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监狱回来后


胡三从监狱里回来已经是第三年的夏天。
自从在监狱招待所被那个管教强奸以后,阿莲再也没有去看过胡三,她想忘记那个曾经把她出卖过的男人,她恨他,她要抱复他。她多次的遭受强奸,使得她不敢再向以前那样的到舞厅里去物色男人,很随便的就和想和她上床的男人上床。她把眼光瞄向了她身边那些比较熟悉的男人们。
不久她的顶头上司李益被她选中了。
李益是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可是人长得年轻,看上去也就四十岁左右,没有多少钱可很有风度。阿莲知道李益早就看上了她,以前也曾经表白过,但是那时她不想在单位里搞,她怕胡三回来听到风声,她得顾忌丈夫的面子,现在她已经不再在乎胡三的感受了。她觉得一个大男人能够用那么长的时间去追求自己,就凭着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一片情意。所以,当李益再次约她出去的时候,阿莲很爽快的答应了他。
李益高兴极了,他真的好喜欢阿莲,她那娇小玲珑,凸凹有致的身体,圆圆的小脸总是显得那样年轻、那样有朝气,尤其是她的那微突的乳房和微翘的小屁股更是引人想入非非。她的两片薄薄的小嘴唇更显得十分性感,更不要说让她的狐媚眼看上一眼了。你想,这梦寐亦求的好事几乎是从天而降,李益那还有不欣喜若狂的道理。
李益请阿莲在酒店里喝酒,阿莲不用劝就和他一对一的喝起来,她知道李益是不会放过今天晚上的好时光的,李益也是独身一人,还不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所以她想喝得多一些酒,用酒盖脸,总还好意思些。
两个人喝了两个多小时,才被李益用认认门为借口带到了李益的家里。她半醉半醒的被李益扶到了床上,就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两条腿叉开着,白色的三角裤隐隐约约的从裙子下面露了出来。
李益倒好了饮料,用手摇她的肩膀叫她起来喝水,她“唔,唔”的低语着装做睡着了。任何一个男人也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李益先把自己的衣裤脱光,他的那个粗长的大家伙“噗愣”一下就从裤衩里钻了出来,好家伙真是又粗又长,那个龟头就像个小馒头,紫黑发亮,阴茎上血管臌突,弯弯的翘起来,就像一根烤弯了的粗铁管,硬硬的勃起着。
他把裤衩脱下去扔到床上,就开始往下解阿莲的上衣扣子,他把她的衣襟扒开向两侧,又把白色的乳罩扒到她的乳房下面,那乳罩托住她的一对小巧嫩白的乳房,那乳晕上的褐色乳头已是硬硬地高耸起来。
他低下头在她的脸上亲吻,又深深地吻她的小嘴唇,他用舌头顶开她柔软的嘴唇,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绞到一起,并把她的舌头吸出来舔进嘴里使劲地舔着,他的手在阿莲的乳房上抚摸着,手指拨弄她的乳头。
阿莲情不自禁的低声的哼哼起来。李益的嘴顺着阿莲的脖颈向下移动,含住了她的小乳头来回地吸吮,同时手指捏住另一只乳头使劲地揉捏着,捏得阿莲心痒难耐,她不由得“唔,唔”地呻吟起来。
阿莲觉得李益的另只手滑过她的小腹解开她的裙扣,伸进了她的裤衩里去,滑向她那柔嫩光洁的两腿之间,捂在了她的阴部上,她知道自己的阴部已是一片狼迹,自己那个淫荡的小屄已经淫水流淌,弄得那里水淋淋的了。
