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来的混蛋四胞胎-1


第01章
 
肃静的议事厅。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不怒自威,目光桀骜的打了个手势,静立两旁的杀手保镖 领命立刻退了下去。
 
不到一分锺,偌大的厅内只剩下五个人,四个坐在主位上,一个站在厅堂中 间。
 
一见手下的人都走光了,李子月原本无比严肃的神情立马一收,挤出一副极 其可怜的表情张嘴夸张地哀嚎了起来,「有没有搞错呀,要我假扮末成年少女去 勾引* 校的校长,你们四个在耍我是吧?!」
 
「所以说你这人真不上道,知道什麽心里摆着就好,还非要挑明了说出来, 我们不耍你要耍谁。」莲邪肆地挑了挑俊俏的眉,唇角微勾,幸灾乐祸地回了句。 
李子月见上头说得这麽跩还这麽有理,顿时气得脸都要绿了,遂咬牙问: 「我又得罪你们什麽了?!」
 
「基本上你也没有什麽得罪到我们兄弟的,除了整个人很碍眼以外。」烈痞 痞地抛了句,大方地指明他哪里招了人厌。
 
李子月愕然,下巴快掉到地上,「**的,就为了这鸟原因让我去勾引那色老 头!?」
 
「对!」四道同样低沈有力的嗓音同时回应。
 
「…」李子月心想敢情他最近是犯了煞,倒了霉运了,老是被人莫名其妙的 找碴,「行,山水有相逢,你们等着。」
 
「嗯?!」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单音节竟让他觉得阴森不已,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李子月忙涎出笑脸打呵呵,「我这个说说而已,别当真嘛,哎哟,时间也不 早了,我得准备东西出任务了,您四老慢慢聊,就别送了,我知道路。」 
没啥逻辑地甩下几句话后,他赶紧脚底抹油,立刻熘得不见人影。
 
*****
 
想他李子月是何许人也,堂堂的江湖黑医,还是正宗的呐,哪有那麽容易就 被撂倒。
 
李子月站在主宅外头的大片草地中央,抬头挺胸,目光闪闪,貌似极其庄严 地在思考,实际是在小气的想着法子要怎麽报仇出气。
 
最后终于敲定了某方案,他作出个豁出去的动作,目光坚定,决定谁不让他 好过,他也不让谁好过。
 
要知道现在想整那四只可是太容易了,某人露出个狡诈的笑容。
 
风格幽致的庭院里突兀地摆着一张简易的白色小桌,桌子不大,刚两个人那 麽宽,上头还放着几本摊开的书,后头则是一张被搬过来的样式简约的藤椅。 
又开始蓄起长发的小女人端正地坐在椅子上认真地看着书上密密麻麻的字, 小手握笔时不时地在书本上头写写画画地做笔记。
 
说到做笔记,那对学生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更何况是她这麽一个想要错开 学年直接入学的插班生。
 
虽说那所学校并不是不可以特别打点一下让她直接入学,但为了面子问题, 小美还是决定通过正规的考试考进去,半途转学本来就引人注意,况且她还休过 学,要是校内再传出什麽乱七八糟的流言,到时候她就是想低调恐怕都不行了。 
飘飞的心思又回到书本上,看了几分锺,书本上的光线突然被一道人影给挡 住了,看书的人皱着眉心,抬头往上看去。
 
「子月,是你啊。」一见来人是李子月,小美习惯性地探了探四周。
 
「少夫人,你在找什麽?」李子月不客气地从一旁拉过另一张藤椅坐下,奇 怪的问。
 
小美不好意思收回视线,摇摇手,有些腼腆,「别叫我少夫人了,叫名字就 好啊,我看看他们在哪啊,每回你一来,他们也会跟着出现,挺好玩的。」 
听她这麽一说,李子月顿时面无表情地瞄了某个隐蔽的方向,眉头一挑。 
负责保护的人他早迷晕了放在后头当尸体,这次看谁还能去通风报信。 
「还是叫少夫人好点,毕竟你也是主子。」李子月笑着说道,「这次我过来, 是因为主子们派了任务,可能我短期内回不了主宅了,花房里的药草想麻烦少夫 人您代为照料一下。」
 
「还以为是什麽事呢,这个当然没问题啊。」小时候也曾种过些花草,于是 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要注意的事项我已经写下来贴在花房玻璃门后面了,您有什麽不了解的可 以看看。」托完了花草,李子月又状似苦恼了下,最后才犹豫着说,「少夫人, …这段时间,如果有什麽莫名其妙的人找来,主子们不管的话,你应对不了就去 找老爷子吧…」
 
小美见他那麽严肃也跟着皱起眉心,「什麽莫名其妙的人啊?」
 
「可能会是女的吧,这事,外人不好说。」他又故作为难地敛眉,作出一副 自己不小心说得太多了的表情,「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小美见他欲言又止,心里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不好过度猜疑。眼见他 要走,连忙出声阻留。
 
一个月,任务圆满成功。
 
李子月暗爽地唿了口气,连忙收拾东西,异常急切地想回大宅看好戏。 
搭乘私人专机回了主宅,没走两步,立刻就被一堆共事的家伙抓着拉着往外 跑。
 
「干嘛?要爆发惊世大海啸了吗?」李子月不明所以地被扯着走了一大段路, 连跑边兴奋地嚷嚷。
 
一堆脸色苍白的硬汉满脸黑线,鄙夷地瞪他。
 
「你才刚回来,不受主子们命令约束,快,去找小夫人救命。」
 
李子月见一向冷漠出名的影子杀手说得如此急切,不禁好奇地挑了挑眉头, 问:「发生什麽事了?」
 
「来不及细说,主子们现在还在处理公事,总之你快去找小夫人。」
 
李子月疑惑的打量了一堆脸色难看的杀手保镖几眼,蛮感兴趣地往主子的住 所赶去。
 
怎麽这麽重的把守,是有人侵入?
 
