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皮”心得——火凤凰舞厅


“跑皮”心得——《火凤凰》舞厅
我是长春人,我各地都去过,找过不同地方的“鸡”,但最让我留恋的还是
《火凤凰舞厅》。几年前舞厅遍地,沒几年黄了不少,火凤凰就沒黄,而且一直
还算兴旺,主要原因就是和《小南湖》地下舞厅一样──“皮”多!
长春把欠操的女的叫“皮”,把勾搭女人叫“跑皮”。
到里边,要穿得整齐点,別烂打听,多看看、多转转。自己一个人最好,带
点钱就行了。
舞曲响了別急,看准了两三个,挑打扮得一般的,年纪30左右的(小的不
好整,如果有人盯了,就別上,或者等机会)。
下一曲,过去请跳,一般不跳可以来狠的,也可以来柔的。狠的是说:“跳
不跳?!”然后就拽!不理她反应,你就上。然后跳了一会儿,就挑逗!工夫要
练!
柔的就往边上一贴,和她唠嗑,然后带一边去喝汽水,其他的就看你的了。
我有一次,跑了个正经女人,愿意跳舞的机关女人,呵呵!然后,我们就偷
情。爽!!!偷情的滋味就是好,还能嫉妒嫉妒她老公,其实就是个乐子。两人
都不纠缠,又干净、保险,幹着美!
还有一次,我在里边熘达,看看沒啥好货,就准备花点钱找职业皮。我刚往
边上一坐,来了个大姐,屋里黑,看不准,我就盯着看看,脸蛋好不好。大姐笑
了,来个媚眼!去她妈的,随便上吧!我就到她跟前,眉花眼笑的把手插到她肐
肢窝里拽起来抡一圈。我把手放在腰上摸摸肥不肥,再往下摸摸屁股,往耳朵眼
里哈口气(这些一定要做!!要不的,谁她妈的找个初男沒毛的呀!)。
大姐咯咯的乐,我就说:“大了,大了!”
大姐把手在我裤裆前抓抓,告诉我,摸不准。我俩就到黑地方,松开裤带,
她把手伸进去,捏捏硬度、长度、粗不粗。满意了,就说:“宾馆?”
“华侨?”我说。
“太费。”她说。
“值!”我接着再摸摸奶子。
“上我家。”
“你老公??”
“死了,就我和我妹妹。”(“死了”就是沒有,“妹妹”就是她们一起的
住客,沒准他们就是职业鸡。)
“沒钱。”我逗她,心里盘算给不给。
“处处呗!”(“处处”就是交交朋友,你情我愿,互相需要。)
我说:“你还挺狼啊!沒人整?”
她说:“玩呗!”
我们就走了,打车去她家,就是租的房子。
到了家,烧水。她进里屋,看妹妹和另外的人在搞事,“咿呀咿呀”的,回
来就脱光了,来回在屋里熘达。我说:“咱俩呆会整,等里边完了再说。”
她去了,呆会儿说,里边的人还想整一下,要她,问我行不?我也不能挡人
财路,就说:“去吧。”她笑嘻嘻的走了。
2分钟后,里边的女的出来了,到这屋呆着,不愿看着整事儿。她穿了个奶
罩,下面刚洗完,还湿漉漉的,露着毛和我唠嗑,她以为我是认识大姐挺长时间
了的“老铁”呢!
反正沒事就唠唠,听着里屋里“啊……啊……啊……”的在叫春,我问她:
“挺厉害呀?整的挺好呗!”
她撇撇嘴:“操!阳痿,一会硬、一会软的,可时间挺长。”
我说:“多长?”
“2个多小时了,就不完事,整得沒意思。”
我笑了,我知道这傢伙是啥玩意了,挺色,就是幹整。
“我去趴眼!”我说。
“別的,看他幹啥!操!”
“给你多少钱吶?”我问。
“200,你叫大肚子吧?”
“不是,我肚子大咋的!”
“呵呵!我叫王冬,林姐和你说过吧?”
“沒有,我今天跳舞认识的,叫林啥?”
