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胁迫的命运(上部)改编

我被胁迫的命运(上部)改编

我被胁迫的命运 我是从小县城考出来的毕业生,学的是贸易专业,其实这个专业在我上学的 时候就已经不吃香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我能从小县城考出来就已经是家里到 处夸耀的榜样了。什么专业已经不在乎了。

在我上学的时候,我一直接触同性的圈子,并且和一两个成熟的男人保持着 性关系。因为从他们那里多少能解决一些生活费。我不是MB,因为我并不管他 们要,只是他们知道我上学,手头不宽裕,偶尔会给点零花钱。

我毕业那年,我曾经的一个男人,把我介绍到机械贸易公司,但很不幸,这 家公司刚改组了领导班子,新的领导班子提出减员增效的口号。这个时候作为新 人的我,其实面临很大的危险,普通职工都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这几天新任命的人事科科长的办公室内人影晃动,不时爆发出激烈的争吵甚 至打斗,进去的人都是脸色惨白忐忑不安,随后就是激烈的争论、争吵,然后迅 速升级……

最后,有头破血流出来的;有脸红脖子粗嘴里骂骂咧咧出来的;也有一副不 肖神色走路连腿都不打弯出来的;有双目呆滞,步履蹒跚,踉踉跄跄出来的;更 多的是带着失望,愤怒表情出来的……。原本两百多人的公司,一下走了三分之 一,诺大的办公室,几天之内冷清了不少。

今天轮到我谈话了,我内心忐忑的爬着通往顶层六楼人事科的楼梯,并没有 多少台阶的楼梯,我却走了差不多十分钟,今年26岁的我,如果失去这份工作, 不仅生活无着落,只能回到县城,想到家里的期望和目光,我真是愁苦死了。

由于公司长期处于半开工阶段,我其实和公司里大多数人一样没事可做,长 期待在家里,不是打麻将就是看电视,反正每个月还是可以拿六百块的最低工资。

但昨天接到人事科的电话,一晚上没怎么合眼,今天一觉醒来右眼皮直跳。

听说新来的人事科科长和我的那个介绍人很熟,是一个40多岁的男人,也 不知道新来的总经理怎么想的,会让一个没有人力资源经验的大叔坐上这个重要 的位置。

不过为了给这个素未谋面的科长留下好的印象,还是起了个大早,冲凉后, 穿上西服,把头发整理干净,把露出的胡茬全部刮个干净。忙的是不亦乐乎。

自己好歹也是个新人啊……肯定会有机会。但是也说不准。要是劝退回家就 麻烦了。可怎么过啊……想到这里,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转眼已经来到了人事科办公室门口,我深吸一口气敲了下门走了进去。

「您好,是陈科长吗?」我夹了夹紧喉咙,细声细气的问道。

宽敞的红木办公桌后面,一个谢顶大啤酒肚的中年正是新的人事科科长,他 叫陈兵,本市市长的妻弟,这个家伙小时候就是地方一霸,上学逃课不说,今天 聚众赌博,明儿就找鸡,要不就是强迫少女,经常为争夺女人大打出手。

他的事迹劣迹斑斑,书本没啃多少,学校附近一个市政府扶助的民营企业的 十来个打工妹的肚子倒纷纷被他搞大了,弄得这老板哑巴吃黄连,认倒霉自己出 钱给打工妹做人流,给营养费,休息期间工资还照发。

通过市长的关系混到了这个公司里,又仗着有关系的身份找了几个打手坐镇 办公室,找职工「恳谈」,不是今天辞退这个,就是明儿开除这个,稍有言语冲 突就招呼打手给工人们「招呼」上了,弄得工人们敢怒不敢言,鸡犬不宁的。

