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闺蜜沐姐的风流往事

我和妻子闺蜜沐姐的风流往事

我和妻子闺蜜沐姐的风流往事

第一章沐姐

最初,视如珍宝,敝帚自珍。后来,君去我后,莫使我哀。最后,余生飒飒,勿以为念。

妻子去世一周年的那天,我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妻子去世一年了,她给我留下了一个可爱的三岁女儿,这是我一年来浑浑噩噩的生活里唯一的一抹阳光。在那个天气阴沉的下午,我坐在她的墓前,絮絮叨叨地和她说了很久,给她描摹离开的她的日子都有什么样的生活。我每个月都来,撕心裂肺的伤口早已被层层覆盖,深深隐藏。在这了无人迹墓园,我只觉得孤单。

我和妻子是高中的同学,风雨十几年不曾分开,哪怕吵架再凶,我们都不曾有它念,一直深深地认为对方就是自己的众生伴侣。我们不只是灵魂伴侣,性生活也是无比和谐。我们都是对方的第一次。那时候还在上学,只能偶尔常常禁果。那时候,网络也不发达,甚至我们都不知道a片为何物,一切都是两个羞涩的少男少女自行摸索完成。我们用了两年多,才在大学的第一个国庆假期达到生命的大和谐。妻子获得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性高潮,而我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极致体验。

其实我的身体条件一般,一般个头,一般体型,一般相貌,属于普通人。jj大小粗细也一般,远没有a片或网上一些人宣称的那么大。我和妻子每次做爱时间大约40分钟到1个小时。不要惊讶,这不是全部活塞运动时间,我没有那么强。一般,我们是侧卧,我从后面楼着她插入,然后我们一边说着情话骚话,一边慢慢动。气氛全部调动起来后,有时她在上面,有时我扛着一条腿骑一会,最后后入或者传统姿势结束战斗。

期间,会根据情况略做休息(蠕动或慢插),天长日久,每次妻子大概能来两次高氵朝。说实话,我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有些夫妻性生活不和谐,分手离婚的都有。

比如杨雪,她是我妻子的大学室友和闺蜜。大学毕业后谈了朋友,结婚没有几个月就离婚了。后来和我妻子聊起来,就是说她老公不行。那时候还流行qq,杨雪和我聊天的时候还旁敲侧击问过我多久。不过,当时的我还是个蠢萌的钢铁直男,连这种接近赤裸裸的暗示都没能看懂。

杨雪的故事以后再详细的说吧,说回当前,我以为我们的生活就会这样平静而带着小情趣继续下去,直到白发苍然,儿孙绕膝,直到被病魔击碎。

我的妻子在死亡通知书下了后,还顽强地生活很久。我知道她放不下我,更放不下女儿。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光里,她时常用温柔的目光久久注视着我,问我是否记得我们的约定。我回答记得。以前情到浓时她曾说过,人生在世,必有百年。如果有那一天,请原谅她的自私,她要先走。她说:“没有你的日子我无法忍受。”没想到一语成谶。现在,她说:“不是,我希望我走后,你好好的,再找个爱你的人,别孤单。”我一下子崩溃了,她抱着我,拍着我的后背:“一个大男人,不要哭。”停了一会,她又补充一句,“一个完整的家庭对孩子无比重要,琳琳不能没有妈妈。”

一年后的今天,我坐在她的墓前,仿佛醍醐灌顶,福至心灵,忽然深刻地明白了这句话。我抚摸着冰冷的墓碑,久违的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谢谢你,念念,哪怕你不在了,依然能照亮我的人生。”

回到家时,天已经快黑了。在楼下,我见到了沐姐的车。沐姐,名叫周沐兮,是妻子的同事,也是最好的闺蜜。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莫名地觉着她和妻子十分的相像。其实她们的相貌一点也不像,可能是因为我对妻子太熟悉了,才觉得她俩是灵魂或内在相像,我也说不清楚。

沐姐比妻子高一点,白一点,瘦一点,美一点。妻子为我生孩子,身材变形很多。沐姐没有结婚,身材保持的很好。沐姐身上有很浓的书卷气,知性而干练。和妻子聊天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奇怪,这样的女人怎么会嫁不出去?妻子说,沐姐以前有过两个男朋友,一个是大学时候,一个在工作后,都不长久。后来也相过几次亲,都没成。大约五年前,忽然不相亲了,也不找男朋友,就一直单着。