她不敢睁开眼睛和那个正在摆弄自己的男人面对,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她要让他认为是在她昏睡的时候完成他对她的占有,她愿意这样的把自己交给他,让他操,让他随意的玩弄……他拉住她的两只脚把她拖到床沿上,扒去她的三角裤衩,低头细细的欣赏着她那光熘熘的嫩绰绰的小屄,用手指拨弄着她那突出在外面的小阴唇,并把它们扒开来让隐藏在里面的阴道口裸露出来,他用手指轻轻的往阴道里探进去,一直插到尽里边,到处的触摸了一会才把手指抽出来,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然后,他站起身来,扒开她的阴道口将龟头贴住在那扁圆形的阴道口,屁股往前一拱,藉着那淫水的润滑“噗哧”一声就把鸡巴操进了阿莲的小屄里。他再也忍耐不住高涨的欲火,使劲的用鸡巴在阿莲的屄里来回地抽插起来,摇得她的身体上下的窜动,他把她的大腿高举起来,担在他的肩上,双手抱住她丰满的屁股,使劲地把鸡巴插进去,再抽出来,他听到阿莲的屄里被操得“咕唧咕唧”的叫,“吱吱”的响。
阿莲用阴道使劲地夹吮着那根鸡巴,她要让他好手受,让他拜倒在她的小嫩屄面前,她要把他永远的留住在自己的身边,让他满足她,让他离不开她……从此阿莲就经常的住在李益的家里。每天他们都会变换着各种姿势地做爱,两个人对对方的身体越来越熟悉,就越来越配合得更好。就是在阿莲月经来潮的日子里李益也不会放过她,他会温柔的揉弄她的肛门,然后在上面抹上人体润滑油,用手指慢慢的把屁眼扩大起来,就在她的小屁眼里也能把阿莲操得直哼哼。
尤其是李益的精力非常的充沛。他有一个爱好,就是愿意在阿莲睡了之后,悄悄的把她扒光,在灯光下摆弄她的裸体,他会用好长的时间抠摸揉弄她的光洁柔嫩的阴部,手指在她那紧小的阴道里探索,用舌头轻轻的舔吮她那小巧的乳头,直到把她摆弄出水来,才骑到她的身上把鸡巴插进她的屄里开始操她,她会从梦中被他操醒过来。
她不烦,她愿意让他那样摆弄抠摸她,她觉得那样才更有味,更能刺激她的性欲两个人才操得更加尽兴……现在胡三回来了,阿莲不可能经常的不回家住了,她便和李益商量办法。李益说:“既然他对你那样,你也没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干脆就和他明说咱们俩的关系,没有我出钱去看他,给他打通关系,他还不一定咋样呢,他要是不同意就干脆和他离婚。”
阿莲也觉得没有别的办法,就找了一个时间合盘的托出了这几年和李益在一起的过程,并说李益家里动迁,要来和他们一起住一段时间,问胡三是否同意。
不用说胡三的工作已经没有了,几年的监狱生活使得他除了喝酒,就再也不想干点什么来养活全家的意思。他左思右想没有别的出路,就表示只要李益能出钱养活他,他没有意见,他可以搬来住,但是不能和阿莲住在一起,要想操屄得等他用完了才行。而且不能让他看见。
李益真的搬来了。从此,阿莲就等于有了两个老公,开始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胡三一钻进被窝就把她搂进怀里操得她翻天覆地,把她摆弄得筋疲力尽,迷迷唿唿。被胡三干完了就只能唿唿大睡。把个李益急得抓心闹肝的,只听那屋里两个人操得唿唿直喘,床板摇得吱吱做响,就是操不着。
好在那胡三喝上酒干累了倒头就睡,打雷都不醒,两三天之后,李益干脆就爬到阿莲的床上把阿莲搂过来就操,也算过了瘾。
 后来新鲜劲过去了,胡三的精力就光用到了喝酒上了,让李益灌上个几口就睡得像死猪似的,阿莲就钻进李益的被窝,和他一起睡。
