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奴】 【作者:KKK1976】【待续】12.22更新

【鬼奴】 【作者:KKK1976】【待续】12.22更新

(一)(请勿深夜阅读)

“好了吗?快点!”

听着妻子略带不满撒娇的语调,丈夫终于不情愿地关上了电视从沙发上站起来。

“哇!老婆,好漂亮!这样透透的衣服就不怕色狼?”见妻子不高兴的样子,丈夫又夸赞般调侃。

看妻子一身雪白的薄纱连衣裙,修长纤瘦的身体更显单薄性感,黑色的内衣把饱满的乳房包裹的鼓鼓的,隐约从薄纱里面透露出来。

“所以呀,要你陪我散步……”妻子一手拎着整理好的垃圾袋,一手已经娇柔地挽在他胳膊上。

“太撩人了,太撩人了”丈夫故意做出猥琐的样子,还用手肘不断磨蹭那贴上来的柔软胸脯。

“死像……讨厌……”妻子那种娇羞的样子更加动人。

新交付的小区,住的人不多,电梯很快就来了。寂静的夜里电梯门“咣当”一声开启,声响显的有点扎耳,尤其七月半,电梯里还给人带来莫名寒意。

“干嘛!贴的这么紧……”看着妻子像小猫般依偎着自己,丈夫不禁又种冲动“来,亲一口。”

“讨厌……,会看到的……”妻子故意般躲避“有监控……有监控啦……”

“我一定要亲一口……”丈夫依旧不依不饶,几乎已经把她熊抱住。

“大色狼……”这种亲昵的称谓是他们在做爱时经常叫的“咣当”电梯门又开了。

“到啦!到啦!”

就在丈夫愣神的一瞬间,妻子已经矫捷地挣脱出来,嬉笑着朝外跑。

“啊!”伴随妻子一声惊呼。丈夫急忙跟出来。

只见在楼道口,有个老态龙钟的阿婆在烧纸,尤其她黑黄的脸在夜色的火光的照映下,显的有种诡异。而妻子因为跑的过快,又差点撞到她,身子就僵在她旁边,很明显是被吓到了!

“哇!阿婆,你在这里烧纸,会吓死人的!”丈夫的口气里带着责备。

“七月半,给儿子、老头子烧点纸……很快的……很快的……”阿婆的声音平缓而又低沉,慢慢地抬起头。

他们都不认识这个阿婆,从来就没见过。尤其在这种场景下,看到阿婆那苍老的脸,又给他们一种极不舒服的厌恶感。

“哗!”垃圾袋被火一烤,很快就化了,一团团雪白的厕纸掉落下来,风一吹又被卷入火堆中,其中也包括妻子才用完的卫生巾,火光立刻变的更加耀眼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妻子又尴尬又羞愧,不断鞠躬作揖,毕竟在人家祭奠逝人时,丢入这些不洁东西了。

“你谁呀!怎么可以在这里烧东西?”丈夫以极严厉的口气质问。

老太太的身体在颤栗,看的出很生气。

“我们走!她本来就不该在这里烧的!真没素质,走!”丈夫拦住妻子欣长的腰身,朝前走,嘴里还努力为她开脱。妻子心里还是觉得非常对不住这位老人,歉意地回头看了眼阿婆,但见那火中升起一阵旋子,烧过的灰烬在风中不断地飘高。

---------------------------------------

在小区旁简单的逛了会儿就回去了,让丈夫觉得奇怪的是,妻子没走多少就喊累,心想也许是让刚刚的阿婆吓到了,自然没心情散步了。

回到小区,大楼门厅楼道的灯光,显出惨白光亮,阿婆已经不在了。经过消防栓的时候,丈夫的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背后冒一阵冷汗。无意见透过消防栓玻璃的反光,中看到妻子身后居然背了个人,不那人是趴在妻子背上的。更让他崩溃的是妻子身上的人也正透过玻璃的反光看着自己,脸上挂着诡异的笑。而他们的身影在镜面里就那么很快的闪过。盯着现实中妻子的背影,还是那么简洁修长,毫无异样。

“靠,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

一转身来的电梯厅,电梯厅里的声控感应灯没亮,或许是他们走的太轻了。很快电梯来了,“咣当”电梯门在短促的声响中张开,今天这个声音让丈夫心里感觉很不舒服,只觉得这声音来太突然。透射出的白光让,瞳孔的短促灰暗中又受到惨白光亮的刺激。

电梯轿厢内空无一人,可让丈夫觉得慌张的是,这空无一人的轿厢的中间位置居然放了双女式高跟鞋,红的,红的那么妖艳,高高的鞋跟,优美的曲线。丈夫有点发懵,感觉心脏跳的更厉害了。做为男人,又压抑着让自己表现的平均。

“这是谁啊!谁会把鞋子拉在这里,不过鞋子也太红了,平时穿的话也太扎眼了。嘻,结婚穿还差不多……”妻子说着已经从凉拖里把精致白皙的脚丫抽出来了。

“别穿!”