“沒啥,你问她吧!”她知道说多了,就不吭声了。
“我和你幹一下,行不?”我笑嘻嘻的说。
“给多少?我累了,等林姐出来吧!”她还不死心。
“看看!”我装作要露出鸡巴。
“看看,嘻嘻,脱呀!”她眼睛冒光。
“噗嗤!噗嗤!”我和她幹上了。
林姐把那人整洩了,就过来:“操你妈的,你俩整上了,啊!”
“我给她钱,生意嘛!”我沒回头,接着幹。
“我操!你整完了,我上哪儿找鸡巴舒服去!”
“我操!你和那老鸡巴蹬幹得不挺好的吗?”我回头抓过她脖子,亲个嘴。
“我操你妈的!就是贪你她妈的大点儿,想回来幹一下,能抱着我她妈的睡
觉。你这个傻屄的体格也不行啊!你能幹俩吗。操!”
“你他妈的,起来,骚屄!”她骂下面的王东。
王东正来情趣,不捨得离开:“大姐,我一会就好。”
“操!”林萍手掐掐她奶子。
“別的,別的……”王东挣扎,我鸡巴也掉出来了。恋恋不捨的看看我,把
奶子装回罩里。
我趁机要从后面往林姐屄里插,林姐推我一把:“我沒洗呢!”
“他沒戴套?”我瞪眼。
“戴了,我这儿一下子水。”
王东说:“你不是总跑皮吧!你有沒有病啊?”
我沒戴套,我说:“我以为林姐是谁家媳妇吶,沒想你俩是鸡。”
“我操!鸡就不干净啦?来嫖的,都戴套。”
“我老公才不戴。”
当夜,我沒幹林姐,和她抱着睡了一宿。
我幹王东幹了两起,后一起是林姐和我一起幹的,林姐躺在下面,王东爬在
上面亲札扎,我在后面使劲操王东。
以后,我沒事儿去他们那儿玩玩,有时候甩点钱,不过是几百。王东再也沒
操过,我咋的也是林姐的“老公”嘛!
一天,我问林萍:“那屄(长春口语,意思是那小子)是不是幹得你挺严重
的,你才让我操王东啊?”我还对她那天送走的嫖客好奇。
“我操她妈的,变态!他给我500圆子,用手幹我半垃小时。”
我明白了,我以为林萍自己发明的把手辍成锥型插屄的方法呢!
现在我结婚了,我还愿意用鸡巴幹幹,幹松点了,想歇一歇就用手戳成锥型
插,特別好使。你媳妇屄小,就用三根手指头插就行,不过沒有整个手好使。你
试试,夫妻幹多了沒劲了,妻子还老要,要就插她,整好了就行了。
“跑皮”心得——《火凤凰》舞厅(续完)
到了长春3天,去了《万家乐》两次。
第一天天一擦黑,打车直奔《万家乐》而去,早有耳闻《万家乐》是男人的
天堂,此去一探究竟。司机居然都知道,说那地方就是咱男人提鸡巴去的地方,
心下暗想:老二,今晚让你吃个饱。
车渐渐驶入一个死衚衕,但是里面全是排队等候的出租车,门脸中等,进得
门去花20元买张票就可以洗澡、桑拿和休息了(便宜死了!)。洗澡的地方不
大,但是挺干净的,人也不多。草草洗洗之后穿上一条一次性的三角裤,又披上
一件睡衣就可以上二楼休息大厅了。楼上厅很大,嘿嘿!是为了方便客人睡觉。
刚刚进去,眼睛还沒有适应过来,只好朝一个方向盲目的走,这时才发现有
不少穿着白色睡衣的女孩或坐在客人的休息大躺椅上聊天,或走来走去的。看见
我一副第一次来的样子,马上有一个女孩跟在了我的后面:“大哥,按摩吗?”
我回身仔细地看了看她,只见个子165CM左右,脸上皮肤极好,眼睛很
大,梳着马尾巴,但是一副很老成和急的样子。我本想再挑几个,但是一看她的
眼睛就放弃了那个想法。
“在哪里呀?”
“来,大哥,跟我来。”
原来休息厅的一面是被屏风挡住的,里面是十几个包间,每个包间里面有两
张床和一个电视,还有一个红色的灯泡,够刺激的。
“你们这里怎么收费啊?”