李益就会紧紧的把她搂进怀里,从上到下的抚摸她,揉搓她,把她揉弄得“呵呵”直喘粗气,把她的底下抠摸得淫水四溅,然后慢慢的把鸡巴插进她的小屄里,或屁眼里操得个惊天动地,鬼哭狼嚎……直到天快亮的时候,阿莲再爬起来偷偷地回到房间去,钻进胡三的被窝。等轮到胡三操她的时候就只能是舔盘子了。
这样一来,阿莲就等于天天被两个男人轮奸。可阿莲却觉得很满足,让胡三操她是她做妻子的本分,被李益干是她从心里情愿的,而且她早已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真正的男人。
况且阿莲本来性欲就很旺盛,就是这样,每一次性交的时候,她都要骑到李益的身上让阴茎深深地插入她的阴道里,然后她会趴在他的身上,前后的摇动丰满的屁股,这样她的阴蒂就紧紧的贴住在他的耻骨上来回的磨擦,把自己送入性高潮。现在两个男人操她,她自然是觉得很过瘾了。
尽管祝桂娟不愿相信是王佳事先安排的那场对她的轮奸,但是她却无法不承认那两个男人和王佳是相识的。当她问到王佳时,他矢口否认。但是祝桂娟明白王佳的心理,他喜欢看到她被别的男人玩弄,从中可以强烈地激发他的性欲。当她被那两个男人轮奸以后,他在她的阴道里长时间极大的发挥了他鸡巴的能量。
因此,祝桂娟从内心里开始看不起自己的丈夫,但是她从来也不把这种心理流露给王佳,她不想破坏眼下已经形成的这种淫秽的局面。她喜欢男人,她喜欢各种各样的鸡巴,她需要让更多的鸡巴在她的小贱屄里尽情的驰骋。让他尽管去找那些男人们吧,自己为什么不藉机放荡的玩乐呢。
有一天,王佳搂着她亲热时问她:“小娟,我觉得你那小嫩屄可真经操,三个人干了十几回,还照样那么有劲,夹得那么紧。上次我看你被操得可兴奋了,连尿都被操了出来。”
“当然兴奋了,连你看着我被那两个男人搂在怀里使劲的操都那样起性,我就更不用说了,好几个大鸡巴一个接一个的操我的小屄,我想不兴奋都不行,那滋味都没法形容,简直好受透了,最后连尿都被操出来了,你想我被你们三个人鼓捣成啥样吧。”
“没想到你还这么淫荡,那以后有机会我就多找几个人来,你也把你的女朋友们找来,那个阿莲,小会她们,大家一起玩玩,那该多有意思。”
“你想的到美,也就是我让你们男人随便的操,人家那么年轻,能让你们白玩。”
“玩完了给钱不就行了,我不也多尝几个小屄是什么滋味吗。”
祝桂娟把王佳的想法和阿莲她们俩说了,马上就遭到小会的反对。小会是个三十四岁的女人,长得很飘亮,高耸的乳房,宽大而丰满的翘臀,就是嘴大,手大,脚也大。
人家都说有一种女人叫“五大”,那她的屄也一定很肥大,也就是阴道很宽阔。小会边是这样的女人。她的阴道比祝桂娟的还要松侉得多,两个鸡吧几乎可以同时插进里面去还可以松松快快地抽送。
你可能觉得这样的屄谁还想要,那这女人不是没有人要了吗。答案却是否定的。你别看小会的屄松松侉侉的,可她那阴道里面却长满了凸凹起伏的褶皱,阴道壁非常的肥厚,你的阴茎很容易就能插进她的阴道里去,但是那一层层的扩约肌马上就把你的阴茎紧紧地箍住,然后那些肥厚的褶皱象海绵似的包裹缠绕上来,不停的蠕动,舔吮,你说这样的小屄那根鸡巴能坚持得住,不赶快射精交枪才怪。
正因为这样,小会的性欲要求就非常的强,不管是谁操她都不会超过三五分钟,没等她进入高潮那男人就“哧哧”的射精了。没办法,她就会“我还要,还要让你操。”的央求着缠住那男人,她会主动给那男人摆弄已疲软下来的阴茎,直到把它撸得又硬硬的勃起时,她会用手抓住它把它塞进自己的阴道里,让男人尽心尽力的再操她一回……所以她给人们的印象是个很淫荡的女人,其实她是轻易得不到满足而已。她并不淫荡,不是谁都可以把她弄上床的。那些粗野,丑陋的男人她连瞅都不想瞅一眼,更不用说和他们睡觉。所以圈子里的人都管她叫“肥屄”。
