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泉

我曾游览过趵突泉汩汩喷涌的秀丽,聆听过著名作家陈世旭笔下“趵突泉的吟唱”;还感受过黄山温泉的股股暖流。可我更爱家乡那“观之清澈透明,听之叮咚、叮咚”的山泉。并为之动情地写过:“你从山中走来,满载理想和追求,穿越曲折的道路,发出叮当声响,把细长的躯体在峭石上织成白色的彩带……”那是在我耳畔“叮咚”唱歌的泉,那是滋润过我干渴心田的泉,那是流淌在我心灵深处的泉。

家乡的泉很多,几个有名的泉则分布在老龙湾、磨山子、憋死牛涧、老母湾、石山等美丽的山涧,细数每一眼山泉平分秋色,都蕴藏着源源不断的资源,都流淌出一段美丽的故事,这些大自然里生发出的故事,总会让家乡百姓百听不厌,若细细品咂,着实耐人寻味。

那老龙湾的泉流成了“神仙泉”。这不是个人杜撰,而是名至实归,世代流传下来的名字,大概是因为山泉从来没干枯过的缘故。这里不妨追本溯源,看它又何来头。我便查了《平度乡村志》,对家乡的“神仙泉“有这样的记载:“由小石门进山走中路,遇到第一处景观就是‘神仙泉’,这是从石缝中流出的一缕泉水,大雨不增量,久旱不干涸,长年累月,细流汇入崖下深谷,即形成二十余米深的老龙湾。老龙湾有一段人鼋恩恩相报的美丽的传说,更增加了它的神秘感。”这段话足以概括出“神仙泉”的内涵,至于是否因此而得名,我没有细究。

从我记事起,就听说过这眼“神仙泉”,只因年幼,没有眼福见识这眼泉,随之渐渐长大,我便萌生了一堵“神仙泉”尊容的想法,一次到老龙湾割草,我特意绕道到了“神仙泉”,我一见那“神仙泉”可真神奇,泉水很急地汩汩向外喷涌着,清澈见底,似流出了一条白色的飘带,太阳普照,泛出晶莹的光芒,煞是好看。我乘兴弯腰掬一捧清清的泉水品饮着,甘醇可口,惬意极了。后来,每每到“神仙泉”附近游玩、割草的时候,我总要喝上一捧“神仙泉”里的水,甜美的滋味在心里。我还时常见到农忙时节劳作的人们,都会抽空到“神仙泉”饮水解渴,令人心情气爽,浑身就会感到轻松许多。

说起“神仙泉”来,我还想起了一段神秘的传说,我祖母和家乡的几位老人都跟我说过这个传说。说是在很久以前,村子里有几户人家,在老龙湾靠近山的后面上马、下马村有亲戚,就沿着老龙湾“神仙泉”旁经大石门这条路线去走亲戚,这个人好喝酒,喝着喝着就到了晚上,客人再三挽留,他婉言拒绝,执意要走。结果,经过老龙湾时,就听到这里有拉胡琴的,还有懵懂的乐器声,他想,在这荒山野岭的黑夜,怎么还会有拉胡琴的?越想越害怕,吓得拔腿就跑,到了家,一直到天亮也没睡好觉。后来,也有人在夜间听到类似的声音,传得多了就神秘起来,许多人晚上不敢从这里走了,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有人就通过科学的道理来解释这个神秘的传说,说是水冲击着凹型的石头,就会发出像音乐一样的声音,因为白天里人声、牲畜声不断搅扰听不到,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听起来就会特别清晰,说的也不无道理。

那老母湾的泉流出了一个水库。因老母湾那个地方离家较近,儿时常跟着大人们到那里玩耍,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里也有一眼日夜奔流不息的山泉,这眼泉全是石缝里渗出来的水,泉水清澈、甘甜,还有一个石头水湾,不知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乡村匠人凿成的,很方便人们在那里饮水。儿时的我常常玩闹着一个跟着一个到那里饮水。我到那里饮水的时候,还常见到泉水的上方三、两个比蝌蚪大的生物,肚皮是红色的,听大人们说,正是有了这种生物,泉水才更甜,这样一来,人们才更注意保护这种生物。泉水顺流而下,我和小伙伴沿泉水流向玩耍,突见一个大水库,便跑着去问大人,水库里的水是从哪里来的?大人们的回答曾令我们惊讶:“那个水库里的水,大多是上面那个泉里日积月累流成的,少量是下雨积攒的。”后来,我几次顺水寻源,始终未找到第二个源头,也就确信无疑。

