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作者:霍尔

【乱欲】作者:霍尔

「老公,我妈让我们晚上回家吃饭。」

「那我知道了。」

就在刚才妻子小静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让我晚上去她家吃饭。

我和小静在差不多三个月前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那一天我们在所有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正式成为了合法夫妻。

其实我们两个也不过都是刚踏出校园步入社会没两年的小年轻,之所以这么急着结婚,完全可以说是她肚子那个小东西的原因。只怪自己图一时之快,安全措施没做好,到知道小静怀孕的那一天已经晚了,所以可以说是奉子成婚。

在我和小静还处於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她就领着我回去见过她的爸妈,她的爸妈人很好,对我也很满意。有时候我送小静回来天太晚了,他们就让我直接住在他们家,对此我也一直心存感激。小静的父母并不像一般的家长一样思想封建,对女儿的私人生活严防死守,而是采取了一种比较开放的态度,我想小静的开朗性格也是来源於此。

本人一直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爱好,就是在有人的情况下操女友,这种身心上的刺激有别於一般的性爱。但小静当时涉世未深,传统观念比较重,一直觉得这是不雅的行为,拒绝和我配合,但她的坚持在我这样的调教高手面前根本没太大作用,只是花言巧语哄骗她尝试过一次之后,她就开始渐渐迷恋上这种特殊的性爱方式。

有一次晚上,我们两个又是出去玩到了很晚才回家,把她送回家的时候,小静的妈妈就留我住下来,我并没有假客套,於是顺理成章地住了下来。那天小静的爸爸刚出差去了,家里只有小静和她妈妈,可能她妈妈也是出於家里有个男人会比较安全的考虑才挽留我的。

小静的家很大,有三间房子,据说是当年比较早的时候买的,没有现在的房价这么贵。 但不用想也知道,像这样的三室一厅房子放在什么年代都不会便宜,这在我和小静交往的时候就从她的口中得知她的家庭状况应该是不错的,由此而来的是她的脾气也不小。

平时小静爸爸在家的时候,我就是住在客房,像现在这种只有她们母女在家的特殊情况下,我作为还不算是他们一家子的外人更应该懂得避嫌。但小静似乎并没有这样的顾虑,洗完澡以后直接就来了我房间找我玩扑克牌,说等一会儿再回去睡。可我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扑克牌上,而是她那刚沐浴完还散发着沐浴露芳香的青春肉体,一时心痒难耐,放下手中的牌一把扑了上去。

「呀!你干嘛呀?我妈还在外面呢!」

「没关系啦,反正她又看不见。」

「不行的!会被发现的。」

此时欲火焚身的我哪还顾得了这些,强硬地抓着小静的手腕,不理她的挣扎往她嘴上一顿狂亲。 而小静娇小的身躯则在我的压迫下不停地扭动,这种类似强间的代入感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

「宝贝儿,你就可怜可怜我吧,都这么久没亲热了,乖,我很快就完事。」听了我的软声哀求,小静终於是不再反抗了:「你轻点,回头让我妈发现就糟了,看你以后怎么办。 」我心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大晚上的,你妈这种过来人会猜不到发生什么事吗?

得到许可之后,废话也就不说,我快速地脱掉自己的衣裤,还得接着脱小静的。我有一个爱好,不知道算不算是怪癖,就是一般男女朋友做的次数多了,时间久了,发生事情的时候都特别自然地管自己脱衣服,但我就特别喜欢女生帮我脱衣服,我来脱她的,总觉得跟比自己脱有很大的心理差别。

面对全身赤裸的小静我并没有急於进入正题,而是打算先把前戏做足了,这一点也一直是小静很感动和喜欢的地方。不是为了发泄性欲做爱而做爱,而是一场精神和肉体上的无上享受。

「为什么会这么湿呀?」我在小静的下面摸了一把,面带戏谑地看着她。

「你讨厌!」被发现身体秘密的小静显得有些娇羞。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哈哈哈……」

「你……你再说,你再说我不理你了。」脸上挂不住的小静说着就要再度起身穿衣服。我一把又将她摁下不再闹她,将她的两腿分开,头拱了进去用灵活的舌头开始专心地舔弄起了她的阴核和阴唇。伴随着我的舌头每一下挑弄,小静的身体都要经历一次颤抖,在我加快速度之后更是用手压在了我的头,似乎希望我那舌头能够往她的阴道里钻进去。

眼看着前戏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二话不说直接提枪上马,伴随着温热、潮湿的紧密包裹感,已经记不清多少次的又再进入了小静的体内。

和小静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们做爱的次数多得恐怕自己都记不清了,但尽管经历了这么多次的蹂躏后,小静的小穴却还是和当初我第一次进去时一样紧得吓人。有时候我都会忍不住笑话她:「你的小逼这么紧,将来我们的孩子要出来的话,不是估计得先变成一根绣花针才行?」结果当然是获得了她的一顿毒打。