沐姐岁数不大,今年33岁,比妻子大不了一岁,甚至比我还小一点,我顺着妻子也叫她沐姐。妻子在世的时候,我们走的很近。有时候会一起去玩,一起泡温泉(不是混浴,别想歪了),一起打卡网红店。那时候我就觉得沐姐很特别,她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听你说话的时候会很认真的看着你的眼睛,目光清澈。她的微信我很早就有,不过以前联系不多。

只是在大约5、6年前,刚刚经妻子介绍认识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断断续续地联系过几次。她问过我一些电脑故障、选购手机等的问题。后来就不联系了,甚至春节都不会发送祝福信息。见面的时间倒是不少,都是妻子联系。女儿琳琳出生后,认了沐姐做干妈。妻子走了的这一年里,她每个月都来看看孩子。

琳琳和她很亲,这一年帮了我不少忙。妻子去世后,我腾出大房子,让琳琳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我的工作加班频繁,单独住在一个一居室的小房子里。两家离得不远,不忙的时候能陪孩子,忙的时候也不会打扰到孩子。很显然,沐姐今天看完了孩子,在等我。她知道我今天干什么去了。我敲了敲车窗,沐姐不知道在出神想着什么,吓了一跳。我说:“等了很久?上去吧”沐姐一边锁车,一边说:“我刚看完琳琳,来看看你。嗯……你没事吧?”我们一边上楼,我一边说:“没事,我能有啥事。”她看我说的轻松,哼了一声笑着说:“穷嘚瑟。”

进了房间,沐姐也不见外,问我喝水不?我们也算是通家之好,沐姐这一年来照顾我很多。就连我的父母也侧面暗示我几次,要不要考虑追求沐姐,被我严词回绝。几次下来,他们也就不提了。我摊在沙发上,沐姐端来一杯水,坐在一边,问我累不累。沐姐今天穿着一件针织的酱红色短袖衫,领口有一块断开,像项圈一样。下身是米色过膝裙,黑色的丝袜。以我钢铁直男的审美,其实沐姐颜值有6分,比一般人强,但不算特别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今天我特别注意沐姐,甚至有点口干舌燥。

我赶紧喝了一口水,问她:“你下班直接来的?”她说是,想琳琳了。然后说一些家常。我的精神有些恍惚,她说的话都没听在耳朵里。她的样子在我眼里,晃晃悠悠变大,填满了视野。

沐姐发觉了我异样的目光,脸上泛红,盯着我问是不是不舒服?我觉得我的心里有什么东西觉醒了,我居然从她的目光里看出了欲望?我不是很肯定,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毕竟,我之前只是一个蠢萌的钢铁直男,不解风情到赤裸裸的暗示都看不懂。沐姐的手伸向了我的额头,目光里的欲望夹杂着关切:“你没事吧?”白皙的手,带着一丝香气。我一把拉住了送上门的手,在沐姐的惊呼里,把手的主人拉进怀里。怀里的人柔软而清香。沐姐好像吓到了,她挣扎着,不停说:“不要,别这样,阿峰,放开我。”鲜艳的双唇仿佛就在我的眼前,诱惑着我。沐姐察觉了我的目的,推拒明显加强了力度,声音却低了下去:“唐峰,别别,不要这样,安念……”

安念!!!安念仿佛一道闪电。我模糊的视野顿时清晰了。沐姐脱离了我的怀抱,肩膀轻轻抖动,用一种战战兢兢,可怜的目光看着我。我明白,她是在担心自己说错了话,伤到了我的痛处,揭开了我的伤疤。她不知道,今天,在安念的墓前,我的妻子,我的安念,已经为我解开了心结。但我伤害了沐姐。

“对……不起,沐姐,我……我……”我实在无法面对沐姐,我半转身想后退一步。刚刚迈出半步,沐姐从后面一把搂住我的腰,把脸贴在我的后背上,只含混地说出半个“别”字,就呜呜的哭起来。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我知道,沐姐还是对我有意思的。