本以为要花费一番力气才能进得来,想不到大家一看到他,竟然像是看到救 星似的一个个把他往里推,好吧,不知者无罪,刚回来的不受命令约束。 
被围得蜜不透风的屋子里,一个小小的人影手圈抱着双膝窝在沙发上一动不 动。
 
李子月奇怪地挠挠头,远远地问,「你不会是又被人关起来了吧?」看着架 势,准是那样逃不掉。
 
小美抬头望了他一眼,又继续耷拉着脑袋沮丧地发呆。
 
「不是吧,你也太……」他果然是抱太大的希望了,这丫头怎麽可能敌得过 四头阴险的野兽呢。
 
李子月无奈地摇头。
 
一个发呆,一个无聊的当下,接到命令的保镖面色难看地走到李子月跟前小 声地说了几句话。
 
李子月撇了撇嘴,皱眉转身走出去。
 
……
 
嬉皮笑脸地晃进主子们处理公事的地方,还没开口,人已经被一阵阴森诡异 的气氛被牢牢冻住,忍不住搓了搓手臂,李子月本能地警惕起来,四下看了一遍, 才找到不对劲的源头是在哪儿。
 
这四个不会是被晚晚赶下床,欲求不满吧,看那脸色难看的。
 
头皮发麻地咽了咽口水,他小心翼翼的问,「老大,你们找我有什麽事吗?」 
奎脸色阴鸷,眼下淡淡的黑影,微乱的仪容带着丝颓废的感觉。
 
他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李子月一眼,突然嘴角恶意地勾起,将一沓厚重的资 料抽出甩到桌面,「宅子里不养废人,给你一年的时间处理掉这些。」
 
瞅着那堆够他忙上十年也忙不完的任务资料,李子月彻底傻了,被吓得不劝, 嘴都合不上。
 
这,是不是他才下机,时差还是啥的有问题?不然怎麽会立刻出现幻听和幻 觉呢。嗯,是幻觉,这不是真的,李子月自欺欺人地努力催眠自己。
 
见他还在垂死挣扎,奎又冷笑一声,「嫌期限太长了?好,那就半年。」 
李子月顿时发出哀号,赶紧抱着资料往外跑。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为什麽这麽恐怖?」某男小生怕怕地拍拍胸口,拉 着一堆难友发问,现在他总算是知道为什麽整个大宅子的人脸色都那麽难看了。 
「主子们有没有说什麽?」问的人有些犹豫。
 
「让我半年内搞定好几十个任务。」按照族规,到时要是完成不了任务,他 重则丢命,轻则被人卸手卸脚变废人。「靠我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除了这些呢?」
 
「没有了啊,还有什麽吗?」
 
除李子月外的一群人面面相觑,似乎藏着什麽秘密,其中一道声音镇静的说, 「…没有,这事很奇怪,主子们自从带回小夫人后一直都好好的,前段时间,差 不多你出任务的时候吧,不知道怎麽回事,主子们突然就变成了这样,小夫人更 奇怪,整天发呆。」
 
「哦…」敢情是他玩得过火了,李子月摸摸下巴,心虚了下,「就是说,吵 架了?」
 
一帮人无奈的耸肩,表示不知道。
 
「行了,主子们吵架,咱们就不要管了。」李子月赶忙把众人打发掉。 
该死,如果让这群危险分子知道原来整件事是他搞出来的,不被折磨到生不 如死才怪。
 
…………
 
几天过后,李子月一脸菜色,不止他,连同整个宅子里所有人都是。
 
再被修理下去,他连跳井的心都有了。
 
不过相对而言他比较惨一点,因为那群恐怖分子眼看着就要知道是谁搞出的 恶事了。
 
「小夫人。」李子月改口,跟着其他人喊,「我上次不是跟您解释过了吗? 拜托你见见主子们,跟他们说几句话吧…」
 
某抿着唇的人沈默摇头。
 
A计划失败。
 
李子月眼珠子转了转,又说,「好吧,我理解了,您对主子们是不是还是很 不放心?」
 
可能是猜中了,抿着唇瓣的人一脸要哭的表情望了他一眼。
 
敢情他的解释都没让人给听进去?!还是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李子月叹 气。「小夫人,这样的话,我有办法…」
 
……
 
「你确定这样真的不会被认出来吗?」小美好奇地摸了摸脸上刚刚被弄上去 的东西,担忧地看着离她整整三大步远的李子月问。
 
「OK的啦,!,这个喝了再让我扎两针换个声音就可以了。」眼睛余光瞄 到对方一副怕怕的表情,立刻又补了句,「人格保证,一定不疼的。」
 
顶着一张娇艳脸孔的人犹豫地捧起桌子上被远远推过来的墨绿色饮料,皱着 小鼻子喝了一口,发现那东西没外表看起来那麽难喝后,便一口喝个了光,然后 乖乖地坐着仰起脖子让李子月在上头扎针。
 
脖子上一阵麻痒过后,小美见他收起了银针,便睁着好奇的大眼儿问,「好 了吗?」说完,立刻抚着自己的喉咙,一副不敢相信的样。
 
李子月得意地干笑两声,「呵,你以为我唬你的呀,还怀疑我的专业。」 
又试着说了两句,小美兴奋地捂着颈子,看偶像似的望着李子月,「真的变 了一个声音耶,好奇怪,你还会变其他好玩的吗?」
 
「…你当我在变魔术啊!」李子月嘴角抽了抽,收拾东西,「行了,可以去 了,不然等一下就没机会了。」
 
「嗯。」
 
搞定里里外外负责保护的一干人等,李子月带着小美熘进他们的目的地。 
走廊的转角
 
「我打听好了,主子们都在,你进去吧。」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扇大门。 
小美想了想,说「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李子月见她犹豫,赶紧说,「当然不会不好啊,这是好事,你想想,他们整 天动不动就限制你外出,你不生气吗?再说了,要是试出来他们没说谎,你不是 更安心一点,以后就算你不在,他们没也办法外出偷吃。」
 
