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女人被我上了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学会打手枪,还是在妈妈未洗的裤上打手枪。我想我已经有点变态,每次我看到有关乱伦的新闻和故事时,我都会很兴奋。我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姐姐和妹妹四个人,爸爸已经过身了十年,姐姐结婚搬去夫家住。我对所有女人都有兴趣,在街上碰见一些女人穿很少衣服,或着穿紧身的原子裤(注︰即裤袜),整个小穴都挤现出来,我真的很想摸它一下。尤其是我家里的女人,其实她们的奶子和小穴我都有摸过。我和妹妹是在同睡一间房,从小看着她发育成长,然后奶子和屁股都圆大起来,她平时睡觉时只穿睡裙,身裁都不能掩饰,从她身后能够看到整条内裤的轮廓。或许我是她哥哥,她在我面前都没有顾忌,经常随意张开大腿,露出内裤,露出奶子,甚至还在我面前换过衣服,其实她不知道我很想摸她一把。有时看到她竟然还奶罩也没戴,我就会色色地盯着她,和她一起玩耍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地 ​​摸她的身体,有一次甚至用手背碰在她的小穴上去。我开始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妹妹的身裁很好,她的皮肤很细腻,奶子虽然不大,但雪白嫩滑,小穴上还只有稀稀松松的短汗毛。我曾经舐过她的内裤,只有一些尿味,和妈妈的内裤味道不同。妈妈那条内裤除了尿味外,还有滑腻腻的白带,舔舐时味道有点咸,有时还很新鲜暖和。偷窥妹妹洗澡通常只能看到她的奶子和小穴,但偷看妈妈洗澡时就不同了,每次都会看到她在自慰。妈妈今年三十多岁,身裁还保持得很好,虽然两个肉球有点下垂,但看起来还很有弹性,真想去捏弄一下她。她下体的阴毛很多、很浓密,不知道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特别淫荡呢?妈妈自己搓弄一阵子,样子真得很淫荡,两眼了起来,牙齿轻咬着下唇,发出唔唔声,左手捏着奶头,右手伸下去挖小穴,使劲地搓弄那颗阴核,然后手指就塞进小穴里的洞洞,我看得很兴奋,鸡巴顿时全硬了,我就把肉棒干脆拿出来打手枪,真想冲过去就干进妈妈的小穴里。就是这样,自从我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之后,我便老是想着要去干女人的小穴,于是开始计划起来。我把一些违禁黄色的录像带放在显眼的地方,等妈妈和妈妈会看到,其中一盒讲儿子奸淫妈妈的带子还不见了,很明显是给妈妈收起来在房里慢慢看。我每晚还会放两安眠药在牛奶里,然后才给妹妹喝,半夜我起来到妹妹床边,揭开被子。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用手摸妹妹的奶子,另一手就去摸她的小穴,但都是隔着睡裙弄她。我见她没有反应,就放胆把妹妹妹的睡裙掀起来,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又用手指捏她的奶头,看着她两粒奶头都发硬,然后用口去吸吮。接着还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把她两腿掰开,她整个小穴就暴露在我眼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还是处女,所以那小穴只是一条直线,好像夹得很紧,阴阜上很少阴毛,而且胀胀的,我用手把小穴那隙缝张开,就看见鲜红色的嫩肉,再用手指逗弄那颗阴核。妹妹有了反应,小穴渐渐湿了。我把脸哄在她的小穴前,闻到轻微的尿味,又用两只手指把她的阴唇打开,然后把舌头伸去舔那隙缝,有点咸味,我越舔她的小穴就越湿润。