不知道这个家伙昨晚干了什么,我进门的时候还在大班椅上打盹儿,我怯生 生的叫了一声「科长」,看他好不容易撑开眼皮,看我一眼后慢腾腾的从座位上 扶起了身子。

「你就是刘彤?那个胡总介绍进来的?」陈科长那双眼睛瞪得老大,螃蟹似 得几乎跳出眼眶,一下子睡意全无。眼里隐藏着一股欲望,我觉得似曾相识。

我虽说不算是久经沙场,但也在这个圈里混了很长时间。一看科长这表情就 知道他想的什么,我的脸不由得有点潮红,神情羞涩。

「难道他也是?不会吧?经常听说他跟很多女人都上过床,不会想把我怎么 样吧?也许事情就好解决?」我不禁又有些复杂的得意心态。

「对,我是」我因为有点走神,回答有些结巴。

他努力站直因驼背而不到150公分的身子,也只能到我肩膀的高度,脑袋 正好对着我的胸口,老鼠眼睛目不转睛的上下打量,毫无顾忌的「视奸」着我。

因为俩人距离实在太近,这家伙刚才一张嘴,我处于本能的退了一小步,望 着眼前这个色狼令人作呕的龌龊相貌,和扑面而来的阵阵浓烈的口臭,几乎让我 晕倒。

好不容易定了定神,「公司里很多人叫我小彤。」

「那我也叫你小彤吧……小彤,快坐。」

陈科长忙不迭的招呼她坐下,大家便开始寒暄起来,谈话时间已经过了半小 时,他始终不发一言坐在那里听我喋喋不休说起自己在县城的情况,怎么考学进 城参加工作……一直到现在的经历,那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我身上,看得我有点 不自在,不时的在椅子上转动身体来躲避对面那个人色迷迷的的目光。

为了加重对方的同情心,说到公司里的情况,我不禁眼眶发红,正要拿手擦 掉眼泪,陈一科长隔着桌子递过来一张手帕。

「谢谢!科长,您真好!」我夸道,一面使劲挤出两滴眼泪,用手帕擦了擦 眼角。

「不客气,说实话小彤,我一见到你,我就觉得我们很有缘分。」他一张嘴, 口水淌了下来,时候我才知道,他压根没听我说什么,而是心里一直在琢磨怎么 才能占有我成熟丰满的肉体,胯下这根将近五十年的老鸡巴还从来没有进过像我 这样的人的体内。今天他是一定要拿我开刀不可。

「小彤,你以后就叫我陈叔吧?这样亲切一些。」

一听说「以后」,我心里一松,「看来有门,我还能在公司里待下去。」

「好啊,您这样说,那我就这样称呼您了,陈叔。」

「哎,这就对了嘛!」陈一军拉了拉还的官腔,一面不失时机的拉过椅子坐 到我旁边,还嫌不够近便又凑了凑,膝盖碰到了我的膝盖。一面不怀好意用自己 右手的猴爪子捏住我白嫩的手指,假猩猩故作关切的用手帕擦干我眼角的泪痕。

「干嘛伤心啊,工作慢慢谈嘛。」他淫荡的看着我,左手已经从后面把住了 我的肩膀。

我心里暗叫不妙,出于本能的反映我轻轻挣脱了肩膀上的手,「陈叔……」 一面不安的看着他的脸色。

陈叔有些恼怒,但没有立即发作,反而镇定下来。话题重新又回到工作、公 司改制、人事制度改革、人员变动,这次口气转了180度,话锋明显变硬。我 越听心里越害怕。额头也开始冒汗。

「小彤啊,虽说你是公司里新员工,但来的时间也不是很短。应该有些觉悟, 现在公司里困难……你是不是就……」陈叔故意拖长话音。

我一听心里暗暗叫苦,知道从刚才科长的眼神和行为已经知道这个猥琐的大 叔想干什么了,也明白先前自己不冷静的举动已经触怒了科长,这下找来他的刁 难。

「那……我……?」我心里扑腾一下,满脸祈求的神色。

「还是接受公司里的决定,拿遣散费回家享享清福吧。」这个猥琐的面容, 面不改色的说道。

「那怎么行!」我声音变了形,祈求道:「我家里负担重啊」。

「没办法啊,这是厂里的决定,你是知道的,裁员目标是80%,比你有经 验的都裁掉了。」这话不假。

「求求你了,陈叔,让我留下吧,干什么都行啊!」我略带哭腔道。

陈叔这时候来到我身边坐下,「真的吗?干什么都行?」满脸狞笑着,手冷 不防伸进我的衣服开里面,粗暴的在我身体和衣服深处探索着。

「啊,别……陈科长!」我满脸顿时通红,一把推掉了他的手站了起来,但 是想到下岗,我又坐了回去。

「刚才叫我什么?」这个男人一把抱住快要上钩的我,臭嘴一下贴在我脸蛋 上毫无廉耻的求欢,「宝贝儿,你原来什么样我都听说过了。都说你在床上可浪 了。比女人爽多了。那地方又紧又暖,还会吸。我干过不少女人,可没一个像你 这样反响的。我早就憋着呢。一进门我就看上你了,现在好想和你做一次,感受 一下。」