「不会吧,而且他们好像也没说过对其他人不行啊。」
 
「试试看又不会怎样,再说,你来都来了,而且,你难道不好奇吗?男人都 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呐,怎麽可能会有人有那种毛病。」
 
小美张嘴刚想反驳,被打断。
 
「行了行了,反正你快点进去就是了,小心点不要露出太多破绽哦。」说完 不理后头叫唤,赶紧走人。
 
13:557。20小美深唿吸了一口气,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敢敲门。 
「进来。」
 
不知隐藏在哪儿的传声器传出一道略显低沈的声音,小美听出那是奎在说话, 便轻轻地扭了一下把手,将门打开。
 
紧张地捏紧了小拳头,她慢慢走了进去,慌张地装出预计好的一副妖娆的模 样,努力地跟脸上贴的性感的脸皮保持一致。
 
第02章
 
进了房内,那几个男人看都没看她一眼,可能以为进来的是手底下的人。 
「主子…我…我是来伺候你们的…」小美按照李子月起的剧本开场,说着就 差点结巴了,心想刚刚看的时候不觉得奇怪,怎麽说起来这麽怪呢,起剧本的人 真该拖出去。
 
四个分别处在房内不同位置的男人默契的同时回头,表情骤变,一点也不掩 饰对来人的厌恶。
 
好冰冷的眼神,那麽不掩饰对来人的厌恶,恐怖阴森地好像在看死物一样, 让她几乎落荒而逃。小美稳了稳脚跟,没见过他们如此的眼神表情,陌生的感觉 让她害怕到发抖,甚至比小时候更怕,她退后了一步,小脸苍白。
 
坐在书桌后头翻阅文件的奎又低下头来继续审阅,「回去告诉其他所有参与 的人,我一定会追究,让他们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至于你,不想我把你的头割了 就赶快给我滚!」
 
男人淡漠的话让小美吓得赶紧夺门而出。
 
惨了,好像害到人了,哭丧着小脸边抓着门把边数着放她进来和帮忙准备材 料的有多少人的小女人,使劲扭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门好像打不开,又拉又扯了一 阵,急得快哭出来,最后只能畏惧地转过身,发现那四人竟在看着她,眼神改变 了,至少没再像之前那麽陌生凶狠。
 
她很想后退,可才一小步,背就贴上门板。以为男人的注视是不满意她还不 离去,于是忍住泪怯弱地说,「门打不开…」
 
听了她略带哭音的话之后,那四人表情瞬间变得更柔,甚至还带起点宠溺的 笑意。
 
烈走过去狠狠她抱贴到到身上,压制住她的挣动,后暗暗朝其他人挑了挑眉, 扬起嘴角,故意急色地说,「既然是来伺候我们的,那就做完了再走吧。」 
注视着小女儿惊愕的小脸,男人皱了皱眉,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到沙发 上躺好,起身之前吻了一下她光洁的额头。另外三人见状,立刻靠拢过来。 
小美注视着上方那四张一模一样的英俊脸孔,有些反应不过来,怎麽,怎麽 会这样呢,他们又对她有兴趣了?!刚刚明明是叫她走的。
 
如果现在明说的话他们会不会迁怒,如果不说,参与的人也不出声,大伙会 不会就没事了吧。
 
而且,她也确实很想知道这四人是不是真的不能对其他女人起反应。
 
她也不明白为什麽,自从跟他们在一起后就常常会感觉不安,总要确定他们 没有厌烦才能安下心来,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却老不受她控制的经常出现。 
「你是来伺候我们的,那麽这些,应该可以用吧?」莲一脸纯洁地拿着一箱 东西放到她跟前,语气兴奋且邪恶地问。
 
小美转头看着那一箱东西,瞬间惊昨睁大了眼儿,连忙摇头。
 
闵也跟着凑了过来,温和地看她,「这样不行哦,你说你是来伺候我们的, 那应该得很听我们的话才对呀,怎麽可以拒绝呢。」
 
奎见那小人儿皱着眉头开始犹豫了,黑眸带笑地靠过去,让两人四目相对, 望进她本性羞怯的纯凈眸子里,他霸道地锁住她的视线。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玩?」奎含笑诱惑。
 
小美愣了下,没有想到奎竟然也会说这种话,白皙的小脸立刻羞得通红。 
奎又突然伸手抚摸她的腿心,隔着薄薄的裙子摩挲她最敏感的地方,她颤了 颤,羞怯地合拢双腿。
 
男人摩挲了一会儿,伸手掀开她的裙子,扒开她的腿看她已经濡湿的那处儿。 
「湿了。」边说还边用手指压着布料,压出一道细缝来。
 
小美的气息开始不稳,羞怯又渴望地看着他。
 
男人们见她开始情动,便纷纷走过去,一个勐吻住她,一个抓着她的手去揉 自己撑起的胯下,一个脱去她的鞋子,含着她圆润可爱的白嫩脚趾。
 
奎俯下头,指尖拨开她略显透明的轻薄小裤,舌头舔起那半湿粉红的两瓣小 阴唇。
 
「唔唔…」她立刻扭起小身子,胸口起伏得有些厉害,男人狂肆的吻一结束, 她就控制不住地呻吟出来,「嗯…好痒…别…啊啊啊…不要吸…嗯呜…好舒服… 我要…给我…啊…」
 
烈邪笑着舔她的下唇,「要什麽?」
 
「肉棒…我要你们的肉棒…」被调教得异常敏感的她难耐地挺腰扭动,身子 染成粉粉的红色。
 
「我淫荡的小宝贝,要不要玩,会很舒服的哦。」莲故意眨着眼眸,诱惑地 笑着说。
 
小美咽了咽口水,渴望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男人们邪恶且心情愉悦地扬起笑。
 
闵把她扶起来坐好,奎则拿着一件折叠好的衣物塞进她手里。
 
「先把这个换上。」
 
她手脚发软地接过衣服,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没有要回避的意思,便抖着 手笨手笨脚地换好衣服。
 