“怎么了?”女人对漂亮东西都有种莫名的好奇,一手扶着丈夫的肩膀,脚丫还是朝鞋里套。

“这是别人的……”丈夫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但今天的状况也让他觉得心虚,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妻子居然把两个鞋都穿上了“咦,这鞋正好合我脚哦!”雪白的薄纱连衣裙配上红鞋看上去还是很协调的,而且这红色高跟鞋,让妻子的体态更加挺拔。

就在妻子把鞋都穿上的刹那,丈夫仿佛听到了一声空灵而低沉的叹息,那叹息里有种满足。本能的抬头张望。只觉得轿厢顶不,有张人脸正在淡去。

“快、快脱下来。”

“怎么了,怎么这样着急啊!”

电梯门已经开了,丈夫好像看到了生的希望般,慌张地把红鞋从妻子脚上掰下来。扯着妻子朝外跑,弄的妻子连自己的凉拖都没有穿正。就在自家门口,丈夫没有急着开门,而是怒目地盯着妻子。

“以后这样的东西不要乱动。”

从丈夫的目光中,妻子能感觉到他愤怒的程度。虽然心里还是不以为然,不过乖巧的她还是露出撒娇般可人的样子,拉着他的大手扭着腰身,像犯错的小女孩般哄着这个大男孩。

“好了啦,人家知道了,别生气了……,以后不这样了……”

“不许有以后……”丈夫斩钉截铁地说,样子依旧是那么严肃。

“嗯。”妻子一副乖巧的样子,洋娃娃般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丈夫。转而又嬉笑地眯缝起来,踮起身体在他脸上轻轻一吻。

“不要生气了,人家听话就是了。”那对挺拔的大奶子撒娇般在他手臂上磨蹭。

丈夫知道,这个时候继续生气的话,妻子的小嘴马上就会嘟起来了。后面就该换自己哄她了。识趣地就坡下驴把她拥到怀里,开门进屋。

半夜,丈夫迷糊中,感觉到妻子的身体在颤抖,妻子那明眸的大眼睛恐惧的盯着旁边,泪花从眼睛滑落。就在他们床边,居然站了一高一矮两个黑影,矮的就像是七八岁的孩子。由于房间黑暗只能感觉到他们身体的轮廓。

此时屋外风起,吹动窗帘,投射进来的微弱光线正好照在小黑影的脸上。丈夫见了不禁毛骨悚然,妻子抖的更厉害了,豆大的泪珠滚落的更快了,只见那小黑影的脸色惨白惨白的,眼眶上像画了两个黑眼圈,白眼珠在光线折射下发光。黑眼珠就会针尖一般,几乎就快没了。丈夫只觉得浑身使不上力,喉咙也给堵住了。

“爸,他也能看到我们……”两个黑影互相缓缓对望了一下,朝丈夫看过去。

当他们的盯上自己的时候,丈夫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是在炸裂般跳动。虽然觉得冷,可汗水已经从各个毛孔开始渗出。窗外又是一阵劲风,他们俩的脸看的更清楚了,他们是在笑,朝自己笑,那种阴冷阴冷的笑。丈夫恐惧的忘记闭眼,也就那么呆呆地盯着他们。

“他不会碍的……”大黑影把妻子胸口的毯子缓缓撩开。

丈夫只有看着那一切发生,除了恐惧,其他都觉得那么自然,那么可以接受。只见妻子胸口在剧烈的起伏,饱满的乳房把棉质睡衣撑的鼓鼓的,在浑圆的乳房顶端有两个小巧的凸起。

“正是个好女人……”

“她奶子好大……”小黑影伸出手,迟疑着贴到乳房上,沿着乳房的轮廓抚摸,小心地感受她的形状。

大黑影又撩了一下,把毯子彻底从妻子身上撩开。妻子棉质睡衣是朝上卷起的,小内裤也露了出来,两条光洁的美腿饱满而又修长。恐惧的妻子试图扭动,脑袋只是小幅度地摆动几下。

“她可以给我们包家传后了!”大黑影摆动着脑袋,一直在扫视着妻子的身体。

“让她给我生孩子?”

“你?你是不能让她怀孕了,让你小叔,你小叔可以的。”

“我,我一直都还没有做过真真的男人……我、我都三十七了。”小黑影显的那么沮丧。

“是啊,你走的早,都三十多年了……”

“……”小黑影没有回答,小手不舍地朝妻子乳房顶端游移,小手隔着睡衣将乳头捏住,就是那样的抿捏,毫不怜惜地让乳头在他手指间转动,。

丈夫能听到妻子呼吸变的杂乱,的确妻子的身体很敏感,只要在她身体上稍微挑逗几下就会动情,性爱时更容易高潮。看着小黑影玩弄自己的老婆,心里好像又有种允许,好像妻子本就是他们的。只是那种恐惧却让他难以接受,尤其是小黑影看着妻子乳头在他指间痛苦转动时,惨白的脸上露出的笑,森白的牙齿都能看到。

“过几天,让你小叔让她怀孕。不让我们包家真的绝后了!”