我一面惊慌的扭头躲闪,一面结结巴巴的哀求道:「陈科长……哦,不,陈 叔……别这样,我都……我有人……」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骚货!有人怎么了?让他们干不让我干?」这个男人拼 命垫着脚尖,鸡啄米似的在我浮起一片红云的脸上和白嫩的脖颈狂吻。

双手也不失时机的解开我的衣扣和裤带,手拼命在我的胯下摸索着,仿佛是 考古队员惊喜的发掘什么出土文物。

我心想:完了,看来今朝不保。突然脑子一晕,天旋地转,几秒钟清醒过来 发现自己已经倒在办公室里那张宽大的沙发上。

这个猴急的男人一个把就把我撩倒在沙发上之后,一下扑到我身上疯狂的撕 开衣服,露出我的胴体,高耸挺拔的鸡巴毫无遮掩的袒露在这个猥琐的男人面前, 「陈叔……求你了,我都可以做你儿子了。」我哭叫道,不停得晃动手臂阻挡这 个粗野的中年大叔对自己肉体进一步的侵犯。

陈科长稍微停顿,带有征服者的眼光慢慢掠过身下猎物,然后他一把抓住贴 身的内裤使劲一扯,我还没回过神,突然觉得下体一凉,内裤已经飞到墙角,我 的裤子才退到膝盖,可是屁股已经暴露在外了。

「啊……别,不要……」我一声惊叫,连忙用手挡在裸露的鸡巴和屁股,可 是他的劲儿太大,压住我的一只手腕,我一只手怎么也挡不住前后两个羞耻的地 方。

我惊慌的推搡着陈科长凑向自己葡萄般大小的奶头的臭嘴,可我没想到自己 如此高大健壮竟然无法抵挡个头矮小的陈科长野性勃发的蛮力,我脑子里飞快的 转动,一直纠缠在对下岗的担忧和维护自己贞操的激烈思想斗争中,无形之间已 经削弱了自己的抵抗。

终于酸疼的双臂被这个猥琐的男人死死的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眼睁睁得只 好任由这个和自己父亲一样大的畜生贪婪的吮吸舔弄着自己紫红色的奶头,我怎 么也没想到短短几分钟时间就发生了这样震惊的事,仿佛恶梦一样,「要是自己 和他发生关系……」我简直想都不敢往下想。

「啊……陈科长……别咬……痛……」我现在只能做无助的苦苦哀求。

我的感觉在陈科长猛烈的亲吻下,像点燃的篝火一样,被他的嘴吸得忽明忽 暗,但暗自不停的变旺。我横躺沙发上,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像看看陈科长现在 表情,于是我费力的抬了抬头看看爬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人。

陈一军丑陋的面孔在我的两个乳头之间忽隐忽现,时而啄一下这之乳房,时 候啄一下另外一只,仿佛不敢确定应该到底选择咬哪一只。

在室内日光灯的照耀下,沾满了这个男人臭烘烘口水的乳头显得亮晶晶的。 自从上班后,我的性生活就越来越少,此刻只觉得全身火热,鸡巴被这个坏家伙 吮吸得树立起来。甚至不争气得分泌出一些亮晶晶的液体。

「你看,你的身体是那么滑嫩,那么敏感。」陈科长扶着我坐起来,双手不 停得抚弄我的胸部和撸我的鸡巴,长时间的挑逗使得我的鸡巴变硬充血。

我这个凸起一圈赘肉的腰部不情愿的扭动着,可陈科长怎么能轻易放过这块 到嘴边的肥肉,这个看着干瘦的家伙左臂托着我半歪着的裸露上身,另外一只手 熟练的分开了有些语无伦次的我的大腿,手指不住的扣弄我的鸡巴和睾丸,并把 手探入我的裆部和屁眼。

「陈……科长……别,不要……」可那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经历过性行为的屁 眼,在这时候偏偏不争气的随着分开的大腿,向这个男人展开了面容。

「小彤,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小鸡鸡都硬成这样了,还说不要,别装了,让 我满足你吧。」我羞臊的恨不得钻进地缝,「把你的工夫施展出来,好好伺候老 子,待会儿完事了,我就跟上面招呼一声,明天你就继续来公司里上班,怎么样?」 陈科长一面许诺,一面把臭烘烘的嘴贴上了我的香唇。