当我舔舐她的阴核时,她全身颤抖起来,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在梦见给人家奸淫着。我这时忍不住把鸡巴拿了出来打手枪,精液 ​​还射在她的小穴上。接着几晚我都是这样和妹妹手淫,有次还尝试口交,我把妹妹的嘴巴打开,把鸡把弄进她嘴里,虽然她睡着不会吸吮,但我感到很湿暖很爽快。就这样过了不久,我再偷看她洗澡时,已经看到她开始自慰了,还懂得摸她的淫穴和搓弄阴核。我知道她开始对性有兴趣,看来奸淫她的日子就快来到我就在那天晚上把妹妹强奸了。那晚我又喂两颗安眠药给妹妹,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以往一样和她手淫、舐她的小穴,妹妹的淫水很多,湿得整个小穴都闪闪发亮,我就把她两条腿抬高,那时我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我用龟头去逗弄妹妹的小穴口。「妹妹,这次算对不起你了。」我自言自语,之后就忍不住把肉棒插了进去。因为她的淫水很多,所以很滑,我控制不了,就把鸡巴一插捅进了她的小穴里。「哇塞!干你妈的臭穴,真爽呀!」我不禁骂了一句「对不起,姐姐。」我口里虽这么说,但还继续吸吮她那两颗蜜枣,鸡巴在她淫穴里出出入入地干着,我这么带劲,我就不相信不能把姐姐干得欲生欲死,我要她很快就得到高潮,于是继续抽插她。姐姐开始有反应,她没再哭了,只是用牙齿咬着嘴唇,淫穴的淫水都给我搞弄了出来,很滑很湿,而两颗蜜枣也硬挺起来,她开始呻吟起来。所谓「天下女人一样淫」,把她干几下,她什么枷锁都可以打破。我再狠插四、五十下,哗!姐姐有了高潮,全身发浪起来,淫穴紧紧夹住我的鸡巴,还不自觉地挺起淫穴,让我可以插得更深入。姐姐至少有两次高潮,我一边吮吸她的蜜枣,一边用力插她的淫穴,姐姐完全被我征服。「啊……唔……唔……」「我是不是比姐夫更厉害?姐姐,你很美,淫穴又多水又多汁,阴部那水蜜桃好像个嘴那样,懂得吸吮我的鸡巴,我爽死了,真得想一生都插在里面不抽出来。姐夫为什么那么笨,如果你肯给我干一生,真是短几年命我都肯。」「不……不要说了……别说这种种……我是你姐姐……不行的……」「别难为情吧,最要紧是大家高兴嘛,噢……不行了……啊……」我真是爽极了,把精液全都射进姐姐的淫穴里。我们静了下来,突然,姐姐推开我︰「你怎么可以射在里面,我会给你害死的。」说完匆匆走去浴室洗澡,回来后上床睡,没再说话。「姐姐,别恨我,我真是忍不住,你的身裁又这么漂亮动人,随便一个男人看到都想干你,姐夫这么坏,你就同样做去报复他。」姐姐没出声,转过身去没理我。之后两个星期她都没主动和我说话。但我强奸她的事就没人知道,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事那样。只是姐姐不敢正面看我。时间过得很快,姐姐回娘家已经四个月了,我和妈妈也有四个月没干过,姐姐打开长住在家里,看来没有机会了。有一天妈妈终于忍不住对我说︰「儿啊,今晚我去九龙塘豪华别墅等你。」我试过和妓女去租房,但和妈妈去租房干穴倒是第一次。我们一先一后进房,我一进房,妈妈就立即抱着我亲吻起来。「唔……唔……唔……」我们同时开始脱衣,看妈妈的样子好像是饿坏了,她主动来含吮我的鸡巴。「啊……好爽啊……吞进去吧……吞进喉咙吧……对了……噢……唔」妈妈吸吮鸡把的技巧进步不少,把我鸡巴吐出含进,又用舌尖去逗弄我的龟头,也懂深喉式吞吐我的鸡巴。「妈,让我吃你的淫穴吧。」我们就在大圆床上玩69花式。「唔……噢……好……爽啊……弄进去……是……对了……」妈妈的淫穴早就湿了,我用双手把她两片阴唇打开,用舌头去舔弄她的阴核和大小阴唇,一直吮到菊门那里。妈妈坐起身来,对准我的大鸡巴坐了上去。「啊……好大的鸡巴……噢……」看见妈妈在我身上上下地挺动,两团奶肉上下地晃动,还很淫荡地叫起来︰ 「啊……噢……不行了……给你干……死咧……噢……啊……哎哟……」我感受到妈妈的高潮,淫穴夹得紧紧,妈妈平时的矜持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接着就转过身来改变花式,让我一次来喂饱你这个荡妇吧。