我轻轻拍着她的手,想等她平静下来,但是,她仿佛有天大委屈,一哭就止不住了。我几次想掰开她的手,她都搂地更紧了,脸在我后背使劲的蹭着,摇着头。我拍着她的手,轻声说:“没事的,你先放开,让我转过身来……”沐姐懂了我的意思,放开手,我一转过来,她就猛扑进我怀里,紧紧搂着我,仿佛一松手我就会飞了一般。沐姐哭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她的脑袋拱在我的怀里,轻轻颤动着。我理了理她鬓边的乱发,端着她的下巴把她脸抬起来。沐姐脸色潮红,两眼含泪地望着我说:“我……”我那允许她把话说出来,就狠狠地一口亲在她的双唇上。

沐姐“唔”地一声,身体一僵,双手搂的更紧了。我撬开她的双唇,把她柔软的香舌勾了出来。沐姐的舌头小巧而柔软,我忘情地吮吸着。也把我粗大的舌头伸到她的嘴里去,上下扫荡。沐姐的身体软了下来,却很热烈。我们吻了很久,直到沐姐快喘不过气来了,才放开她。

沐姐的脸红扑扑的,嘴角唇边还残留着口水,双眼迷离地看着我说:“峰,对不起,我……”没等她说完,我再次吻了上去,同时手掌摸上了她挺翘的屁股。沐姐哼哼了两下表示抗议,就任由我揉捏了。别看沐姐33岁了,但160多的个头,只有不到一百斤,身材保持的很好,尤其是屁股,小巧而挺翘,手感十足。摸了一会,我撩起她的裙子,往裙底摸去。沐姐一惊,挣开了湿吻的双唇,急声说:“不要……”但已经晚了。触手所及,一片泥泞,沐姐的内裤已经湿透了,连裤袜都阴湿了一大片。被我发现了秘密的沐姐,羞叫一声,埋头在我怀里,死也不愿意动了。

我的手指沿着细缝滑动了几下,只觉得湿润而燥热。沐姐受惊般地夹紧了双腿。我之前只有妻子一个女人,从没想过女人会有这么多的水。以前我的妻子的淫水也很多,但不至于流这么大一片,何况沐姐这甚至连前戏都还没有呢。

从后来我的经历看,沐姐的确是特殊的女人,我再没有碰到一样的。我亲着她的额头,柔声说:“乖,没事的,让我看看……”沐姐在我怀里使劲摇头,说:“不要,羞死人了……”。

我无视她的抗议,把她放倒在沙发上,脱下她的裙子、裤袜和内裤。沐姐轻声地抗议着,却没有反抗。在我耳里听来,她的抗议简直是鼓励。内裤已经湿透了,甚至能攥出水来。掰开的双腿间,阴户还是粉嫩的,看不见大阴唇,阴户是一条细线,皱成一团的洞口轻轻张合,仿佛在呼吸,细细的淫水还在一点点地渗出来,一片狼藉。我用手轻轻拨了一下阴蒂,沐姐浑身一紧,“哦”地发出一声呻吟,说:“不要……”我问她:“怎么这么湿?”一边问一边试着伸一根手指进去,很紧,刚刚伸进一个指节,就被阴道肉紧紧裹住。

沐姐啊啊地大叫两声,呻吟着说:“不要……我也不知道,我不能……啊……见你,也不能……啊……想你,一想你就湿……”我轻轻扣着她的嫩肉,奇怪地问:“不能见我?”沐姐叫声更大了:“啊啊啊……嗯……五年了,我……见到你……就湿,流的……啊……到处都是……不要了……”听到她的话,我心神激荡,看着他嫩嫩的阴蒂,忍不住上去舔了一下,有点酸味,黏黏的。沐姐被我一舔,屁股一紧,叫道:“不要……峰……啊……你上来吧……我受不了了……”看她这么敏感,我不再挑逗她,一边脱衣服,一边调笑她:“什么上来?”沐姐张着双腿,紧闭双眼,说:“你上来……放进来……”“把什么放进来?”“……”沐姐咬着嘴唇,似乎在想措辞。“说,鸡巴”沐姐哼了一声,轻声说:“流氓……”使劲咬了咬嘴唇,“把……你的……大鸡巴放进来……”我已经解除了武装,全身赤裸地半蹲在她前面,用龟头上下摩擦着她的阴道口,问她:“放到那里去?”沐姐屁股扭动着,喘息着说:“我下面……放进我下面”“回答错误。”“不要……峰……放进来……我受不了了……”我蹭着她的嫩肉,说:“这叫骚逼,说一遍”“哦哦哦哦……好……放进我……的……哦……骚逼……”“好好说一遍……睁开眼……看着说……”沐姐羞臊的摇摇头,然后慢慢睁开眼,看着我的鸡巴在她骚逼上蹭着,呻吟着说:“好大……峰……把你的……求你了……把你的……哦……把你的大鸡巴……放进我的骚逼里……我……啊……”不等她说完,我用力一挺,在她的淫叫声里,把龟头插了进去。好紧,她的阴道内一片火热,柔软的嫩肉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要不是她淫水丰沛,根本插不进来。即使她淫水横流,也无法一下插到底。我先插进个龟头,然后缓慢退出,再缓慢插入,一次比一次深入,反反复复八九次,终于差不多了。

