,总是无心欣赏周围的一切美丽,所有的想法都觉得空虚无奈,看什么都觉得索然无味,就连听到知了的叫声也觉得聒噪得慌,懒懒的除了喘气什么都不想做,碌碌无为的等待这下雨,眼巴巴的在挥霍的汗水里渴望着秋风,清清凉凉的秋风终于刮起来了,一夜秋风急,万物皆失色。刮得飞沙走石,垃圾满天,手干嘴裂,花枯叶落,满眼是凄凄惨惨的败落景象,触动无端的伤心,就又开始怀念起生机盎然的夏天来。

夏天里校园那几颗繁茂葱绿的大杨树,像一把撑开的巨伞,又像几张伸开的大手,遮住了西边的半个操场,常常流连那厚厚的阴凉,却从来没有细细的欣赏过它的伟岸挺拔。秋风来了,不停地摇摆着无数细长的伸向空中的树枝,叶儿在和秋风的缠绵中无奈的随风飘落,翩翩飞舞,归根的路是一种无声无奈的选择,留恋枝头阳光明媚的日子,抽枝张叶无限生机,不甘心轻易的落下,总要舞上几圈,飘出几个弧度,以示自己的不舍和留恋。大树也极力的挽留,每一片叶儿不到风干廋透,不肯轻易放手。因为大树知道,没有了一树的叶子,便也没有了缤纷的色彩和生命的喧闹,该珍惜的东西是一定要用生命去珍惜的。

工作之余,抬头看向窗外的那一片天,被那几棵树的树梢装饰的满满的,看它们从春天细芽初露到夏天枝繁叶茂一树葱茏,再到秋天叶落枝孤傲立风中。那一树枝条,条条都像是大树手中的一柄利剑,要刺破空中的一方宁静,又像是大树走向空中的一条条路,每一根树枝都在极力的伸展着,指明自己的方向。不管缝隙多么窄小,都要努力地挤出一条路,向阳光展示自己的顽强与执着。即使缤纷的树叶落尽,光着身子摇曳在风中,也依然能感觉到它们的坚定。也许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抱负,更不会有人懂得它们的追求,是亲吻月亮还是要拥抱星星,也不管浩瀚的空中能否走出一条路,它们都抱定一个信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抽长着身体,生长着个性。

天冷了,风凉了,人们都缩进脖子,裹上棉衣,冬天要来了。大树只是默默静静的站着,屏住呼吸,休整一下自己,开始积蓄力量,告诉自己“冬天来了,春天会远吗?”悄悄规划来年的绿。不知不觉中芽孢点满一树,初春雪未化完,冰未融尽,只要有一丝春风吹过,它就会迫不及待地吐出新芽迎接再一次的新生。偶尔有几根小枝被淘汰落下,会被乌鸦喜鹊叼去,在枝杈间搭窝筑巢,终究还是离不开大树,看着来年的一树新绿,心里在感叹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能躺在亲人的怀抱里等待朽而腐落,有什么可埋怨的呢?比起那些被填进灶洞灰飞烟灭的同伴来,自己是何等的幸运!

看着窗外那一树落叶潇潇,常常感叹人生何尝不是如此,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也!从春到夏,从冬到秋走过年少的积累,走过人生的辉煌,终究是要走向飘落的,飘落不是孤寂的失落,飘落不是悲哀的死亡,飘落是归根的平静和安详,飘落是为了下一个轮回的再生。

那一树的叶子,从春天叶圆叶绿,长出一树轰轰烈烈的生命,到秋天叶黄叶落,舞出无限的从容淡定,点缀了窗外的那片天,也点缀了我的心境,那一树的落叶纷飞带走秋风的无情,留下无限的相思给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