我把妈妈的双腿托高掰开她双腿,还用枕头把她屁股垫高,等她的淫穴抬得高高,我操起大鸡巴,慢慢插进她的淫洞里,看着她的小穴缝被我的大鸡巴撑开,又看见大鸡巴在抽插她那淫穴的情形,简直兴奋极了。妈妈果然很享用说︰「儿啊,别看人家,羞死了,啊,爽死妈妈了,快用力插我的淫穴吧。」我看到妈妈的淫荡样子,就忍不住发动一轮狂抽勐插,把妈妈干得欲生欲死。「哎唷……鸡巴好大……噢……别停……哎……啊……啊……啊……」每插一下,妈妈都会「啊」地叫一声,终于我有一阵趐麻的感觉,浓精就射了出来,全射在妈妈的淫穴里。「噢!真是很久没这么爽过,真是前世相欠,把我干得最爽竟然是我的亲生宝贝儿,对你的大鸡巴,我真又爱又恨。」「我也有同样感觉,你那个销魂洞真是爽极了,又多水又多汁,我的鸡巴插在里面真是爽死了。」「你和姐姐同睡一房,有没有冲动去搞她一把?前几天她对我说阿文要和她离婚,我真不明白。」「如果你肯让我弄她的话,我做什么都没所谓。其实,我见到她时已经想搞她了。」「我早就猜到你这坏蛋脑子想什么,你弄她可要小心,别连姐姐的肚子都搞大了。」「知道,亲爱的妈妈。」那晚,姐姐又哭了,我走到床边说︰ 「姐,为什么又哭了?」「别理我吧,反正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坏蛋。」「是不是姐夫又惹怒你呢?」「那个坏蛋说要和我离婚,他宁愿要他的妹妹也不要我,真是荡妇。」「姐夫这么坏,我们要还以颜色。」我说完就慢慢把手放在姐姐的屁股上摸她。「好,那个坏蛋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也可以。其实我的淫穴已经很久没爽过,你姐夫整整一年没干过我,那次被你强奸进去,其实我也很爽。 」我听了很高兴,说︰「我也知道你很爽,至少来了两次高潮,淫穴又夹得紧紧,把我鸡巴包得很爽。」我开始把姐姐的衣服脱了下来,自己也脱光光的,然后就去吮吸她的蜜枣,两手搓捏她的奶球,接着就吻到她小穴那里。姐姐害羞地说︰「别……别吻那里,很脏的,啊……哎哟……喂……」「姐姐,你那小穴很美耶!鲜红色,大阴唇又肥嫩、小洞洞又狭窄,还很香呢!」「别说……人家很害羞……你还说人家……小便那里…很香,真变态。」我用舌头逗弄她的小穴和阴核,整个淫穴浸满淫水,姐姐又是个荡妇。「噢……好爽呀……别,哎……轻点……啊……」姐姐全身都颤抖了,我就把她两腿托起来,把自己的鸡巴放正位置,就插将了进去「哎唷……很大的鸡巴……噢……用力插……」「噢!好爽,淫穴很滑很暖啊。姐姐,我干得你爽不爽?」我用力地抽插着。「啊……啊……啊……」「臭穴,你这淫妇,我要干破你的臭穴,干死你……干死你……啊……」我终于发射了。上天对我真不错,妈妈、姐姐和妹妹都给我干过,真是不枉此生啊!!。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学会打手枪,还是在妈妈未洗的裤上打手枪。我想我已经有点变态,每次我看到有关乱伦的新闻和故事时,我都会很兴奋。我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姐姐和妹妹四个人,爸爸已经过身了十年,姐姐结婚搬去夫家住。我对所有女人都有兴趣,在街上碰见一些女人穿很少衣服,或着穿紧身的原子裤(注︰即裤袜),整个小穴都挤现出来,我真的很想摸它一下。尤其是我家里的女人,其实她们的奶子和小穴我都有摸过。我和妹妹是在同睡一间房,从小看着她发育成长,然后奶子和屁股都圆大起来,她平时睡觉时只穿睡裙,身裁都不能掩饰,从她身后能够看到整条内裤的轮廓。或许我是她哥哥,她在我面前都没有顾忌,经常随意张开大腿,露出内裤,露出奶子,甚至还在我面前换过衣服,其实她不知道我很想摸她一把。