“可,可我也想要!”小黑影眼睛还是盯着妻子的胸脯,小手用力把乳房捏住。丈夫能感觉到妻子的痛,但他却无能为力,更要命的是居然感觉妻子就该被他如此蹂躏。

“以后,以后……”

“我……我……”小黑影的身影在无奈中慢慢淡去,很快两个身影都消失了。

“啊!啊!啊!”丈夫好像终于能喊出声音了,大呼着从床上坐起来,浑身是汗。

“老公,老公……”妻子也惊醒了一头扑到丈夫怀里,“好怕,好怕……我刚刚做了个梦,好怕。”

(二)

第二天,两个人回家有点晚,妻子进了小区就一直等在楼下,不敢一个人上楼,一直等到丈夫应酬完回来。

电梯又是电梯,其实丈夫的恐惧是从电梯开始的,而不仅仅是那亦幻亦真的昨夜。一进电梯,丈夫就把妻子拽的紧紧的。此刻妻子也能感受到丈夫那强有力的呵护,温柔地将身体靠入他怀里,电梯里不断传来轿厢被吊起的声音,五楼、六楼一切都那么平稳,很快就七楼到家了。

七楼、七楼、八楼……

电梯、电梯居然没停,还在朝上。旁边的楼层指示灯闪了一下全灭了……“老公……老公……”

“别怕……没事的……”丈夫努力让自己平静,胡乱而焦急地按动电梯按钮……轿厢内灯光也开始闪烁……

“老公……我怕……”妻子用力掐着丈夫的胳膊。

终于那该死的灯也彻底灭了……

“呜……”传来妻子轻微的哭泣声。

“别怕,别怕。有我……”丈夫掏出打火机,“咔嚓、咔嚓”黄暖的火苗跳动一下又灭了,很快又再次打亮。

“喂,喂……物业吗?”丈夫已经趴在对讲口上不断呼叫。

不对,眼睛的余光扫视到狭小的轿厢内多,多了一个人。不,是黑影。他就贴着轿厢的一角,低着头。

“物业,物业吗?”丈夫的口气变的有些恐慌。

对讲里发出“咯、咯、咯……咯咯咯……”那声音犹如从喉咙最深处发出来。

“你是谁……”丈夫转而用火机照射那小黑影。

那黑影一头杂乱的头发,不少已经打结般粘连在一起。缓缓抬起头,就是、就是昨夜的小鬼。那还是惨白惨白的脸,乌黑的眼圈,今天看清楚了,他穿着老式的汗衫背心,白色的汗衫上都是灰黑的血渍和污渍。左侧的胸口有点瘪下去,左臂居然骨折成三节。蓝裤子,破球鞋。相对这个时代来说简直就是个受伤的小乞丐。

妻子的呼吸还是那么急促,不过好像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

“我要你……”低矮的小乞丐仰望着妻子,发出命令般的口气。

“啊”打火机太烫了,一时按不住,火机的节流装置被烧坏了,火苗在小金属口急喷出来的气体,吹的老高,微微跳动。轿厢内被照的幽暗昏黄,却没有小乞丐的影子。

此刻妻子依旧穿着上班时的职业装,雪纺衬衫、包臀的一步套裙和黑色丝袜,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韵味。小乞丐的手直接伸向妻子的饱满的乳房。雪纺顺滑的质感能让他自由自在的抚摸。妻子的身体好像僵住一般没有反抗。

丈夫举着打火机简直就是为他照明般,妻子幽怨地望着小乞丐,木讷地将衬衫从裙子里抽出。

而小乞丐两眼就是盯着女性浑圆鼓起的乳房,充满了渴望与期待。妻子将纽扣一颗颗解开,平坦白皙的小腹已经能看到了。

很明显小乞丐更喜欢能直接接触到她的肌肤,肮脏的小手已经滑到柔软的肚子上。他一接触,妻子的小腹就在惊厥地抽动,带动那可爱的肚脐。

纽扣解到了胸口,小乞丐显的有点迫不及待,小手已经滑到胸罩上了,并且在做有力的抓扯。

妻子幽怨地看着小乞丐,将衬衫完全解开后,两手又别到背后,解背扣,那一切是那么的平静。

丈夫只感觉呼吸急促,此刻妻子的样子太撩人了。

小乞丐将那紫罗兰色的胸罩推高,女人雪白的身体映衬紫罗兰显的更加白皙,尤其是那嫩嫩的乳头,红艳艳的。

妻子被小乞丐压到轿厢壁上,他已经把脸凑到那雪白的奶子前。或许是他第一次享受女人,盯的很细致,踮起脚,嘴终于能够到了,伸出小舌头,就在乳头上轻轻一舔。冰冷的舌头却让乳头酥翘的硬硬的,乳晕上也浮起一颗颗小肉蕾。

“啊嗯!”妻子撑着脖子发出苦闷的长长呻吟。

看的出,小乞丐一下变的很贪婪,两手各握住一个乳房,不断变换着舔吸乳头。妻子两臂无助地贴在轿厢壁上,任由他肆虐。丈夫诡异地将妻子一侧衬衫撩开,一手把火机举的高高的。

