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儿的夫妻生活


下了班回到家里,兰已经把在小摊买的几样小菜重新热好等着我一起享用。
“不好意思,今天不想煮饭,等礼拜天再炒些好吃的请你。”兰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笑了笑,能和心爱的人一起共用晚餐已是一件幸福的事,又何需在意掌厨的是谁呢?
一顿晚饭的时间,兰滔滔的说着公司里的琐琐碎碎,我则是眼睛直盯着晚间新闻,偶尔附和几句。
“还有啊……”两朵红晕突然飞上了她白嫩的脸颊∶“我隔壁的洪小姐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生个小宝宝?”
兰水灵灵的眼睛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期盼。
我尴尬的笑一笑∶“兰……你也知道……”
空气沉闷了几秒,一段新闻却打破了沉寂。
嘉义发生乱伦惨剧,一名父亲长期强暴自己的亲生女儿,母亲怒提告诉……
我蹙了蹙眉,不再说话,因为,兰不但是我的爱妻,同时也是……也是我最宠爱的宝贝女儿!!
兰察觉了我的抑郁,站起来走到桌旁温柔地搂住我∶“老公!你又来了,我们和他们又不一样。”
“更何况……”兰吃吃的笑了起来∶“当初是我先挑逗你的呀!”
兰就是这么温柔调皮又善体人意,我紧拴的心才又稍为松动了些。
只是,不容于社会道德的爱情,又有多少人可以像兰和我这样,平静幸福地隐身在都市丛林中呢?晚饭后的连续剧我看的有心无心,刚才的那则新闻仍然让我有点耿耿于怀,兰也看出我有些心不在焉,广告时就不停地在我怀里撒娇着。
反正就是这样,每次有新闻在大加挞伐那些丧心病狂的父亲时,兰总得若无其事的努力逗我开心,而这也更让我心疼及宠爱我的兰儿。
“老公,洗澡喽!”
看完电视后的洗澡时间则是我和兰的“亲密时间”,此时她已将一头秀发挽起,脱得一丝不挂在房里准备换洗衣物。
兰儿在国中时就已是身材玲珑有致,丽质天生的美少女,更何况此时更是出落得成熟美艳。从背后看着她修长雪白的玉腿及圆翘丰润的双臀,我不由得起了生理反应,也终于抛去刚才心中的阴影,笑嘻嘻的搂着她走进浴室。
兰白了我一眼手却没闲着,纤细的玉指已经在套弄着我那不听话的小弟弟,才没一会儿功夫已是玉茎怒挺,昂然矗立在兰的眼前。热腾腾的淋浴消除了我上班的疲劳,可是我的玉茎却是越来越粗硬!
我一把抱起兰儿,开始狂热的吻着她,一只手伸去轻轻搓揉她柔嫩的小穴。兰嘤的娇嗔一声,慢慢蹲下身将我粗大的玉茎含入口中,看着她用小口吸吮吞吐着龟头,还用玉指轻轻刮搔着我的阴囊,那种麻电畅快的感觉从小腹直冲而上。
我再也按捺不住,开始粗暴地在她口中抽送起来。
“唔……不要……插……太深……”兰含煳的说着,可是紧闭双眼的她却更抱紧了我,吸吮得更加起劲。
“嗯……唔……啧……啧……”兰儿津津有味的吸得滋滋作响。
我加快了动作,可以感觉到兰灵巧的舌尖在前后舔弄着我的龟头∶“兰……哦……你这个……小……顽皮……好……爽……”
我的玉茎在兰的口中胀的满满的,她只是唔唔的说不出话来。
享受完她的吞吐之后,我用力捧住兰的颈子,长久的默契兰知道我马上就要泄了,她娇羞的轻轻点点头,表示今天可以射在她口中,我立刻加足马力用力冲刺∶“兰……兰……我……好爱你……啊……噢……”
突然一阵紧抽,一大股浓稠灼热的精液全跳动着射入她口中,兰的喉咙轻轻起伏,从我玉茎中奔腾狂射而出的那些爱液全部被她一口一口吞了进去。
等她细细的“品尝”完余精后,我轻喘着气慢慢抽出玉茎,犹有几丝粘液从她口中牵了出来。
她俏皮的笑一笑∶“讨厌哪!早知道你今天射这么多,就不帮你吞了”她站起来撒娇抱着我。
我爱怜的搂住她,可爱的兰儿,我是多么的爱她呵!
自从和她有“那件事”之后,共浴已是我俩甜蜜的谈心和沟通时间。
偶尔她有惹我生气或想逗我开心时,今天的这种SPECIAL SERVICE就会出现。
当然啦,若是我惹她生气时。
兰儿粉嫩小穴里的滑腻淫水我可也是吞了不少哩!