有时看到她竟然还奶罩也没戴,我就会色色地盯着她,和她一起玩耍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地 ​​摸她的身体,有一次甚至用手背碰在她的小穴上去。我开始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妹妹的身裁很好,她的皮肤很细腻,奶子虽然不大,但雪白嫩滑,小穴上还只有稀稀松松的短汗毛。我曾经舐过她的内裤,只有一些尿味,和妈妈的内裤味道不同。妈妈那条内裤除了尿味外,还有滑腻腻的白带,舔舐时味道有点咸,有时还很新鲜暖和。偷窥妹妹洗澡通常只能看到她的奶子和小穴,但偷看妈妈洗澡时就不同了,每次都会看到她在自慰。妈妈今年三十多岁,身裁还保持得很好,虽然两个肉球有点下垂,但看起来还很有弹性,真想去捏弄一下她。她下体的阴毛很多、很浓密,不知道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特别淫荡呢?妈妈自己搓弄一阵子,样子真得很淫荡,两眼了起来,牙齿轻咬着下唇,发出唔唔声,左手捏着奶头,右手伸下去挖小穴,使劲地搓弄那颗阴核,然后手指就塞进小穴里的洞洞,我看得很兴奋,鸡巴顿时全硬了,我就把肉棒干脆拿出来打手枪,真想冲过去就干进妈妈的小穴里。就是这样,自从我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之后,我便老是想着要去干女人的小穴,于是开始计划起来。我把一些违禁黄色的录像带放在显眼的地方,等妈妈和妈妈会看到,其中一盒讲儿子奸淫妈妈的带子还不见了,很明显是给妈妈收起来在房里慢慢看。我每晚还会放两安眠药在牛奶里,然后才给妹妹喝,半夜我起来到妹妹床边,揭开被子。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用手摸妹妹的奶子,另一手就去摸她的小穴,但都是隔着睡裙弄她。我见她没有反应,就放胆把妹妹妹的睡裙掀起来,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又用手指捏她的奶头,看着她两粒奶头都发硬,然后用口去吸吮。接着还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把她两腿掰开,她整个小穴就暴露在我眼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还是处女,所以那小穴只是一条直线,好像夹得很紧,阴阜上很少阴毛,而且胀胀的,我用手把小穴那隙缝张开,就看见鲜红色的嫩肉,再用手指逗弄那颗阴核。妹妹有了反应,小穴渐渐湿了。我把脸哄在她的小穴前,闻到轻微的尿味,又用两只手指把她的阴唇打开,然后把舌头伸去舔那隙缝,有点咸味,我越舔她的小穴就越湿润。当我舔舐她的阴核时,她全身颤抖起来,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在梦见给人家奸淫着。我这时忍不住把鸡巴拿了出来打手枪,精液 ​​还射在她的小穴上。接着几晚我都是这样和妹妹手淫,有次还尝试口交,我把妹妹的嘴巴打开,把鸡把弄进她嘴里,虽然她睡着不会吸吮,但我感到很湿暖很爽快。就这样过了不久,我再偷看她洗澡时,已经看到她开始自慰了,还懂得摸她的淫穴和搓弄阴核。我知道她开始对性有兴趣,看来奸淫她的日子就快来到我就在那天晚上把妹妹强奸了。那晚我又喂两颗安眠药给妹妹,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以往一样和她手淫、舐她的小穴,妹妹的淫水很多,湿得整个小穴都闪闪发亮,我就把她两条腿抬高,那时我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我用龟头去逗弄妹妹的小穴口。「妹妹,这次算对不起你了。」我自言自语,之后就忍不住把肉棒插了进去。因为她的淫水很多,所以很滑,我控制不了,就把鸡巴一插捅进了她的小穴里。「哇塞!干你妈的臭穴,真爽呀!」我不禁骂了一句「对不起,姐姐。」