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笨狼的蛇甜心 作者阿潼

大笨狼的蛇甜心 作者阿潼

大笨狼的蛇甜心阿潼作品

男主角:安达

女主角:芺浓浓

其它人物:戟连天

故事地点:架空

时代背景:架空历史

情节分类:妖妖恋

情欲指数:三星

推荐指数:三星

内容简介:啧,他不过是吞下一株充满甜香的小草罢了同伴们干嘛摆出一脸惊恐模样?

喔,原来他吞下的是鬼蛇王看守的仙草啊那——现在站在他眼前骂人的娇俏美少女就是大名鼎鼎的鬼蛇王啰?

嘿嘿,他真是全天下最最好运的男人不但没被鬼蛇王一口吞掉她反而还整个人贴到了他身上!

他每天和她黏在床上,完全没想到原来她愿意和他黏在一起,是有特殊目的滴……很荣幸?!

阿潼

呵……呵……呵……阿潼傻笑中,至于为什么?请看倌们知道了以后千万不要想把阿潼抓起来痛扁一顿──当阿潼呆坐在计算机前好半天,却连半个字都打不出来之后,阿潼突然诡笑了起来,笑得莫名其妙且有些恐怖,连坐在一旁专心看韩剧的好友都将专注的目光从电视屏幕转移到阿潼身上。

观察了一会儿,确定自己没眼花也没听错的好友乙,惶惶不安地伸出手臂,用指尖轻轻地、小心翼翼地推了推阿潼的肩膀。「潼,你……怎么了?有什么事那么好笑?」笑得粉让人害怕呐……好友乙是那种非常沉迷韩剧的人,沉迷到可以不厌其烦地不断收看回放;沉迷到就算跟她讲话她都可以听而未闻且无动于衷;沉迷到在片尾预告时,她宝贝儿子喊她,她都可以很无情、很没爱心地回以「走开啦!」这种狠心话语的妈咪。

由此可知,当她看得正精采时,竟然舍得将眼睛转到阿潼身上,就知道阿潼此时的笑有多让人心惊了!

就在阿潼还未来得及回答时,好巧不巧,好友甲及丙也来了。

看到阿潼笑得诡异,而好友乙一脸不安及惊惧的表情后,她们异口同声地问:「你们在干嘛?」好友乙一见她们到来,因为不用跟恐怖的阿潼独处,就像是在荒漠中见到绿洲般喜出望外地朝她们飞扑过去,拉着她们在角落窃窃私语了起来。

虽然阿潼并没有听到她们的谈话内容,仍维持着嘴角上扬的傻笑,但阿潼光用膝盖想就知道她肯定将阿潼的傻笑情形给夸大了好几倍。

然后当她们讨论够了后,就围了过来。

朋友甲摆出如生命线张老师般亲切及充满耐心的表情,用温柔安抚的语气说:「潼,别拚命赶稿将自己逼得太紧,出去走走散个心,或是跟我们聊聊天放松一下……」千万别把自己逼疯了!

她们不知道,其实阿潼这一个月偷懒没写稿,她们竟还以为阿潼是因为赶稿赶疯了?阿潼感受到好友们的关心,心里既感动又有点忐忑,反而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傻笑是为了什么。

就在阿潼挣扎着要不要老实讲时,朋友丙也伸出了温暖的手臂环着阿潼的肩,「对呀!别把自己弄得太累了,来,我请你们喝咖啡,看你想喝几杯都可以。」她真是好朋友呀!明知道阿潼爱喝某家不算太便宜的咖啡,还任由阿潼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呢!

为此,阿潼额角冒出了冷汗……听到有咖啡的朋友乙也凑了过来,伸手将阿潼从计算机前拉开。「对嘛!对嘛!我们去吃起司蛋糕,那家的起司又浓又香,你不是最喜欢吗?」是呀!阿潼是很喜欢呀!可是……当阿潼很满足地灌了满肚子的咖啡,吃了满嘴的起司蛋糕后,朋友乙见阿潼恢复了正常,于是问:「潼,你刚刚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在笑呀?笑得呆呆傻傻的,很恐怖呐!」兴许是不甘平白受惊,所以她非要得到个答案!

她难道就不能忘了阿潼不久前的失态,非得提起这事吗?

阿潼闻言心底突地一震,大嚼蛋糕的动作放缓了,手中的又子微微颤抖了起来,脸上再度出现呆笑试图转移众好友的注意,试图藉此蒙混过关。「呵……呵……呵……」但大伙终于补捉到阿潼脸上的心虚,便异口同声地逼问:「别想装傻充愣!给我们老实说!」手里的武器直直对准了阿潼,大有没得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气势。

呜……阿潼能不说、敢不说吗?答案是──不敢于是阿潼一一拍下对面指着自己、闪闪发亮、沾着蛋糕屑屑的叉子,摆出最无辜最无邪的脸来,「编仔说要交序……」「然后呢?」她们就差没有吼阿潼──说重点!