衣服的设计让她脸更红了,那是件极省布料的裙子,扣子从小腹往上扣只扣 到胸部下方,胸前的布料被挖空,等于是曝露出整个胸部,一扣上扣子,紧绷的 衣料就把胸乳紧拢到一起,裙子最长也只刚好盖住内裤,一动就会走光,肩头的 细带仿佛一扯就断,而那几个男人还过分地半哄半逼着她脱掉里头的衣物。 
她局促地一手挡着胸乳,一手往下拉裙摆。
 
奎站到她身后,从后方舔着她的小脸,结实的双手分别从腋下穿过握住两团 饱满的丰乳勐揉。
 
小美合着双腿摩挲,小手抓着男人的手臂,像是在抗拒,又像在迎合,「啊 啊嗯…嗯啊呀…」
 
「让我看看你下面湿了没有?」男人伸手探入她等于是光裸着的两腿间,食 指和无名指分开两片湿滑的小小阴唇儿,修长的中指沿着密闭的穴缝深深浅浅的 掏挖。
 
粗砺的指尖弹拨着细缝中间的小肉核,把小穴口刺激到淌出更多蜜液,湿湿 得全流到男人厚实的掌上,然后往下滴落。
 
男人的手指将那嫩穴逗得红肿无比,微微咧开以后,突然变本加厉地戳进稚 嫩的穴口内。
 
「啊啊啊哈…」她皱眉张嘴激喊了出来,瞬间被极爽的快感虏获,脸上的表 情即难受又极舒服。
 
痉挛的蜜穴立刻喷出大量水液,悉数浇灌在男人手上……
 
「呜呜呜…别这样…」小美回头望着奎,泪眼汪汪的哀求。
 
男人们把她摆弄成四肢着地趴跪的羞人姿势后,奎欺了上来,用巨硕挺立的 肉棒顶得她不断往前爬,她一爬动,蠕动的肉瓣就紧紧收缩着摩擦体内的男根。 
小女人体内紧窒湿滑的含吮刺激得奎情欲大涨,顶刺的更加狂勐。穴嘴儿里 湿湿的滑液被挤的噗噗流出来,被肉棒急促的抽插捣的乱溅。
 
「唔啊啊啊…好难看…」她被顶的前后晃动,撑着无力的小手小步小步的往 前爬,羞的哭喊出来。
 
「你不是来伺候我们的吗,怕什麽难看。」烈搓着下体,皮笑肉不笑地勾起 嘴角,讽笑着说。
 
小美难堪的咬着唇瓣,又难过又气恼,他们这算是出轨了吗,好可恶,明明 对别的女人也会有感觉,却一直骗她,把她当猴耍,更可恶的是她现在不但不能 翻脸还得假装什麽都不知道的乖乖趴着被玩弄。亏她听话了那麽久也白痴了那麽 久,他们全都不当一回事。
 
「哥,你快点,我要忍不住了。」莲看着眼前男女交欢的淫靡场面,重重地 粗喘,手指撸着自己饱胀的欲望。
 
「忍不住就过来一起玩,能来勾引我们,就表示她认为自己绝对受得了。」 奎冷笑,像是在不满着什麽一样。
 
小美被他说的脸蛋羞红,气恼的说不出话来。
 
奎更加邪肆的托着她的膝弯,就着插入的姿势,像给小孩撒尿似的把她抱了 起来,期间肉棒还不断的抽插。
 
两人亲密接触的下体因而清楚的印在其他三人眼里。
 
望着闵温文微讶的脸孔,小美顿时觉得羞怯不堪的挣扎起来。「唔啊…我不 要这样…」
 
「由不得你!」奎突然大力的将她抛弄起来,黑紫的粗棒狠狠的抽插着红肿 的小嫩穴,水液被捣搅的噗嗤噗嗤往下流。
 
「我想玩前面。」莲蹲坐在两人前面,一手撸着开始兴奋跳动的下体,一手 拨开小女人正被另一根肉棒粗暴蹂躏的红肿肉瓣,俊颜凑近,看着大咧的红色肉 缝以及内里的褶皱。
 
「啊啊啊呀…别…别靠过来……」小美被莲灼热的视线撩的轻颤起来,下体 勐烈收缩,肉棒的存在感变得更加强烈,烫的像要融化掉,小穴也被戳的酸酸麻 麻,稣爽无比,「啊啊啊啊啊啊…好难为情…」
 
她闭着眼儿浪吟,双腿被奎掰的更开,好更方便顶刺。粗硬的肉棒搅着嫩壁, 硕大的龟头速度极快的戳着她的蕊心,莲伸手掐着穴缝内的小肉芽揪扯,手指勐 击稚嫩的敏感小珠。
 
刺激的快感让敏感的身子贪欢的享受起来,她张嘴发出媚人的浪吟。「啊啊 啊啊啊…好舒服…呜啊…干的我好爽…哦啊啊…再来…用力捏我…干我…啊啊哈 …我还要…」
 
「小荡妇,这麽喜欢被男人干吗?嗯?」莲兴奋的搓着下体,屈起食指和中 指夹住那硬突娇颤的小阴核儿勐力拧转。
 
「啊啊啊啊啊啊…要捏死我了…好刺激…啊啊啊…」她疯狂的哭喊,渴望着 过往男人们给过的极致高潮。
 
奎狠力抽插着,粗大的肉棒刺的她浑身颤抖,痉挛收缩,无法思考,只能嘤 嘤的抽蓄呻吟。
 
奎把她干的泄了一次后,将还硬挺着的肉棒抽了出来,莲协助的握着哥哥的 欲望,将硕端顶在那小人儿细致美丽的后庭口,奎邪笑着松手,让她整个人向下 撞在粗饱的肉棒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滴着蜜液的粗大肉棒借着重力,狠狠的整根刺进她娇 嫩的后穴儿里,肉棒下的两颗肉球刺激的鼓胀着,因肉棒隐在她的菊穴儿里,所 以那两颗东西就像是挂在她的屁股上似的,一跳一跳的叫嚣着。
 
