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个民工的兄弟情

我和一个民工的兄弟情

我和一个民工的兄弟情[/b]

他是一个民工。其实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我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民工,只是感觉到他身上的那种农村和城市融合的味道。

那天我上自习回宿舍,因为有点饿了,于是便到外面的超市想买一些东西来吃。经过学校门口的时候,突然有只手拉住我;我一惊,连忙回头,问道:「谁啊?…」其实心里已经吓坏了,「什,什么事?」

「你别慌…」有个稳重的声音说话了。「我只是…」

这时有辆车经过,我看清楚了他,是一张厚实的脸庞,穿着一件背心,下面是健壮的肌肉,胸前的两块硬挺着,奶头很大似的在那件薄薄的背心下突挺着。看起来他不是那么像个坏人,而且直觉告诉我,自己对他有种好感。

「你能借点钱给我?」他低着头,几乎不敢正视我的脸。

是个乞丐,我想…

「我…我会还的…我…」他抬起了头,我看着他的眼睛,是双紧皱着的眉头下的眼睛,炯炯有神,「我不是乞丐,只是我今天刚发的钱丢了,我没有钱寄回家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行吗?」

「这样啊…」我不禁相信他,因为我无法去怀疑一个表情凄苦的而且自己很有好感的人,「好吧,不过…好吧,我还是借你手机吧。」于是我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他。

他满是感激地看着我,「谢谢你,小阿弟。」

「没关系,你打吧。」

「好的…」他拨通了电话,「喂?!喂,喂…是小虎吗?我是阿爸啊…」

我看他激动得抽泣起来,于是自己便到不远的一个石凳坐着去了,心想等他打完再去吃东西。

没过多久,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还是刚才的手。我回头去,「哎,老哥,你打完了?!」我疑惑他为什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嗯,小阿弟,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

「没关系的,这位老哥,大家出门在外,都该互相帮忙的。」

他突然眼里湿润起来,「是的,…是的…好久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话了,谢谢你。」

「你没事吧,老哥,」我问他「对了,这么晚了,回去睡觉吧,你住哪里?」

「我…我…」

「老哥?」

「不好意思,小兄弟,我实话跟你说吧,我的钱都丢了,没钱坐车回去了。」

「那…」我连忙从包里再拿出钱包来。

「不…不…不,」他忙拉住我的手,还是那只手,「阿弟,我不能再让你破费了,而且这么晚了没有公交车了。」

「打的吧。」说实话我不知道他住哪里,太远的话车费也是不便宜的;不过当时我也是热血一冲,男人嘛,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不行。」他忙说道,也许是住得很远,「我…自己解决吧…」

「要不…」我想了想,要不就让他到我的家里和我一起睡。嘿嘿,劝服他。

「行了…小弟…行了,谢谢你,再谢谢你。」

我看着他回到校门口,难道他要睡在这里。

我上前去一把抓住他,「老大哥,刚才我借手机给你打电话,现在我要你做件事,可以吧?」

「什么事,小兄弟,只要是老哥能做的,我一定做!」他还真的很讲义气呢。

「你跟我到我的家里睡吧。」我想自己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这?」他愣住了,盯着我看了一会,很疑惑的样子,「你为什么这么帮我…我们不认识啊?」

「大哥,你别多想,只是我觉得你不是坏人,而且我很喜欢你的性格,那种为家人奔波的经历,我很佩服你。」

「别那么说,小弟,我真的想做什么来报答你,真的。」他好像想到了我想的,也许是欠我个人情,他的态度好像也没那么反对。

「那么你跟我回家了」

「好吧,兄弟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他喃喃道。我就是喜欢他这种木讷、憨直的个性,于是拉起他的手便走。

晚上,睡觉了,他还坐在沙发上,不怎么动,我于是督促他先去洗洗脚;我于是很随便地放开胆了;毕竟是自己家;便脱了衣服裤子,只剩下了内裤。他洗完后进来卧室,我正把内衣也脱了,我想他一定注意到我下身正硬挺着的我鼓起来的包;我看见他,壮壮地站在那里,好象每快肌肉都紧绷着。我于是站起来,说:「还不脱了衣服裤子,上床睡觉吧,」自己便又坐在床上了。我想看着他脱衣服。

「那…」于是他便开始脱了,「小兄弟,你这么帮我,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我…」

「什么?」

「我…」

「…」我看着他,「老哥,快过来吧,很晚了。」

「我今晚服侍你吧。」他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低着头,脸上不禁红了起来。

「老哥…你过来吧。」

他没再说话,于是便脱了背心,向我走了过来。我看得出他很紧张,和我一样;对他来说,也许这是他认为最能报嗯的方法;对我来说,这虽然是我期望的,但是…我希望他能真的愿意。

我看着他赤裸的上身,不禁一股冲动又涌了上来。他的健壮真是太诱人了,并不是那种健身房里的刻意制造的肌肉;看得出来,他所做的是那种重体力的工。他的手臂很是粗壮,而且很有弹性的样子,棱角分明;他的胸部是最让我心动的,两块结实的胸肌,直挺着;另外还有他的奶头,像硬币一般大,棕色的,长了一些卷曲的毛;胸部两侧很明显的是他的腋毛,也许过于茂密,也都侧了出来。

他慢慢地走过来,我从胸部也看下来到他的腹部,我也很喜欢。并不像那些健美运动员的那样过于明显,他的则是看起来有鼓劲在里面,也许慢慢靠近我紧张的缘故,他的呼吸也越来越重,腹部也起伏不定的。