祝桂娟约她去群交,她当然不愿意去:“我连那些男人是谁都不知道,我可不能让他们操,弄一身病不说,再让他们给缠上,那以后可就糟了。”
祝桂娟说:“你要不放心,就把你那个老王带去,不就行了。”
“你可真是白痴,让老王知道我仰胯的给大家操着玩那还了得,他还不得把我整死。不行不行。”
阿莲说:“你们俩倒行了,那小屄那么松,我可受不了,那要是再遇上个超大的鸡巴还不得把我干死。我可不干……”
祝桂娟一听急了:“咱们不是有言在先,同甘苦共患难吗,你们就忍心让我一个人躺在那被好几个男人轮着干,把我操得死去活来的,你们俩得劲呀。我向你们保证,咱们都把自己的情人带着,不让其它的男人碰不就得了。不用说了,都听我的,就明天下午一点到我家就行了。”
到了第二天,阿莲带着李益来了,祝桂娟的铁子王超也来了,是她事先和王佳说好的。小会却是独自一人来的,她没好意思让老王和她一起来。
祝桂娟正要把她介绍给王佳,小会却大方的说:“不用你介绍,我知道姐夫早就掂记上我了,我今天是特意给姐夫送上门来的,来吧大姐夫,好好的稀罕我一回,让你知道知道不光是祝姐的小臊屄好玩,我这个小屄是又嫩又肥,比她那玩艺好玩多了。哈哈……”
“这小婊子就能胡说,看我不让王佳把你那个小贱屄给操烂。”这时王佳身后面站着的女人抄着大嗓门说道:“老王可真有艳福,这小娘们光是这大屁股就够老王摸一阵子的了,来姐妹,让姐姐好好的看看你。”她拉着小会就走了。
这个女人就是王佳的小姘叫何丽,长得瓜子脸,一对大眼睛唿闪唿闪的招人怜爱,身材象阿莲似的苗条柔弱,隔着坎袖的衬衫可以看到她的一对小巧的乳房,由于没穿乳罩,那俩个乳头尖挺地突起在衬衫里像黑黑的两个纽扣。丰满却又小巧的屁股微微的凸翘着,看来十分迷人。
看得那王超都想扑上去把她扒光立刻就操她一回,他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小会坐到了墙角里的沙发上。
祝桂娟万万没有想到王佳真的会把小姘何丽领到家里来,她倒不是吃醋,而是为这三男四女没法分配而着急。她把眼睛在屋里的七个人身上转了转,想出个主意,她要让何丽吃点苦头:“对,就这么办。”
她要让三个男人先把何丽轮奸一回,让大家看看热闹,也藉机凌辱她一下。
让她看着王佳和别的女人操屄看她的感觉如何。
 没想到那三个男人却有他们男人的打算,他们要让四个女人都把衣服脱光躺在床的两侧,头顶着头,然后把她们的脸蒙上,让男人们随意的操她们,让她们说出他们鸡巴的形状,是不是她们的相好。
这主意当然是王佳出的,他说:“这样玩才有意思,保证让谁也别闲着,每一个男人都能操着每一个女人,就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女人们不准掀开蒙脸的毛巾,不准看。”
你说为什么王佳提出这个条件,因为王佳的一个朋友还在外面等着进来一起轮奸她们呢。
四个女人虽然不太高兴,但也觉得那样玩很刺激,把脸蒙上似乎有些被蹂躏的感觉,而且还得自己脱衣服,在好几个男人的众目睽睽之下那又怎么好意思。
小会说:“反正我们也豁出来了,既然让你们随便的操了,那别的我们也就不在乎了,干脆你们现在就把我们几个脸蒙上,我们躺在那等着你们就得了。”
阿莲也说:“这样我们也落得个享受,不过你们只能用手和鸡巴整我们,不许使坏。”
四个女人并排的躺到了床上,她们的屁股就担在床沿上,两条腿叉开着支到地上。