沐姐浑身颤抖,双手扶着我的腰,不停地叫着:“好大……慢点……啊……好大……我好几年没做了……慢点……”我的体会一点不比她差,随着鸡巴的深入,她骚逼紧紧地裹着我,轻微的疼痛中带着巨大舒爽。沐姐地骚逼让我想起了妻子当年的处女逼。随着最后一下,我用力的把我的鸡巴全根插入,也似乎插到了沐姐的最深处,龟头顶到了一块似硬非硬,似软非软的东西。那东西仿佛有张小嘴,似有似无地吸吮着我的马眼。一阵无法遏制快感顺着脊柱上窜,我的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就在此时,沐姐大叫了一声,两腿伸得笔直,十只脚趾紧扣,指节都发白了。她的身上泛出了一片粉红色,屁股臀肉收缩,快速的有规律的抖动。而骚逼里面从里而外层层收紧,像铁箍一般紧紧箍住我的鸡巴。那股收缩的力道之大,勒的我生疼,生生把我的快感消退了。她收缩并不是一次,第一次力度最大,时间最长,然后依次降低,在三五次后逐渐消退。阴道恢复了紧致,甚至因为涌出的大股淫水而显得更加润滑。在此期间,沐姐脑袋向后扬起,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嗬嗬”声。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一分钟,沐姐慢慢醒过神来。我居高临下盯着她,没有动作,只是顶在深处,笑着说:“你不是吧?高氵朝了?我刚插了几下,才插到底啊。”出人意料地,沐姐呜地一下又哭了出来,差点没把我鸡巴吓软。我连忙轻吻她的脸颊,轻声安慰她。她这次哭得不厉害,一边呜咽一边说:“峰,我想这一天……五年了,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你不用管我……好好的……使劲的要我吧……”听着她的情话,我把她的双腿盘在我腰上,抱起她,就保持着鸡巴插在骚逼内的姿态走进卧室。今夜无眠。

第二章 沐兮往事

小小的卧室里面媚光四射。沐姐的双腿仍然紧紧夹着我腰而我们下身依然紧密贴在一处我粗涨的肉棒仍然抵在她阴户的最深处沐姐已经被我剥成了光熘熘的小绵羊躺在那里一副任君品尝的样子。她的胸前一片雪白乳房饱满浑圆虽然不是很大但刚好一手掌握。乳房的顶端两颗细小粉嫩的小蓓蕾点缀在上面一看就是未曾经过多人之手。

我妻子的乳房经过我和女儿的多年蹂躏早已变得坚挺、硕大和颜色深。我总是不自觉的把沐姐和我妻子作比较。我总是很奇怪认为她们两个十分的相像虽然她们相貌不同性格不同哪哪都不一样但我就是坚定认为她俩一模一样。多年以后我才慢慢明白因为我和她俩在一起的时候都是那么放松那么自然那么合拍。

看到沐姐美丽的乳房颤抖的蓓蕾我猴急的扑上去张开大嘴肆意的吃起来。小小的如同已经变硬了在舌尖的挑逗下沿着我的牙床滑来滑去。沐姐伸开双臂穿过我的后脑把我的头压向她的乳房嘴里呼喊着:“用力……啊……啊……”她的屁股也开始一抬一抬轻轻蠕动引着我的龟头顶着她的花芯。我抬起头一手搂着她的后背一手端着她的下巴深吻她的双唇粗大的舌头填满了她的口腔肆意的侵犯着。