他穿的是条迷彩的长裤;虽然他不是当兵的,但是我觉得他的强壮的身体也很像了。从他的肚脐下到腹部以下是他的阴毛,看起来很多,茂盛着从裤子里出来。看着他的裆部,我猜想他一定穿了那种挺大的四角裤,难怪他的阴部也顶起了大大的一个包。

他在我面前跪下,抬头看着我。

「老哥,你想这样吗?我虽然不否认自己很喜欢你,但是我希望你自己愿意。」我问他道。

「阿弟,谢谢你」他挺起了自己的胸,拉着我的手,引着摸他的奶头,「我想老哥我愿意。」他自己摇动着上身享受着我的手指玩弄着他的胸部和奶头,「呜…嗯…嗯…」

于是他便开始亲我的膝盖。

我看着他裸露的上身,结实的后背,不紧伸手去抚摩起来,慢慢地从脖子摸向他的头。他时不时地停下来,抬头看着我,腼腆地笑;看得出他很卖力,不久就身上有汗出来了。

「老哥,你好壮啊。」我又伸手下到他的胸部,来回的抚摩着,感受他的健壮;他也配合着我的手,胸肌收紧着,放松着,来回地让我的手指触摸着他的硬挺。

「老哥,你很结实啊…」

「嗯…嗯…」他小声道。「哥哥帮兄弟爽…」

好的,我于是身体向前倾去。他的嘴也漫漫地开始亲向我的大腿内侧。他的动作也渐渐大起来,力度也大了起来,从膝盖部位到我的裆部,他用他的舌头来回的舔着。

「嗯…嗯…噢…噢…嗯…老哥,嗯…」我尽量享受着这个健壮的老大哥的爱护和服侍。

渐渐地我的那根阴茎在内裤里涨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了,他的温暖、又含有湿气的嘴在我的腹股沟处来回摩擦,我想我就要受不了了。于是,我双手主动在他的结实的后背抚摸,慢慢地往上,他的短发薄薄的。我两手围在他的后脑,用力把他往我的再也等不了的阴茎拉来。

他也知道了我的意思,整个脸都在我的内裤上摩擦;我也一阵一阵地抽动自己的下身;他伸出了舌头,并开始隔着内裤舔起了我的阴茎,他的手也慢慢地在我的腰间抚摸,拉着我的裤头。

我双手也继续用力,两只脚也提起来,在他的腰间和腹部用脚趾去抚摸他。

很快地,他慢慢地两手褪下我的内裤,上面已经有了一块被我的硬棒吐湿了的痕迹。我的阴茎虽然不能算是很大,但是和我的身体相比,已经是很大很硬了,随着我一阵阵地用力,放松,于是我的那根便在老哥的脸上蹭来蹭去,加之他嘴里和鼻子里的暖气,我越发兴奋了。

干脆我就向后躺了下去,于是那根硬的阴茎也就直立了起来;他于是也弓起背,双手也撑在床上,从上往下地开始给我口交。

我也不是第一次有别人帮我舔鸡巴,但是这次不同;我所喜欢的他,厚实的嘴唇,有力的肌肉,他的口交能坚持很久,好像都不觉得累;随着他一口一口的深吞,我的马眼也触到了他的咽喉,我的腹部逐渐有股暖流在窜动;他也感觉到了我身体的颤动,于是两手伸到我的两半屁股下,很有力地就往上抬,让他的嘴能更深地吞下我的那根就要喷射的肉棒。

「啊…嗯…嗯…哦…」我不禁爽得呻吟了起来,但是自己又不想这么快就射出来,我还想积蓄更多的精液给我的这位老哥,「嗯…老哥…我要射了,先停一下…你也上床来…我也来看看你的那根肉棒…」

「嗯…」他很是听从地从我身体上起来,于是也上到床上,正脱掉裤子,才拉下裤裆的拉链,我就起身扑了过去;虽然我的力气没有老哥的大,但是压着他的重量还是有的。我很想和他来69式的口交,我也想尝尝他的鸡巴的味道。

很快他的手又指引着我的肉棒,很快又回到了他的温暖的嘴里,这次他平躺着,我就从上面往下抽查他的嘴,又加之他用力的吸、舔,很快地又找回了感觉。

我也迫不及待地拔开他的裤子,看到他的大裤衩挺立着,我来不及用手,便嘴巴咬着他的裤头往下褪开;一看:真他妈的大!一根大肉棒就这么弹了出来,龟头很大,包皮也因为肉棒的变长而褪了下来,阴毛则黑黑卷卷的长满了下身,腹股沟也很茂盛。

我感觉自己的鸡巴又越发的硬了,而自己向下抽查的速度和力度也不由的加大了,而被我压在下面的老哥,挺拔的胸肌也一阵一阵的顶着我的下腹,他的双手则环绕着我的腰,仍然不肯离开我的那两块肥肥的屁股,他轻轻地掐着,捏着,时不时地也掰开,让我的屁眼也透透气。

我则面对着他的大鸡巴,同样用脸摩擦着,很快地也舔了起来;我轻轻地用舌头舔着他的大龟头,感受着他的龟头也冒出一些沫沫来;我感觉他的阴茎也开始一颤一颤的,于是便也吃起他的肉棒来了。