「舒服吗?」

「嗯……嗯~~」

平时我们两个人在外面开房过夜的时候,小静的呻吟都能够让隔壁听见,最有趣的是一次,服务员不停地来敲我们的门,说我们影响了隔壁房客人的休息,而现在为了不被她妈妈发现,硬是忍着不叫却又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就在我们俩渐入佳境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哗啦啦」的冲水声,那是从旁边的卫生间里传来的,应该是小静的妈妈在上厕所。

说起我这个岳母,第一次来小静家见家长的时候着实被她妈妈惊艳了一把,不说貌若天仙这么夸张,但确实可说得上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尤其是她的皮肤很白皙,比她女儿还要好,身材到了她这个年纪竟然还能保持的这么匀称,实在难得。

上得山多终遇鬼,不知道是不是席间对未来丈母娘的关注太多,以至於后来到小静房间去休息的时候,被她一句「我妈是不是很好看呀?看这么久」吓了一跳,自然是要连忙解释是她多心,自己根本是正常的注视。

谁知道她来了一句:「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她是我妈,将来也是你妈,连自己的妈妈都不放过,大色狼。」其实在我内心中一直对恋母或者说成熟女性有很深的眷恋,原来对那未来丈母娘还只是停留在欣赏的阶段,被小静这么一说,自然而然地就开始往那方面去想,这么一想竟然就停不下来了,想着如果真的能够搞到小静的妈妈就好了。

但我嘴里还是要死不承认:「怎么会,就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呀!」「谅你也不敢,哼,再说了你也没这本事。」

「这我可不高兴了。」

「不高兴?好呀,你有本事就去把我妈搞到手,你要真成了我也没意见。」小静略有些赌气地说着,后面又是一阵嬉笑打闹。

然而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小静当初不知是真是假的戏言我到现在还记得,有时也在想,真的要是能把母女一起搞到手好像也不错的样子,当然这一切也只是幻想一下就好了,现实生活中恐怕小静会第一个杀了我。

而现在正在有节奏地抽插着小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又再浮现出那一句对话,大脑又忍不住开始往她妈妈那丰满均匀的身材上幻想,连带着插在小静体内的龟头都感觉大了一圈。

「呀~~」我下体的变化小静作为最直接的感受当事人自然也察觉到,有些惊讶又有些羞涩地白了我一眼。

既然操不到母亲,那就操她的女儿好了,我开始将对小静妈妈的欲望全都用力发泄到了小静身上,想要在这有些神似的女儿身上找到一丝不可能实现的目标的快感。

或许是我真的太过大力了吧,原本一直紧咬牙关不叫一声的小静也有些承受不了我的冲击,断断续续地发出她那迷人的呻吟声。对,叫吧叫吧,老子就是要操死你这个骚婆娘,每天穿着短裙把大腿露出来,还不时在勾引我,看我不操死你。

眼中的小静开始有些和她妈妈的身影重合起来,这种好似突破伦理的快感一波一波地刺激着我的神经,逼迫着我的老二做出最大限度的冲刺。

「你……你……慢点,受不了了~~慢点……」正在兴头上的我哪里能管得了这些,继续快速的抽插着,直到听见旁边厕所的水声停了,猜到小静妈妈应该是上完厕所了,也该出来了,那她一定会经过我房间这里,这样一来更加地刺激着我猛烈地撞击小静的下体。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诱惑着我:『让她听听她女儿是怎么被人操的,知道她女儿找了一个多好的男人是多么的幸福吧!』最后我的大腿和小静的屁股所产生的「啪啪啪」的撞击声,我想只要不是耳聋的,经过我们的门口都应该会听到,而我自己也特别留心着外面的脚步声。

此时的小静简直要发疯了,皱着眉头死命地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呻吟来,另一只手则不停拍打着我的大腿示意我停下来。虽然我很用心地注意着外面的情况,但还是没能掌握到小静妈妈到底有没有在我门口停留,外面也一直没动静。

一直过了五、六分钟,实在是承受不了这么高频率的冲刺,在一股热血上涌后,我的万千子孙终於也去往了它们最终的归宿,事后在清理身体的时候被小静一顿暴打。

在这之后又过了几个月才从小静那里得知她怀孕的消息,接着就是双方家长会面把婚事敲定下来,原来的女朋友也转正成为了合法妻子。

在我们结婚之前,双方父母商量了一下,打算给我们两个小的在外面买套房子。这也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要想搞定婚后的复杂的婆媳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别住在一起。

原来我的积蓄加上小静的存款再加上我父母的补贴,也就只能买一套一居室的房子,但小静的父母不舍得女儿受苦,偷偷地把自己的积蓄赞助了我们一点。在她父母的口中是一点,但就是这么一点换来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所以也是在那时候我才深深明白小静的公主病也不是全没来由。

也正是应该这个原因,又过了几个月小静肚子渐现的时候,她的妈妈就提议让小静搬回家住,让他们照顾女儿,小静自然是千百个同意,问我意见的时候,我还能说什么呢,房子是人家出的钱,而且我也确实不太会照顾孕妇。