沐姐很享受小小的香舌轻轻勾引着我、回应着我、挑逗着我在我撤回稍事休息的瞬间她就追逐过来让我吮吸轻咬着我的下唇。然后她又畏畏缩缩的后退迎接着我更加勐烈的侵犯。我也已经两年没有性爱了。美色在前我也顾不得轻怜密爱。沐姐不是处女虽然紧凑如少女但好在淫水多。

我毫不怜惜的大开大合起来。每一次我都将鸡巴整根抽出只剩龟头再用力的狠狠送入至根顶着花芯略一研磨再次进行下一回合。每一次我都轻轻转动屁股每一下的插入都略微转换一下角度争取一个全新的体验。沐姐上面的嘴被我堵着下面的逼被我插着爽到极点却无法发出声音只能呜呜的叫着。她双腿伸得笔直屁股筛动迎合着我的抽插。每次随着我拔出而挺起的屁股都会被我狠狠的插回床上。速度渐渐加快我有些喘不过气起来正好沐姐这么好的声音不听她叫床实在太可惜了。

刚刚放开她的嘴声音如穿闸的洪水喷涌了出来:“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啊……”我扶着她的腰把她的屁股固定在床上然后长抽勐送快速的干起来。沐姐嫩嫩的逼肉被我的龟头刮着翻出翻入大股的淫水流出来濡湿一片流过屁眼流到床上很快就湿了一片。

这女人真是水做的。我的妻子淫水不多一般情到深处也只不过是湿满屁股很少流到床上。我后来经历的女人虽然也有淫水多的但都不像沐姐我甚至一度怀疑她是不是尿了。勐烈抽插了几分钟沐姐的阴道渐渐收紧。而我现在每一次都能撞到她骚逼深处的那块嫩肉上。感觉越来越清晰那块肉开始很硬后来越来越软慢慢随着龟头的撞击彷佛破开了小口彷佛张开了小嘴每一次的瞬间都要吸吮我的龟头一下。渐渐随着撞击的深入龟头彷佛已经有大半个能被那小嘴包住。沐姐已经被干得有点心神恍惚。她晃着头大声淫叫着:“亲爱的……要我……啊啊啊啊啊……好深……啊啊……我不行了……”沐姐的高潮又来了。我把鸡巴挺进她的最深处感受着她的高潮。这次她的身体轻轻颤动嗬嗬叫着阴道紧握着我的肉棒花芯的小嘴裹着我的半个龟头蠕动着吐着热乎乎的淫水。随着高潮的结束那小小的花芯慢慢退后嘴的吮吸的感觉消失了变成了舌尖轻轻顶着我的马眼或者是我的马眼顶着她。

我舒服的挺了挺鸡巴高潮退去的沐姐水汪汪的大眼睛横了我一眼:“流氓……别动……”我当然不会听她我收缩屁股让鸡巴在她的逼里跳动然后揉着她的乳房调笑她:“刚刚是哪个小骚货让我用力的?”可能是听到了“小骚货”三个字沐姐的骚逼一紧说:“臭流氓。沐姐虽然在骂我但眼光里含满了柔情蜜意。我心神一荡沐姐轻轻把我拉到她的怀里双腿环着我的腰双手抱着我的背如八爪鱼一般贴在我身上。

用细嫩的脸庞蹭着我的脸在我耳边轻声说:“臭流氓……我爱你……”我的欲火再次上升。我舔着她的耳垂挑逗她:“小骚货我们在干吗?”沐姐哼了一声搂紧我:“我不知道……我不说……”我轻轻转了转屁股硬硬的大鸡巴拱着她的骚逼命令她:“快说!”沐姐拉长声音哦了一声不依道:“流氓……我就不说……哦……”但很快沐姐就在我拱来拱去的攻势下投降了娇声道:“流氓……哦真硬……我说……我说……我们在做爱……”“还有呢?”我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沐姐脸色酡红羞难自抑嗫喏半天才小声说:“性交……”我呵呵笑起来狠狠拱了两下说:“我在操你操你的逼……你说一遍……”沐姐扬起拳头锤了我的胸口几下终于在我狠狠盯着的目光里屈服了:“你……峰……你在操我……你的大鸡巴在操我的骚逼……”沐姐的乖巧超出了我的预期我狠狠吻了她一下以示奖励:“你再说几个我就把你操的不要不要的……”听到骚话的沐姐湿湿的阴道律动起来。“臭流氓我才不要……”停了一会沐姐娇声说:“你在干我……你的大鸡巴在干我的骚逼……”说完沐姐的眼里起了一层水雾变得迷离起来。“你在插我……你的大鸡巴在插我的骚逼……”“你在日我……你的大鸡巴在日我的骚逼……”“你在要我……你在上我……你在骑我……啊……羞死了……峰……我好不好骑?你爱不爱骑?”沐姐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骚话刺激的我鸡巴又涨大好多填满了她所有的缝隙。