好大啊,但是我就是喜欢这样伟岸的大根,我同样把这根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老哥的肉棒吞了下去,来回地给他抽查;渐渐地他也腹部冒出很多的汗来,越来越热;看得出我也快要帮他达到高潮了;他开始从下面自己往上抽查我的嘴,妈的,这老哥哥,腹肌这么强;我也不干示弱,自己便更加快速度的抽查他的咽喉。

「哦…啊!…哦…嗯…哦…啊…」我叫道,「啊!…老哥,给我…用力吸啊…」

「嗯…」他没答应,呻吟着自己的爽,不过还是更用力地吸吮着我的鸡巴,「嗯…哦…」

我则用力地咬起了他的吊,又舔又咬,他也快要射了,他哼哼道,「嗯…哦…啊!…兄弟…别停…咬啊…哥哥要…咬啊…」

我憋不住了,大叫了一声,用力往他嘴里插了去,便射在了他的嘴巴里;他也是鼓足了腹部的所有劲,往上面我的嘴里一顶,我自然也配合地去迎接他的这根大肉吊,大鸡巴;随后我感到他正在有味地舔吞我的精液,于是也大口大口地给他吸出他的精液。

「啊!」他大叫了出来,他的鸡巴高高地挺了起来,喷射了出来,我马上含了上去,他则不留余力地继续抽插着,到最后一滴精液射出来。

激情过后都是疲惫,我任瘫在他身上,鸡巴也稍软了下来,被我压在他的乳沟间。他则是放松了全身的肌肉,双手打开着。

「老哥,你叫什么?」我好奇地问问。

「我,他们都叫我阿邦。」他一边说话腹部也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那我叫你邦哥吧。」

「那兄弟你呢?」他也问道。

「你叫我阿柱吧,」我答道,「他们都这么叫我。」

「阿柱啊…你…你,爽吗?」邦哥似乎还很腼腆,他害羞地问。他这么一说又激起了我肉棒的感觉。「很爽,不过…」我故意说道。

「不过?」他反问,「不过什么,兄弟还想邦哥怎么做?你说啊。」

「嘿嘿…」我笑道,哪有那么快,「别急嘛,先去洗澡吧,都是汗。」

我于是从他身上翻了过来,让邦哥起身。他也马上坐了起来,看了看我,然后便害羞地去洗手间了。

很快传来了喷头喷水的声音和阿邦拍打自己肌肉的声音。我想着他洗澡的动作,他健壮的手臂和胸肌,壮实的后背,圆圆的两片屁股肉,还有茂盛的阴毛和他的那根大肉棒,两颗蛋蛋一定也随着他洗澡的动作来回摆动吧。

想着想着我的鸡巴又起来了。我等不及邦哥了,于是便决定到洗手间去和他来第二回合,一想到这里,忍不住又想起了刚才一起射精的快感。

「嗯?阿柱,你…你也来洗吗?」阿邦好像没想到我会来,也许是洗澡从没让人这么看过,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他的鸡巴。

「怎么?!」我假装不高兴,「不让兄弟看吗?」

「不…不…不是的」他又脸红地低下头了,慢慢地稍微把自己的手从鸡巴上离开了一些。

「玩都让我玩了,还在意什么?」我笑道,则上前去一手拉开他的手,「来吧。」

我仔细顶着他的阴茎看着,很快他的肉棒便又慢慢硬挺起来,我一只手便上去抚摸起来,「这样才是我的好邦哥。」

「来吧」我说道。

我打算开始第二回。

我绕到他的身后,贴着他的后背,自己的鸡巴则正好在他的屁股间。我的两手则绕在他的前身,左手在他的腹部慢慢滑动,从肚脐开始,他的阴毛,他的肚脐窝,上腹部,很快上到了他的两块胸肌上,摸到他的右胸肌上,开始捏他的大奶头,很快就硬了起来;我的右手则伸到他的下身,不断套弄他的硬挺的鸡巴;两手配合得和我自己手淫一样,很快地他便开始呻吟起来,「嗯…哦…兄弟…我…我,我要射…快,快一点…弄快一点…」他的两手也不由自主地绕到我的后大腿上抚摸起来。

我感觉到他的身体的颤动了,左手便更加用力地捏他的大奶头,右手则更快地来回套弄他的鸡巴。同时我自己的那根肉棒也在他的声音和抚摸他的身体的同时慢慢挺了起来,我的在他的屁股间一挺一挺的,我感觉自己很想进入他。「邦哥,兄弟想要你…兄弟想干你…」我喘着气说道。

阿邦这是正享受着我的双手的服务,也故不及说话了,只是他的两手在我的大腿上用力地捏了一下。我明白了。

当然我的双手还在继续,很快他又一次大叫了起来,「啊!!!!」一股浓稠的白色液体喷射了出去,我的速度才慢慢慢下来。

「好了,这次该兄弟我了」我说道,自己的鸡巴也已经硬的不行了,我想要,我要他的屁眼!「邦哥,邦哥,快,快弯腰!」

「哦,」他还不知道我要怎样,「干什么?」

「别问了!」

看我很急,他也就不说话了,照做弯腰了。

我用手掰开他的大肥屁股,寻找那个洞,鸡巴上去,很快找到了,我一用力便要挺进去。

「啊!!!!」阿邦大叫,这次他是疼的。「兄弟,别…」

「干嘛?!!」我生气地大喊,「叫什么,我说了要干你!」

于是我的鸡巴有一次用力,妈的!我双手握住他的腰,一挺,进去了!