小乞丐拽着翘挺的丰乳朝下拽,妻子两腿微微曲蹲,身体在他粗暴的抓扯下,贴着墙壁顺从地朝下移动。

丈夫看的很清楚,小乞丐的目的已经不是妻子的胸脯了,他正盯着她的香唇。

在胸口被大力撕抓下,妻子只有调整两腿,跪在小乞丐面前。

仰头娇叹的妻子直到与小乞丐四唇相贴,才明白他的想法,立刻配合地吮吸他的唇,把他孩童般的上唇吸夹在自己两唇之间。

小乞丐仿佛自己变了高大了般,把她唇紧紧丫住,不断吸吮,好像要把妻子都吸进去一样,两手更是不断放肆地朝外抓扯女人娇嫩的乳头,妻子只有苦闷地呜咽着配合。

丈夫举着打火机的手在颤抖,内心痛苦,可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屈从。

激吻终于结束了,小乞丐显的很满足,犹如欣赏着成列品般,后退一步,侧头品味着眼前的尤物。妻子依旧性奴般跪在地上,眼巴巴地望着他,迷离的眼眸湿漉漉的。

小乞丐转而又上前,将她衬衫,朝下扯,一直挂在臂弯上,性感的肩窝随着她的吞咽在轻微颤动,身体努力按照他的想法僵硬地保持着。

终于妻子在他的目光中捕捉到信号了,他已经将目光落到裙子上。悬在半空的手臂,迟疑着下移,勾住裙摆,将裙子彻底撩起。

原来妻子穿的是吊带丝袜,黑色的吊带犹如束缚带般,压在紫罗兰色的内裤上。小乞丐手在空中画了个圈。妻子顺从地转身,将屁股高高倔起。那吊带拉的很紧,饱满的肥臀上勒处一道浅痕。

丈夫也为妻子的样子心动,内裤与丝袜之间那截大腿是如此雪白,高跟鞋的鞋跟细长的。她的腰一下沉,完美的桃形翘臀更加勾引男人的欲望。看着小乞丐在端详,丈夫配合地将她小内裤朝下扯,直到被丝袜挂住。那羞耻的裂缝在阴毛的包围下毫无保留地露出来了,菊花还在娇柔的吮动。

“呜……”妻子在自己私处接触空气的一刹那发出哀怨的呜咽。

小乞丐跪在妻子肥臀前,又看了眼丈夫手里的打火机。丈夫明白他的意思,将火机朝她靠近,妻子雪白浑圆的美臀,已经渗出细小的汗粒,在火光的照射下泛出动人的淫靡。

小乞丐勾住吊带,长长的拉起,突然一松。吊带有力地弹到美肉上。

“啊嗯……”妻子的身体痛苦地摇曳下,还在颤抖。那小乞丐居然又重复刚刚的动作。每当妻子的美臀停止扭动,他就弹一下吊带,雪白的硕臀上被弹出了条长长的红印,妻子开始妓女般卖力的扭动。

小乞丐用两截指背压到裂缝两侧,手指用力张开,妻子那鲜红的嫩肉泛着水润在不断蠕动。

“嗯……好羞人……”低吟般的叹息,身体煽情地抽搐着,美臀努力地后压,紧贴着他的指背,继续轻微撩人地摇摆。

火机的光亮越来越暗了,丈夫麻利地掏出手机,为小乞丐照明。

小乞丐换手,将她裂缝撑的更开,另一小手,伸出乌黑的手指,毫不怜惜地插到她体内。

“哼,哼……啊嗯……”妻子的美臀上下摆动,好像要把他的手指吐的更彻底。

“嗯嗷……”妻子痛苦地仰起头,能想象到小乞丐的手指在粗暴地抠挖她深处的肉壁。

丈夫的心砰砰乱跳,尤其那小乞丐惨白的脸满足地朝他望过去的时候,丈夫手上的手机差点掉落。

“呵啊!”小乞丐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声音是从他喉咙深处发出来的。

“嗯啊!……嗯啊!……”妻子的脑袋摇曳的更加厉害了。

看小乞丐手臂不断剧烈的摆动,能想到他手指抠动的力道。妻子支撑身体的手臂都在颤抖,菊花剧烈收紧,被粗暴插入的裂缝开始有淫液不断留出。

小乞丐在笑,笑的那么阴森,他的动作却更用力,整个身体都在摆动。手指已经完全没入妻子的身体里了,却还粗暴的顶入。

“嗯……”妻子压抑地闷哼,的身体痛苦地朝前移,脑袋完全顶到轿厢壁上,转而是侧着的脸贴到那冰冷的金属面上。手臂终于支撑不住,丰满的酥胸贴在地面上了,而肥美的硕臀继续高高翘起。安静的轿厢内,从那女人的私处发出“咕唧、咕唧”急速的水润声。

玩弄了很长时间,那小乞丐站起身,焦急地解自己裤带。那裤带完全就是塑料捆扎带替代的,绳头的纤维在他慌乱种,更错乱,原本的活结也变成了死扣。焦急的样子几乎要他崩溃了,下巴压在脖颈上,口水从他嘴里漏出来,变成长长的细线。