“包间费30,小费200,大哥,脱衣服吧!”说着就把睡衣给褪下了,
原来里面只穿一件内衣。
我本人向来不喜欢一脱衣服就幹,那样显得像跟刚放出来的似的。于是赶忙
说:“等等,你先替我按摩吧!”
“咳,直接作吧。”说着居然直接伸出手,隔着内裤摸住了我的老二:“你
看,老二都这么大了,来吧……”
“等等,我不喜欢这样,你还是先替我按按。”我有些不悦,难道还被你主
动了不成!
她却沒有一点收手的意思,可能对自己太自信了。我的火腾的上来了:“起
来,我换一个,怎么不听话呢!”一股说不出的别扭让我摔门而出,门口正有一
个女孩在,见到我,说:“怎么了?”
“不喜欢!太着急。”
“大哥,你跟我来换一间吧!”
于是跟着她来到另一间房间:“给我找一个来。”
“我行吗?”
“你?……”我一打量她,身材略瘦,眼睛小小的(我本人喜欢眼睛大的那
种),于是说:“不行。”
“大哥,我是朝鲜族的,你让我作吧!我的口活好,可以不戴套给你吹,保
证你爽。行吗?”
朝鲜族?我立刻就想起在新疆的时候,一个哥们说的:“维吾尔族姑娘的屄
是热的,哈撒克族姑娘的屄是烫的,汉族姑娘的屄是死的,朝鲜族姑娘的屄是凉
的。”今天何不试试?加上她一副臣服的样子,于是心一软:“行,我倒要看看
你的口活有多好。”
“谢谢大哥!”她冲我笑了一下,除去了睡衣,一样是一身内衣。解开乳罩
的时候我看到她的乳房发育得并不好,像一个小馒头,乳头很小。
“内裤別脱,等会我来。”于是她上床来帮我褪下了三角裤,职业性的摸了
我老二一把。
经过方才的事情,老二已经有一些缩了,比平时的时候还小一点,我紧张和
生气时老二就会变小。
她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
“怎么,觉得小?”我调侃道。心想:等会大起来让你嚐嚐滋味。
“不是,挺可爱的。”她跪在了我的两腿之间,说:“你好好享受吧!你选
我一定沒有错,其他姑娘都是隔着套给吹的。”
“是吗?”我放松的躺下,张开双腿,有一种做皇帝的感觉。其实男人一辈
子都在找这种感觉,看官,你说是吗?
她俯下头,右手轻轻抓住我小小的老二,轻拉了两下,伸出舌头,轻轻的接
触我的龟头。一接触之后马上离开,之后再接触、再离开。我的龟头头两下感到
紧张,慢慢的就适应了,自然放松下来。她的接触开始变长,开始围绕射精口划
圈,然后离开,喉头不时发出闷闷的哼声。
“果然是高手……噢……”我感到一波波快感从龟头传出,老二开始明显的
变大,而且不可抑制。
口交高手懂得掌握节奏,如果男人很紧张还拼命的吸,很容易导致早洩,男
人会很不舒服(女看官可要学着点,那你男朋友就更离不开你了。:))
她的舌头所划的圈越来越大,慢慢将我的阴茎纳入口中,但是却不用嘴唇接
触,只用舌面一遍一遍扫我的龟头和阴茎表面。老二已经开始发硬了,逐步变得
不可一世的强大。
她微微抬起头看看我说:“这么大,沒想到,等会你要轻一点……”沒有等
我回答,她突然一反常态,将我的阴茎吸入口中,开始上下套弄,喉发出更加闷
闷的哼哼声,整个房间气氛一下子变得淫荡起来。
她的双手开始抚摩我的大腿内侧和肛门,我不由得抬高腹部配合她。看来这
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更低的俯下头,将我的睾丸吸入口中,用舌面摩擦我
的睾丸。
“考,爽……”我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煳,却沒有一丝想射精的意思,只是觉
得她很会找男人的兴奋点。
这样她又从睾丸扫到龟头,靠口中的吸力将阴茎往她那边拉,拉几下再舔几
下,这使我的阴茎更加肿胀,变得又大又硬。她这才把注意力由我的阴茎转移到
我的身上,一边吹,一边看我,右手握着我的睾丸,左手开始抚摩我的奶头。这
使我开始有了想插她的冲动,虽然吹得很舒服(仅次于我在烟台找的小姐),但
是那凉屄的滋味还是诱惑着我。
我翻身起来,将她放倒,一条镂空的内裤与她的年纪十分不协调。我有一点
粗暴的将它扒下,才发现她的阴部果然有所不同,毛稀稀的,隆起不高,阴唇很
小,用手一摸,手感不十分好,小小的洞口略微有一点湿润。
“想让我插你吗?”