会和兰产生这种特殊的情愫,我也只能慨叹是造化弄人吧。
和前妻小茵认识时她是知名报社的记者,我则是招待她采访公司主管的小职员。
采访结束后我们互递名片,不到半年,在众人讶异的祝福声中我们结婚了,那一年,我刚退伍22岁,而她也才23岁。
一年后我们可爱的兰儿诞生了,但我们的婚姻也开始出现裂痕。她的事业如日中天,而我则是努力的做着一个好父亲。
随着兰儿小学、国中、专科……我俩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而小茵则是和我们父女渐行渐远。
兰儿专三暑假那年,“我们离婚吧。”小茵平静的说着,她已准备赴加拿大和一名商界大亨结婚。
我铁青着脸默然不语,兰儿则是紧抿着嘴红着双眼冲回房里。
协议的结果,兰儿由我抚养,但小茵则可随时来探望女儿。
为了陪兰儿散散心,也为了想忘掉这段不愉快的婚姻,我带着兰儿做了一趟环岛之旅。
父与女相依的亲密感觉和各地美丽的风景逐渐化解我俩心中的不快。
就在垦丁夜晚温柔浪漫的海风中,我和兰儿开始有了不同的感觉。
白天愉快的浮潜结束后,兰儿趴在床上直嚷着背好痛。
“你还敢说呢,叫你要多抹点防晒油却不听!”
心疼的我拿出药膏帮她涂抹。
“来!把上衣撩起来。”
此时她身上套着一件宽松的大T恤,她听话的撩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她不但没戴胸罩,下身也只有一条可爱的白色三角裤。
“你这个小丫头!”我笑着用力打了一下她翘挺的小圆臀∶“这样子穿着在饭店里跑来跑去像话吗?”
“才没有呢,人家哪还有力气出去呀,又累又痛!”她趴在床上却不忘转过头来噘嘴向我抗议。
我轻轻将冰凉的乳液涂抹在她肩背上,兰儿嘴里发出一阵轻声舒服的呻吟。
我心头一震!这呻吟和小茵满足时的呻吟一模一样!
我的手在兰儿光滑细嫩的背部摩挲着,少女幽幽的体香突然飘了过来,一阵恍惚,脑中尽是和小茵新婚时的甜蜜景像,我和异性已经有多久没有性爱了。
“爸,你在干嘛?!”
我吓了一跳,兰儿已经羞红了脸。
而我的手……已经快伸进她白色的小裤内。
沉默之后的空气似乎凝结了起来,好一阵子她和我只是面对面坐着,不发一语。
我叹口气,把刚才心神荡漾的原因告诉兰儿。
我们父女是无话不谈的。
兰儿又再度羞红了脸庞∶“爸,你会不会很寂寞?”
我笑笑∶“像爸这种离了婚的男人,又带个拖油瓶,身价已经跌停板啦!”
父女两人都笑了起来,兰儿突然把遮在身前的毯子拿开,扑到我身上∶“爸!我好爱你!”
“我也很爱你啊,傻兰儿。”
虽然经常和兰儿在家里没大没小,也偶尔瞥见过她穿的很“清凉”,但是今天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春意。
兰儿突然捧着我的头,用她水灵无邪的眼神深情地看着我,然后正经八百的说∶“爸爸,我要你爱我!”
我怔了一下,脑海里闪过的全是曾在报纸,新闻上看到的谴责乱伦的交叉扭曲画面!
理智让我在心中不断的警告自己∶“喔!天啊!拜托不要让我爱上自己的女儿!!”
可是当我的眼光移到兰儿胸前那两粒桃红色的椒乳和全身雪白的肌肤时,我几几乎要疯狂了!
我从来不知道少女幼嫩尖红的小乳头竟然会勾起一个男人如此狂野的兽性。
她的乳房不大,可是乳型好美好美,乳晕是淡淡的桃红,更漂亮的是乳头好小,就这么尖尖翘翘的点在雪白的乳房上。
我忍不住捧住自己女儿柔软却又坚挺的双乳轻轻把玩着,霎时兰儿脸红的宛如一粒鲜红欲滴,令人垂涎三尺的甜美草莓。
我把她按倒在床上,深情又狂热的吻,一遍又一遍地落在她的脸上,双唇和粉颈间,双手也毫无忌惮地在她赤裸的全身上下游移着。兰儿此刻可真的是“吐气如兰”,急促的唿吸令她的胸脯上下起伏着。
我开始轻轻吸咬搓揉她可爱的乳头和乳房,兰儿喉中发出轻声的呻吟,我的吻再度不停地落在她身上。
修长的小腿、窈窕的细腰、白的背部、迷人的双乳、平坦光滑的小腹、俏挺的小圆臀,乃至于最后稀疏草原中潺潺流水的小溪沟。我贪婪的品尝着少女香嫩细滑的肌肤,兰儿和我恣情的享受着父女心灵和肉体上的交融。
我们深情的拥吻在一起良久良久,彼此压抑许久的爱情终于是如山洪爆发后那般的不可收拾,原来我们彼此相爱是那么的深!
