懦弱的爸爸 原

懦弱的爸爸 原

转自hkcdfamily,原作者gatling,额,把原作者打上,算是对他的尊重吧

先说明下,本文属于改编文,是作者在原文的基础上进行改编,所以,内容上 可能有一点雷同。

我是一名学生,现在还在读高中二年级,成绩还好啦,有一个女朋友。财力 条件不错的我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公寓单独住。为什么不在家住呢,诶,说来惭愧, 想起我的家庭就有点烦!父母都是四十岁还不到,本该好好抚养我这个独生子, 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可他们却隔三差五的鸡吵鹅斗,夫妻俩像冤家对头一样。吵 架多数是妈妈先挑起的,总说爸爸不像个男人,嫁给他是前世作孽云云,不过说 起来我爸的确是少了些男子气概,长的瘦瘦小小,细皮嫩肉的,一和妈妈吵架竟 然总是身为老公的他哭天抹泪的,也不知道他怎么生出我这么器宇轩昂的儿子的, 我们父子俩站在一起倒像是兄弟。不过从小到大都是爸爸最疼我,他对我既有父 亲的慈祥关爱又有像母亲般的细心照顾,相比之下,妈妈倒对我一直不冷不热的, 有时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后母。

看着他们一天天吵个没完,我实在是厌恶,干脆搬出来眼不见为净吧。最近 我发现爸爸更变本加厉简直越来越像个娘们了,有一次我突然回家取篮球鞋,赫 然看到独自在家的爸爸全身穿着妈妈的衣服在做家务,这种情况父子相对,尴尬 可想而知……算了,长辈的事我也懒的管,少见面就是了。

不过回忆起来,爸爸变装成女人那身材还真是……诶,我在和思乱想些什么 呀?!

礼拜六学校放假,我待在自己的公寓里,突然间有一个女贼闯进房里,她拿 着手枪,要我把裤子脱了!这女贼长得蛮漂亮的,身材高挑,身上穿着马甲,胸 部像是快爆出来(她的穿戴和长相怎么和女装的爸爸一模一样?!)我在她的胁 迫下,乖乖的把裤子脱了,她慢慢的靠近,含住我未勃起的肉棒,用舌头在嘴里 慢慢的舔弄,肉棒在她嘴里渐渐变硬、变大,她挑逗着我的马眼,我感觉非常舒 服,没想到她突然用力咬断我的肉棒,啊!!

呼,原来是梦,还好……不对!怎么我的鸡巴还是有人舔弄的感觉,我害怕 的一边往下看一边大叫:「啊!女贼,别咬我!!」

「呵呵,什么女贼?」可琳(我女朋友啦!)边搓揉我的肉棒边说着。

「呼,宝贝是你喔!我刚刚梦见一个女贼把我的宝贝咬断……」我松了口气。

「呵呵,好好笑喔!乖哦,别怕。」可琳是大我一年的学姐,也不知怎么, 在学校眉来眼去的,后来莫名其妙的成了我的女朋友。她165公分,47公斤, 看样子很单纯的,好像比我岁数小,胸部不大,大概只有B,可不要被外貌欺骗 了,我从一个纯情小男生进化到现在的床上老鸟几乎全部都是她的功劳。

此时春梦方觉,胯下又有淫娃挑逗,我哪还不立即抬枪上马!激烈的征战过 后,我们一丝不挂的并排躺着,一会意犹未尽的我又开始舔着她的身体往下移动, 舌尖不断的在她的屁眼上拨弄,不时还刺激她的阴蒂,她舒服的哼叫着让我将身 体转了个方向,以69的姿势让她也能舔到我,她温柔的在我的肉棒、卵蛋、后 门间不断的舔弄得我很舒服。