三个男人用毛巾把她们的脸蒙上,李益和王超就动手往下扒小会和何丽的裙子,那王佳把门打开把赵强放进来,然后就直扑到阿莲的身边。他早就想好好的玩阿莲一回了,以前他曾经抠摸过她,但等到要操她的时候,她却说什么也不干,遭到了拒绝。没办法只好上厕所自己把精撸了出来。这回他可不能放过这个把他撩得心慌意乱的小娘们,他要先在她的身上泄欲,然后再干别的女人。
那李益把小会的裙子撩起来,先把她的裤衩给扒下来,他要先看看这个有着一个肥臀的女人,她的小屄长得啥样。
“好家伙,”他想,这阴唇真的是又肥厚又长大,他用手指捻起她的阴唇,把它们高高的拉起来:“这阴唇都可以系个扣。”他又把那阴唇扒开,看到了她那个不规则的有些松侉的阴道口:“哇塞,不怪都叫她肥屄,这可真够肥的,”
再把她的包皮推开,一只彤红的肥大的阴蒂从包皮里钻了出来,就像个龟头似的昂着头,柔柔嫩嫩,晶莹剔透好看极了。
他在那阴蒂上面摁了摁又揉了几下,把小会揉得浑身乱颤。这才开始脱她的上衣和裙子。当他掀开她三点式的乳房罩,她的两只丰乳弹跳而出,圆圆的褐红色乳晕上柔嫩的乳头因充血而翘立着,显得又肥又大就像两粒紫色的葡萄,鲜嫩可爱。那乳房耸立在她的洁白的胸脯上,两乳中间深凹着的乳沟,向下延伸直到她的腹部。
她的小腹扁平细嫩,没有丝毫的赘肉,小腹下面的阴阜微凸,修成三角形的阴毛又黑又浓密的遮掩着阴部,使人看起来更加的使人痴迷,使人淫心难耐。
李益将两只手指探入小会的阴道,马上就觉出那阴道连续不断的蠕动,那本来很松的阴道口紧紧地夹住他的手指,一股股的抽吸力舔吮着他的指头,他觉得自己的鸡巴“卜楞”一下就硬挺起来,高高的勃起在那女人的大腿中间,直指向那正在不停的颤抖着的阴道口。
他把手指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那小屄口仍然张开着,他把鸡巴往前挺了挺,把龟头贴住在她的阴道口上,在粘稠的淫水里沾了沾,使得那龟头能够润滑些。
他屁股一沉“噗哧”一下就把鸡巴插进了小会的肥屄里,操得小惠“妈呀”
的尖叫起来。也真够小会受的,李益那龟头像个小馒头似的,又粗又圆。虽说她那肥屄很松垮,却是从来也没有尝受过如此巨大的鸡巴,让她哪里承受得了。
她伸手过去抓住了他那尚没插进去的部分,说:“你是谁,这鸡巴怎么这么粗大,还操得这样狠,你想操死我呀。快点拔出去,不然我……”
没等她说完,李益使劲的往里一顶“滋……”那粗长的鸡巴有力的向里面插进去,直顶到了小会的子宫颈上。小会觉得自己的阴道被强力的撑开了,身体里的五脏六腑似乎全都被那鸡巴给顶了上去,喘气都有些困难。
那男人的坚硬的耻骨紧顶住在她的阴蒂上,两个人的阴部贴得紧紧的。尽管如此小会的阴道仍然在不断的抽搐,抖动,她的肛门也在一下一下地收缩。
李益觉得他的阴茎就如被许多小手揉捏着,那阴道里充满了又热又粘腻的液体,那温度要把他的鸡巴融化,那小手要把他的鸡巴揉碎,一阵阵的极强烈的快感传遍他的全身,那女人在他的操弄下发出撩人心扉的呻吟,更加刺激着他,他的全身一阵抽搐,一股股的精液强力地喷射出来,有力地击打在小会的子宫颈上。
他从她那被精液和淫水灌满了的阴道里拔出鸡巴,那鸡巴仍然还是那样的坚硬,那样的高高勃起着。他瞅了瞅阿莲,见王佳正在使劲的抠摸着她的阴部,她被抠得“嗷,嗷”直叫唤,显得非常兴奋。
他不由得在心里骂道:“妈的,这些娘们,也真该狠狠的操她们,这不,谁摆弄她都行,你看把她抠得那个好受。贱屄一个。”
这时王超正在尽情的在何丽的肉体上发挥着他的想像力。他玩惯了祝桂娟那样的肥屄,看到何丽的阴道口非常紧小,阴毛又是非常稀疏,只是在高凸的阴阜上蒙着一层黄毛,整个阴部都裸露着,那又薄又小的小阴唇被淫水粘贴在两侧的大阴唇上,可以看到紧缩着的阴道口,紧闭成一条细缝,一滴滴的淫液从那条细缝里沁出来,浸湿了整个阴门。