妻子疑惑地回望了一眼,转身从包里掏出指甲钳,轻轻一夹,那绳子终于断了。他的裤子估计是大人的改的,一下就从他身上滑落。露出那未发育的小鸡巴。和她的小手指般粗。

“呵……”小乞丐憨笑着,扶住她脑袋,奖励般从嘴里缓缓吐出口水。在空中变成条晶莹的细丝。

妻子皱了下眉头,张开嘴,用舌头将他细长的口丝水勾住,仰起脖子,全部吐入口中。

小乞丐惬意地捋了下小鸡巴,妻子知道她的想法,重新转身,脸贴着轿厢壁,翘高屁股,迎接他的插入。

丈夫内心绝望地看着那小家伙,他已经扶住了妻子肥美的臀部。

突然,妻子紧贴的铁皮猛地浮出一张人脸,那脸发出“啊……”地低吼。伴随着就是妻子惊恐的尖叫。一个高大的苍老的身影从她身上穿过,夹带着小乞丐到另一边的墙里消失了。

此时妻子的身体瘫软般,跌倒在地上。丈夫慌忙将他扶起,电梯门也开了……(三)

幽魂对于小夫妻来说,拥有绝对的权利来玩弄、占有和使用妻子的美肉。犹如是人、鬼之间已达成的契约,甚至夫妻俩从精神上也无法抗拒。唯有迎合、主动的迎合。

几日的平静,又让他们感觉是否一切已经过去了。黑暗的卧房里充斥着让人心跳的喘息。小夫妻无限蜜意般的缠绵后,妻子妩媚地跪坐在丈夫身上,羞涩地抚摸着他膨胀的肉棒,贴着裂缝引导入身体。

妻子优美的胴体在黑暗中依旧能展示完全的线条,椒乳顶端的勃起,随着抖动在微颤。俩人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欲望侵蚀,器官接触的瞬时,年轻的身体同时发出销魂的叹息。丈夫把臀胯顶的高高的,期望插入的更彻底。

“啊……”妻子突然感觉到,在自己身上,多了两只手。丈夫的手在自己臀胯上。另外两只……?

那两手将乳房托起,抬高,滑向奶头,揪住了就野蛮地朝外扯,身体随着按照那手的方向痛苦的朝前弓。“啊嗯……”

“老婆?怎么了”丈夫关心的坐起身,突然吓的目瞪口呆……从妻子身后缓缓探出脸来,那个脸毫无反光的能力,是张漆黑的脸,看的出这个家伙是被烧死的。脸上只能大概看出眼、鼻的位置,嘴巴有气无力地张着,而且上面还不断冒出高温下才有的油脂。丈夫从来就没有这样进距离看过这种恐怖的景象。身体几乎就呆住了,原本膨胀的肉棒立刻被吓的萎靡了。妻子见丈夫恐惧的样子更是吓的不敢再看。

“你们不可以……”那个恐怖黑脸依旧玩弄般妻子的身体,摊平的手掌沿着她小腹平坦的线条下移。

“呜……”妻子那敏感的身体发出痛苦的呜咽。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手已经滑到了腹根。

“她卵泡快熟了,要给我们包家传宗接代,我也舍不得玩……明天……明晚彻底成熟。”那恐怖黑脸,用张不太大的嘴咬着妻子的耳垂。

“唔嗯……”心里虽然对可怕的样子充满恐惧、厌恶。但自己也说不清楚,大脑里居然有种绝对服从的奴性。两手依旧讨好般探到身后,柔情地抚摸他后腰。丈夫的心理情况也完全和她一样,又是恐惧又是顺从。

“很想要?明天,让他小叔满足你……”

-------------------------------------

次日下午,夫妻俩按照指示怀着不安的心情踏上了找寻小叔的行程,对丈夫来说更是矛盾,就在今天他居然要把妻子雪白身体的送给个从未见过的男人,他张什么样,多大年纪……来到长排镇已是黄昏,顺着别人的指引,将车开到垃圾场。正好远处开来一辆垃圾车,一群捡垃圾的一拥而上,其中不是老的就是少的、自然有男有女。垃圾车车厢缓缓抬起,无数的垃圾冒着灰尘被倾倒而下。那群人像战士般奋不顾身的冲上去。丈夫一想到那个叫包七贵的小叔就在那群人里面,心就不禁颤抖。

“请问谁是包七贵?”忍受的刺鼻的臭味,丈夫朝人打听。

“啥?你说啥?”垃圾车的机械声几乎都听不清说话声。

“我找包七贵!”