我们彼此服侍着对方,就在我正准备再次征讨可琳的骚穴的时候,「小志, 爸爸来看你喽!」突然间,房门被打开,我看到我爸愣愣的站在门口,他看着我 们两个全裸的交缠着,傻在那里,我跟可琳也愣着没动,时间像是凝结了一样, 我们三个人不知道呆了多久,我爸才哇的一声跑了出去。

「那是你爸爸?」可琳惊魂未定的问。

「对……」

「完蛋了!第一次跟你爸见面就是这种情形,一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啦!」

「你不要想太多啦,我去看看,你十分钟后再出来。」我边穿衣服边说着。

我在客厅找到爸爸,他坐在沙发里出着神,脸红红的应该是还没从刚刚儿子 活春宫的刺激中清醒过来。

在梦中化身女贼的爸爸为我口交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爸。」我叫了他。

「啊……小志,刚刚对不起喔!我以为只有你在,没敲门就进去了。」爸爸 可能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出来了,被我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

「呵呵……」我尴尬的笑着。

「刚刚那是谁?你这么小年纪就交女朋友了?」爸爸好奇的问。

「她叫可琳,是我的女朋友!」我大概的跟他聊了一下可琳的状况,这时可 琳也穿好衣服出来了。

「爸!她是可琳,你应该见过了。」我尴尬的介绍着。

「伯父好!」

「你好啊可琳,刚刚对不起喔,我不知道你们在……」

「没关系啦,呵呵,我去泡茶给你喝。」可琳腼腆的笑着。

「你今天怎么会来?」我好奇的问爸爸。

「唉,还不是你妈妈……」

「我妈?妈妈怎么了?」

「小志……你妈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

「哇靠!真的假的!?」

爸爸把最近跟妈妈发生的事向我说了出来,原来这段时间爸爸总觉得老妈不 对劲,一幅容光焕发的样子,别说吵架了,连理都懒得理爸爸。昨天爸终于忍不 住跟踪妈,发现老妈跟别的男人开房间!气愤的父亲敲开房间质问这对狗男女时, 竟然被冲撞了好事的奸夫一脚踢了出来,性格懦弱的爸爸不知道如何面对,黯然 的说要在我这儿住一段时间。

我的脸已经气成了铁青色,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没料到离开家几个月, 他们夫妻竟闹到了这个地步。真想指着老爸的鼻子问他还是不是个男人?!自己 的老婆偷了人,你还有脸像个怨妇跑到儿子这儿来哭诉!看着「梨花带雨」的爸 爸,我这个儿子对他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狂怒中的我只冷冷的说了一句 「爸爸,跟我回家,现在就走!」

我和可琳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开着爸爸的车载着他回到家。门口竟然有一双 明显不是属于爸爸的大鞋,我拽着爸爸的胳膊走到爸妈房间撞开房门,看到两条 肉虫在床上的激情,一个粗壮的男人正挺着巨大的鸡巴在母亲的身体上奋力操弄。 很显然,我没有遗传到爸爸的冷静,我冲动的闯了进去。

「妈!你这是干什么!」

妈妈一惊,但很快冷静下来,随手抓起被子挡住大部分的身体,怒道:「小 志!你小孩子懂什么,给我闭嘴!出去!!」

「你不要恼羞成怒拿孩子出气,你今天都敢这样做了,就不要怕孩子看笑话!?」 看到妈妈连儿子的帐都不买,软弱的爸爸终于要爆发了。

「你罗嗦什么,你如果不爽就离婚啊!跟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垃圾我早就过够 了!」

「你滚,你们两个狗男女快滚!」爸爸又开始哭喊起来。

……

「你以为我稀罕待在这个变态的家啊,走,我就不会再回来了!」妈妈也说 了狠话。她的奸夫是个体壮如牛的家伙,穿好了衣服好像又要对爸爸不利,但看 见面色不善,随时都要爆发的我,终于忍住,冷笑着拉起妈妈向外走去。