「哦!…」我爽得叫出声来,「我…要来了。」我便开始一抽一插起来了。

起初阿邦似乎很疼,但是不敢出声,但是慢慢地他也随着我的一进一出配合起来,「爽吗?!老哥。」「嗯…嗯…」他呻吟道,「爽…兄弟…你插快点…」

我笑了笑,好,你要快点!

于是我便加快速度,也许是由于兴奋,阿邦的屁眼也一夹一夹地夹着我的进进出出的鸡巴,这样反而让我更爽;我更用力地抽插着,双手也用力地抓着他的腰。

不行了,我身体也颤抖了,双手抓到他的肉里,鸡巴用力一挺,用力到他的屁眼深处,腹部一挺,「啊…啊…」我也射了起来,他的屁眼也配合地紧夹着,我的精液都射在了里面,他的屁眼温暖着,我的鸡巴更有力地喷射着。

「爽吧…」我放开阿邦,说道。

「嗯…」阿邦则累得跪了下来,脸上红红的。

我把拔出来的鸡巴挺到他的面前,他又一次抬头看着,不用我说,他便帮我舔了起来,我的精液还有剩余的,阿邦便都吸走了。

阿邦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扣子,我看着他,他的目光和我的触在一起,他马上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我想,邦哥啊邦哥,老弟我可是真喜欢你啊,你也喜欢我吗?

凭借从窗口射进来的路灯,我看着他的略有红的脸庞,我明白了。我缓缓往下看,在这种斜光的照射下,阿邦哥的胸口显得凹凸更明显了,还微微地颤动着,我的双手便禁不住去帮着他解扣子。

解开后,我把两手就放在他的两个胸部上。邦哥则环着我的腰部,把我向他拉去,于是我门的下身便贴在了一起。我「嗯…」了一声,阿邦便更觉得鼓励了,他两只手在我的两片屁股上抓着,由于他的力气是那么大,我的裆部在一起摩擦着,我感觉他的很快就硬了很多。

「阿邦,来吧…」我的下身感受着他的硬挺,他的动作也越来越大,身体的肌肉也渐渐紧绷又放松,紧绷又放松。

阿邦听到我说的,于是便一把粗鲁地拉下我的运动nike裤子,由于我的裤衩没脱下来,他诧异了一下。

哈,我的可不是你的那种大花裤衩,我说,邦哥又不好意思起来。

来吧,脱吧。我鼓励他说。

于是阿邦这次抓好我的内裤的裤头,也是极用力地往下扯。我知道他很急了,我感觉他的肉棒已经开始一挺一挺的了。

来吧,我说,抱我起来。

阿邦于是把我抱了起来,我一只手在他的后背上,一只手在他的奶头上,我在他的粗糙的手上,自己很兴奋,于是便用力捏起他的肉来。

阿邦好像很喜欢,「嗯…啊…」了几下,示意我继续,更用力,于是我用劲抓着,他喘着更大的气了。

阿邦把我放在地上,因?没有地方了,我在他耳边说就在地上吧。我把我的两腿高,放在他的肩上了。他很快明白了;衣服他已经被我脱掉了,他马上去拔他的裤子,同样地外苦很快就脱掉了,可是内裤却也脱不掉,因?有根绳子绑着,他正急忙去解。

我看了看,于是起身从他的大裤衩的一个裤腿里摸了上去,很快就摸到了,一掏就把他的那根等着射的大肉棒从一个裤腿掏了出来,「来吧,」我说,「来!」

阿邦也等不及了,便把我上身往下摁,?起我的两腿,自己的大吊便向着我的屁眼捅来,我知道很痛,但是还是鼓励他的进入。

「啊…」阿邦大叫了一声,便捅了进来。

顿时我感到自己的屁眼就要裂开了,我忙叫「不行!块出来!」

阿邦这时却不听我了,也许自己在兴奋没听见了。他于是便抽插了起来。

「哦…哦…摁……哦…」阿邦喘着气,我疼极了,但也被他整得没喘息叫出来的机会。阿邦把我的腿拉开,自己便向我身体压来,他的嘴也向我身来,他舔着我的胸口,奶头,我的脖子,嘴,很快地,我受不了了,便和他接吻了起来。他的肉棒还在下面不停地抽插着!

就是个农村人,阿邦根本不懂得接吻,他只是嘴巴想着亲,舔;我感觉到了,于是两手捧着他的脸,自己把舌头伸了进去,当接触到他的舌头,他这才苏醒了过来,象另一种激情燃烧了起来。他于是狂吻了起来,舌头也更有劲地在我的嘴巴里伸缩着。

我捧着他的脸的手很快被他的手抓着,他一只手把我的两只手抓住,压在一边,另一支手则肆意地在我的身上摸了起来,配合他的抽插,他越来越用力了,我想起身反抗,可是没有他那么大的力气啊。我左右挣扎着,可是好象却给了他更大的兴奋,他摸到我的一个奶头,用力一捏,我痛得嘴巴大开,他则嘴巴和舌头进去了。他的肉棒抽插更块了,我感觉他的腹部一阵收缩,于是他「啊…啊…啊…」地几声,我感觉有热热的几股液体在我的屁眼深处射着,我知道这是他的精液,我感觉他的好像很多,他很久没有这么射过了吧。