他把她两条大腿使劲的向两边摁平成一条直线,让她的阴道口张开,他看到了残存着的处女膜就像一朵菊花盛开在她那小巧的阴唇下面,王超看得是心花怒放。他心里想:“这才是我要操的女人,我这个大鸡巴要是给她干进去,那还不得爽死……”
他连忙的脱掉裤衩,那鸡巴早就翘得高高的了,他用手摁住她的白嫩的大腿,龟头紧紧地贴在何丽那鲜红的阴道口上,他的鸡巴在勃动着,他一下一下地使劲往里顶,那屄口仅被插出一个小窝,就是插不进去,他变换了好几个角度也不行,插得鸡巴都有些疼痛。
他只好用手指捅进那个小屄里,原来那小阴道真是鸡肠小道,手指插入里面都没有徊旋的余地,他用两根手指头使劲的把那小屄撑开,并来回的抽插几下,他看到那屄口变成了圆形了,他才用手扶住阴茎把它放到阴道口处,用指头扒开她的阴道口,使劲的把屁股向前一挺,那鸡巴沿着水淋淋的阴道壁“滋……”的插进了那紧缩着的阴道……你看那王超累的够呛,可何丽却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她那细屄本来就是那样,伸缩性非常大,也就是说弹性很好。从外表看那个小屄是又小又紧,可是它能容纳任何型号的鸡巴,只要把鸡巴插进去你才会感觉到她那小屄的奥妙,那里面是又柔软又滚烫,只要你有耐力,你就可以尽情的在她的屄里面挺挑冲刺,任意驰骋。
如果你能把她操得很舒服,她就会使劲的用她那小屄对你的大鸡把夹、吮、舔、吸。让你尝尽女人小屄的美味,弄得你全身酥软,精液狂喷。她也会被操得松骨酥肉,滩成一团烂泥。
王超的阴茎一插进去,就感觉到了那小阴道的妙处。他左右开弓,横撅竖挑,紧推慢拔,紧贴高插,操得响声连天,那小屄的阴唇被推进又翻出,把个何丽干得哭爹喊娘,两腿乱蹬,那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床沿才没有被他操到地下去。足足操了半个多小时,才“滋滋”的把精射了出来……再说那阿莲本来想的是能一边和李益做爱一边可以看着其它的人们操屄,想得到些刺激。没想到这群交竟是乱交。当她躺到床上被蒙上头时,她还以为那李益一定会抢先占有自己的肉体,可没想到那人只几下就把她扒个熘光,从那粗野的动作上她就明白摆弄她的不是她的心上人,而是另外的一个人。
开始她有些不好意思,当她的大腿被那男人给扒开来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得不被这男人给占有了,她的全部隐密都亮给了那个男人,她也就毫无保留的摊开四肢,任凭他随意的摆弄了。
她不知道玩弄她的男人就是祝桂娟的老公,,她只知道那男人的鸡巴又粗又长,那龟头尖尖的龟头冠突出很宽,随着那阴茎的里外抽插,那龟头冠磨刮着她阴道壁上的粘膜,给她以强烈的刺激,那鸡巴缓慢的在她的阴道里推拉,一会也不离开,在她的滚热粘腻的淫液里被泡得越来越粗大,把她的阴道撑得满满的,涨热得很。
那尖尖的龟头每一下都深入花心,钻进她那很少被人操入的子宫颈后面的凹陷里。深度的刺激着她的神经。她的乳头被他的那只大手揉捏着来回的拨弄,她的丰臀让他的手从后面托住,手指深深的抠入了她的紧小的屁眼里,隔着那层薄薄的隔膜和那根鸡巴一起夹击着她的阴道后壁。