绝情的妈妈直到走出门口都没有回头看我们俩父子一眼,从这时起,我知道, 我们真的永远失去她了。

爸爸坐在地上哭着,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能陪着他,让他尽情的哭吧。 爸哭了好久,哭到睡着了,因为父母床上的狼藉我也懒得收拾,我抱起爸爸到客 房躺好(他好轻啊,诶,真的不像个大男人),看着疲极而眠的爸爸,我心头涌 起难明的想要照顾他、保护他、关爱他的冲动。

想了想我写了张纸条放在床头,「爸爸,不管你跟妈要如何解决你们的婚姻, 我都支持你,不要太难过,就算你们分开了,你还有我这个儿子啊!我会一辈子 照顾你的!爱你的儿子——小志」。

当晚,我又回到自己久违了的房间睡觉。这种情形下,我也只得回家住一段 时间了。第二天,爸爸似乎恢复了一些精神,还给我做了早饭,因为是周日不用 上课,我去公寓拿了些日常自己要用的东西回家,又去找可琳告诉他我家里的情 况,叫她这段时间不要来找我。

之后的一段日子过的很平淡,爸爸工作上好像很忙,经常会连续失踪一段时 间,说是出差。我要复习期末考试,每次他给我打电话说要出差,我就会到离学 校比较近的公寓住。

几个月时间过去了,这次老爸出差的时间特别长,我暑假都已经快结束了。 一天突然接到爸爸电话说他已经和妈妈彻底离婚了并叫我回家住几天,他们的事 我早就想开了,离就离吧,想起绝情的妈妈,我当然是选择和爸爸一起生活了。

不过电话里爸爸声音怪怪的,像是变细了,以为是线路不好我也没在意,简 单收拾了个小包,回到了家。

一进门,听见厨房里正在做饭的声音,又听见爸爸大声说「小志,你先休息 一会,晚饭马上就好……」这次我真的发现他的嗓音变细了,不会是生病了吧, 我急忙走进厨房想问候一下,可出现在我视线中的并不是爸爸,而是个身材苗条 的女人背影,一身主妇打扮,脚下是双舒服的棉拖鞋,光着腿没有穿袜子,朴素 的连衣裙外又套了条围裙,过肩的长发利索的用一领手帕拢起。这个女人显然没 有听到我来到了身后,还在专心致志的炒着菜。这是谁呢?老爸请的佣人?我家 的亲戚?老爸新交的女朋友?对了,刚刚爸爸明明是在厨房说话呀,怎么只有这 一个人?

「请、请问……你……你好……」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我尴尬的打着招 呼。

「啊!小志……」那女人听到我的声音浑身一震,僵硬的缓缓转过身来。

她的脸!哇靠!她并不是别人,「她」是我爸爸!虽然知道爸爸有变装的倾 向,也见过两次爸爸扮成女人的样子(有一次是在梦中),但这么近距离的看到 完全是女人样子的爸爸还是让我久久不能回神。

「小志,先去客厅等我,等一下爸爸会向你解释清楚的。」爸爸面对着儿子 竟羞涩的低下了头,语气更像是在对我软语相求。

我终于灵魂归位,默默的转身回到沙发上,眼睛依旧凝视着厨房门的方向, 满脑子都是爸爸的女人造型。短短十几分钟的等待,对于现在的我简直就是煎熬。 当「她」的倩影又出现的时候,我明显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爸爸的脸红彤彤的,把一盘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双手放在饭桌上,眼睛都不 敢看向客厅中的我,只轻轻的冲我的方向说了声「小志,帮忙盛饭。」

「嗯。」依然有点傻傻的我应声后去了。

这是一顿沉默的晚餐,我和爸都没有说话。爸爸一直把头埋在他的「酥胸」 里(我猜是垫了东西吧),只偶尔给我夹菜时会抬一下头。平心而论,爸爸的女 人装并不是太漂亮,起码不是艳丽的那一种,化了点淡妆的他应该属于贤妻良母 型的吧,看得出爸爸面对着我是非常紧张的,给我夹菜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当我 已经食不知味的吃饱时,他只喝了一小碗汤。