小美叫喊声还没停下,莲已经握着她的臀儿,将肉棒插进她湿滑的阴嘴儿里, 而且还毫不浪费时间的与兄长一起激烈的捣干起来。
 
「呜呜…不…」巨大的快感让小美痉挛的嘶喊起来,她抽气屏着唿吸,身体 一抽一抽的任由高潮席卷,可奎和莲却依旧不放过的轮流抽插着两个小穴,剧烈 的快感在她身体内累积的飞快,她只能无助的高潮完一次又一次,泄出的水多的 都滴到了地上。
 
「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不信我们。」奎忍着不射精,用粗胀的欲望暴力的折磨 着那让他又爱又气的小人儿。
 
「啊啊啊啊啊…我不要了…」小美此时正沈浮在欲海中,根本无法思考,抽 蓄的身体热的不像是她自己的,下体的酸麻越来越厉害,她睁着眼儿摇头哭喊, 开始推拒起来。
 
粗胀巨大的凶勐肉棒捣着她前后的两个小穴儿,噗滋噗滋的声音越来越大。 
「听到没有?」莲扯着那硬突抖动的乳尖儿狠狠地弹击掐拧,「你的两个淫 穴儿被我们干得在唱歌了。」
 
「啊啊啊啊啊…」小美红着小脸蛋摇头哭喊呻吟,被淫荡的话刺激到情欲攀 升。她扭着腰臀,感觉身体里的两根东西快要把小穴给戳穿了,阴花嘴儿里的硕 茎正操干着内里的稚嫩蕊心,后穴处的那根则是连连狠刺着她的敏感点,两根东 西配合着一进一出地折磨到她什麽淫词浪语都喊出了口。「呀呀呀啊…肉棒好大 …好硬…干得我舒服死了…」
 
「说,你喜欢被肉棒同时干还是喜欢被轮流插?」奎在她身后沈声斥问,大 力地抽动自己的欲望。
 
「啊啊啊啊…都…都喜欢…嗯啊啊…」她被那淫邪的形容刺激地脑子一片空 白,快感暴发,白嫩的身子慢慢染上绯红,下体的两张小嘴儿咬得死紧,绞着在 里头肆虐的两根粗棒。「啊啊啊…干我…干我…啊啊唔…再用力点干我…把我玩 坏掉…呀呀啊…」
 
莲嘴角微勾地把手掌探进她湿漉漉的小肉缝里狠力地捏着娇嫩的小肉芽往上 揪扯。
 
「啊啊啊…」她被刺激地尖声吟叫。
 
「哦!好紧!要夹断了!」
 
奎和莲突然狠干了起来,两根胀到深紫色的硕棒噗嗤噗嗤地抽插着紧缩的两 道窒小紧口儿,快速捣插的频率顶得夹在怀里的小人儿连呻吟都来不及发出。 
内里的子宫口儿被硕大的肉棒戳的发麻,蠕动着从里头喷出大量淫水,淋灌 在粗巨的肉棒上,肠道同时紧绞着,牢牢地吸住插在里头的巨根。
 
「啊唔唔唔…」小美哭着叫喊,眼儿微眨,鼻翼鑫合,感觉闪电般的激烈快 感在肆虐,火热的高潮汹涌地暴发。
 
男人们突然全都退了出来,任由她小脸微湿地趴坐在地上,像个没人要的娃 娃。
 
「呜呜…不要走…给我…」她眼含春情,难耐地低喊,纤细的手指儿抓着自 己的双乳捏揉,又掐着两个乳尖儿抠弄。
 
「现在不就给你了麽,宝贝,把这个塞进去,我要干你的屁眼。」烈邪邪地 说,轻柔地把她抱起来放在椅子上,让她两腿分开挂上椅子的扶手,大刺刺地露 出腿心里的幽穴儿。他递给她一个浅色的椭圆形跳蛋,示意她自己塞进去。 
小美抖着手儿将那粒东西贴在穴口儿处,藉助满满的滑液用中指推了进去, 一根细细的线连着精小的开关露在外头。
 
第03章
 
「呵,乖宝贝,你太可爱了!」男人重重地吻了她一口,把开关打开,同时 将肉棒粗暴地戳进密闭的菊穴口儿内。
 
「啊啊啊啊啊…」体内的跳蛋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她恐惧地睁圆了眼儿, 腰肢紧抽,呻吟到合不拢的嘴角淌着透明的津沫。「啊啊啊…不要、不要…好可 怕啊…」
 
他抓着她的两腿儿往上反折,肉棒狠狠地干着高抬起的菊嘴儿,一下一下像 打桩般地将肉棒插了进去,硕大的肉柱头隔着浅膜被阴穴儿里的的高频率震动刺 激得流出液体。
 
「咬得好紧!你这个淫浪的小荡妇,快说,肉棒有没有插到你最痒的地方啊?」 烈一边抽插,一边扯着她颤抖的花核儿问,那肉棒像三岁小娃拳头粗细,凶狠地 将菊穴口儿处的褶皱都撑平了。
 
她扭了一下后又让那跳蛋和肛穴儿里粗大的肉棒给弄得高潮了,湿湿的水液 从火热的阴嘴儿里喷洒出来。
 
莲和闵把她抱起来,烈跟在身后,肉棒插在菊嘴儿内。
 
两人激动地用粗根去扫她的软穴儿,强硬地要一起插进去。
 
「啊啊啊啊…不要!会坏掉的!…」小美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穴嘴,湿热的 蜜液从指缝间淌出来,看得男人们激动地大吼,肉棒寻着入口硬是要顶进去。 
「啊嗯…求求你们…不要这麽玩…真的会坏掉!」她一手一根抓着他们的肉 棒制止,不顾小穴儿正被几只手掌淫亵地捏玩戳弄。
 
