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暴到想自杀


因突发事件而凌虐美树的比吕,遗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那就是,小惠已经识破强奸犯的真面目。
“……铃森同学,我有话跟你说!”
凌虐两个女人的夜晚结束后,隔天小惠开始追逐比吕。
“昨晚的事……我回房后彻夜思考,结论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等、等一下,杉本同学,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昨天晚上我很累,睡得不省人事!”
小惠将强奸把和比吕为同一人的切确证据,出示给决定佯装不知所措、装蒜到底的比吕看。
那是两张纸片。一张是凌虐者比吕用来叫小惠出去所写的信,另一张则是有被揉过、皱巴巴的便条纸,上面写着【给小百合。抱歉,我会晚到一小时】 。“这张便条纸是你给小百合的留言。小百合丢到垃圾桶后被我捡起来当作护身符,它是我的宝贝……你看,和上次寄给我的信,笔迹一模一样!”
物证齐全,比吕也百口莫辩。
“……没错,是我,是我弄破你的处女膜,在你体内射精的!”
比吕以原来面貌未曾有过的粗暴口气、疾言厉色地说。
尽管明白一切,但看到这样的比吕,小惠还是很痛苦。
“现在你打算拿我怎么办?就算你想告我性侵害,这座岛也没有警察。啊,对了,有一位刑警。不过,那个鹭泽……!”
“打从一开始我就无意这么做……!”
“哇,太感激了。难不成,你早就渴望被人强奸,而我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哼、哼、哼……!”
“你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那件事……小百合自杀的缘故吗?若是如此,有些话我非不可……!”
先前一直对小惠嗤之以鼻的比吕这时突然表情一变。
“不准你谈到小百合!小百合不是你可以轻易谈起的对象!她总是听我倾诉……总是用笑脸鼓励我……眼里只有我……和你截然不同!”
面对比吕气势汹汹说了一番话的魄力,小惠也不甘示弱。
“你错了!听我说,铃森同学,一下下就好!”
不等比吕反驳,小惠一脸痛苦地开始谈论小百合的事。
小百合私底下很烦恼与比吕的交往关系。
除了比吕之外,小百合还有一个就读于其他大学的真正男友。
轮奸事件发生的前一天,小百合向小惠坦言明天约会时要谈分手的事。
“……全部都是我直接从小百合那里听来的。我很不愿意说死人的坏话,可是我希望你重新站起来……因为,我始终认为自己比小百合更加适合你……我喜欢你……!”
后半段话并没有传入比吕耳中。
回神时……比吕已经被怒气冲昏头,而掐住了小惠的脖子。
“小百合想和我分手?她不喜欢我?开什么玩笑!我和小百合不可能会……因为小百合已经不在人世,所以你……!”
“铃森同学,住手……我……真的……很、很痛苦……!”
就在比吕中途呈现呆滞状态时,小惠总算可以趁机逃离他的手掌。
望着自己依旧不停颤抖的双手,稍微恢复理性的比吕大叫。
“是!我不想再看到你的脸。下次再说同样的话,我真的会杀人!”
“知、知道了……可是,求求你,就算你不相信我的话……也请你不要讨厌我,回到从前的比吕同学吧!”
说完,小惠依依不舍地消失在比吕面前。
(小百合……小百合不是她说的那种女人。小百合是我的……。)
心乱如麻的比吕,现在迫切需要能够发泄这股疯狂的管道——凌虐。
※※※
凌虐的对象,老实说,谁都可以。除了有可能会立即引发杀机的小惠以外的任何人。
于是,那天夜里,造访比吕房间的小枫,顺理成章地成为倒楣的牺牲品。
“……比吕同学,现在有空吗?”
比吕将小枫请到房内后,小枫突然露出是投无路的表情求助。
“我有事想请你帮忙……我想从这里逃出去!现在的我能相信的人只有你……请你带我离开这座岛!”
“小枫,你怎么了?冷静一下。你要逃是什么意思?你的话令人不安!”
小枫一面四下张望保持警戒,一面压低声音对佯装困惑的比吕说。
“比吕同学……以前说的那个,就是我在街上被挟持到这座岛来的那件事,其实是真的,不是骗人的。还有……我在岛上好像被奇怪的男人性侵害……!”
比吕的脸从善良的老实人变为可憎的凌虐者。
“……喂,不是‘好像’,是‘已经’吧?”
“咦……什么?比吕同学,你怎么……啊!”
小枫对比吕口气骤变的话产生疑问的一瞬间,胸口随即被他的单头打个正着。
小枫的意识越来越模煳……。
……让小枫恢复意识的,是一面发出马达声一面刺激孔头、类似洗衣夹的淫具——振动器。
“呜……嗯……咦、什么?我睡着了吗……讨、讨厌!为什么乳头会有这种东西……你、你是……!”
第三次碰面的蒙面男子站在小枫面前,衣服和胸罩被往上撩起、两颗光熘熘的孔头被淫具夹住。
“咦?身体好怪……无法自由活动!”