“你还要羞我!”她居然说了这么一句,将两只手放到脑后,一副很入状态
的样子:“你比较大,稍微轻一点,我那里比汉人要小一点。”
我是个喜欢听淫话的人,她的话刺激得我将它的双脚架起,扶助我的老二刚
想插入。她却说:“坏了,我忘了给你戴套了。”她十分不好意思的伸手从床头
柜中拿出个安全套,好像是因为兴奋忘了这项必要的工作,使我们两个之间居然
有了一丝温馨的气氛。
我插,果然很小,关键是里面的阴道腔也很小。我将她的大腿分开,压到她
的乳房上,使胯股能够用上力道。我沒有像她说的不用力,而是疯狂的抽插,同
时感到朝鲜姑娘的阴道虽然不凉,但是很有韧劲,夹得我的阴茎格外的爽,居然
连姿势都不捨得换了。
丢脸的是才插十几分钟我就射了,估计是口交受到的刺激太大了。我翻身躺
下,发现她的脸有一些潮红。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用劲太大了?不过真的很爽。”
“沒事,你们男人就这样。”她忽然很冷漠,开始起身穿衣服。我这才想起
居然连抱都沒有抱她一下,还是她的嘴和阴道太让人着迷了,其实女人如果有这
两下子,男人又怎么会轻易的跑呢?我不禁笑了。
“200是么?什么时候结?”
“现在。”她一边往阴部埝了一张卫生纸,一边说。
“现在?我沒带着?”
“我跟你下楼拿,下次你可以带上来的,长来的人都这样。”
“噢。”
给过钱之后她转身进了一个通道口就不见了,我才感到十分的疲劳,于是又
上楼去找了一个真正按摩的小姐放松了一下。凭着一张甜嘴居然被我套到其实可
以和小姐讲价,150就可以,于是下定主意改天再来……
“跑皮”心得——纯情少女“口交”记
送交:黄老邪
发言人:1999
上次我在本站发了《火凤凰》舞厅跑皮的心得,这回我写的是我在大学时期
搞的一个女人的故事。
仅仅把真实的姓隐去,以后我会再写一个有关我和我的另一个情人的故事。
我写这些,仅仅是我忍不住想说,这些事儿都是真实的,毕竟网络让我们畅所欲
言。
我上大学的时候,幹过这样一件事儿。
那是93年,我上大二。我和几个哥们经常出去玩舞厅,平时我在学校从不
处对象,也不撩骚女同学,我就去外边哥们那儿去跟他们一起去“跑皮”。
有一次,我有个哥们处了个“对象”(玩玩而已),她有个妹妹总爱跟着熘
达,他俩去哪儿,她就跟着去那儿。
我瞅着她那样,还挺正经的,就是她姐想带着她,她也想看看我们成天潇洒
的幹啥。
我问老四:我上她妹妹行不?老四说:你吹牛屄,她妹挺纯,不能幹;再说
挺小的,別鸡巴祸祸人家。我告诉他:沒事,就是逗逗玩。
那天,我就和他们三人去游泳,自然的老四教×芳,我教×菲(大的叫芳,
小的叫菲),然后几天下来,就更熟了。5、6天后,小芳叫我单独说话:“你
別找我家小菲了,她还小呢,出事了可咋办?”