时间似乎就这么静止下来,空气中飘荡的是浓浓的情意和穿越父女禁忌后的异样快感。
过了一会,我看她一眼,此刻言语已是多余,兰儿羞涩的微笑一下,我慢慢推开她双腿,少女毕竟还是矜持的,兰儿稍为抗拒了一下,只见她满脸通红,闭上双眼不敢再多看我。
我拨开她红嫩的小阴唇,上面还映着闪亮的淫水。我徐徐的将玉茎插入小穴内……好紧好紧。
兰儿颤抖着接纳了我∶“爸……爸……我会……痛……”
含苞的幼蕾让我又爱又怜,深怕莽汉的冲撞会让她消受不起,更何况她还是我最宠爱的宝贝女儿。
我徐徐的推动抽送起来,把自己粗大的玉茎不断送进女儿禁忌的体内。
不管是深情温柔的爱怜还是狂风暴雨般的恣情冲刺,兰儿在我身底下时而呻吟时而激亢,才第一次作爱,兰儿就已能充份体会到性爱的奇妙奥秘。我不停的进出抽动着,兰儿则是在呢喃的喘息声中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激情呻吟。
就在最后的狂插勐送中,兰儿扭动着身躯终于喊叫了出来∶“啊……啊……爸……爸……我……我……真……真的……受不起……噢……”
可是我依然像头勐兽般将捕获的猎物毫不留情的撕裂吞噬下肚!
兰儿喘息呻吟着紧紧抱住我,而我则更粗暴地肆虐占据进出她美丽的身躯。
然后就在最后的一击中,我将大量浓稠灼热的精液射入自己女儿的子宫内。
“兰……我可爱的兰儿……我好爱你。”我喃喃地诉说对兰儿的爱怜,而她则是脸色潮红香汗淋漓地瘫在床上。
“痛不痛?”我爱怜的问着。
她紧闭着双眼摇摇头,这时我才发现她眼角溢着泪光。
抱着兰儿进浴室冲洗,我心里五味杂陈,不晓得该如何面对下一步人生。
兰儿突然抱紧了我,把头埋在我胸前∶“爸……以后你要……对我好。”
“兰……你……会不会……怪爸爸?”我讷讷的问着。
浴室里只剩哗哗的流水声。
突然兰儿脸色嫣红的像她刚才流出的处女红一般∶“爸,我国中时就爱你爱的快要疯狂了……”
她的声音细得几乎要被水声盖住,却是一字一句重重敲进我心里。
裸着身体将女儿抱回床上,她趴在我宽阔的胸膛上,我则是一刻也舍不得将眼光移开少女无瑕的胴体。
第二天早上我们俩飞车开回台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的小穴每天毫无保留地接纳了我的玉茎,我则是努力的开疆辟土,用大棒棒在自己女儿幼嫩的小穴内插上男人占领的旗帜!
几天后,在愉快的共浴时间中,第一次,她轻轻的将我的玉茎含入口中,看着自己女儿用小巧的小口温柔却又含羞生涩的吞吐着玉茎,在激情的高潮中,又是第一次,我将玉浆注满了她口中,甚且还喷在她清纯可爱的脸庞上……
虽然有时候我会忍不住自责,可是我和兰儿都深深的了解彼此是那么强烈的爱着对方。即使在我们发生关系这么多年后的今天里,我和自己女儿火烈深刻的爱情没有一天冷淡熄灭过。
或许这种爱情没有明天,可是我俩没有后悔过,因为那种“真爱”的感觉又有多少庸俗世人体会过呢?
沐浴过后的她更像是一朵纯白的玉兰,我现在正骑在她身上,驰骋的勇士已让她全身瘫软,当年少女幽幽的体香早已变成美少妇勾人的乳香。
兰儿的眼神里流露出对我完全的信赖和满足。
我抱起兰儿,把头埋进她早已不可一手盈握的美乳之间,兰儿深深满足的舒了一口气。
“再来一次吧?!”我轻佻的挑衅说着。
“谁怕你啊!”
眼前的荡妇双眼一飘,尖俏温润的舌尖开始伸向我的玉茎,舔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