「即使做女人也要多吃点哦,光喝汤怎么行呢……」我实在受不了这凝固的 气氛,主动开腔了。

「小志!」我的一句「女人」让爸爸猛的抬起了头,他的目光中有兴奋、有 感激、有羞涩……

当爸爸的心境平伏下来后,他拉着我的手坐在沙发上,向我娓娓道来。

「事到如今,爸爸就什么都和你说了吧。小志,爸爸并不是个完整的男人, 虽然能产生精子,但是……我……不举……」说到这里,爸爸又低下了头,不愿 意儿子看到他的屈辱和怨恨。

「我和你妈妈是大学同学,结婚前她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可在新婚的当晚, 她发现了我的问题当时就提出了离婚,但我真的很爱她,我向她苦苦哀求,说一 定能治好自己的病,她答应了。但后来在治疗中医生告诉我,我的阳痿症状是先 天的,无法治愈,我怕失去你妈妈,瞒着没有告诉她实情,只说还在继续治疗, 后来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你妈用试管技术生下了你,所以你的确是我们的亲骨肉 啊……」

「其实这几年,你妈妈一直在和那个男人来往,这些我都知道,作为一个不 是男人的男人我很自卑,总想着即使她在外面乱来,只要心里还有这个家就好。 可那天我无意中听到你妈给那男人打电话说要和我离婚并嫁给他,我急了,跟踪 他们到了宾馆,我是想求她不要离开我和你,求那个男人不要拆散我们的家庭……」 爸爸已经泣不成声,我张开臂膀像以前一样拉他靠在我的胸膛上发泄,但这时分 明是个女人的爸爸在我的怀里啜泣,让我心中升起了异样的感觉。过了好一会, 爸爸终于平静了一些,继续说起自己的故事。

「其实,小志你也知道我早就有异装的癖好,也许是因为生理的缺陷吧,前 些年,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了穿女装的感觉,常常想要是自己是女人该多好,但那 时你还小,你妈妈也激烈的反对,我也只能在家里偷偷的穿,可虽然小心还是被 你看到过一次,我真的感觉活的太累了……现在不同了!在决定和你妈妈分手的 同时我还决定不再委屈自己了,我要以全新的面貌开始新的生活!前段时间其实 爸爸并不是工作忙,我是去了整形和心理医生那里,爸爸做了几个小手术,医生 说再过一段时间,如果检查结果良好而且我还坚持的话会同意我做变性手术。小 志,你……」爸爸说话时一直缩在我的胸口不敢面对我,我知道现在是他唯一的 亲人必须表态的时候了。

「爸爸,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人生定位!我还是那句话,无论怎么样我 都支持你……」我还能说什么呢,他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况且我真的觉得现在的 他比起之前那个唯唯诺诺的男人顺眼,虽然爸爸突然要变成女人的事实,我心里 还得很长的时间接受。

爸爸听了我的话,激动的猛然从我怀里挺直上身,有点语无伦次的又哭又笑 「谢谢你!小志……谢谢!我本来还在担心你……小志,我怕……爸爸……」突 然他站起来抱着我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把我紧紧抱在怀中,我的脸完全贴 在了他的胸口上,感觉软绵绵的,不像是垫了东西的,我甚至还闻到了一丝淡淡 的乳香。

等他稍稍松开了对我的禁锢,我挣扎着抬起脸说:「爸,你的胸……」

「哎唷!」初为女人的爸爸意识到自己刚刚主动让儿子大吃豆腐了,顿时又 满脸通红起来,害臊的转身跑进厨房洗碗去了。

后来在我的追问下,爸爸告诉我他已经做了隆乳手术,并且在腰部和屁股上 分别作了抽脂和加脂肪的处理,使臀部看起来像女人那样更浑圆丰满,这几个月 他一直在注射和服用激素,皮肤和嗓音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变化。过了几天他还问 我要不要修整一下面部骨骼,说这样可以做出柔和的曲线。看着爸爸一天天的女 性化,我无言以对,诶,只要他觉得幸福,我又有什么可说的呢,随他去吧……