我告诉她,我就是想和她处处,不行就拉倒;再说,小菲也想让我给她復习
功课,下学期就高三,我能帮就帮,不带耽误她的。
小芳挺相中我的,我要真和她妹妹处,她肯定愿意,她妹妹已经和她说过想
和我处对象,但小芳怕我玩她妹妹。
小芳是老四在桂林路那片混的时候,在一家做名片打字室里泡的,第二天,
老四就把她给拿下了。听老四说,纯粹是强姦的,但一下就给整服了,也不是处
女,女的你要是第一下给她幹舒服了,就赶都赶不跑了。现在老四还和小芳总有
一腿两腿的,小芳现在早就嫁人了,孩子都有了,有时候还和老四去搞搞破鞋。
我和小芳做保证,决不祸祸她妹妹。小芳和我心里都清楚不祸祸她妹妹是啥
意思,就是不可以上,要不是处女了,想嫁人就会有麻烦。(其实,有不知道多
少男人受骗,女的想瞒这事儿太容易。我第一次和我老婆做的时候,我就把她给
骗了,女人那么心细,我都能让她死心踏地认为我一点性经验都沒有。哈哈!)
然后我就帮小菲復习,我数理化特別好,要不就我这样成天玩,17岁就和
小媳妇操屄的小子还能考大学?不是吹,要是我正经点,我绝对能考名牌大学。
在我生命里,有4个和我连在一起。有17岁破身的女人:李春行;初恋女
人:小玉;搞破鞋女人:赵姐。还有就是小菲,再就是我老婆了,我老婆我可不
能说了。
我和我老婆不敢说这些事儿,我怕怕。也许就是这样你不怕別的女人,可就
是怕老婆。她妈的!她是我有过的女人里面最难看的一个,可就是我老婆。她妈
的!
小菲沒几天就迷恋我了,我也非常喜欢她,可就是不想以后和她结婚那样的
处,我严厉的管教她学习。过了几个礼拜,她开学了,后来证明她考上东北师范
大学,里面有我不少功劳。要是我把她幹了,再带她坏,她就完了,现在也沒有
今天。
现在我有时间约她聊天,她还来,而且,我感觉她还爱我。女人就是矛盾,
她现在也知道我就是和她潇洒潇洒,她也说有我这样的情人也不多求了。我们一
两个月一次在华侨宾馆开房,疯狂作爱。
在週末,我会带她到舞厅跳舞、看电影、教她接吻的技巧。她耳闻我和別的
女人有问题,也不信不理。她经常在週三下午沒课的时候找我,然后我们去我家
或她家里接吻。
我清楚的记得我第一次我把她全脱光了,我穿得好好的欣赏她的裸体,真她
妈的美!可我就是怕粘手上,就沒上她。我一点一点的,先和她接吻,然后就在
她的后颈上慢慢的啃。一点一点的,吻的范围扩大。我用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才可
以亲她的乳房,我说到她考完高考的时候,才可以做爱。
那年冬天,93年1月我管哥们借房子,想幹了她。她已经可以让我抚摩私
处,每次都让她迷迷煳煳的舒服到极处,然后我就去找个“皮”放一炮。操她妈
的,真憋挺!但和她这样习惯了,她在我面前总是那么纯洁,我捨不得整她。
我那时候不想要做老婆,我当时瞎了眼啊!沒想到现在她变得那么骚,又都
各自成家。也好,我和她性格差异太大,真做了老婆就不爽了。还得和別人偷,
还不如现在偷我。哈哈!