不久他的动作停了下来,身体也摊了在我的身上。我虽然很痛,但是刚才生气的事已经忘记了,我双手抚摸着他的厚实的后背,我说,「邦哥,爽吗?」

「老弟,哥哥很好」他喘着气说。「下次我一定让你干得好,这次对不住了,老哥的鸡巴太大,你很疼吧。」

我感动地紧紧抱住他的背,心想,邦哥啊,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xx公园里,17:00。

经过了那天晚上,邦哥和我还真的成?了朋友。交往久了,阿邦也慢慢地告诉我他家里的一些情况。他家是山东的,(难怪骨架这么宽大,加上后天的肌肉更是显得健壮),其实已经结了婚了,他说家里种地收成不好,于是就到北京来找点工做做。也很幸运,因?有老乡介绍在一个洗车场洗车,一个月好不容易才拿到1000块钱,正想拿到邮局去寄回家,可没想到一到邮局才发现钱不见了。

阿邦刚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除了对他的丢钱我表示遗憾,还有就是他在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女人,这点我还是有些不爽的。

「邦哥,你丢了的钱,我们可以想想办法去找,还要去派出所;要是实在不行,我可以借给你点。」我冷静地对着他说。

阿邦也许真的无法完全理解我这的这个想法,就算那天晚上他让我干他,也许他也是当成是一点点给我的回报;他?头看着我,嘴巴微微张开着。

「邦哥,但是…我要跟你说,我这么帮你,我不?别的…」我伸手去抓他的手,上面是粗糙的老茧,「是因?我…喜欢你,我想帮你。」

「阿柱……」阿邦也紧紧抓着我的手,「虽然我结婚了这么多年,但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有人还在喜欢我……我和老婆结婚两三年,天天她都发牢骚,吵都烦了,要不是有个儿子……」

「邦哥…」我向他挪了挪,「你不用说了,你告诉我……」

我于是便紧靠着他一手便绕了过去,抱住他的腰,嘴巴慢慢地靠近他的脸,到他的耳朵旁,「你那天晚上是真的爽吗?」我舔着他的耳垂。

阿邦低下头,但很快地转过脸,说道:「是,我现在发现了我其实喜欢的是你这样的朋友。」说完便嘴唇向我的压了过来,他的手了不老实地在我的大腿上摩擦,慢慢地移到我的大腿内侧,我的腹股沟和裆部。

当然我也不会放过他的肥大的胸肌和上面的两块大奶头。我的手伸进他的敞开着扣子的衣服里,他微微颤了一下;但是很快我们的嘴在接触;也许他很少知道怎么接吻,于是我就主动地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起初他不明白,也只是任由我的舌头在他的嘴唇上舔着,但是很快地,我向他压去,舌头也就伸到他的嘴里去了,也碰到了他的舌头。

两条舌头的接触是最直接的,最挑逗的;他很快便适应了我的速的。我的手也慢慢在他的胸前摩擦,我不费什么就找到了他的奶头。我轻轻地摸他,在他的奶头上画圈,很快他的奶头就挺硬了起来。阿邦周身振动了一下,我不由地笑了笑,心想也不是第一次还这么紧张。

阿邦的手慢慢地从我的裤头伸了进去,我感觉着他的满是老茧的手在我的腹部上摩擦,经过着我的卷曲的阴毛;阿邦的手沉重有力,他让我燥热了起来,他的手让我的肉根也慢慢在膨胀,我喜欢阿邦的手,他传递着阿邦对我的喜欢。我自己从开始就喜欢阿邦,但是现在我感到了阿邦对我的喜欢。

我停了下来,我想留住这一刻……阿邦从我的胸口?起头来,诧异地望着我……

「邦哥,我喜欢你……我不想在这种地方做,太随便了…」

「……」阿邦眉头皱起了眉,也许他还无法理解现在的大学生的感情节奏,但是他仍然顺从着我,「嗯……」于是他起身收拾自己身上的衣服和裤子,不幸的是有一颗扣子可能被我扯掉了,怎么也找不着。

「阿邦哥,到你的工地去吧。」我突然很有兴趣地提起。

「这…」阿邦惊讶道,「阿弟,不是老哥不愿……只是我那里很脏,而且人很多,都是大伙住一块的……」

说得也是,我心想,不过还是想去看看,反正就是想看看阿邦吃住的地方,其它的到时再说吧。

「去吧去吧,又不是干什么。」我仍然坚持着。

其实我明显地感到阿邦在迁就着我这个人的所有决定,也许是因?我的高学历,那种文化人的深刻影响仍然在他的思想里,我知道他拗不过我,最后还是「嗯」了一声。

还是到了邦哥的工地,这是个新小区的,建到二期了吧,但是还是有很多地方乱七八糟的。我跟着阿邦来到一个很大的工棚,没到里面去,阿邦悄悄地告诉我,这是他们住的地方,我问人呢,阿邦说可能都出去吃饭了。我偷偷得往里面望去,看见了阿邦指给我的他的床,很乱,我也承认,但是我却觉得是那么熟悉。