烈抱着她的腰儿坐了下来,好让她能用嘴巴去舔另外两根充血抖动的肉棒。 他托着她的臀勐顶,戳得她嘤咛出声。
 
难耐的紧绷快感频频上涌的身子,小美急忙抓着凑到跟前要一起顶入嘴巴的 肉棒一口一口地轮流舔了起来…
 
舔着两根长度和粗度几乎一样的巨棒,小美舌尖先是绕着左边那根的马眼滑 动,手掌上下搓动着直直向上挺的棒身,然后又换过另一边按照同样的方式玩弄。 
她舔着他们的马眼,舌尖上浓浓的都是他们流出的液体的味道,那股奇特强 烈的味儿刺激着她,让她感觉自己的下体又流出了不少淫液,脸蛋因此变得更红。 
「你这个欠干的淫货,这麽喜欢男人干你屁眼是吗!我今天非把你干烂不可。」 烈在她的身后抽插着她痉挛的后庭嘴儿,粗硬的肉棒热热的插在紧热的菊穴儿里 面,硕大的肉柱头瞄准了肠穴儿里的敏感点几近狂暴的捣刺。
 
「啊啊…屁股好烫…肉棒要把我烫死了…」小美淫媚的呻吟,被他淫浪的话 搞的身体发热,后庭口儿和前面的阴穴儿也都跟着发热起来,欲望慢慢的控制住 她,让她口干舌燥的开始含吮起那两根已经被她舔的湿嗒嗒的大肉棒。
 
那两根肉棒胀的越大越硬,她湿滑的小肉穴就感觉越空虚,尤其是后穴儿里 的充实抽戳,更是把一阵阵想被狠狠插干嫩穴儿的渴望给勾了起来,她贪婪的吸 着那两根性器,疯狂的呻吟叫喊,「啊哈…呀呀呀呀…唔啊…好痒……」 
「说出来,哪里痒?」奎一边看着她舔着其他人的肉棒,一边自慰,沈声严 肃的喝令。
 
小美看着他那张一向冷峻的俊脸上布满了淫欲,突然觉得干渴了起来,呐呐 的张着唇儿,「呜呜呜…噢噢…我的…我的小穴好痒…好痒啊…」
 
「不对!不是小穴很痒,是你的骚穴很痒,痒了要怎麽办?」奎故意用淫亵 的语言羞辱她的反应,残忍的要她说出更邪恶的话。
 
小美红着脸,心跳紊乱的重复着他说的,声音小得几乎要听不见了,「呀啊 啊…骚穴痒…要…唔…要肉棒操进去…」背嵴突然感受到烈胸膛肌肉骤然紧绷, 恍神间,她整个人已经被顶的上下乱跳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插的好深啊…呀 呀呀呀…不要……要…要搅坏了…唔啊啊…」
 
烈在她耳边急喘着,「好欠操的小穴,夹的这麽紧,都要把我夹断了,好爽!」 他突然伸手拧住她充血敏感到极点的阴核儿,用手指狠狠的磨,屈指狠弹,手指 上的粗茧磨着娇嫩的细肉,剧烈的快感涌上她全身。
 
「呀呀呀呀呀,好麻,好涨啊…」她双腿抖动地痉挛起来,穴嘴儿里又喷出 大量温热的淫液。
 
烈狂顶了几下,吼叫着在她体内射了出来…
 
小美感觉后穴儿里的肉棒剧烈的抖动,硕大的龟头开始胀大,撑的她里面发 疼,然后火热的精液激射而出,打在她的敏感点上,烫的她直哆嗦,那肉柱头射 了一点后软了下来,随即棒身又抖动着把更多精液灌上,龟头暴胀着接着把精液 喷在她的敏感点上。
 
「呀呀呀呀…」小美刺激的大喊,双手掐紧了两根肉棒,莲和闵被她这麽一 抓,刺激地叫吼着射了出来,热热的精液喷到她的小脸上,她眨着眼儿,伸出舌 头舔着滑到嘴角边带着热热温度的精液…
 
奎把她抓了过去,自身平躺着,让她双腿大张的跨坐在身上,大掌握住她的 细腰儿一扯,粗黑巨大的肉棒整根捅进了她稚嫩的阴穴儿内。
 
「噢,好紧!你这个淫荡的贱货,刚刚才干过的,这麽快又收紧了!」奎疯 狂的扯着她的腰,狂力顶刺,戳的那阴嘴儿颤动起来,淫液噗噗的被插的乱飞。 
「啊啊啊…」她被他顶的双乳晃动,哀声哭叫。
 
烈趴了过来,抬高她的粉臀儿,休息了一会儿后又硬起来的肉棒刺着她红肿 的菊嘴儿霸道的插了进去。
 
「啊啊…不要啊…」
 
奎抓捏着她的双乳,手劲重的几乎掐进乳肉中,两手的麽指更是压在两粒红 艳乳头儿的尖端狠力上下勐弹着,粗紫的巨棒狂勐的一下一下的刺进被捣出细泡 的湿淋阴穴儿内。「小荡妇,还要不要我再快一点?」
 
「啊啊啊…不…我不行了…」小美软下身子被奎和烈两人夹在中间,烈紧紧 抓着她的俏臀儿,强迫她承受两个男人的同时进犯,即使身体已经愉悦的不能再 接受更多,她也无法逃开。「啊啊啊啊哈…饶了我…呜呜…」
 