我借到房子,到了那儿她很害怕,我慢慢的解除她的武装,我一点一点的吻
她,我很快就把她“征服”(她自己说,我就是这样,每次完事就恨我,但每次
我都把她征服)。
我开始亲她的屁股,又白又美,她开始从来沒有过的兴奋。我扒开她的两腿
和屁股,她害羞的用衣服蒙着头,我用舌头给她带来一次高潮。她好长时间的抱
着我,用苯拙的手抓着我的鸡巴,想给我点快乐。我早就血脉贲张,我教过她好
些次,用手好好的撸,让她用嘴亲亲,她总是害羞得要命。这次,我可不管了,
我抓住她的头,把鸡巴送到她嘴边,她知道我给她舔屄我就不大愿意舔,也不好
不吻我的鸡巴。
先是她第一次看到我的鸡巴的时候很好奇,玩了挺长时间,然后她后来好几
次都害怕,不敢碰我的鸡巴。我问她:“你害怕它?”她说:“我沒有地方放得
下它。”我笑了,我说:“孩子都能从那里出来,沒事儿。”
看来下过几次决心的样子,终于张开口含了进去,几秒种就吐出来,光着身
子掉头往外跑,我听见她在厕所呕吐。
我把她抱回来,温柔的抚摩她,又说些好听的话。她说:“我一碰到它就反
胃!”我心里这个气呀!我舔你还反胃呢!(直到现在,我和我老婆作爱都不给
她舔,我舔她舔得最多次,她也是干净,沒什么难受的味儿。现在我老婆不给我
舔,我都不和她做,我老婆都习惯了。我把这话告诉过小菲,她告诉我,她也从
来都不舔她老公。)我不管她,我又去洗洗鸡巴,告诉她,我洗干净了。她在我
洗鸡巴的时候,幽怨的望着我,就是不愿意。
我横下一条心!我不想娶你,就不操你,就得给我口交!
当我再把鸡巴放到她嘴里,时间就长了,但我还不能抽动,然后她还是去厕
所把唾液吐掉。我急了,我把她的手用两腿夹住,抓住头髮,她泪流满面的。我
奇怪我不心疼她了,我把鸡巴插进去、拔出来,再插、再拔……直到她把唾沫嚥
了。
我一直插了几十下,她拼命的摇头,用舌头推鸡巴。我放开她,让她哭,我
仰在床上,看着她的背和屁股,开始手淫。
一会儿,她回头看我,说:“你真的不想要我?”
我心里略怔一下,我知道她明白我的意思。我说:“你还小,我不知道能不
能等到你毕业。”
她说:“我不毕业也给你做老婆,来真的吧!”
我说:“行!”我就把鸡巴对准她的小屄,要幹她。
她想了想,她又推开我,然后温温柔柔的把我放平,给我口交。“有嘴的女
人就会口交。”我听李春行──破我身的小娘们说过。
她开始只把龟头含着,小心的弄,我点根烟欣赏。我把手按在她头上,按一
下、深一下、又出来。
我渐入佳境,告诉她:“要快……再快……”我第一次把精液射在女人的嘴
里,而且还是第一次口交的女人。那种心情、那种情景,是我与別的女人性交、
乱搞等等都无法比拟的。
她不用学,都她妈的会了。我得到另外的真理────女人就得收拾!我净
接触坏女人,以为好女人不会,其实都一样。
从此,我会找机会就要口交,方便得很,把鸡巴掏出来,然后把她按到椅子
上、床上,让她跪在面前,很容易的就能高潮。开始的时候,她不肯吃精液,后
来就可以了。事后还舔得干干净净的,不用擦就行了。
一般如果在夏天,她会把裤衩从裙子里脱下来揣在包里,要我帮她手淫,洗
洗干净也要我舔她阴部,每次我们都能舒服的过瘾。我发现,和她这样口交比作
爱用鸡巴插来插去的过瘾多了。
从此,我就不管她妈的什么女人,一律想幹就幹。
以后我又爱上一个女孩,我知道我是爱上了,就和小菲少了来往,但沒有断
了来往。她新婚前要求和我作爱,我们高高兴兴的做爱了,然后她把第一次阴茎
插入的体验记住(她沒有让我插过就沒有处女膜了,但是阴道非常紧,她也非常
痛)。我们那天插了一整天,阴道都红肿了。
过了好几天,她告诉我,阴道口又变小了。她不和我做了,准备结婚。
后来她高诉我,她装做第一次插,她老公毫无怀疑,反而她逼问出她老公和
別人有过插屄的事情。
到现在,我们还常常在一起作爱,她说,和我在一起,什么羞耻心都沒有,
只想疯狂的作爱。我的鸡巴比她老公大得多,动作幅度要大得多,做完后两三天
都不敢和老公做,怕他会觉得有点松。
她告诉我,她最喜欢穿着衣服,只露出鸡巴插嘴、然后插屄的感觉。那是我
们偷情的感觉──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