我听了这话心中一动,原本紧闭的牙关一松,舌尖已被陈科长的粗糙舌头卷 住不停的吮吸,一股令人作呕的口水也涌过来,让我差点窒息。

两人就这样吻了很久,室内啧啧唇舌搅动的声音不绝于耳。我的表情慢慢变 得平静,脸色慢慢转红,伦理道德的防线在生理需求的原始需求和现实生活的客 观原因面前正一点点崩溃。

「啧啧……小彤……我来了……啧啧……」

「……嗯嗯……啧啧……陈……科,你好坏……」我半眯着双眼被陈科长疯 狂湿吻得有些神志不清。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科长已经自己脱得精光,他的其貌不扬的鸡巴斗志昂扬的 耸立着,大概15公分的长度在空气中微微颤动,丑恶无比的马眼突兀在拳头大 小的龟头上,随时准备冲进我的淫贱屁眼狠狠咬上几口。

「……陈……科……啧啧……那明儿我到哪儿报到……啧啧……」我做阻拦 状的手臂软了下来,两人贴得更紧了。

陈科长拍拍我的屁股,扒开我的屁眼,从卓兜里拿出润滑液,往我的屁眼内 外挤抹了一些后,粗大的阴茎顺着我光滑的大腿缓缓向摩擦着,从马眼分泌出来 的淫水在我光洁的大腿上上留下一道发光的痕迹,最后顶在许姨的屁眼上陷进去 一个小窝。

「……啧啧……放心……我的小美人儿……啧啧……你就来当我的秘书,怎 么样?」

「真的?……你说话可得……算数啊……?」我的手有点不太自然的搭在陈 科长的背上,心里扑通普通的。心想:这下自己的生计就有着落了。

陈科长放过我的双唇,低下头勾住了我的腰,右手抓住我裆部的鸡巴,许姨 暗叫「不好」,还没来得及阻拦,「把腿抬高」陈科长命令道,我抬起腿架在他 的双臂上。他低着头一边看一边抚摸着我丰腴的屁股,手指再顺着屁股沟的边缘 内里,由后臀前后的抚摸,我能感觉出来,他主要是为了让润滑剂更好的擦到屁 股的每一处。「他还挺有经验啊」我暗自的想道。因为手掌在我的屁股上转着圈 子,不停的刺激我敏感地方。还真得很舒服。

我自知今天不能幸免,不由得一声轻呼:「……陈科长……别这样……」

陈一军手掌接触着我柔嫩的屁眼,中指往里抠去……那曾经经历过温柔与疯 狂的性行为的屁眼早已润滑的通畅,并且一张一翕的等待肉棒的侵犯了。

又是一声低低的惊呼,陈科长无情的把两只手指插进了我的体内,随着我一 声「啊」的娇哧,我的鸡鸡顿时有些软榻下来,这个场景呈现在陈科长的面前。

「哇……小彤,你的鸡鸡变软了,你的鸡鸡好美!你这样估计干不了女的吧? 你是不是就喜欢被男人操?嗯?你屁眼真的不错,看来还真没骗我。我的手都能 感到你后面一伸一缩的。你要收敛点呀,要不我会死在你身上吧?哈哈!」陈科 长赞叹到,不错,虽然你是个男人还年轻,可展现在眼前的那身欲望的肉体,和 最隐秘的地方却一点也不逊色于我玩弄过的那些年轻的妹子和小媳妇。

只见我乌黑发亮的阴毛密密麻麻的沿着小鸡鸡周围伸展开来,早已被润滑液 沁润的紫红发亮的马眼像蚌壳般似开似合,神秘柔嫩的屁眼从细缝中向任何饥渴 的男人发出性的召唤。

我没想到他这么大胆这么快就直捣自己羞耻的屁眼,久未接受甘露滋润的屁 眼传来一波一波强烈的趐骨酸痒,强压已久的淫念强烈反扑。

但是我毕竟还是比较传统,本能的夹紧了一下双腿。刚才听到陈科长的赞叹, 我难为情的转过头去,一串浑浊的泪珠滑落到耳边。

(让这个跟自己父亲一样年纪的男人又是湿吻,又是摸鸡鸡,又是扣屁眼 ……,今后在公司还怎么见人啊?)

