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妈妈的都市生活

单身妈妈的都市生活

单身妈妈的都市生活

本故事出属虚构,如有雷同,只是巧合。

我是一个单身的妈妈。

也许没什么特殊的,但如果你知道我在20岁生下女儿后已经单身了十四五年后,你就知道我过的有多苦。

35岁的我穿着和年轻姑娘一样的短裙热裤,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偶尔也会穿破洞的牛仔裤,和没有结婚的女同事聊着天。还算不错的收入和相对精致的生活让我保持了比较好的精神状态和身体曲线,几乎没人能看出来我还有个15岁的女儿,更不会知道我已经可以和女儿共享大部分生活用品,大到羽绒服风衣,小到短裤丝袜。

也没人知道我虽然没有男朋友,但压抑自己这种事情大概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否则,我很难独自一人把小孩抚养成人。

这大概就是一个不算年轻的中年女性的状态。

也许正是这种相对自由的状态,让我保持了足够的工作热情,而以为人母,则可以散发出成年女人才有的魅力,当然你也可以叫做骚。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让我在工作中如鱼得水。工作的事情也许可以和朋友聊,但有些私密的事情,也许只适合写下来,发给无人知晓的世界来纵情自己。

突然发现这个故事很难讲,从哪里开始似乎都不是真正的开始,也许很多时候故事总是在漫不经意间产生的,所以讲到哪里算哪里吧,今天先从现在开始。

(一)现在的我

现在的我生活很规律,每天朝九晚五,偶尔参加一些应酬。作为行政主管,原则上是不需要参加太多应酬的,但小公司,老板的具体安排才是工作内容,具体什么职位反而不重要。

而这朝九晚五的工作中每天去向我的老板宋总汇报的时候都要穿裙装,搭配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或者黑色丝袜和白色高跟鞋。也许我是工作生活中都很高冷,但内心还是知道自己只是个弱女子,依附强者才是活下来,乃至活的更好的唯一办法。所以察言观色,在适当的范畴投其所好成了我的本能。

其实宋总人很好,不过四十岁上下,部队出身的他基本上没有中年人的油腻,平时看起来严肃,但私下也会开开玩笑,颇受年轻姑娘们喜欢。我也不例外,我最喜欢他强健的胸肌和孔武有力的大长腿。

而之所以我会知道他的倾向其实很简单,每次有穿短裙和丝袜的女下属向他汇报时,他的眼神总会飘忽不定,和他平时干练的风格迥异。

为了验证我的判断,我开始尝试做一些尝试:有一天早晨我特意早点起床,换上平时几乎不会穿出门的高级肉色吊带丝袜,看着镜子里顺滑的丝袜贴着大腿根拉上去有着别样的妩媚,搭配镂空的肉色丁字裤刚好包住阴部,这样包臀裙就不会有任何多余的痕迹。办公室正好有双商务尖头黑色高跟鞋,虽然只有八厘米,但亮色的鞋面看起来非常性感和冷艳。

当我以这身打扮路过宋总办公室时,高跟鞋敲击地板声音让宋总瞬间抬起了头:呦,今天这么漂亮啊,是不是有约会呀。

哪里呀宋总,谁还会看上我这个老阿姨。我一边说着一边侧身坐在沙发上,身体前倾,短裙微微后缩恰好露出来吊袜带的蕾丝边缘痕迹,随着身体扭动若隐若现。

这时候宋总的眼睛已经离不开我的大腿了,如果没看错的话,他下边已经支起了帐篷,看样子还不小嘛,一口吃下去应该也挺充实的。

我暗自笑了一下:宋总,你看我的丝袜漂亮不,瑞士销量款哦。

宋总这才慌乱的抬起头说,好看好看,你这身材穿啥都好看。

我没吱声,只是把左腿抬起来翘在右腿上,让高跟鞋尖对着宋总:哎,最近忙的啊,都顾不上去买新丝袜。领导也不给放个假,只能穿旧丝袜了,你看都有拉丝了。

说着把脚伸出去一点,漏出来脚踝处一点点丝袜的破损处。

宋总尴尬的笑笑,公司最近业务忙嘛…你又是行政主管,回头宋哥给你买两双新丝袜补偿一下,你喜欢啥样的。

我把腿放了下来,起身说哪里好意思让领导送,不过领导送了啥我就穿啥呗,走了,开会去啦~

说要扭身就出门了。

我知道,宋总一定会做点什么的,毕竟没有不偷腥的男人。

只是刚才给宋总这么一诱惑,我自己也有点湿了。可惜马上要开会了,只能速战速决了。

回到自己位置,从抽屉最底层拉出来一个带密码锁的小手包(我的生活习惯,会放一些私密物品),从里边扯出来一个避孕套,然后去卫生间打算自己解决一下。

我一进卫生间就把裙子拉到了腰间,然后垫了纸坐在马桶盖上,脱下来高跟鞋,把避孕套撕开套到鞋跟儿上,这大概就是买圆跟儿的好处,虽然这双商务高跟不如家里的12厘米的水晶凉拖更粗,更长,更舒适,不过这时候也就不挑剔了。特别是选了一个厚实的狼牙套,插到私处的刹那,整个世界都充实了。一下子就有淫水随着高跟鞋得插入而流出,我忍不住一边抽插,一边低声呻吟,好想有个人来操我啊…最好是两个人,因为后庭现在也好痒,今天没带肛塞,好像少了点什么。