那人先是一愣,觉得奇怪然后转身就喊不远处的老头“包老头、喂、包老头!”见老头没听到,就朝他一指“喏、他就是……”说完就忙不迭翻找起垃圾了。

丈夫看了一眼那老头的样子差不多快六十了,不过按照那黑脸幽魂的意思大概也就五十这样。那小老头板寸头,头发白了大部分,佝偻着背,拖了个编织袋,皮肤黝黑。手上已经夹了个饮料瓶,另一手还在垃圾堆里掏着什么。

丈夫内心错乱般的狂跳,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靠过去“包大爷!”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尤其自己将像皮条客般向他奉献妻子的身体,感觉口中干涩胸口发烫般火热。

那老头却继续在那里翻找,终于把一截电线从垃圾堆里抽出来了,不过他还没理睬丈夫,显然是没听到。

正当丈夫还要靠上去喊的时候,老头后面一个一看就很跋扈的中年人踹了他一脚,那人光着膀子身体古铜中偏黑泛着油光“滚,滚远点。”老头差点被踹倒,抬头看了眼“狗熊!你!”,立刻又好像习惯了似的,赶忙给他让出个位置。刚一起身正好看到了眼前这个丈夫。

“包、包大爷!我有事找你!”

“啥?”老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我有事找你!”丈夫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啥?”虽然垃圾车开走了,但很显然老头有点聋,说话的声音几乎吼出来一般,好像半个垃圾场都能听到。

一车垃圾被一群人很快翻的差不多了,也抬头看着这个他们,疑惑怎么会有个穿的如此体面开小车来的人,来找老头,会有什么事呢。

“大声点,他是聋子!”那个跋扈的狗熊看的都着急,一付大大咧咧的样子“嗨、文化人就是斯文,说话都细声细起的。”

“我有事找你”丈夫扯大了嗓门说。

“啥事儿?”欲言又止的样子让老头更警觉

“这事、这事说来话长,我们找个地方说!”丈夫把老头引出垃圾堆,这让包老头显的有点不情愿,什么事这样神神秘秘的。来到车边,丈夫为难地说了起来。把老头说的一愣一愣的,又朝车里的妻子看看,接着更是不信的样子,而丈夫还在旁边不断的解释。那群人感觉今天不会再有垃圾车来了,有几个就散去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在猜测着什么,反正没垃圾捡也闲着没事。

“啥事儿、啥事儿呀,不会把这傻老头给骗了吧!”那个跋扈的狗熊像当家人一样朝他们过来,后面还跟了好几个好看热闹的。“啥事儿啊,老头。把你给吓懵了?”

“没事,没事。我们自己会处理好的,真没事”丈夫挤出尴尬而难看的笑容,只想把他们劝散了,不少人也好奇地朝车里张望,居然里面坐了个漂亮小媳妇,那精致的脸蛋一看就让人心跳。而她将手环抱在胸前,不安地压在奶子上,男人们看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贪婪地扫视她的身体,她穿着朴素贴身的白色T恤裙,把她诱人的身材毫无保留的勾勒出来。从宽大的领口就能看到她雪白饱满的奶子,跟要命的是,白花花充满弹性的八字奶子自然生成一条让人看了就不安的沟壑。从薄薄的T恤低下透出一抹低胸的黑,一直延伸出衣服在裙摆下形成小网格黑丝包裹住的白皙大腿。

“啥事,你们啥事儿呀!”狗熊首先发话了。

“真没事。”

“包老头,你说啥事儿!”那跋扈的家伙见包老头那种说不出的窝囊像,猛拍了下老头的后脑瓜。“说啊!”

“……他说……他说,让他媳妇给我生儿子!”老头完全是一付被人欺骗后委屈的样子。

“耶,有这样好事儿?”那狗熊即是羡慕却也是一付不信,推搡丈夫说“妈的,你们来骗一个捡垃圾的老头也太缺德了吧!还用这样下三滥的法子。”

“哎呦,真不要脸,拿这样的幌子骗人。”人群里唯一的一个矮胖的中年妇女扯着嗓门喊。

“哇靠,这也太爽了。”其他几个男人流露出意淫般窃喜的样子,似乎已经想象到玩弄眼前这个诱人尤物的样子了。

“我、我……”丈夫脸立刻臊的青一阵紫一阵的,就像谎言被戳穿了般,又转头和包老头说。“包大爷真不是骗你的。”车上的妻子更是羞的无地自容,感觉到还有人在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把抱在胸口的手臂紧了紧。

“我、我有信、你哥的!”丈夫立刻想起了什么似的。

“放屁,他们早死了!”包老头斩钉截铁地瞪着眼说。

“操,你们这些缺大德的!连这么个老头都骗!”

“他,他就是在,也认不了几字,那能写信?”包老头又补充着说。

“我、我代写的……”

“下车,让那小媳妇下车。”旁边另一个中年男人发出太监般的声音尖叫着。心里更想瞧瞧这小媳妇那曼妙的身材。

“对,让那小媳妇也下来,别让骗子跑了。”一个尖嘴猴腮的老头,鼻翼旁还有颗瘤子般的媒婆痣,痣上还立了好几根奇长的黑毛。开了门就捏着妻子的胳膊,从车上往下拽。

“说、是不是骗人的?”另外三个好事的老脏男人搭腔。还有三个娃子看的“嘿嘿”乐其中还有个小女娃用脏手捂紧嘴说“真羞人、羞死人了”。

众人见如此的美女被太监拉出车,靠近的也顺手拉扯几下。雪白的T恤上留下几个黑手印。有的在腰位置,有的更直接在屁股位置,而且是一坨被涂开的手掌印。妻子穿着性感的高跟凉鞋,两腿艰难地在泥地里迈动。