平安无事的过了一年,这一年我完全是在家里住的,学校旁边的公寓已经退 掉,比我高一年级的可琳到别的城市上大学去了,开始时偶尔会通个电话、发发 邮件,后来连电话也不打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分手了。我的高考也结束了,自 我感觉考的不错,现在正很无聊的在家等待公布成绩。

这一年,爸爸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年前的他,给我的感觉还应该是穿 着女人衣服的娘娘腔,现在的爸爸却完全蜕变成了标准少妇的模样,除了最终的 变性手术还在筹备中,已经根本看不到一点男人的痕迹,天天美滋滋的享受着自 己新的性别角色,随着心理的变化同时爸爸的气质也发生着改变。从小到大,我 印象中的爸爸始终是一个胆小怕事、对人唯唯诺诺的小男人,现在的他虽然性格 变化不大,但明显慢慢变的自信起来,作为男人的性情缺陷在转变性别后竟给人 娇羞和天真的感觉,由于药物的影响,看起来他的样子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有 时我会有意逗他发笑,因为我喜欢看他像少女般的灿烂笑容。

又一个炎热的夏天来到了,每天在家里都是对我残酷的煎熬和考验——爸爸 在我面前总是毫不避嫌的展现出他动人的身段,当我提出抗议求他多穿些衣服时, 老爸还振振有词的反驳说父子俩没什么要避讳的……可怜我正值性欲最旺盛的年 龄,没有固定女朋友「下火」,又要时时面对着起码样子完全是一个半裸的妙龄 女郎,可这「女郎」是我的亲生父亲呀,痛苦啊痛苦。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客厅看DVD,老爸突然跑来问我说介不介意他穿我的 衣服,我当然是无所谓了,心里还怀疑他是不是玩女装玩够了要变回男人。过了 一会老爸回来时差点要了我的小命,只见他刚刚冲凉出来,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 头发,身上肥肥大大的穿了一件我打球时穿的纯棉Tshirt,随着走动和擦 头发的动作,隐约能看见他两腿中间的一团黑色和胸前白色布料被他35C的双 乳顶起的两个暗红色尖端——他竟是全裸的穿着我的衣服,我被眼前的春色震的 脑际一片空白,隐约知道爸爸坐到了我的身边像个小女人似的喋喋不休的说着什 么睡觉穿这样的衣服最舒服……我不断的告诫自己他是我的爸爸,而且还是个 「男人」,奋起最后一点清醒的意志强迫自己站起来,也顾不得被他看见我胯下 支起来的大帐篷,迅速跑到浴室关好门,自己弄了整个小时泄了3次才让异常兴 奋的肉棍冷静下来。当我解决完出来发现爸爸已经回房间休息了,一想到刚刚的 情景我又差点要……

从第二天开始,爸爸的穿着保守了一点,应该是心疼我不想叫儿子「死在自 己手上」吧。但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似乎多了一些从前没有的东西,像害怕、像 期待、像埋怨。言语中也多了些娇羞和暧昧的味道,有时甚至有点在挑逗我的感 觉。有一次,爸爸还很含蓄的问起我以前和可琳做爱的情况,我能感觉的到就在 我差点强奸了他的那个晚上,不仅是我,爸爸也对我产生了一丝情愫。我看过一 篇成人小说,写的是单身母亲和儿子受不住欲望的煎熬最后终于忍不住冲破礼教 底线发生了肉体关系,同样的故事就要在我身上重演,不同的是女主角将是我的 爸爸,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期待这样的事发生……

之后的几个月,我和爸爸的关系像是初恋的情侣般慢慢发展着,从拉着手一 起逛街、吃饭、看电影,到搂搂抱抱、亲亲摸摸,但始终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 虽然两人都在竭力控制着自己,没有去捅破最后的那一张窗户纸,因为我们都很 享受这样纯洁的恋爱感觉。