我看着床的周围是阿邦洗好的内裤和衣服凉在一旁,还是那种大大的绿色的裤衩,我看着看着,又回头看阿邦,慢慢地往他的裆部看去,心想那里面穿的也是那种裤衩吧。

「我们走吧」我说道,「周围看看…」

「哦。」阿邦答道,「去哪里看啊,这一个人都没有,又黑又危险。」

我说,「邦哥,我想……」说着伸手在他的屁股上摸了摸。

「可是,可是……」阿邦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

我想也是,这里人来人往的,也不好,到他们刚建好的楼房里面吧,又太乱了。突然我有个想法,「对了,你们的工具棚呢。」

「哦,在那里」阿邦指着远处一个在路灯暗处的一个小棚子,「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的手往他的腰上摸去,那厚实的腰间的腱子肉结实结实的,「到那里去啊。」

阿邦把工棚的门一关,我边从后面摸了上去,一手在他的胸口摸寻着他的大块的奶头,一手在在的腹部打转,摸着他的阴毛。我挺到我的喘气声了。我身下的那个也渐渐挺了起来,在他的屁股上顶着。

一边摸,我一边问道:「阿邦,你跟你老婆干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哦…嗯…」他在我的手下很陶醉似的,「老弟,我忘了,只记得很快就完了。

「是吗,那我那天干你呢?」我问道。

「我不知道。」也许是害羞吧,阿邦不愿说出自己愿意被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人抽插着屁眼。

「那我让你来干我吧。」我伸手到邦的裤子里,感受他的强壮和挺拔时说道。

「真的吗?」阿邦似乎期待了很久的东西得到了赏赐一样,兴奋了起来。

「你来吧。就像…」其实我不愿意做0,但是当自己遇到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便愿意给你了,我说道「…你干你老婆一样。」

阿邦说「好!」喘着气他转过身来。

上次到邦哥工地以后,我由于要考试,整天对着学习,虽然也常想到去看看邦哥,但是终究是没有时间,也只能晚上的时候躲在床上偷偷想着邦哥的身子,偷偷手淫了。

终于考完试了,接着就是放假了。我今年本来就不打算回家,所以放假了就可以打工,顺便和邦哥好好弄弄。等到宿舍的同学们都回家了,宿舍里空空的没有一个人。孤独的感觉随即便来了,我想何不叫邦哥晚上来宿舍睡得了,反正大家都走了,隔壁宿舍的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就说是我一个老乡的叔叔之类的。

想着想着我便兴奋起来,高兴地要去邦哥的工地去找他了。

公交车在路上塞车了,无奈到阿邦的工地已经晚上8点锺了。一方面我很饿了,一方面自己又很想今晚和阿邦见面。

到了工棚,我看着很多民工在里面走来晃去的,这会才知道不懂怎么去找阿邦。怎么办,自己正琢磨着,突然想起上次和阿邦快活的那个工具棚。我装着散步的样子晃了进去,慢慢地靠近到工棚去,突然听到后面有声音,我下意识的便躲在了棚子的阴暗的外墙角落里了。

「邦哥啊,别让人看见了…」我不认识这个声音,但是听他说道了阿邦,于是我更注意地听了起来。

「蒙仔」是熟悉的阿邦的声音,「来吧,没人看见的。在家的时候你还当着你爹妈的面说在外面要听我的。

「邦哥,…」那个小伙子突然声音低了下来,「我…我…我听你的…」

「好…」阿邦答应到。

我听到了拉链的声音,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啊,于是便悄悄地探头来看看。一看我吃了一惊。我看见阿邦正在给那个壮小伙脱衣服,阿邦把他的衣服就那么扯了下来,于是那个男的就赤裸着上身了,阿邦穿着他的破背心。阿邦马上便双手环绕其那个壮男的腰来,把他向自己靠拢过来,阿邦用自己的脸蹭着他的脸,很快,阿邦开始舔起壮男的脸,慢慢地下滑到脖子上了。

「嗯…哼…嗯…」阿邦开始发出自己沉重的鼻息来了。

我心里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我辛辛苦苦大老远的又这么晚了来找这个邦哥干什么来了!我看着他正在抱着另一个人,他开始摸他的屁股,有一只手还伸到他的裤子里面去了,他的舌头正在舔着壮男的奶头,那个小伙子也开始喘气了,他正享受着我的邦哥啊。我后退了,可脚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铁铲。「?堂!」

「谁…?!」那个壮男紧张地叫了起来。

我一不做二不休,于是便走了出来。我看见了阿邦哥慌忙的脸。阿邦马上向我走了过来,他缓缓地说,「柱子,我…」

「你打我吧,柱子,我…」阿邦又恢复了以前腼腆的样子来了。

我狠狠得瞪着他,我太喜欢这个男人了啊。我该怎么办,原谅他么,可是我又不得不原谅他。我伸出手来,捏住他的一个奶头,我用力地捏、转!阿邦紧邹着眉头,我知道他疼,可是我还是用力捏,阿邦的肌肉紧绷着,他很疼,可是却不发出一点声音。

我就那么看着后面的那个小伙子那么用力地捏阿邦的奶头。

「他是谁啊,阿邦叔!」我嘲讽地问道。

「哦,柱子,他…啊…他…他,他是我的同乡,是我干弟,阿彪。」阿邦紧邹着自己的眉头,费劲地说道。

「你…你好。」那个壮男胆怯地说。

「叫哥」阿邦吼道,「柱子哥!」

「柱子哥,你…你好。」阿彪不能肯定我和阿邦的关系,他声音颤抖着。

忘记了后面怎么处理的,我最终原谅了阿邦,同时也认识他的干弟,一个健壮的阿彪。当晚,我把阿邦带回宿舍。一关门。阿邦便不好意思的低头,好像认罪的样子。他确实辜负了我。