见妻子的身体被人无力而娇柔地推搡着,丈夫焦急地喊“别,你们别……”。

“包老头,你小媳妇过来了。”那媒婆痣一把把妻子推到包老头身上。包老头似乎能闻到她的体香,没有挪动身体,看了眼妻子后又表现出一付被欺骗者的大义凛然表情。妻子撞到这个比她矮一个脑袋的老男人时,竟然无意地流露出一种含情脉脉的娇羞。

“我真没骗你的。”娇声柔语让老头几乎要神魂颠倒了,尤其那柔软的身姿倚贴着自己,就差留鼻血了。

(四)

“哇,包老头好福气啊,她真看上你啦,哈哈哈”矮胖的中年妇女扯着嗓门奚落般大笑。

“是真的,就把他抱住,抱起来。”太监般的家伙依旧挑唆着说,又抓着妻子的胳膊朝包老头脖子上圈。

妻子根本就没反抗,贴在他身边。那莲藕般的手臂一搭上他肩膀,包老头几乎就僵住了。

“耶,不是吧!”

“很般配哦!”

“哇,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媒婆痣好像发现了妻子居然没戴奶罩,浑圆的奶子把衣服挺起后,还有两个小凸点,尤其他们也没看到她一点内裤的勒痕。

“我、我们真没骗你们……”丈夫还想解释,见没人理睬他,视线又转向狗熊“你们走吧!”

“走了,走了你们就开骗了!”狗熊爱答不理的回答,而他的心也早就被眼前这曼妙的女体吸引走了。

“老头,你也别客气呀!傻了吧唧的!”

“就是,送上来的,你客气什么?”媒婆痣抓着包老头的手腕朝妻子胸口去。包老头不安地望着妻子的俏脸,手也顺势握到妻子的奶子上。

“嗯……”在众人面被淫虐让妻子的身体变的更敏感。身体撩人地颤动一下,没有丝毫的拒绝,脸压到小老头的头顶,哈出一口耐人寻味喘息。

“软吗?”

“爽吧!”

包老头没有理睬他们,疑惑地捏了一下,能感觉到那成熟乳房的弹性,真想好好把玩一下,猛地把手抽了回去。

“嗨!真熊!”

“我真的没骗他!真的没骗他!”丈夫信誓旦旦的大喊。转而又朝向包老头“真没骗你。”

“那就开干啊!”

“我们一走,这傻老头不是让你们骗的团团转?”

“骗谁啊!干你们这行被人家捏个奶子算什么?”狗熊也想乘机揩油。

“啊!不要!”妻子发现了他的企图,才一扭身,就被他抓住了乳房。“啊嗯……痛!”

“你们怎么就不骗我呢?”狗熊手上用力。那中年妇女嘴也一咧,好像她也能感觉到妻子的痛苦。

“啊噢……”妻子抓着他手臂却使不上力,身体服软般痛苦地下蹲。

“不要……不要啊!大叔!真没骗你们……真的……”丈夫焦急地向他恳求。“包……”

狗熊扯着奶子朝自己身边带,另一手环着妻子的脖子问“你说,是真的吗?”

妻子痛苦的弓着背,声音几乎痛的发不出了。“是真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其他人看那光着膀子的狗熊贴着妻子的身体,即羡慕又享受。尤其是妻子脸上痛苦的样子,对他们来说就是蹂躏美女的享受。

狗熊那大手肆意地揉捏着奶子,用命令般口气说“那就在这里让他干!”

妻子一脸惊惧,先是摇头,接着又不知所措地点了几下头。

“哇,包老头你有福啦!美女哦!”

“老头,你能行吗?别硬不了啊!”有人一扯他的大裤衩,一下拉到底。露出他那老鸡巴。

“喂!”老头又紧张的拉起来。

“哈哈!”耳边又传来中年妇女那种尖锐的笑声。

“怕啥子!人家小媳妇都不怕!”

“那!那就去车里!”丈夫紧张的喊。

“就这里!别耍花招!”狗熊根本就不给丈夫机会。

“这!这里?”丈夫几乎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就知道他们要耍花招!”

“对就这里!让我们也瞧瞧西洋镜。”

“去啊!”狗熊一把把妻子朝包老头身上推。

“不要了吧!”包老头见妻子已经站到了面前,一脸难色,又扫了遍那诱人的身姿。如果在马路上,这样的少妇绝对就不会多看自己一眼的,而且这辈子家里穷就没处过女人。想着不由得吐了口唾沫,虽然嘴里已经很干涩了。

面对众人的围观,妻子身体又点僵,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抿了下嘴,用雪白的手臂勾住老头的脖颈。

“走,你们小娃子们走!”有人开始赶小孩。

“别吵吵!”