为了能每天回家照顾爸爸,我最终选择了一所本地大学,当我告诉老爸我今 后四年每晚都会在家陪他的时候,他像个小女孩一样高兴的趴在我胸口又哭又笑, 最后说晚上要在家做一桌好菜庆祝一下,还说要送我一件礼物。

晚餐的气氛暧昧到了极点,我们像新婚的小夫妻互相喂对方东西吃,亲吻着、 爱抚着、耳鬓厮磨的呢喃着。爸爸的酒量真的是太差了,就在我喝的兴致正高的 时候,他竟然俯在我的臂弯里睡着了,看着他刻意为我施了淡妆的清秀潮红的面 庞,我心中爱意狂涌,轻轻的把他抱起来,送到他的大床上,费了很大力气才压 下上窜的欲火,吻了吻他的额头,退出来,洗澡回自己的房间。

我知道自己又将度过一个无眠的夜晚,苦笑着看了看一直保持立正姿态的大 肉棍,忽然想起爸爸说要送我件礼物的,会是什么呢,一部车?一个银行账户?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胡思乱想着,直到天都快亮了才有了一点倦意,刚要睡 去,这时房门打开,爸走了进来,我眯起眼睛看到他穿着睡衣裤轻轻的坐在了我 的床边,我不仅睡意全消,而且我隐隐知道了他说的要送我的礼物——他自己的 身体!

我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到临头我竟有些害怕起来,不知如何面对,只能装 睡。爸爸一动不动的坐了许久,忽然轻柔的抚摸起我的脸颊和胸膛,我觉得他冰 凉的小手逐渐变热,终于爸爸轻叹一声:「小志,你……你是不是觉得爸爸很贱……」

到了这时当然不能再继续装睡了,而且我刚刚的表现可能已经伤害了爸爸受 过伤害脆弱的神经,我用行动代替了语言,我一把把他抱过来,让他像受惊的羊 羔般颤抖的身体整个趴在我的身上,深深的吻上了他肉感的红唇,直到我们都有 些窒息的感觉时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爸,其实你不必这样的……」

「小志,爸爸好害怕……昨晚其实我没有喝醉,我只是怕自己控制不了才装 醉的,爸爸是不是很懦弱……我既怕和你做出不伦的事又怕就这么失去了你,爸 爸……我真的好矛盾……」爸爸的泪,滑落在我的胸口。

诶,爸爸的性格真的是优柔寡断,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由身为大男人 的儿子来主导吧。我决定用出在其他女人身上屡试不爽的床上技术,让老爸得到 一个完美的「初夜」。

我尽量动作自然的翻身把爸爸压在下面,从他的额头开始慢慢的向下吻着, 我滚烫的唇时而轻柔时而粗暴的一路吻过爸爸的眼、鼻、耳、脸颊、粉颈、腋窝, 到了让我憧憬向往多日的酥胸时我停下了。我迫不及待的脱下老爸上身的女式睡 衣,露出他赤裸的、不输给任何成熟少女的后天乳房,不出我的意料,这儿正是 老爸的敏感点之一,尤其在我对两个可爱的乳头的揉搓和吸吮下,一直刻意保持 矜持的爸爸终于抵不住挑逗低声的呻吟起来,忘情的用双手抱住我的后脑。

当我要扒掉老爸的睡裤,要脱他的小内裤时,他挣扎着从意乱情迷中清醒过 来,楚楚可怜的望着我。这时的男人当然不可能半途而废了,我粗鲁的一把扯去 了爸爸对于儿子肉欲目光的最后一点屏障!