我的脸庞滚烫滚烫的,木然的任由陈科长玩弄自己的满身软软的肉和浓密的 阴毛,论个头,要是我真反抗起来,矮自己一个半脑袋的陈科长恐怕占不到什么 便宜,可为了生活,我又动摇了,转念记挂起家中老实巴交的父母,心里的罪恶 感油然而生。

「爸,妈,我怎么办啊……」我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

陈科长看着身下这个年轻丰满的肉体娇羞无比的样子,让他有种变态淫荡的 成就感。

陈科长用挑衅的眼神审视着我,在我眼前把自己的大鸡巴甩来甩去,然后坐 在沙发上,洋洋得意的把我向后一推,让我仰躺着,两手搂着她双腿使劲向两边 分开,并压向我的胸部一个已经刺激半天的淫荡的屁眼夸张的裸露出来。

「好吓人的样子!」我心里蹦蹦直跳。

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令我害怕的赶忙夹紧了双腿,慌乱的后悔道:「陈叔,求 求你,放过我吧。」

陈科长望了眼我硕大的屁股咽了咽口水,「小彤,其实你也想要,干嘛欺骗 自己,让我彻底占有你这个肉体吧。我没玩过男人,你就是我的第一个,我会让 你如愿的。」话音刚落就急不可耐的趴上我一丝不挂的身体,粗硬的大鸡巴热火 朝天的在许姨的屁眼上寻找入口。

「……不要……不要……」看到陈科长过激的举动我突然有点反悔,一面奋 力抬起肚子想把陈科长颠下去,一面紧闭双腿不让他的鸡巴顺利插入,双手不停 的在陈科长赤裸的后背锤打着。

已经半疯狂的陈一军哪里能善罢罢休,上下夹攻,拼命张开狮口大口吮吸许 我的嘴唇,同时双手尽可能地向两边分开我的大腿,终于把半个龟头塞进我的屁 眼中,这下我彻底放弃了希望,因为她知道一定会发生什么了,脑海里霎那间奇 怪的浮现当年进入圈子时第一次被开苞的情景。

那时候我和我的第一个男人在那决定性的瞬间,成熟的阴茎嵌入我的屁眼中, 接下来,伴有撕裂的阵阵疼痛,许姨从懵懂的青春少年转变成了在床上充当这个 男人的老婆,并随时被这个男人操干的角色,可那是一个多么刺激的过程啊!

我想到这里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突然令我仿佛尚报有一线希望的努力 抬高下身妄图拒绝陈科长的插入。可是晚了,「宝贝二,开门吧……嘿……嘿!」 陈科长短促的喝道,下身猛的一沉……

我撕心裂肺哀嚎一声:「不要……啊……啊……啊……」粗大的阴茎以雷霆 万钧的力道无情的分开我紧闭的屁眼捅了进去直达深处。

等到我悠悠醒来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陈科长仍然在上面叁浅一深的 奋力抽插,我的屁眼被操得咧开了一个大洞,陈科长用手不停地抓挤我的胸部, 因为我还是有点胖,所以胸部时不常的被他挤出个乳沟。在陈科长有节奏的撞击 下我的身体来回晃动,我感觉无声的泪水已经干涸可……

「……小彤……你的骚屄……好带劲……」陈科长往后猛的甩了甩头,放浪 的嚷道;鸡巴进进出出的没有停的意思,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氛,生殖器 相互撞击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起初还跟死人一样被陈科长压在身下任意折腾,慢慢浑 身开始燥热起来,紧缩的屁眼被陈科长的大屌塞得满满,一种曾经的充实感让我 的屁眼不争气的开始出现反应,一收一缩,一张一翕。丰腴的肉体在无耻之徒肉 棒的驱使下轻轻颤动。