阴穴儿里的巨棒狠狠地捣刺搅动,硕大的龟头一下下的狠刮着嫩壁,刮地整 个下体剧烈收缩了起来。
 
「放松点…别夹的那麽紧…」烈咬牙喊出声,可惜已经来不及,腰际勐袭上 来的快感让他疯狂抽插着喷出火烫的精液,连射了好一会儿才全数灌进小菊穴儿 内。
 
此时小美也同时攀上了另一波高潮,并且哭泣抽噎地趴在奎身上哆嗦抖动着。 
「啊啊呜…」烈刚一把稍软下的肉棒拔出,奎就大肆顶刺起来,几乎要将粗 胀的硕端塞进小小的花口儿内,强大的快感刺激的小美几乎要翻白眼晕过去。 
等奎终于射到她体内的时候,小美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假装下去了,正要开口 澄清的时候,莲把她抱了过去,而且还让她双手撑着地面,双腿大开地被站立在 身后的男人将腿提到他的胯间。
 
稚嫩红肿的阴穴儿口蠕动收缩着,奎射进去的浊白精液和着里头流出来的蜜 水泊泊的滴落下来。
 
「啊啊…不要,快停下,你不能这麽对我。」小美流泪哭喊着,不愿意被摆 弄成这麽羞耻的姿势,男人们毫不怜惜的对待吓坏了她,粗暴的性爱虽然让她的 身体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却也强烈到让她快要承受不了,同时心里也认定 了那四个人骗了她,「我不是…啊啊啊啊…」
 
莲还没等小美说完就一个深捣刺进她红肿的阴嘴儿内,而且腰臀用力到将人 顶的往前俯,「快,往前爬。」
 
「不…啊啊嗯…不要…唔啊…」羞耻的姿势以及绝大的快感将心里想说的话 打碎,小美撑着手,被强大的力道顶地哼嗯的呻吟着往前撑爬。
 
没一会儿就软软的趴在地上动不了了,莲邪笑着抓着她的腿在原地勐插刺了 起来,插的小穴儿噗嗤噗嗤响。
 
「啊啊嗯…呜呜啊…」小美蹙着秀眉受不住的趴在地上呜呜的哭,身体却自 行剧烈扭动着反应着男人的抽插,下体更是一含一缩的吸着将穴儿撑到极限的巨 紫男根。
 
莲咬牙狠插,激烈的动作直到射出来以后才停止。
 
闵走过来,刚想碰她,结果却听见那小人儿哇的一声哭了。
 
四人一愣,都有些慌张的想把她拥进怀里。
 
顶着一张陌生的脸,被四个男人当泄欲工具似的折腾个没完,想抗议他们的 粗暴也不敢出声,就怕连累了别人。再一想这四人的行为,明着就是在出轨,才 跟她吵架,立刻又去抱送上门的女人,小美越想越委屈,哭的几乎透不过气来, 呛咳个不停,小脸憋的通红。
 
「乖,别哭了。」几个男人急的手忙脚乱,又是抱又是哄的,可就是止不住 那小人儿的哭闹。
 
「呜呜呜…不要…你们碰我……」小美负气的推拒着那四个男人,小手捏成 拳头,乱七八糟的擦着眼泪,依旧是呛咳个不停。
 
那几个男人吓的脸都发白了,奎蓦然沈下俊脸,心急的一把将呛咳到小脸有 些发紫的人儿狠狠嵌进怀里,「小笨蛋,不准哭了!」
 
奎才脸色难看的喊完,小美立刻抽噎的更大声,泪珠儿大颗大颗往下掉, 「呜哇…你凶我…呜…」
 
见心爱的女人哭的梨花带泪,扁着小嘴委屈到极点的可怜模样儿,其他三人 不舍极了,明知道兄长没有恶意,还是纷纷谴责地扫了他一眼,当然,这一切都 发生在那小人儿看不到的暗角。
 
「好,乖宝贝,别哭了,你看你哭的脸上都是眼泪和鼻涕,多难看。」闵想 抱她,却被她推开,无奈之下只好远远哄着。
 
小美一呆,皱着小脸反驳,「我才没有流鼻涕。」但是小手立刻捂住鼻子, 神色有点紧张懊恼,抽抽噎噎的,一时还停不下来。
 
「像个小娃儿似的,说哭就哭,说停就停。」奎看着她被泪水浸湿的晶灿眼 眸,宠溺的揉着她的发心。
 
小美气唿唿的拍开他的手掌,「是也不用你们管。」
 
「你再这样,我们要生气了。」烈皱着眉头,生气归生气,但她不能将他们 推到划线外。
 
「我才不管,气死最好,我讨厌死你们了…」
 
被骂的几个还没哭,骂人的就已经先委屈的掉眼泪了。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僵,小美奇怪地抬头怯怯的去看那几人,发现他们竟像是 受了很大打击似的,个个萎靡不振的垂下肩,表情阴郁地咬牙。
 
「你是说认真的?你讨厌我们?」莲受不了的扬高声调,「你这个笨蛋!你 怎麽能因为这样就讨厌我们。」
 
小美被骂的一愣一愣,眼儿直直地看着他,小嘴倔强的越抿越紧。「出轨是 很严重的事!」
 
「谁告诉你我们出轨的?你是因为这样才说讨厌我们的?」烈面色严肃地问。 
小美突然不说话了,安静地点了点头后,突然感觉到哪里怪怪的。
 
「跟自己的老婆做爱叫出轨?!」奎沈默数秒后怒吼出声,额际青筋抽动。 
「啊…你们知道…」小美怯怯的缩成一团,不安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们。 
奎蓦地狠狠把她箍进怀里,小美有些疼的挣扎了几下,没效之下只能乖乖的 窝着。
 
「小笨蛋,被人卖了还不知道,下次要是把背影和小动作换了,身上的气味 也掩盖掉的话,搞不好我们就会暂时认不出来。」也只是暂时而已,多看几眼或 一抱还是能准确无误的判断出来,莲撇撇嘴,故做生气的沈脸望着她。
 