干笑了两声,阿潼缩呀缩地缩到最角落去了,「因为想不出要写什么,所以……所以……」「所以?」没骗各位看倌,她们的额角隐隐看得见青筋跳动。

阿潼就差没咬着手帕,把身子蜷曲成一团了。「所以我突然觉得……我竟然能体验到写不出序来的痛苦及煎熬……真是感到……太荣幸了……」可是很明显的,好友们并不认同阿潼的感觉,她们炽热的目光死命投射在阿潼身上,似乎打算在阿潼身上烧出几个洞来。

然后,沉默蔓延了开来,直到阿潼点的第四杯咖啡凉透了以后,原先提供阿潼温暖怀抱、很阿沙力地说要请客的朋友丙将放在她手边的帐单缓缓挪到阿潼面前!

她优雅地翘着小指,将自己的咖啡挪到唇边轻轻啜了一口,「好了,看还要吃些什么,再点一些来吧!」然后冷冷地笑了笑,对另两位好友说道:「今天阿潼请客,你们还要什么?我还要一个焦糖水果布丁……」当她们唤来了侍者,不断地点着高贵的甜点时,阿潼捏紧了荷包,却不敢出声阻止她们。呜……扁了扁了……阿潼的荷包……呜……已经没有几两银子的小小荷包,就要变成空空的了……看倌们,你们说,阿潼有错吗?她们有必要如此狠心地对待阿潼吗?

不……不……看倌们,请不要丢果皮及瓜子儿壳……不要啊……

楔子

上古时期,鸟语花香,霞光流转,各类飞禽走兽及花草植物皆幸福地生活在茂林丛野或者是海湖沼泽之间。

其中有一部分生物脱离了原有的生存形态,天生拥有操控及守护自然界的力量。

当然,依照每个个体的不同,其中远是有着良劣之别、善恶之分。

流传在民间那些精怪作乱的乡野奇谈,或是花精兽怪得道成仙的美传,其实指的就是他们这类特殊的族裔。

他们生活在净土之上,浮云界的边缘……

第一章

灵狼族福临悠境平静的日子过太久,似乎会让人提不起劲儿来。

但说久其实也不算大久,休息的日子也不过才开始了第三天而己。

优闲,优闲,还是优闲,世人求之不得的优闲度日,对渴求新奇及刺激的三个男人来说,却是无聊,无聊,还是无聊!

「好无聊……」「无聊透项……」「……」

第三个人虽然没开口说话,表情也一如往昔的冷峻,但围绕在他周身的氛围即清楚透露出他的心声,一如前面两人出口的哀叹一样,深感无聊。

最先开口结束沉默的人,是紫狼族的教者──安达。

他修长健壮的四肢大大地伸展开来,脑袋后仰在椅背上,正以非常没气质、非常之懒散的姿势瘫坐在舒适大椅上,以身体语言说明他的百般无聊。

瘫坐在椅上的安达,身形高大,体态健美,敞开的襟口及无袖的上衣中裸露出的胸膛及手臂肌肉,线条完美地起伏,包裹在合身长裤下的双腿更是结实而充满了力量。

一头泛着淡淡紫光的黑发看得出来久未修剪,因而发尾长到触及肩颈及颈项,但参差不齐及几丝翘起的发丝并没有让他看起来不修边幅或邋遢,反而让他多添了慵懒的帅劲,看起来真是该死地迷人。

尤其是他的眼睛,不管是带着笑意或是充满怒火,都深邃得让人宁愿溺毙在他的眼波里。

说真格的,安达的长相不能说是俊美,但他的五官轮廓深刻鲜明,粗犷有型,让许多狼族少女们为之倾倒;开朗的个性及少根筋的粗线条,更让他成为一个没有深沉心机、不懂用心算计的爽朗大男人。

他,是个很容易被人接受及喜欢上的人。

他喜欢打猎,热爱搏击,衷心于四处游走探索新鲜有趣的事物。这样的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成天无所事事,无法尽情地活动筋骨、痛快地挥洒汗水。

因此,每当到了这段期间,向来在他脸上的和善及爽朗就全消失无踪,连带的,也让福临悠境少了让人心情愉悦的开朗笑声。

在这段时日里见到安达,他总是维持着一张无奈至极的超级苦瓜脸。

从开始到结束,整整一分不多半分不少,十五个日夜,是福临悠境中没有太阳光照射的日子。

平常在福临悠境的天空中,不分日夜同时高挂着大中小三颗光彩美丽的圆球──大的那颗,是在白日散发金黄日光,而在夜晚呈现暗橘色的太阳;中的那颗,是在夜晚呈现荧白柔光,在日时流露暗淡晖光的月亮;而小的那颗,则是凡人终其一生无缘窥见的权衍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