原打算每个星期我去她爸妈那里看看她就好了,谁想到小静竟然要求我也一起搬过去住,除了所谓的舍不得我外,她的那点小心思我又怎么会猜不到。好歹我长得也不赖,大小也是一个主管领导,重要是年纪轻轻就到了这个位置,外面多少小姑娘对我抛媚眼灌迷魂汤,一个没忍住随时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就这样我和小静搬回了她父母家和他们一起住,虽然已经是一家人了,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太方便,尤其是我这种平时在家邋遢惯了,随便一件大裤衩、背心就满屋子走的,到了他们家就全部都得改回来。

有一次我休息,小静和姐妹出去了,他父母也不在家,我就在家洗澡洗头。正在洗头抹洗发露的时候听到大门开了,又听到一阵脚步声,认出了是小静,就喊了一句:「老婆,帮我把毛巾拿一下,帮我擦一下脖子,都是泡沫。」小静走了进来,拿过毛巾帮我擦了擦脖子。

「后背擦一下,水滴下来了。」

洗完澡以后我只穿了一件短裤就开始洗头了,小静又很轻柔很仔细地擦拭着我的后背。

我有些幽怨地说:「老婆,咱俩都多久没那个了,今晚是不是要……」正等待小静回覆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丈母娘的声音:「静雅还没回来呢!」这句话把我吓得半死,搞了半天原来是小静妈妈回来了,还弄了这么大个乌龙。

「妈,是你啊,我……我还以为是小静回来了呢!」小静妈妈没说话,又帮我再擦了几下后背,说了一句让我早点洗完别着凉,就出去了,留下一个尴尬不已的我。

真的有时候感觉祸不单行这句话十分准确。 就在当天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趣事。

当时小静爸妈都睡了,我肚子不太舒服就出来上厕所,平时在自己家里都习惯了上厕所不关门,现在所有人都睡了,自然也就没顾虑到那么多,直接开着门就开始方便。

就在我打算起身的时候,发现门口闪过一道人影,小静妈妈出现在了厕所门口,两人都愣了几秒。直到小静妈妈将视线往下移,看见了我那还因来不及提起裤子而裸露在外的小弟弟时惊叫了一声,幸好她及时用手捂住了嘴巴,才没惊动小静和我岳父。

紧接着我赶紧手忙脚乱地把裤子拉起来,而她则有些慌张地不辨东西的来回走了几步,快步回到了自己房间。

小静父母的寝室里就有一件卫生间,我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出来上厕所,刚才的事情加上早上的尴尬,我一下觉得彻底没脸见她妈妈,有些慌张地回到自己房间。

大概实在是太慌乱了,让小静都看出来了,就问我:「怎么了?一副见鬼的样子。」我看了看小静,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直接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或许是希望她去帮我给她妈妈道个歉,但没考虑到如果小静真的去了,那情况不是更尴尬了吗?

「嘻嘻,这么说,我妈看见你的小弟弟了。」对我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小静竟然一点生气也没有,甚至有点看戏的意思,哪怕其中也牵涉到她的妈妈。

「你还笑,都快要把我吓死了。」

「瞧你,胆子这么小,我妈都没说什么呢,你有什么好怕的?」「我真的是没法做人了,发生这样的事,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死。」「你不说,我妈不说,谁会知道?」

「对了,你妈不会告诉你爸吧?」我突然想到。万一让我岳父知道这件事,我会不会被大卸八块?

「你以为我妈和你一样,这么丢脸的事情还往外说。 放心好了,她肯定是会藏在心里的。」听小静这么一分析也有些道理,情绪顿时平复了许多。

「你被我妈看见,嘿嘿嘿,看见那个是什么感觉呀?」小静提到关键地方大概是想像到那个画面实在太好笑了,一边大笑着一边问我。

「什么感觉?这还能有什么感觉,我当时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我……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你会受到什么变态的快感,导致小弟弟变成大弟弟呢!」平时我们两个除了会在一起看A片学习以外,小静自己也会找一些黄色小说来看,当时就发现她好像比较锺情於乱伦题材的小说,问她为什么,她说是容易代入角色,比较刺激。现在她明显是把我和那些离谱到不行的黄色小说中的情节联系到了一起,恨得我压了上去就想把她就地正法,被她一句「肚子里还有宝宝呢」给吓得退了回来。

「那这样不是想把我活活憋死吗?」我无力地说着。

「我又没拦着你,你可以自己出去找女人呀!」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小静嘻嘻笑笑地趴到我身上说:「你说我妈回去会不会瞎想呢?」我虽然不明白小静话里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幻想起来,正值所谓虎狼之年的丈母娘看见了自己女婿的鸡巴,彻夜难寐,只好用手指抚慰心灵的画面。

「噢~~你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东西呢?」

明明是自己把我往那方面带,现在又在说我胡思乱想了,但看到她那戏谑的表情就知道小静又在逗我了。

【待续】

字节:11464[ 此帖被幸福女海在2015-11-10 16:08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