这时爸爸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挣脱了我的控制,并拢蜷起双腿,用 手死命的捂住胯间,满面通红的哀求道:「小志!别……别看……我还有……那 个……」

我突然醒悟,无论是作为男人还是女人,爸爸的性经验都几乎为零,今天真 的可以算是他的初夜,像是一名怀春的少女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心爱的男人, 但这男人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现在老爸的身体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人, 他当然害怕我见到他人妖的下身时会有反感的情绪,爸爸矛盾和忐忑的心理是可 想而知的。

「爸,对不起,刚才我太急了,我们重新来……」我又俯下身,温柔的吻住 了爸爸冰凉的嘴唇,手也很自然的又一次爱抚着他的双乳。逐渐的,老爸又进入 了状态,僵硬的身体软化了,捂在下身的手也绕上了我的脖子,喉咙里也再一次 发出了让我欲火中烧的呻吟。这一次,我不敢太着急了,腾出一只手来悄悄的摸 到了他的小阴茎,爸爸浑身剧烈的痉挛了一下,但并没有推开我,只是用尽全身 力气抱紧我,整个人贴在我的身上,紧张的承受着我的爱抚。

即使看不到,但根据手上的感觉,爸爸的鸡巴真的是特别的小,虽然它在我 的手中已经处于勃起的状态,但也只不过有拇指的大小,并且不是很硬,这样的 阴茎当然不能和女人性交,难怪妈妈……

在我全面的抚弄刺激中,很快爸爸就高潮了,与其说他是射精不如说是有一 些精液从他粉嫩的玉茎前端流了出来。

经过片刻的失神后,老爸叫我依着枕头半躺下,起身跪在我的双腿间主动用 两只小手握住我的大鸡巴说:「小志,我也帮你弄出来吧,要不,用嘴也……」

看到他羞涩懵懂的样子,我几乎压不住想笑的感觉,「爸,我要你的身体!」

「啊?可是小志,爸爸还没做手术,还不行……」

「可爱的老爸呀,你身体下面现在就有一个洞啊!」

「哎呀!小志……那里怎么行,脏死了……」老爸一副无地自容的样子低下 头,鼻尖贴到了手中儿子挺立的鸡巴上,「还是等我做了手术再给你好不好……」

我知道到了征服爸爸的关键时刻,坐起来抓住他的肩膀厉声问道:「我是不 是你的男人?!」

爸爸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怔,在我目光的逼视下过了一会才喃喃着说: 「小志,你别……我们是不应该这样的,我们……」

我继续加大对他的压力「我只问你,现在你当不当我是你的男人?!」

老爸崩溃了一样扑到我的胸口,泪水夺眶而出,哭喊着:「小志!我爱你! 我什么都答应你!」

经过了一番抚慰,爸爸才止住了啜泣,被我搂在怀里,小鸟依人般微微颤抖 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一切。又过了一会,觉得他的情绪恢复的差不多了,我把老 爸平放在床上,趴到他的身上,开始了新一轮的亲吻、抚弄。

在他的身体又出现了我预料中的反应时,我抬起爸爸的双腿,架在我的肩膀 上,借着窗外朝霞的亮光,我第一次,真实的看到了老爸微微勃起的小鸡巴和粉 嫩的菊花洞,爸爸处女的屁眼完全激起了我的征服的兽性。「爸,我要进去了。」

爸爸的泪水又涌出了眼眶,但这次他没有逃避我的目光,轻声呢喃道:「小 志,给我吧……」

我扶着自己的大阴茎,尽量轻缓的把龟头挤进爸爸的肛口,虽然屁股沟了满 是他刚才流下的粘稠精液,但作为润滑还是不够的,我的鸡巴只进入了不到三分 之一时,老爸已经疼的满面都是泪水和汗水了,我抚摸着他绷紧到极点的屁股, 告诉他放松、呼吸,但一点效果也没有,最后我也急出了一头汗,失去耐心的我 猛地一挺腰,整条滚烫的阴茎齐根没入了爸爸的屁眼,老爸惊叫一声,指甲深深 抠进我肩膀的皮肤,大瞪着双眼失神的望着天花板。好半天,回过气来的老爸才 长嘘一声,哀怨的看着我说:「臭小志,疼死我了……」此时的爸爸真像是个埋 怨老公的小新娘,我也不答话,开始了我的乱伦征伐之旅。