那操弄使得她的阴道紧绷和酥麻,她使劲地收缩着自己的阴道,使得它越来越紧地吮吸那个阴茎,就好像要把它吞进肚里去才更加过瘾。她感觉到那阴茎已经开始一撅一撅地跳动,那一股股的浓精喷射而出,疾速的击打着她颤动的阴道底部。她轻哼着和那男人一起进入了高潮……祝桂娟的肥屄里就像着火了似的灼热,那男人的鸡巴正以百公里的速度在她的阴道里抽插奔驰,磨擦着她那柔嫩的粘膜。她把自己多年练就的吮精吸茎的独门功夫都使上了,也锁不住那根粗野劲戾的鸡巴。她把自己的全身肌肉放松,可那阴道却仍然不可抑制地夹紧着,撸揉着,使得那鸡巴更加起劲的在她的阴道里做着加速运动,那种强烈的刺激使她头脑昏厥,她被操得像滩乱泥,浑身抖动着,胡乱的挥舞着四肢,肥大的屁股左右的摇摆着,俊俏的脸也因抽搐而变了形。使人无法分辩出她是被操得好受还是痛苦……第十章完结篇当第一轮交换女人的时候,李益和赵强就都标上了何丽。两个人把何丽抬到地板上,开始一上一下的一起摆弄她。
这时蒙在女人们脸上的毛巾已经全都不知掉到那里去了,何丽一看是两个男人玩自己就要不干,刚一有动作,就被赵强给摁住了:“小臊屄,你想不干,这可由不得你。你乖乖的躺着让我们操,要不我就把你绑起来……”
“也不是没有别人,干吗非得两个干我一个……”
“对,就是要操你一个,要好好的让你享受享受,妈的,今天非把你操零碎不可。把腿叉开。”
赵强使劲地掰开她的两条腿,把脑袋埋进她的大腿中间,伸出舌头在她的柔嫩的阴部上到处的舔着,他用牙突然地咬住她那个肥大的阴蒂,疼得何丽“妈呀,妈呀”的尖叫起来,她的上半身被李益的胸部压着,他正用双手摆弄着她的乳房,那双手用力的在她的小巧的乳头上揉捏着,她被上下夹攻,那两个男人丝毫也不怜香惜玉,狠狠的收拾着她,他们的性欲正处在高昂时期,他们更想要听女人在他们的淫荡的玩弄下低声的求侥和大声的喊叫。
何丽的尖叫正唤起了男人的强占欲和虐待欲望,那两个男人更加放手地摆弄起来。何丽细窄的阴道口被赵强用手使劲地扒开向两侧,李益将三根手指顶进她的阴道里,狠劲的往里面插触,边捅边说:“让你这么紧,一会就让它变肥变大,那操进去该有多么舒服,多爽。”
慢慢的何丽的喊叫变成了低声的呻吟。李益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急速地抽插,同时赵强正捏住她肥嫩的阴蒂来回地揉捏着,这强烈的刺激使得她浑身软绵绵的,就像被灌进了许多老酒似的,一种如醉如痴的感觉充斥着她的大脑,她的小腹下意识的上下挺动着,她的两只小手从两侧托起自己的乳房,把李益的尖翘肥大的阴茎夹住在她的乳沟里面,李益前后的操动着被弹性很强的乳房包裹着的鸡巴,她觉出何丽的又软又热的舌头在他的阴囊和会阴部位来回的舔着,舔得他非常舒服,他的阴茎包皮被撸了上去,鸡巴极度的勃起在强烈的快感中有一些刺痛的滋味,可是当他看到那女人的下体已被他抠揉得淫水横流,那阴毛几乎就是凄凄芳草,真的是风吹草低见屄口,雨打绿地呈溪流。
那女人被摆弄得全身扭动,两条大腿极大的分开在两侧,小腹不停的起伏蠕动,已是淫心难忍“哥,哥……受不了了,我,这小屄里又空又痒,快点上来操操我……操我这小屄吧,啊……嗷……”
“上来?你这个小臊屄,知道没有男人操就难受了吧,女人就是让男人们操的,要不然长那么两个小眼干什么用的,你看把这个大鸡巴给你插进去不就舒服了。”
说着赵强挺着又粗又长的大鸡巴跪在何丽的两腿中间,大屁股往下一沉就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嫩屄里,他也早就憋得够呛了,那鸡巴已是坚硬无比,就像根铁杵一直插到她阴道的底部,他一刻也不停的使劲的在她的阴道来回的挺耸着,穿梭着,她的大腿被他用手使劲的摁住成一条直线,分开在身体的两侧。使得她的阴部高高的突起来,她的阴阜被重重的撞击着,发出“啪啪”的声响,阴道里被操得“咕唧咕唧”的直叫。