沐姐感觉到了扭着屁股哼哼着忽然说:“你在糟蹋我……”我一愣刚刚在想这是什么话?这算情话吗?沐姐娇媚看着我补充说:“我喜欢你糟蹋我……”我再也无法忍耐大鸡巴涨的难受。沐姐水水的骚逼勾引着她花芯的小嘴又浮上来了。她扭着屁股欢快、热烈期待着我带着暴风骤雨的光临。我当然不能让她失望我狠狠抽送起来九浅一深、三浅一深渐渐顾不得什么技巧了只剩下了马达的律动。坚硬的肉棒席卷着她的嫩肉硕大的龟头刮着她的腔壁淫水被一股股的抽出撒的到处都是。

沐姐经过刚才的调戏已经放开了她扭动着身体呼喊着快感激励着我引诱着我牵引着我。“啊啊啊……峰……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弄死我吧……到底了……干死我……我不行了……”“骚逼完了……哦哦哦哦……顶死了……”“慢点……哦……快干我……”“我爱你……峰……我的逼……不行……”我也到了顶点。每一龟头都被花芯细细包裹拼命吮吸。集聚的快感沿着嵴柱上下乱窜终于汇聚在一点。我喘息着说:“我要射了求我!”沐姐浑身抖动看样子也快来了听到我的话马上骚发发的说:“峰求你!啊啊……射我射我里面射我骚逼里射死我……”“啊——”伴随着沐姐的一声长呼我狠狠顶着花芯的那张小嘴开始射精。大鸡巴有力跳动着一股一股喷进那张吞咽的小嘴。

可能是太久没有释放一发不可收拾感觉射了一发又一发没完没了。我射了两股沐姐也来了。熟悉的紧握感如期而至但有有所不同伴随着射精她的每一下收缩都像吮吸带着吸力想把我抽空。沐姐的屁股又有规律的抖动起来她嗯嗯叫着接受着雨露滋润。

高潮之后的我们亲密的搂在一起。沐姐背对着我侧躺在我怀里我的右手从她脖颈下穿过抱着他把玩着她滑腻的乳房。另一手搂在她的胯部使她微微拱起的屁股紧贴着我。她的一条腿抬起向后搭在我的腿上。两腿之间一片狼藉的方我的鸡巴仍然插在她的湿漉漉的骚逼内。

可能是太久没做爱的原因我射了之后并没有变得软绵绵而是半软不硬插在沐姐的阴道内索性就没拔出来。我们两个余韵悠长耳鬓厮磨述说着情话。沐姐告诉我五年前第一次见面就对我一见钟情。我立刻表示这不可能。我自己的情况我很清楚我175相貌普通不是富豪没有才华。当然我不是妄自菲薄我当然有我优点。但我的优点必然要在天长日久的交往中才能看出来。一见钟情这种事必然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沐姐叹了口气说:“你就是我命中的孽障我们不能见面一见面就不可收拾。原来八年前我的妻子安念入职他们公司。开始的时候两个人交集并不多沐姐更成熟稳重一些而安念在熟人面前就古灵精怪一些。可能也是命中注定平澹的交往里两个人渐渐的好起来直到变成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事情就坏在这个无话不谈上。婚恋的话题当然最初是围绕沐姐开始的毕竟她是单身。

沐姐大学时候有过一个男朋友前前后后交往一年多后来分手了。这个人也是拿到沐姐一血的人。后来沐姐和我说你别放在心上他没你大而且一共也没有做几次。第二个男朋友是毕业后的同事只交往了三个月据说是个奇葩和沐姐三观严重不合后来分手了。再然后相过几次亲也都没成。这些闺中密话转来绕去不过就是这些内容有来必然有往。时间一长安念自然把我们家的家长里短也告诉沐姐其实只不过都是些平常的小事有快乐也有悲伤沐姐说琐碎但是温暖。