那个泉里的水不知不觉地就流满了水库,浇灌着下游的农田、果园,这都是那眼泉的功劳。水库的周围长满了水草,不知是谁放养了鱼种,多年后水库里长大了鱼,大多都是草鲤鱼。记得有一次,在村子南边那棵老槐树附近居住的一个壮汉,用独轮车推着两条大鱼从我门前走,坐在门前的祖母见了显出很惊讶的样子,起身往前便问:“哎呀,你怎么捉到这么大的鱼?”壮汉说:“用铁锨拍的。”祖母回家高兴地用两手比量着说:“南街上的XX捉了两条这么大的鱼,用车子推着往家走,都快满偏篓了。”待我跑出去撵着看的时候,已经走远了,后来传说他用铁锨拍的那两条鱼,一条十斤多的,一条五斤多的,我当时就想,水库里怎么有这么大的鱼,这家子还不得美美地吃上个三天五日的,在那个还不宽裕的年代,真是美餐,现在回忆起这件事来,仍印象很深。现在我还想的一个问题,哪些鱼都是那眼泉水滋养的。

那“憋死牛涧”的泉流出了一个小瀑布。这个山涧里没有路,只是被水冲刷过的光滑的石板,人可以勉强地猫腰攀登,牲畜根本上不去,“憋死牛涧”由此而得名。这个涧里有两眼清泉,一个是在山涧的南坡上有一段岩石,在岩石的上方就是清泉,因山势很陡,下面就是上百米的山涧,没人敢前去探寻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越是这样神秘,更添了趣味性。过去,那里常年流水,竟流成了一个小瀑布,小时侯,从涧底往上观赏着瀑布飞流而下,金色太阳映照下的晶莹水花四溅,特别漂亮,还常有水丝飘到脸上,凉飕飕的,舒适极了。瀑布下面因两眼山泉长年流水而自然形成一个水湾,虽然不大,但很深,清澈见底,可看到鱼虾游来游去,割草的间隙,常常捕捉着水湾浅水处的鱼虾,爽快极了。这个涧因有了两眼泉,空气特别清新,涧外阳光普照,涧内阴凉潮湿,如同“天然的氧吧”,有沁人心脾的感觉。现在因断流,瀑布的景致虽然没有了,鱼虾也绝迹了,但过去的时光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那磨山子泉流成了全村人饮用的“幸福泉”。那眼泉我过去曾见过,喝过那泉里的水,感到特别甜。近几年我又到那眼泉里去拉过水,见水流还是那么急,用水舀子一直舀不干,而且水很清,烧水时,水壶上不生水垢。人们都说那里的水和料子沟的泉水特别甜。村子里还特意请了青岛市水资源管理部门的专家技术人员去化验,结果是:“料子沟”的泉水不达标,磨山子的泉水水质最好,适合居民饮用。于是乎,乡村百姓饮水都集中到了磨山子山泉。有开着汽车、拖拉机、三轮车拉水的;有骑着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带水的;还有推着小推车、小铁车推水的……磨山子的泉水似乎成了全村近2000人口的“供水基地”,小小的山泉滋润着全村人的心田,让全村人喝上了“幸福水”。

家乡的泉还有“状元石”附近料子沟的泉,喝了那里的水,喻示着出智慧人物,可能只是限于智者、圣者们喝的,天然制约着平民百姓不能喝这样的水;还有石胡同里的泉,也是长年流水潺潺,把整条石胡同氤氲的空气清新,也如同一个“天然氧吧”。

家乡的山泉多,泉水清又纯。“叮咚”的泉水流出了神秘的魅力,流出了一道风景,流出了乡村百姓的福源,流成了“神仙泉”、“观赏泉”、“幸福泉”。泉水“叮咚”响,日夜在欢唱,流过山川,流过田地,流到乡村百姓的心坎上……

乔显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