“我让你吃药了,对身体无害。这样的话,在我享受你的身体时,暂时不会遭到无谓的抵抗!”
小枫吃的药似乎并不单纯。凌虐在小枫失去意识时似乎早已开始,她的脸有射精的痕迹。
“我是什么时候被你抓的……我记得自己在比吕同学的房间……咦,这里的确是比吕同学的房间啊,为什么……?”
没错,小枫背靠墙壁坐着的地方正是比吕的床。
蒙面男子向搞不清楚状况的小枫解释。
“不为什么。因为你只是到我的房间来小睡一下而已!”
“我的房间……咦,这个声音。是……!”
蒙面男子不再制造假音,回到比吕的原声。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谁叫你说出想逃出这座岛的话……!”
比吕边说边脱下头套,露出小枫熟悉的真面目。
“……今晚原本没有暴露身分的打算。如果你没有说那些话,我还会继续陪你玩幼稚的好朋友游戏!”
纵使事实摆在眼前,小枫仍然无法相信性侵害自己的男人就是比吕,她不愿意相信。
“骗人……骗人,不可能!比吕同学怎么可能是你……对我一向都很温柔的比吕同学……!”
“哼!什么‘比吕同学’!每次听到你这么叫,我都恶心得想吐!”
口气厌烦的比吕改变手上摇控器的设定,将刺激乳头的振动器强度调到‘强’的位置。
“啊——!住手……太奇怪了,比吕同学不可能做这种事……!”
“不要这么叫我!看来你不只发育不良,连脑筋都不太灵光!”
“呜,好过分……求求你,告诉我,你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吗?和我交往……听我说话……!”
“没错,对你好全是演戏,其实我心里一直在骂你‘笨家伙’。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来,我们像平常一样玩乐吧!”
比吕绕到药效未退、身体依然麻痹的小枫背后,紧紧抱住她,手指则伸向她的内裤。
丧失意识的期间,内裤由于乳头对振动器的刺激起了反应,而浮现出爱液的污渍。
“不要——!别碰我!这样子我一点也不快乐!”
“真不上道,你不是喜欢我吗?把处女奉献给喜欢的男人,对喜欢的男人口交……这样很好不是吗?这就是女人的幸福!”
“不对!我喜欢的比吕同学不是你!是那个偶尔会开开小玩笑而且温柔体贴的比吕同学!”
“反正都是我!”
不管小枫怎么诉求,比吕还是没有放松凌虐之手。
第一次是女性象征的性交,第二次是口交。
然后第三次,彷佛有顺序般,比吕的肉棒这次插入小枫的第三个处女洞穴——肛门。
按照惯例将淫秽的光景毫无遗漏地收进相机中,比吕说完你要自我陶醉到什么时候?便立刻粗暴地将小枫轰出房间。
“喂……你在这座岛上已经没有朋友了,所以别乱说话。对你来说,这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敌人,另一种是……被我性侵害、与你同病相怜的伙件!”
比吕最后不忘这么对小枫警告。
※※※
比吕向小枫暴露真正身分的隔天,引发了意想不到的事态。
被兄长,不,更胜于兄长般的爱慕对象背叛……。
再也无人可信、或许一辈子再也回不了家的的深度绝望感……。
小枫受到的打击远超过比吕的想像。
她并没有出现在早餐的座位上,从早上开始一直在岛上闲晃。
然后,夕阳西下时,小枫开始朝海平面是去。
“……嗯?那家伙搞什么,穿着衣服游泳……啊,大事不妙!”
发现有投海自尽倾向的小枫,并在溺毙前一刻将她救起的,正是始作俑者比吕。
“唿、唿……你在想什么?我又不是救生员……!”
小枫根本听不到比吕的牢骚。说不是她连眼前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什么……?”
在沙滩上嚎啕大哭、全身湿透的小枫,说出的话与被强奸后的小百合在比吕面前喃喃道出的话不谋而合。
这样的巧合让比吕不禁接下去说。
“所以,你想一死了之吗?开什么玩笑!死掉的话就没戏唱了,想自杀的话,先向对无辜的你做那种事的我报仇后再做也不迟!”
比吕的这番斥责其实是想说给小百合听的吧?
自我察觉到这件事的比吕心情很复杂,小枫凝视着他的脸,也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
“我……那个……总之,不要在我面前表演自杀剧,我还没玩够你的身体呢!”
正当比吕落下狠话藉以掩饰困窘时,早餐不见小枫出现,担心得在岛上四处寻找的吴树出现在两人面前。
“啊——!小枫小姐,你在这里做什么?啊,比吕少爷也……你们两个人怎么了?全身湿淋淋的……!”
小枫的事交由美树处理,比吕快步离开海滩。
因为他不想在这个阶段被美树察觉到他和小枫之间的异常关系,另一方面,也是深怕继续待下去,自己可能又会爆出惊人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