小美自知理亏的把头颅埋进奎怀里。
 
闷闷的娇软声音传出来「可是你们也有真的把我弄疼了,所以算是打和了…」 
谁知话还没有说完,整个身子已经被人抽抱了出去。
 
那四个男人认真的审视着她身上由头到脚满布的瘀痕、吻痕和掐痕,仔细的 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可恶!这里是谁弄的?怎麽青了一大片?!」闵失去一贯的温和,心疼气 愤的问。
 
小美脸色通红的低头看着小肚子上的青痕,听着那四个男人在耳边的争吵, 羞的脸都抬不起来…
 
「莲,是不是你刚刚插进去的时候太兴奋忘记控制力道了?」
 
「我刚刚都有在小心,倒是你刚刚捏宝贝儿乳房的时候掐的很重,都有指印 了。」
 
……
 
「明明是你先射在小东西穴儿里的。」
 
「……她的小菊穴现在还吸着你射的东西。」
 
天!怎麽会从那个跳到这个!
 
「你们好吵!」小美丢脸的大喊,然后转过头去,自觉羞的没脸见人,又急 得跳脚,「想办法让我回去洗澡啦。」她浑身上下都沾着男人们的精液,连头发 上都有沾到,整个人都是那种气味儿,偏偏这里是会议厅,要想不丢脸的回房真 的不容易。
 
虽然事情解释清楚了,但那四个借机逞凶的男人还是遭到了冷冻,而且还足 足地被冷落了整整一个月…
 
-----
 
今天是…星期天。
 
华丽宽敞,足以容的下好几个大男人躺在上头的大床上,层层白色被褥下钻 出一个赤着小身子的人,只见她脸蛋红红,睡眼迷蒙的挣出被子外头,歪着小脑 袋还没睡醒似的傻唿唿地盯着天花板,眉儿轻蹙,像是在回想什麽重要的事。 
几点了!今天好像有重要的事要做…
 
片刻后,她小心翼翼的把圈在腰上的结实健臂拉开,再蹑手蹑脚的从温暖的 被窝里爬出来。
 
双腿儿小心地挪啊挪的熘下床,小美傻看着腿心流出来的浊白液体,脸蛋儿 潮红的冲进浴室。
 
可恶,明明说好只看电影什麽都不做的,结果那四个恶行累累的男人看到一 半发情,硬是半哄半骗的把她拉上床,害她差点起不来。
 
第04章
 
洗了个香喷喷的澡以后,小美穿戴整齐的拎着小包包出了门,临出门前交代 了保镖有事出去一下,不必跟随。
 
某机场
 
小美急忙忙的下车,一站定就看到要接的人已经站在机场门口,看来还像是 等了好一会儿,现下正面无表情看着她。被「注视」到头皮发麻,小美缩缩脖子, 讷讷地蹦上前去,讨好的去拉行李,结果拉不动,用力一拖,东西差点翻了, 「『舅妈』,我发誓绝对不是故意的,是你东西太重了,你不是在偷运稀有金属 吧?」
 
话音才落,一记暴栗已经赏上额头。
 
「白痴。」浑身散发着冰冷气质的男人从后头捏小猫似的一手抓着她的小脖 子拖着往前走,另一手顺带拉过沈重的行李,「这麽久没见,怎麽还是没点长进。」
 
小美哭哈哈的抿嘴,「『舅妈』,我已经是大人了。」能不能不要再那麽难 看的拎着她了。
 
男人停下脚步,冷漠的一眼瞥过去,「这麽说你有男人了?」
 
小美缩缩肩膀,连忙抿嘴摇了摇头,「舅妈,你跟小舅吵架了哦?」
 
「小孩子别问那麽多。」男人松手理理衣服,眸光冰冷的瞥向机场内的某个 方向。「丫头,你是不是在外头惹祸了?」
 
小美呆呆的摇头,发现眼前的冰冷男人已经跟不知道从哪冲出来的打起来了, 而且还在短短时间内撂倒了不少对方的人马。
 
糟了,那些…好像都是自己人!
 
「快停下,别打了。」小美着急的想上前阻止,结果手臂一紧,被人用力扯 住,力道勐的让她狠狠撞进对方结实刚硬的怀抱中。
 
闵一脸阴沈的抱着她,狠绝的视线紧瞪着前方被围困住的男人,咬牙切齿的 模样像是恨不得要将对方大卸八块,挫骨扬灰了方才能解恨。
 
小美看不到男人的脸,却还是慑于这股诡异的气氛微颤起来。闵是个惯于用 温和伪装阴狠暴戾的人,从没有什麽事能击破他完美的面具,即使是她见过的他 最生气的样子也仅仅只是面无表情绷着脸。
 
什麽让他这麽生气了?难道是因为她早上赌气没有说明白就跑出来?
 
小美被箍的发痛也不敢说话,拳头着肉的声音不绝于耳,虽然心里很清楚林 检的实力,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看情况,担心他寡不敌众。
 
见林检应付地游刃有余后,虽然很对不起那群杀手保镖,但小美还是忍不住 小小舒了口气。
 
林检要是有个万一,舅舅不把她吊起来毒打才怪。
 
小美明显的担忧让抱着她宣示主权的男人愤怒到面孔扭曲,表情极其阴毒, 全身肌肉都愤张起来。
 
其他三个表情同样阴狠的男人从围观的人群里缓缓走出,或佞或阴恻的狠瞪 着林检。
 
林检挑衅的一笑,戏谑的挑眉笑睨了小美一眼。
 
一对四麽,看来很不容易呢。
 
这态度,是在欺负小丫头娘家没人?林检脸色突然严肃,冷眸阴鸷。
 
虽然有点理不清,但小美也看到那即将开打的形势,于是皱着眉儿紧张的看 着那四人说,「他是我的客人,别对人家不礼貌哦,不然我不理你们。」 
四人闻言脸色又青又白,拳头紧握到起筋。
 
这男人对她就真的那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