「啊……啊……陈叔……」我虽然尽力忍耐可是仍然控制不住叫出了声。

「什么……」陈科长停了一下,用嘴封住我的香唇,俩人的嘴里同时发出了 「啧啧」接吻声。

「小彤……你的屁眼……好紧啊!还真的会吸……真的会吸……夹得我好舒 服……啊……啊……」陈科长又猛的抽插几下。

「木已成舟……」我皱着眉头,绝望的闭上眼睛,极力控制自己的声调: 「陈叔……慢点……我热……慢点……我给你……慢点……啊……」

破罐子破摔的我开始兴奋起来,双腿翘起来环过陈科长的腰际,努力再让屁 眼放松。迎接这个猥琐男人的一次次冲击,又是几百下的抽插俩人通红的皮肤上 渗满了密密的汗珠。

「啊……啊……我操……我操……你这个小骚货……」陈科长怒吼着发疯一 样狠狠摆动臀部,或是旋转,或是一杆到底。

我终于忍不住浪叫起来,极度兴奋的老脸张扬着痛苦的表情,一张猩红的大 嘴变成O字形,往外不停的喘息。

「哼……哼……哼……」我被插得喘不过气来。

「小彤……我干死你……」

「陈叔……你的好强……」

「爽吧?……」

「嗯。」我忙不迭的点头承认到,好久违的感觉,从来没有另外一个男人的 阴茎如此在自己的阴道里这般横冲直撞,何况又是这么好的技术。

「……你的……好大……你干的真舒服……」我有点语无伦次。

陈科长被我欲仙欲死的骚模样感染下,一憋气,阴茎又陡长了几分,毫无怜 悯的肆意的在我的屁眼深处冲杀着。

「今天……总算尝……了你这种小骚货……的……肉味……干的你舒服吗? 我把跟那些骚货玩过的技巧全用在你身上了。舒服吧!」陈一军满足的狂吼起来。

「……啊……啊……你好讨厌……」我打了他一把,红着脸说呜咽道,同时 感到屁眼深处一阵痉挛,连忙又把屁股挺上来紧紧凑合着。

陈科长顶着沉重的喘息道,「干你……干你……嘿……嘿……嘿!」

「啊……啊……啊……陈叔……你顶得好深……」我略带哭腔道,心里怎么 也没想到自己也算遇到不少精力旺盛的,今天倒让这个跟父亲一样年纪的大叔干 得死去活来,屁眼周围的肉应该被他的阴茎插得翻进翻出的吧。

屁眼口,阴毛,阴茎上都沾满了污浊的泡沫状的东西,沙发上满是两人流出 的汗水……过了几十下,我便露出了崩溃的样子,陈科长又是连续一串强攻后, 我有点大脑缺氧了。下意识的使劲撸我的鸡巴,在一声声呻吟尖叫之后,我的鸡 鸡射出了滚烫的精液,而最深处的屁眼如同吸盘一般收缩,让陈科长的龟头一阵 酥麻。他也要射了。

「别……别射进来……」,我慌张道。

「为什么?」

「啊……没……没有……为什么啊……插得好难……受……」射过精后,后 面就不像开始一样舒服了。

「啊……啊……我……一会还要出去……流出来怎么办……别……啊……」 我断断续续的从牙缝迸出这句之后不堪忍受的闭上双眼,持续两个小时的高强度 性交让我后半段完全处于颠狂状态。

「留就留出来,怕什么,没事……啊……射进来,多爽!你又不会怀孕的, 啊……骚货,真他妈舒服!」陈科长咬住牙关喝喝几下也把持不住,精关一松, 浓稠的精液激射而出,统统在许姨的子宫深处迸发了。

我如卸重负一般同陈科长相拥在一起,大汗淋漓的肉体还散发着阵阵热气, 松弛的阴茎从我的屁眼口缓缓滑了出来,带出一大股体液精液的混合物,二人四 目想望,突然,我害羞的双手捧住脸沉默了起来。

「怎么了,宝贝儿?」陈科长带着满足的表情欣赏着从我屁眼流出的精液等 物,一边拍搓我的大屁股关切的问道,「我第一次干男人,没想到还真爽。你反 正也没女朋友,以后就搬到公司给我的房子里,伺候我吧。别说,你还真比那些 小媳妇爽。我现在还没过瘾呢。只不过身体不如从前了。梅开二度有点费劲了。 你搬来和我住,晚上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陈科长老道的劝慰道,这种事情显 然他见的多了。

「可……今后可怎么见人啊?」

「你当我秘书,谁敢说你」

************

第二天,公司里下达了红头文件,正式任命我为陈科长的秘书,我心里带着 一丝不安和羞惭走马上任了。

熟悉我的人同时渐渐发现我身上起了一些变化,开始留长发……经常和人事 科陈科长开会,并且一进去就老半天,大白天的都紧闭办公室门,出来的时候, 常常神色不定,法际散乱,面色桃红……

上部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