爸爸已经39岁了,但他的屁眼却相当的幼嫩,刚刚被我一下狠的撑破了, 处女屁眼的落红阴湿了一小片床单。随着我的抽插,我发现,操屁眼和插阴道的 感觉完全不同,以往进入阴道的经验是有一股力量把我的阴茎向里面吸,尤其是 当女人要高潮时这样的感觉非常明显,但现在鸡巴插在老爸的直肠里的感觉是炙 热和紧迫,嫩肉不停的全方位挤压着我的肉棒,似乎要把我的肉棒推挤出来,我 需要使劲的对抗直肠内的排挤不停的抽插,特别是老爸屁眼口处像一个环紧紧箍 住我的阴茎,这种从未体验过的爽快让我几乎立即丢盔弃甲。

在被我操弄了几十下后,爸爸应该是从开始疼痛的感觉逐渐被麻痒的快感替 代,身体渐渐放松、泛起兴奋的粉红色,双手不自禁的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发出 舒服的呻吟叫床声,大腿也夹在我的腰部,甚至配合着我的动作挺动腰肢。

「啊!小志……好棒!再激烈点,啊!再用力,啊!啊……」爸爸咨意的淫 叫起来,似乎要把多年来的委屈和怨气通通喊出来,我顺应他的要求,加快了抽 插的激烈度,老爸的小肉茎完全站了起来,从顶端不断涌出稀薄透明的液体,顺 势而下流到股沟中,随着我的操弄发出淫靡之极的声音。

「老公!小志……你是我的男人!老爸……是儿子的女人……好舒服……要 不行了……小志!」

强烈的感官刺激着我使尽全力,又激烈的抽插了几下,很快快感冲上了顶点, 我俯下身抱紧老爸,将积攒了多日的浓精全部激射入亲生父亲的身体中。

激情过后,彻夜未眠的父子俩就这么相拥睡着了,儿子疲软的阴茎还深深留 在爸爸的屁眼里。

直到中午时分,我被身下的异动惊醒,睁眼见到老爸仍在熟睡,但他长长的 睫毛为什么在快速的抖动呢。哈,一定是老爸见到我醒来在装睡了。看到他赤裸 的身体和娇羞的面庞,我的鸡巴再次充血膨胀起来,爸爸当然立即感觉到了,睁 开眼嗔怪中带点害怕的看看我说:「疼死了,不许再使坏!快让我起来。」

我一声遵命,翻身坐起来,鸡巴猛的拔出,因为剧痛,老爸惨叫一声,来不 及责怪我,赶忙用手捂住屁眼,防止我的精液和他肠液的混合物流出来。下床, 像刚破处的女人姿势怪异的慢慢走去洗手间,临进门回头娇羞无限的对我说了句 「都怪你!」

我心中充满了幸福的舒畅,躺在床上回想着一年多来我和爸爸发生的一幕幕。 半晌,老爸才回来,手上拿着一张纸,我以为是要帮我擦拭鸡巴的纸巾,但近了 却见到纸上有字。

「爸,这是什么?」

「冤家,弄完了还想不认账啊……你早说过要一辈子照顾我的……」爸爸一 副小女孩神情娇嗔的把那张纸条丢给了我。

我拿起来一看,原来是我曾经放在爸爸床头的留言——「爸爸,不管你跟妈 要如何解决你们的婚姻,我都支持你,不要太难过,就算你们分开了,你还有我 这个儿子啊!我会一辈子照顾你的!爱你的儿子——小志」。

我把爸爸拉过来,搂在怀里,赤裸的父子俩相拥着久久不愿分开。

爸爸,我会照顾你的——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