李益也没闲着,他面冲着何丽坐到她的丰满的胸乳上,何丽用嘴含着他的鸡巴吸吮舔吻着,并不时的用手给他撸着那已经硬得发紫的大鸡巴……王佳把小会搂在怀里连亲带吻的把她压在身底下,两只手齐动,一边揉捏她的小乳头,一只手伸进她的大腿中间揉弄抠摸着她的小屄眼。把个小会抠得直哼哼,这小会本来就是个淫荡的贱货,那里还受得了这么样的摆弄,早就青草凄凄,润湿一片了,那只肥大的阴蒂也从包皮里蹦出来,任凭被王佳随意的揉捏摆弄,更加的刺激得她神魂颠倒,她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任他使劲的舔吮绞弄,“喳喳”
的亲吻着。
然后,她扶住王佳的鸡巴,将龟头顶住她的阴道口,让那鸡巴使劲地操进她的身体里去……她淫荡的喊叫着,呻吟着,使劲的挺耸着肥大的屁股,配合着那鸡巴的抽插,“滋滋”的操屄声传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就数王超占个便宜。他让祝桂娟和阿莲站在地上,面朝下的伏到床沿上,两个女人的屁股就高高的蹶着。他就站在两个女人的后面,操着祝桂娟的肥屄,同时用手摆弄着啊莲的阴部,在她的小屄和屁眼里抠摸着。他就这样的轮换着操着那两个女人。
 过了一会,他让祝桂娟仰脸躺在床上,抱起阿莲放到床沿上,让她蹶着屁股趴在祝桂娟的身上,他用手又调正一下两个女人屁股的角度,使得两个女人的阴部上下对齐之后,用手扶着自己粗大的鸡巴对准祝桂娟的肛门不顾死活的勐劲一顶,“滋”的一声就操进了她的屁眼里去,疼得祝桂娟“妈呀,疼死我了,你这个野人,能不能慢一点呀……哎吆,我的妈妈呀……”
她的身子被压住在阿莲的身下面一点也不能动,只得强忍住疼痛,任凭那鸡巴“咕唧,咕唧”的一下一下的插进她的屁眼深处。她已经不觉得疼痛了,倒是有一种淡淡的快感交汇在她的直肠和阴道之间,放射性的传向她的大脑,并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冲击着她的神经,把她送入高潮。
她扭曲着丰满的身躯,把阿莲的头摁向自己的丰乳,让阿莲用嘴舔吮她褐色的尖挺的乳头,她也用手抚摸着啊莲的乳房,在她的乳头上揉捏着,互相刺激着对方。
阿莲的阴道也被那男人摆弄着得阴唇张开着,清澈的淫水沥沥的从她的小屄口里流淌出来,浸湿了正个阴户,光洁的阴部上面沾满了第一个男人射在上面的精液遗迹,看上去白里透着红嫩很是迷人。
王超把鸡巴从祝桂娟的屁眼里抽出来,又使劲的插进她的肥屄里用力的操了她一会,就把鸡巴插进了阿莲的小屄里……就这样他反覆的轮换着奸淫着那两个女人,直到在她们的淫荡的呻唤中射出一股股的精液……床上并排的躺着四个女人。虽然她们胖瘦不一,却都是大叉开着双腿,她们就像四只待宰的羔羊,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白皙的肉体瘫软的仰卧在床上。
她们的阴道口和肛门就像两个刚刚被掘出来的洞眼,颜色红得发紫,四个女人的大小不同的阴蒂全都赤裸裸的挺耸在包皮外面,它们已没有力量躲进去以掩盖自己的羞涩。
她们的丰满的胸乳仍然还是那样的高耸,红褐色的乳头被男人们摆弄得尖翘耸立着,褐色的乳晕上布满了齿痕。
她们是在四个男人的多次轮奸中昏睡过去的,最后的几次蹂躏她们已经失去了知觉,就连那些男人用酒瓶子插进她们的阴道里使劲的抵触,把她们的阴道和屁眼弄得鲜血飞溅她们也没有醒过来……四个男人终于射净了精液,他们的鸡巴再撸也硬不起来了,才意犹未尽的睡去了。只有王超还趴在祝桂娟的胸脯上摆弄着她那一对丰硕的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