诸位不要想歪了我后来向沐姐反複求证过她们还真没有交流过性爱的问题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安念表示过我们的性生活挺和谐的。沐姐说:“你知道吗?没有见到你之前我就对你很熟悉彷佛多年的好友一般。其实她不知道我当时也不知道她从安念口中认识的我根本不是什么好友。安念口中的我是爱人。沐姐追逐着安念的影子在安念无意识的描述里共情着。这也是我觉得她们相像的原因她们会喜欢一样的男人也会被一样的男人吸引。沐姐知道错误的时候已经晚了。

命运的车轮来到了那一天安念正式介绍沐姐给我认识。沐姐见到我时候就傻了。她以为是见闺蜜的丈夫而这个男人她很熟悉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她都知道。她以为只是认识一个新朋友直到见面的一瞬间。我说了她们会被一样的男人吸引。这世界真是神奇我也觉得她很熟悉就像安念。

沐姐说:“从那时起我就备受煎熬。我不敢见你也不敢想你。“我曾经想过把你夺过来。“我甚至做了试探。“可是我和安念越来越好我害怕了我怕失去她更怕失去你。“后来我想明白这是命中注定的我就这样一辈子守着你。“我拒绝了所有我宣单身。“不管你知不知道我为你守身如玉。“哪怕这样一辈子我也不后悔。“然后安念走了。“我甚至悄悄高兴过。“高兴过后我狠狠打自己的耳光。“我每个月都来见你。“我特别想你但我不敢。我不知道沐姐在这段感情里居然活得这么卑微。

我紧紧搂着她赤裸而温暖的酮体轻轻亲吻着她的脸颊。沐姐没有再哭泣她的委屈已经发泄完了。她说:“我很开心。我决定缓和一下气氛就问她:“哪里开心?”沐姐一下子脸红了秋波荡漾横了我一眼说:“流氓……讨厌……”我忽然想起一个事就问她:“那来一个糟蹋的词?难道我像痞流氓吗?”沐姐噗嗤一声笑了脸更红了:“你不是像你就是……啊……”沐姐被我狠狠揉了下乳房发出一声惊呼。少停片刻沐姐忽然问:“峰我是不是……很……下贱?”我轻轻揉着她白皙的乳房安慰她:“怎么会?我喜欢在床上下贱的女人。最好又骚又贱。沐姐哼了一声身体微颤彷佛动情了。

隔了一会沐姐轻声说:“小时候我见到一本书上有糟蹋这个词后来知道了它的含义我一直觉得这个词好……色情。我笑着说:“那鸡巴、骚逼不色情吗?”沐姐软绵绵妩媚哼了一声表示抗议:“也色情但不一样。这些词冲击力大反而不如有些话回味悠长。在我的心里其实还有……”沐姐似乎发觉说错了话住口不说了羞涩闭上双眼甚至连她的阴道都颤抖起来。我奇怪问她:“你说什么?”沐姐拼命摇头:“不说。过了一会沐姐彷佛下了很大决心睁开眼看着我说:“峰……”看着她娇媚的样子我捏住她的下巴狠狠亲了一口说:“换个称呼”沐姐激动啊了一声小声说:“老……老公……”“哎”我大声答应一声然后说:“快说你刚才说什么?”沐姐的声音都颤抖了:“玩……”“哈?!!!”沐姐的脸色红透了显然羞到了极点:“老……老公你玩了我你……你以后要一直玩我我……也只给你一个人玩……你要是不玩我了……我……我……我活不下了……啊……好硬……又大了……”听着她的情话我插在她阴道里的鸡巴一下子变大了。

我还真不知道一个“玩”字对她这么重要。也不知道真的是这个字刺激了我还是沐姐娇媚柔软骚浪的姿态刺激了我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反正我现在是雄风再起摩拳擦掌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这个小美人了。沐姐被我涨大的鸡巴刺激的激动不已。这不是插入的这是中心开花。肉棒刺激着挤压着腔壁填满了空隙。沐姐丝丝吸着气向后挺起屁股方便我的入侵。“老公玩我吧……我是你的……尽情的玩我吧……”这一晚直折腾到两点我连射了三次才搂着已经彻底软绵绵的骚逼一片狼藉的沐姐沉沉睡去。这一夜睡得好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