「柱子,」阿邦说,「我知道今天我不对…」

「你没什么不对的!哼」我哼道,背过身去。

「不,柱子,你别这么说,我不对,我……」

阿邦说着便脱了上衣,我听道他在我背后脱衣服的声音。突然两只手便绕道我的腹部前来。阿邦这时在傻也该明白现在他该主动的温柔一点。于是他饱满的胸部卖力地摩擦着我的后背,而且用嘴舔着我的后脖子,我的耳朵。

他的手也慢慢拉开我夹在裤子里的t恤,而粗糙的手则慢慢在我的腹部抚摸着。他看我没有太大的反映,便下身也靠得更近了。我感受着他的那根硬挺的肉棒顶着我的屁股,他来回地摩擦着。他的手一只慢慢向上,来到我的胸部,他也象我一样寻找我的奶头,轻轻的摸硬它起来,我哼了一声,从他的鸡巴靠近我的屁股的时候我就兴奋了起来。

阿邦也知趣的,他知道我开始热起来了,于是另一只手就慢慢伸进我的裤子里,他粗糙地手在揉弄着我的鸡巴,我很快给他面子。我的肉棒也硬了起来。这时我突然想狠狠地对阿邦干一下。

「你到我前面来,阿邦。」我不冷不热地说着。

「哎。」阿邦听我终于说话了,自己则很乐意地来到我的面前。他看着我的不动的眼光,很快也明白了。我要操他,现在要狠狠地操他一顿。阿邦就那样当着我的面慢慢地解开自己的裤带,脱了下去。我看见他的鸡巴硬挺着跳了出来,我鸡巴随即挺了一下。阿邦看见了,他转过身去,接着就弯下腰去,挺起了他的那个肉多的屁股来了。并用两手自己掰开了自己的屁股。

我开着他一闭一合的屁眼,好像渴望着。我的鸡巴不管那么多,便上去,我一挺。我故意不用唾液来润滑。于是挺进去的时候有点涩。我听到阿邦「哎呀」了一声。

「你也知道疼了!」我恶狠狠地说。

「没…没有。」阿邦让着我答道。

「哼。」

我又一用力,整个鸡巴就都进去了,我感受着阿邦有力的屁眼紧夹着我的鸡巴,他一夹我一挺,爽啊。我开始抽擦起来。一边抽擦我一边想着阿邦啊阿邦,你?何要背叛我,还被我看见了。我狠命地捅着自己喜欢的这个壮男。我的手也上去,绕到阿邦的前身,我抓住他挺着的鸡巴,用力地握着,阿邦不禁叫了起来,「啊…哦…」他竟显得更兴奋了。

我自己的鸡巴也在阿邦的体内,被阿邦紧紧地夹着,我抽擦得也更兴奋了,我的肉棒在阿邦的热的体内越来越粗,越来越硬。

「哦…嗯…啊……」我也哼叫了起来,随着自己身体的绷紧,我也越来越用力地给阿邦手淫,他也不禁全身肌肉颤动了,「啊…啊的大叫」。

两人都兴奋了起来,我看着阿邦弓着的背,上面流着汗,我心里对阿邦的热爱又突然回来了,我的身体慢慢地靠下去,另一只手伸向了阿邦的奶头,我摩擦着他的大胸部。阿邦感受到我的前胸靠着他的后背,我的手在他的奶头上揉搓起来,阿邦也知趣地用力鼓起自己的胸部,让我的手在上面摸着。阿邦,我爱你…我内心不禁喊了起来…

突然我感到了阿邦的鸡巴往后紧张起来,我知道他要射了。我想到了一个新主意,张开嘴我向阿邦的后背咬去,「啊………」阿邦大叫了起来,但是我知道他自己是兴奋的。

于是我抱紧他,自己的鸡巴也越来越用力、加紧抽擦起来。「柱子,射…射吧,哥哥要你的…」

最后我用力的一挺,把精液都射在了阿邦的体内。

「原谅我了?柱子」阿邦谨慎地问道。

我穿起自己的衣服,不愿回答。

「柱子…」阿邦来不及穿上自己的裤子,他转过身来,我看见他射了精后软下来的阴茎,就那样塌在那里。「柱子,老哥…不知道要怎么样你才能原谅俺?」我笑了笑,上前去伸手一把握住他的鸡巴,阿邦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傻,」我说,「我要不原谅你,怎么会干你,还摸你的鸡巴。」

阿邦一听?头起来,脸上红着,笑了起来。可是他的鸡巴却又硬挺了起来。「贱鸡巴。」我手揉着阿邦的肉棒,一边笑?道

清晨,我首先醒来了,看着身边躺着的阿邦,不由得爱慕心起。阿邦紧闭着自己的嘴,手摊开着,胸口的肌肉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鼻息也沉重沉重的。我看着被单下的阿邦的身体的起伏和曲线,我着迷了。我看了看他的裆部,隆起了一个包。我想不会是在做春梦吧。梦里有没有我啊,阿邦。

我把自己的一只腿架到他的腿上,慢慢地挪蹭着,感受着他紧张的大腿肌肉。我的手也伸到被单下,从胸口下部开始,到阿邦起伏着的腹部,我摸到了他的毛,肚脐边的毛。我摸着他的肚脐,一边看他的神情变化,一看他的脸,发现他流着细汗,也许吸气不够,他的嘴微微张开了,呼着气。