我口里虽这么说,但还继续吸吮她那两颗蜜枣,鸡巴在她淫穴里出出入入地干着,我这么带劲,我就不相信不能把姐姐干得欲生欲死,我要她很快就得到高潮,于是继续抽插她。姐姐开始有反应,她没再哭了,只是用牙齿咬着嘴唇,淫穴的淫水都给我搞弄了出来,很滑很湿,而两颗蜜枣也硬挺起来,她开始呻吟起来。所谓「天下女人一样淫」,把她干几下,她什么枷锁都可以打破。我再狠插四、五十下,哗!姐姐有了高潮,全身发浪起来,淫穴紧紧夹住我的鸡巴,还不自觉地挺起淫穴,让我可以插得更深入。姐姐至少有两次高潮,我一边吮吸她的蜜枣,一边用力插她的淫穴,姐姐完全被我征服。「啊……唔……唔……」「我是不是比姐夫更厉害?姐姐,你很美,淫穴又多水又多汁,阴部那水蜜桃好像个嘴那样,懂得吸吮我的鸡巴,我爽死了,真得想一生都插在里面不抽出来。姐夫为什么那么笨,如果你肯给我干一生,真是短几年命我都肯。」「不……不要说了……别说这种种……我是你姐姐……不行的……」「别难为情吧,最要紧是大家高兴嘛,噢……不行了……啊……」我真是爽极了,把精液全都射进姐姐的淫穴里。我们静了下来,突然,姐姐推开我︰「你怎么可以射在里面,我会给你害死的。」说完匆匆走去浴室洗澡,回来后上床睡,没再说话。「姐姐,别恨我,我真是忍不住,你的身裁又这么漂亮动人,随便一个男人看到都想干你,姐夫这么坏,你就同样做去报复他。」姐姐没出声,转过身去没理我。之后两个星期她都没主动和我说话。但我强奸她的事就没人知道,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事那样。只是姐姐不敢正面看我。时间过得很快,姐姐回娘家已经四个月了,我和妈妈也有四个月没干过,姐姐打开长住在家里,看来没有机会了。有一天妈妈终于忍不住对我说︰「儿啊,今晚我去九龙塘豪华别墅等你。」我试过和妓女去租房,但和妈妈去租房干穴倒是第一次。我们一先一后进房,我一进房,妈妈就立即抱着我亲吻起来。「唔……唔……唔……」我们同时开始脱衣,看妈妈的样子好像是饿坏了,她主动来含吮我的鸡巴。「啊……好爽啊……吞进去吧……吞进喉咙吧……对了……噢……唔」妈妈吸吮鸡把的技巧进步不少,把我鸡巴吐出含进,又用舌尖去逗弄我的龟头,也懂深喉式吞吐我的鸡巴。「妈,让我吃你的淫穴吧。」我们就在大圆床上玩69花式。「唔……噢……好……爽啊……弄进去……是……对了……」妈妈的淫穴早就湿了,我用双手把她两片阴唇打开,用舌头去舔弄她的阴核和大小阴唇,一直吮到菊门那里。妈妈坐起身来,对准我的大鸡巴坐了上去。「啊……好大的鸡巴……噢……」看见妈妈在我身上上下地挺动,两团奶肉上下地晃动,还很淫荡地叫起来︰ 「啊……噢……不行了……给你干……死咧……噢……啊……哎哟……」我感受到妈妈的高潮,淫穴夹得紧紧,妈妈平时的矜持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接着就转过身来改变花式,让我一次来喂饱你这个荡妇吧。我把妈妈的双腿托高掰开她双腿,还用枕头把她屁股垫高,等她的淫穴抬得高高,我操起大鸡巴,慢慢插进她的淫洞里,看着她的小穴缝被我的大鸡巴撑开,又看见大鸡巴在抽插她那淫穴的情形,简直兴奋极了。妈妈果然很享用说︰「儿啊,别看人家,羞死了,啊,爽死妈妈了,快用力插我的淫穴吧。」我看到妈妈的淫荡样子,就忍不住发动一轮狂抽勐插,把妈妈干得欲生欲死。「哎唷……鸡巴好大……噢……别停……哎……啊……啊……啊……」每插一下,妈妈都会「啊」地叫一声,终于我有一阵趐麻的感觉,浓精就射了出来,全射在妈妈的淫穴里。「噢!真是很久没这么爽过,真是前世相欠,把我干得最爽竟然是我的亲生宝贝儿,对你的大鸡巴,我真又爱又恨。」「我也有同样感觉,你那个销魂洞真是爽极了,又多水又多汁,我的鸡巴插在里面真是爽死了。」「你和姐姐同睡一房,有没有冲动去搞她一把?前几天她对我说阿文要和她离婚,我真不明白。」「如果你肯让我弄她的话,我做什么都没所谓。其实,我见到她时已经想搞她了。」「我早就猜到你这坏蛋脑子想什么,你弄她可要小心,别连姐姐的肚子都搞大了。」