正当我有些意识迷离得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高跟鞋走路的声音,我马上停了下来。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宋总,你慢点,不怕有人来啊?!

我知道是谁了:小茜,是我的一个下属,现在基本上算是宋总的专职秘书,瘦瘦的,不个头不高,喜欢穿高跟鞋,基本上没有低于10厘米的。毕业刚一年多,虽然年轻门道很多,平时基本上都是一水的短裙肉色,哪怕是冬天也会穿肉色打底裤和长筒女靴。办公室的人都以为她就习惯这个风格了,我基本上能确定是宋总的要求,原因很简单:去年考核只有一个实习生能留下,她那段时间每次都最后一个离开,而宋总的后排坐垫下竟然扔着一个避孕套的一角和一根棕色长头发,全公司也只有小茜了。

作为行政主管,这点事情再觉察不多也就不用混了。

现在看起来宋总要泻火了,我抿嘴笑了一下,把高跟鞋又往里插了一点,今天倒是能看直播了。

这时候果然传来宋总的声音:怕什么,今天只有几个人会来公司,现在还早呢!快给我舔舔,实在受不了了。

宋总声音未落,就听到呜呜的声音,看来是已经把宋总的大家伙吃进去了。

明显感觉宋总插的很深,几乎让小茜无法呻吟,只能间歇性挤出啊啊啊的闷声。

我悄悄开了个缝,这时候宋总把大家伙抽了出来,然后把小茜按到洗手台上,一把拉起来小茜的百褶裙,隔着丝袜就往里边插:哈哈,小骚货今天又没穿内裤。

小茜呻吟着,别啊宋总,我今天没带着多余的丝袜啊…

宋总基本上没有没停顿,直接把撕了个洞,噗嗤一声插到了底,说那就不给你废掉了,开个小洞吧,还可以接着穿。

小茜直接"啊 , 啊,轻点啊 宋哥,好胀啊,用力啊老公,快点。。快点。"

宋总一边用力撞击着小茜的黑丝肉臀,一把隔着轻薄的衬衣抓住小茜小乳房,使劲儿揉着;小骚货爽不爽。

爽啊,宋哥,操死我吧,我天天想你的大鸡巴。。用力啊,我快来了。。。

宋总听着这淫荡的呻吟声,每次冲击都直捣黄龙,小茜的身体突然开始抽搐,夹紧身体,靠在宋总身上,啊,来了,来了,,操我啊宋哥,飞了。。。

宋总明显也要来了,一把抱起来小茜转过来身体放到了洗手台上:快,把高跟鞋脱下来。然后用黑丝脚开始撸,啊,,,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在了小茜的两个黑丝肉脚的脚心里。

小茜呻吟着,笑嗔,这可怎么办啊。

宋总喘了口气,捡起来小茜的银色高跟鞋,直接套到小茜脚上说,今儿你就这么穿着。今晚我给你买新丝袜和新高跟鞋。

小茜一脸潮红,都听你的,真坏啊宋总。。

宋总嘿嘿一笑,快收拾下,不早了。待会儿你把看好的丝袜发我微信,我先走了。

小茜从台子上下来,顾不上提自己的裙子,跪在地上去舔宋总的阳具,然后帮他把裤子系好,你先去吧,我收拾下。

宋总拍了拍小茜屁股就走了。

小茜直起身来拉下裙子,拉了纸巾擦了擦高跟鞋和脚背上一点点精液痕迹,然后梳理了一下头发和领口,叹了口气也出去了。

我突然发现虽然一点没动,我的淫液已经顺着大腿根留到了膝盖里侧,得了,我直接把左腿的丝袜脱了下来,沾了沾小穴口上淫液,然后团了一下用力把塞进了肛门里。

突然感觉充实了好多,不过也那种充实的感觉也让我不想再用高跟鞋了,干脆把右腿的丝袜也扯了下来,套在高跟鞋上插到小穴里,然后把高跟鞋抽了出来。扔掉避孕套,今天就这样吧。

待会儿回办公室再换一双丝袜好了。

今天的故事先讲到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