“不要……瞧瞧!”可没一个小孩听他的。

“咦……羞死人了……”小姑娘将手捂在脸上,却把指缝张到最大。

“咦……真干?太不要脸了!”中年妇女咧着嘴,脑袋往后缩。

“老头你也该主动点……”

“把她扒光……”男人的声音是那样的兴奋。

“扒光后干死她……”

包老头抬了下手,有点犹豫……看了眼妻子的表情,她显的那么恬静羞涩地望着他的一侧肩膀,却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

丈夫的心理更加复杂,不安的是妻子要面对这么多人做那种事情,兴奋的是指令的完成或许也包括妻子的被迫露出。

包老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双手贴到两个浑圆的奶子上了,那种异样温热、柔软、弹性太真实了,苍老的身体在颤抖。

“嗯……”妻子呼出幽兰般长长的气息,欣长的腰身不安地扭动了一下。几乎有大半男人的鸡巴在亢奋中勃起。

老头又激动不安地抬眼看了下小娇妻子,那是顺从般娇柔的样子。老头小心地揉捏,旁边的人也能看到他的手在动作。那饱满的奶子隔着T恤在他手里变形。不少人都跑到老头的后面,他们更要欣赏妻子此刻是何中娇羞的耻态。

老头尝试着将两奶子朝中间挤压,两个饱满的肉球在贴紧后变形。老头撑长脖子用偷窥般眼神,瞧向领口内乳沟的变化,只觉得热血朝上涌,脸都涨红了。

妻子似乎明白老头的想法,下巴羞涩地扣在一侧肩膀上,略微俯下身,T恤领口自然的下沉。

老头,包括老头身后人的视线都能顺利钻进,妻子的衣服里,真白啊!那雪白的身体上还罩着吊带低抹胸网格。粉嫩的奶头已经从网格中钻出,或者说被网格的交缝卡住。

“噢,看到了,看到了……”

“咦……”后面男人们窃喜般私语。

“啊哼、好羞人……”妻子还是不由的为自己叹息。身体却几乎成90度的“7”字型,两腿微开。

丈夫感觉有点失力,又有点兴奋,身体靠在车边,心脏在猛力地撞击胸腔。

“老头,你准备好了吗?开干吧!”

“美女,给老头服务一下……老头年纪大了不行哦……”

“是哦,主动点。”

他的破背心太破了,袖口几乎落到腰部,妻子双眸微闭,看上去似一种痴迷的媚态,小心地抚摸着老头的身体,修长的细手滑到他背心里撩动。老头的喉咙在翻滚,好像被痰卡住一般。

“老头爽吗?给美女摸一下就爽死了吧!”众人看妻子那饱满的胸脯在老头摊开的手掌上地掂动。

妻子又娇羞地捋了下头发,伸出舌头点撩他露在破背心外的黝黑奶头,尽管他的体臭让她受不了。

“你们说,那些婊子是不是也是这样给男人服务的?”中年妇女一副厌恶的样子。

“你给你们家男人怎么服务,她们就怎么服务的!”

“去你的,死狗熊,老娘是婊子呀!”

“你做那行,看人家是不是会要你!”“哗”一群男人哄堂大笑。

“老头,别光顾自己享受,把她扒光了……别磨叽了……”

“可以吗?”老头从来没有享受过女人,更何况是如此的体贴。疑惑地问妻子。

“随你……”简单的回答后,妻子又去服务他另一个黑奶头。

老头皱了几下眉头,抓住她后腰的T恤,一点点朝上扯,有几个好事的立刻跑到她背后,居然还有人毫无顾忌的蹲下身窥视。几乎和妻子的视线撞在一起。

“别那么看!”妻子的身体在羞耻中变的无力,脸贴在老头的胸膛,一手掰住他的肩膀,一手护住裆部。老头的抓扯的T恤,全都落到她脖颈后面了。

“哇!穿成这样的!”

“咦真不要脸”

“真性感,”

“那衣服是开档的……”

“好像没穿内裤哦!”

那是件黑色吊带低抹胸开档连体小网格袜,平时也就是小夫妻做爱时穿的。这次却被幽魂要求的。

“腿再张开点。”太监男将她两腿分别朝外掰。

“好难为情!”,两腿却无力气抵抗太监男的动作,又好似很在享受他们的视奸,微抬了下腿,股沟分开的跟大了。妻子脸贴在老头的胸膛,倾述般抱着老头的腰身。老头看着那肥美硕大的雪白屁股在网格包裹下高高翘起,身体颤抖的更厉害。大手不安地游移在她平滑的脊背上。

“哇,屁股里嵌了条东西哦!”

也许这里的人只有丈夫知道,他妻子是穿了内裤的,只不过是那种特性感的“C”字裤。

“是不是好滑啊!”太监男的大手也开始在妻子的腿上游移。

“不要……不行……”想要再次闭合两腿几乎就不可能了。无数的大手开始在她两腿之间游荡。有些直接就捏她屁股,有些手索性就插到那网格里,更有些直接掏奶子。很快网格就被撕出好几个口子。几个小孩钻不进身子,就探手在人群外捞。

面对四面八方的大、小手妻子只有蹲曲着身子抱住包老头的腿。

“喂!喂!”丈夫着急的想要阻止那一切。

“起开,起开。妈的压死我了。”狗熊扯着嗓门大喊,一直身体,从他后背还差点滑一两个人。

【待续】

字节:28179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1-12 21:36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