「知道,亲爱的妈妈。」那晚,姐姐又哭了,我走到床边说︰ 「姐,为什么又哭了?」「别理我吧,反正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坏蛋。」「是不是姐夫又惹怒你呢?」「那个坏蛋说要和我离婚,他宁愿要他的妹妹也不要我,真是荡妇。」「姐夫这么坏,我们要还以颜色。」我说完就慢慢把手放在姐姐的屁股上摸她。「好,那个坏蛋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也可以。其实我的淫穴已经很久没爽过,你姐夫整整一年没干过我,那次被你强奸进去,其实我也很爽。 」我听了很高兴,说︰「我也知道你很爽,至少来了两次高潮,淫穴又夹得紧紧,把我鸡巴包得很爽。」我开始把姐姐的衣服脱了下来,自己也脱光光的,然后就去吮吸她的蜜枣,两手搓捏她的奶球,接着就吻到她小穴那里。姐姐害羞地说︰「别……别吻那里,很脏的,啊……哎哟……喂……」「姐姐,你那小穴很美耶!鲜红色,大阴唇又肥嫩、小洞洞又狭窄,还很香呢!」「别说……人家很害羞……你还说人家……小便那里…很香,真变态。」我用舌头逗弄她的小穴和阴核,整个淫穴浸满淫水,姐姐又是个荡妇。「噢……好爽呀……别,哎……轻点……啊……」姐姐全身都颤抖了,我就把她两腿托起来,把自己的鸡巴放正位置,就插将了进去「哎唷……很大的鸡巴……噢……用力插……」「噢!好爽,淫穴很滑很暖啊。姐姐,我干得你爽不爽?」我用力地抽插着。「啊……啊……啊……」「臭穴,你这淫妇,我要干破你的臭穴,干死你……干死你……啊……」我终于发射了。上天对我真不错,妈妈、姐姐和妹妹都给我干过,真是不枉此生啊!!。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从我懂事开始,我就学会打手枪,还是在妈妈未洗的裤上打手枪。我想我已经有点变态,每次我看到有关乱伦的新闻和故事时,我都会很兴奋。我家里只有我和妈妈、姐姐和妹妹四个人,爸爸已经过身了十年,姐姐结婚搬去夫家住。我对所有女人都有兴趣,在街上碰见一些女人穿很少衣服,或着穿紧身的原子裤(注︰即裤袜),整个小穴都挤现出来,我真的很想摸它一下。尤其是我家里的女人,其实她们的奶子和小穴我都有摸过。我和妹妹是在同睡一间房,从小看着她发育成长,然后奶子和屁股都圆大起来,她平时睡觉时只穿睡裙,身裁都不能掩饰,从她身后能够看到整条内裤的轮廓。或许我是她哥哥,她在我面前都没有顾忌,经常随意张开大腿,露出内裤,露出奶子,甚至还在我面前换过衣服,其实她不知道我很想摸她一把。有时看到她竟然还奶罩也没戴,我就会色色地盯着她,和她一起玩耍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地 ​​摸她的身体,有一次甚至用手背碰在她的小穴上去。我开始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妹妹的身裁很好,她的皮肤很细腻,奶子虽然不大,但雪白嫩滑,小穴上还只有稀稀松松的短汗毛。我曾经舐过她的内裤,只有一些尿味,和妈妈的内裤味道不同。妈妈那条内裤除了尿味外,还有滑腻腻的白带,舔舐时味道有点咸,有时还很新鲜暖和。偷窥妹妹洗澡通常只能看到她的奶子和小穴,但偷看妈妈洗澡时就不同了,每次都会看到她在自慰。妈妈今年三十多岁,身裁还保持得很好,虽然两个肉球有点下垂,但看起来还很有弹性,真想去捏弄一下她。她下体的阴毛很多、很浓密,不知道这样的女人是不是特别淫荡呢?妈妈自己搓弄一阵子,样子真得很淫荡,两眼了起来,牙齿轻咬着下唇,发出唔唔声,左手捏着奶头,右手伸下去挖小穴,使劲地搓弄那颗阴核,然后手指就塞进小穴里的洞洞,我看得很兴奋,鸡巴顿时全硬了,我就把肉棒干脆拿出来打手枪,真想冲过去就干进妈妈的小穴里。就是这样,自从我偷窥妈妈和妹妹洗澡之后,我便老是想着要去干女人的小穴,于是开始计划起来。我把一些违禁黄色的录像带放在显眼的地方,等妈妈和妈妈会看到,其中一盒讲儿子奸淫妈妈的带子还不见了,很明显是给妈妈收起来在房里慢慢看。