一?间,我告诉自己,不管怎样,现在我一定要吻他!于是我的手又慢慢上来,从腹部到胸部,到奶头,到手臂,慢慢上升着,另外,我的身体也翻上了他的前身,我的鸡巴感受着他的粗挺的鸡巴,相互摩擦着。

他还没醒,我想不是吧,都这么刺激了还没醒?于是,我的嘴下去了,我两手抓住他的双手,按住,我的嘴于是轻轻地吻他的嘴唇,后来就是我的舌头。突然阿邦的身体颤了一下,我感到他醒过来了。一看他的眼睛,已经看了,可是我的舌头正舔着他,于是他没说什么,只是他把自己的舌头也伸了出来主动了。我的下身用力的压着他的鸡巴,就算如此,他的鸡巴仍是一挺一挺的,在我身下。

邦哥明显已经醒了,从他全身紧绷着的肌肉就感觉到了。我于是只用一只手握着他的两只手,压在他的头上。然后一边还吻着他,一边把另一只手慢慢从胸部摸下去。他起伏的胸部我不只一次地摸到,但是每次总是很兴奋。主要是他胸腔有力的一上一下让我也很兴奋起来。我捏了捏他的大奶头,已经硬了起来。然后在奶头四周打圈,我知道邦哥喜欢这样,我感到他身体颤动了一下,随即也发出了「嗯…嗯…」呻吟声。

于是我继续往下抚摸,我摸他的腹部,有着紧紧的腹部。而且茂盛的阴毛,还有他的突出的肚脐,我挑逗着他的肚脐眼。我身下慢慢被他的越来越硬的鸡巴一挺一挺起来。他的鸡巴我不用摸了,因?我的鸡巴正在和他的摩擦着,两根肉棒都擦出了兴奋。我于是手往一边滑下。我抓住他的腰,用力地抓着,像抓住了一个武器。我轻轻地来回抚摸他的腰,他的身体被我一次一次地颤动起来。

阿邦的肉棒直挺挺地,看着他冒着细汗的额头,一张一合的嘴,喘着粗气。我的双手又慢慢地回到了他的胸口。阿邦的胸部一直是我最喜欢的部位,涨涨的,满满的,奶头黑黑的,大块得象硬币大小,随着他的呼吸,胸部也一起一伏的。我的手撑着他的两块大胸肌,下身压着他的腹部,来回和他的鸡巴在摩擦。阿邦的手也打开了,放在放在身体两侧,完全沈浸在享受当中。

看着阿邦甜蜜的样子,我又起了要整他的意思。于是我慢慢坐起来,我双手抓起他的手,压住。我的鸡巴则慢慢地向上推,来到他的腹部,感受邦哥柔软又蕴含力劲的腹部,他的胸部,他的乳沟,我的鸡巴在他的乳沟里蹭了好一会才上到他的脸上了。阿邦当然知道我的意思了。他闭着眼睛,口张开着,舌头也伸在外面,我的鸡巴一挺一挺地来回蹭着他的脸,我对准了,双手也用力压住阿邦的手,于是我的鸡巴便到了阿邦的口里了。

那是种让人怀念的温暖啊。虽然阿邦不是那种口交高手,但是他的买力是别人不能比的,他的舌头使劲地在打转,口也深深地吞下我的整个的阴茎,我感到他的鼻息在我的鸡巴根部吹拂着,我的阴毛也被他的鼻子挠的痒痒的。

我的鸡巴于是很快就热了很多了,也慢慢硬挺起来。我感觉触到了邦哥的咽喉了,于是我开始来回抽擦起来了。阿邦也开始一边呻吟着,一边邦我口交。

阿邦的身体在扭动着,他的手也想挣脱开来,但是我还是压着。我知道阿邦的力气绝对比我大,要是他真想挣脱或者推开我是完全可以的,但是他却那么迁就着我。我心里就是喜欢他这点。

我一边压着阿邦,鸡巴也来回地抽擦着。一边想着和阿邦认识的这些日子,无不是阿邦在处处让着我。想着我心里热了起来,开始内疚自己的一些事情。唉,我的手慢慢地放开了阿邦的手。他则好奇地,可是他的手却慢慢地摸向我的屁股,他的粗糙的手捧着我的屁股,一边摸着,一边配合着帮我口交。

我心里感动极了。邦哥啊邦哥,你怎么那么好啊?怎么老迁就我啊?我的抽擦的动作慢了下来,可是阿邦自己的动作却加强了很多,他主动地吞吐着我的肉棒,抚摸着我的屁股。没多久,虽然我觉得很对不起阿邦,不应该这么对他。但是我的身体却被阿邦的抚摸弄得颤抖起来。我身体一颤,于是便射了出来,阿邦感觉到了,于是一口深吞,便把我的鸡巴吞到他的咽喉,我下身一热,便射了进去。

我慢慢地从邦哥口中出来。我挪着自己的身体来到阿邦的怀中,我环抱着他,脸则埋在他的胸口。

「咋了?」阿邦疑惑了,「柱子?咋了?」

我眼中一热。阿邦啊阿邦。

「没事吧。」

我不说话,就这么抱着他,紧紧地。

阿邦一看也没办法了。大学生真难猜啊,他一定这么琢磨着。慢慢地他也环过手来,抱起了我来。我们就这么抱着不说话,过了很久很久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ee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