我每晚还会放两安眠药在牛奶里,然后才给妹妹喝,半夜我起来到妹妹床边,揭开被子。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用手摸妹妹的奶子,另一手就去摸她的小穴,但都是隔着睡裙弄她。我见她没有反应,就放胆把妹妹妹的睡裙掀起来,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又用手指捏她的奶头,看着她两粒奶头都发硬,然后用口去吸吮。接着还她的内裤都扯了下来,把她两腿掰开,她整个小穴就暴露在我眼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还是处女,所以那小穴只是一条直线,好像夹得很紧,阴阜上很少阴毛,而且胀胀的,我用手把小穴那隙缝张开,就看见鲜红色的嫩肉,再用手指逗弄那颗阴核。妹妹有了反应,小穴渐渐湿了。我把脸哄在她的小穴前,闻到轻微的尿味,又用两只手指把她的阴唇打开,然后把舌头伸去舔那隙缝,有点咸味,我越舔她的小穴就越湿润。当我舔舐她的阴核时,她全身颤抖起来,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我知道她一定在梦见给人家奸淫着。我这时忍不住把鸡巴拿了出来打手枪,精液 ​​还射在她的小穴上。接着几晚我都是这样和妹妹手淫,有次还尝试口交,我把妹妹的嘴巴打开,把鸡把弄进她嘴里,虽然她睡着不会吸吮,但我感到很湿暖很爽快。就这样过了不久,我再偷看她洗澡时,已经看到她开始自慰了,还懂得摸她的淫穴和搓弄阴核。我知道她开始对性有兴趣,看来奸淫她的日子就快来到我就在那天晚上把妹妹强奸了。那晚我又喂两颗安眠药给妹妹,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以往一样和她手淫、舐她的小穴,妹妹的淫水很多,湿得整个小穴都闪闪发亮,我就把她两条腿抬高,那时我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我用龟头去逗弄妹妹的小穴口。「妹妹,这次算对不起你了。」我自言自语,之后就忍不住把肉棒插了进去。因为她的淫水很多,所以很滑,我控制不了,就把鸡巴一插捅进了她的小穴里。「哇塞!干你妈的臭穴,真爽呀!」我不禁骂了一句「对不起,姐姐。」我口里虽这么说,但还继续吸吮她那两颗蜜枣,鸡巴在她淫穴里出出入入地干着,我这么带劲,我就不相信不能把姐姐干得欲生欲死,我要她很快就得到高潮,于是继续抽插她。姐姐开始有反应,她没再哭了,只是用牙齿咬着嘴唇,淫穴的淫水都给我搞弄了出来,很滑很湿,而两颗蜜枣也硬挺起来,她开始呻吟起来。所谓「天下女人一样淫」,把她干几下,她什么枷锁都可以打破。我再狠插四、五十下,哗!姐姐有了高潮,全身发浪起来,淫穴紧紧夹住我的鸡巴,还不自觉地挺起淫穴,让我可以插得更深入。姐姐至少有两次高潮,我一边吮吸她的蜜枣,一边用力插她的淫穴,姐姐完全被我征服。「啊……唔……唔……」「我是不是比姐夫更厉害?姐姐,你很美,淫穴又多水又多汁,阴部那水蜜桃好像个嘴那样,懂得吸吮我的鸡巴,我爽死了,真得想一生都插在里面不抽出来。姐夫为什么那么笨,如果你肯给我干一生,真是短几年命我都肯。」「不……不要说了……别说这种种……我是你姐姐……不行的……」「别难为情吧,最要紧是大家高兴嘛,噢……不行了……啊……」我真是爽极了,把精液全都射进姐姐的淫穴里。我们静了下来,突然,姐姐推开我︰「你怎么可以射在里面,我会给你害死的。」说完匆匆走去浴室洗澡,回来后上床睡,没再说话。「姐姐,别恨我,我真是忍不住,你的身裁又这么漂亮动人,随便一个男人看到都想干你,姐夫这么坏,你就同样做去报复他。」姐姐没出声,转过身去没理我。之后两个星期她都没主动和我说话。但我强奸她的事就没人知道,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事那样。只是姐姐不敢正面看我。时间过得很快,姐姐回娘家已经四个月了,我和妈妈也有四个月没干过,姐姐打开长住在家里,看来没有机会了。有一天妈妈终于忍不住对我说︰「儿啊,今晚我去九龙塘豪华别墅等你。」我试过和妓女去租房,但和妈妈去租房干穴倒是第一次。我们一先一后进房,我一进房,妈妈就立即抱着我亲吻起来。「唔……唔……唔……」我们同时开始脱衣,看妈妈的样子好像是饿坏了,她主动来含吮我的鸡巴。「啊……好爽啊……吞进去吧……吞进喉咙吧……对了……噢……唔」妈妈吸吮鸡把的技巧进步不少,把我鸡巴吐出含进,又用舌尖去逗弄我的龟头,也懂深喉式吞吐我的鸡巴。「妈,让我吃你的淫穴吧。」我们就在大圆床上玩69花式。「唔……噢……好……爽啊……弄进去……是……对了……」妈妈的淫穴早就湿了,我用双手把她两片阴唇打开,用舌头去舔弄她的阴核和大小阴唇,一直吮到菊门那里。妈妈坐起身来,对准我的大鸡巴坐了上去。「啊……好大的鸡巴……噢……」看见妈妈在我身上上下地挺动,两团奶肉上下地晃动,还很淫荡地叫起来︰ 「啊……噢……不行了……给你干……死咧……噢……啊……哎哟……」我感受到妈妈的高潮,淫穴夹得紧紧,妈妈平时的矜持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接着就转过身来改变花式,让我一次来喂饱你这个荡妇吧。我把妈妈的双腿托高掰开她双腿,还用枕头把她屁股垫高,等她的淫穴抬得高高,我操起大鸡巴,慢慢插进她的淫洞里,看着她的小穴缝被我的大鸡巴撑开,又看见大鸡巴在抽插她那淫穴的情形,简直兴奋极了。妈妈果然很享用说︰「儿啊,别看人家,羞死了,啊,爽死妈妈了,快用力插我的淫穴吧。」我看到妈妈的淫荡样子,就忍不住发动一轮狂抽勐插,把妈妈干得欲生欲死。「哎唷……鸡巴好大……噢……别停……哎……啊……啊……啊……」每插一下,妈妈都会「啊」地叫一声,终于我有一阵趐麻的感觉,浓精就射了出来,全射在妈妈的淫穴里。「噢!真是很久没这么爽过,真是前世相欠,把我干得最爽竟然是我的亲生宝贝儿,对你的大鸡巴,我真又爱又恨。」「我也有同样感觉,你那个销魂洞真是爽极了,又多水又多汁,我的鸡巴插在里面真是爽死了。」「你和姐姐同睡一房,有没有冲动去搞她一把?前几天她对我说阿文要和她离婚,我真不明白。」「如果你肯让我弄她的话,我做什么都没所谓。其实,我见到她时已经想搞她了。」「我早就猜到你这坏蛋脑子想什么,你弄她可要小心,别连姐姐的肚子都搞大了。」「知道,亲爱的妈妈。」那晚,姐姐又哭了,我走到床边说︰ 「姐,为什么又哭了?」「别理我吧,反正全世界的男人都是坏蛋。」「是不是姐夫又惹怒你呢?」「那个坏蛋说要和我离婚,他宁愿要他的妹妹也不要我,真是荡妇。」「姐夫这么坏,我们要还以颜色。」我说完就慢慢把手放在姐姐的屁股上摸她。「好,那个坏蛋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我也可以。其实我的淫穴已经很久没爽过,你姐夫整整一年没干过我,那次被你强奸进去,其实我也很爽。 」我听了很高兴,说︰「我也知道你很爽,至少来了两次高潮,淫穴又夹得紧紧,把我鸡巴包得很爽。」我开始把姐姐的衣服脱了下来,自己也脱光光的,然后就去吮吸她的蜜枣,两手搓捏她的奶球,接着就吻到她小穴那里。姐姐害羞地说︰「别……别吻那里,很脏的,啊……哎哟……喂……」「姐姐,你那小穴很美耶!鲜红色,大阴唇又肥嫩、小洞洞又狭窄,还很香呢!」「别说……人家很害羞……你还说人家……小便那里…很香,真变态。」我用舌头逗弄她的小穴和阴核,整个淫穴浸满淫水,姐姐又是个荡妇。「噢……好爽呀……别,哎……轻点……啊……」姐姐全身都颤抖了,我就把她两腿托起来,把自己的鸡巴放正位置,就插将了进去「哎唷……很大的鸡巴……噢……用力插……」「噢!好爽,淫穴很滑很暖啊。姐姐,我干得你爽不爽?」我用力地抽插着。「啊……啊……啊……」「臭穴,你这淫妇,我要干破你的臭穴,干死你……干死你……啊……」我终于发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