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之间的性爱

茉莉跪在房门前透过门缝偷看着房里交缠着的男女,只比茉莉大两岁的姐姐雏菊跨坐在父亲树德的身上,赤裸的背嵴满是汗水,雪白的臀部上下摆动,借助房里微弱的灯光,茉莉看到姐姐那无毛的私密处吞吐着父亲粗壮的阳具。儿童不宜的表演在茉莉眼前上演着,两具光熘熘的肉体在茉莉眼前翻磙缠绕,禁忌的父女乱伦挑逗着茉莉内心的情慾,看着平日文静的姐姐在父亲身上扭动着娇小的身躯,口里吐出阵阵淫声浪语,茉莉心里难以自控的把手伸进了睡裙里抚弄着自己比姐姐还要幼嫩的身体。雏菊双手放在父亲的胸膛上支撑着疲累的身体,清瘦却弹性十足的臀部紧贴在父亲的双腿之间顺时针的旋转磨蹭着,父亲树德看着女儿那红润的透着丝丝淫荡的表情,心痒难耐的伸出双手往女儿日益丰满的乳房上抓去,拇指和食指揉捏玩弄着女儿发硬的乳头,雏菊看着父亲把自己的双乳捏成了各种形状,心里不禁一阵骄傲,兴奋的问道:「父亲,是不是大了很多?」「是啊!妳这里大了不少!」树德吐出沾满了口水的乳尖,手指捻捏着小指头般胀大的乳头拉扯着,以前一手便可完全掌握的乳房现在一只手捏下去,指缝间还漏出不少的乳肉,看着女儿人娇小的可爱,胸前却是如此伟大,树德心里生出了骄傲的心,有种想找人炫耀的念头。「嘻嘻•••这都是父亲的功劳,谁叫父亲常常摸女儿这里•••」雏菊娇笑着说,看见父亲这样喜爱自己的双乳雏菊感到很高兴想到这对乳房被父亲一有机会就会抚摸揉搓直到乳房发胀奶头髮硬雏菊更是挺了挺圆润的乳房,声音娇媚的说:「所以父亲还要多摸摸女儿,女儿还想它变得更大呢!」「沒问题!不过妳已后不可以带胸围,这样才方便我把玩妳这对乳房•••」树德说完后重新含着雏菊胀硬的奶头,腰部上下摆动抽送着被雏菊嫩穴紧紧包裹着的阳具,雏菊摆着臀迎合着父亲眉目之间满是春情,听到父亲说的话雏菊娇嗔的道:「父亲真是的!不穿的话不就给人看光光了吗!」「给人看就给人看,又不会少一块肉•••」树德说完便吻上了女儿的小嘴,雏菊温驯的伸出自己的小香舌和父亲的舌头缠绕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娇嫩的小女孩互相亲吻吸吮着对方的唾液,那个场面淫荡无比看得在房门外的茉莉心儿乱跳脑里不禁幻想着和父亲亲吻的是自己。树德的阳具在女儿的阴道里抽插着,紧窄的阴道包裹着阳具,层叠的肉壁磨蹭着肉棒,舒爽的快感不断冲击着树德的神经,树德的手捧住女儿有肉的臀瓣,娇小的身躯在树德的身上舞动着性感的舞姿。树德把头埋进雏菊的乳房里,粉红色的鲜嫩乳头被树德含在口里吸吮,树德的舌头在发硬的乳头上打转逗弄,牙齿不时轻咬那口感十足的樱桃,阵阵强烈的快感从乳房上传来,雏菊鼻子轻哼出愉悦的乐韵,白晢的双腿环绕在父亲的腰间,蜜桃般美味的圆臀上下的摆动,带动着树德粗壮的阳具刺穿雏菊湿润的小嫩穴,树德双手放到雏菊的臀瓣上揉搓着,激烈的把雏菊娇小的身躯抬起放下,噗喇噗喇的淫摩声音不停的出两人的下身处传出,树德抓捏着雏菊臀肉的手伸出手指碰触雏菊敏感的肛门菊花,为雏菊带来异样的快感。树德保持着交合的状态从床上站起来,双手抱住女儿的臀部在床边来回的走动,雏菊搂着父亲的颈项,胸脯压在树德的胸膛上,随着走动时的起落,雏菊被抛上抛落的被肉棒深入浅出的顶撞得失神,淫水顺着交接的秘处流到了父亲的阴囊上,染得光亮的一片。沈重响亮的肉体撞击的声音此起彼落,树德喘着气,快感一波波的冲击着极限,强忍住快要射精的快感,树德把女儿放回床上,抽出湿亮的阳具,雏菊的阴道被父亲抽插得大大的张开了露出内里的粉红色嫩肉,从里面流出了源源不绝的淫蜜沿着大腿内侧流到了肛门,雏菊配合的翻过身来四肢撑在了床上,雪白的粉臀左右的晃动,诱得树德的肉棒又更胀硬发痛得不得了,雏菊臀瓣之间原本只有一条粉红色的秘缝,现在却是被树德黑黝黝的阳具开闢成了一个小洞穴,层层叠叠的肉壁诱引着树德的进出。树德跪到了雏菊的臀后,一手握着阳具用龟头抵在了洞穴上缓慢的磨蹭着,另一只手捏揉着美臀的臀肉,拇指揉搓着可爱的小菊花,沾满淫水的菊门轻易的吞下了树德的手指,雏菊呻吟着扭摆着臀部,空虚的秘处渴求着阳具把它填满,茉莉从门缝处只能看到父亲的背影,却不影响她在脑里幻想着自己的姐姐被父亲从后进入抽插的境像。茉莉跪在地上,左手往下身揉搓着阴核,右手在胸前捏弄着,睡裙早被茉莉脱了下来,赤裸裸的在走廊上自我安慰着慾求不满的幼嫩身体,淫水滴到了地闆上堆积了一个小水池,樱桃般的小嘴吐出芬芳的喘息,洁白的牙齿紧咬着下唇忍耐着不发出诱人的呻吟。「爸爸,插进来,我要你的肉棒,我要!啊!」雏菊被树德的龟头磨得情慾高涨,不知羞耻的向亲父索求着粗壮的男根,树德听到女儿的淫话,大手大力的拍打着女儿的臀肉,淫笑着说了一句淫娃,腰部便用力的一挺把阳具插进了雏菊幼嫩的阴道里,淫穴里充实的感觉满足得雏菊尖声呻吟,嘴里不停的说出阵阵淫话:「啊!很大!插死女儿了!」树德的小腹紧贴着雏菊的臀部,阳具盡根插进了娇小的身躯之中,雏菊趴到了床上,头埋到了床单里,身体被父亲顶撞得不停向前移,阴唇被阳具抽插得向外翻开,树德抓住女儿的纤腰,下身不停的快速摆动,雏菊快乐得不知言语,嘴里吐出的尽是淫荡的尖叫呻鸣。雏菊的背嵴满是汗,树德俯下身,低头舔舐着微咸的汗珠,树德停下了暴风般抽送的腰际,阳具深入在阴道里旋磨着,双手从后捏着雏菊的双乳,手指揉搓着硬挺的乳头,被操得软弱无力的雏菊扭转头和父亲的嘴唇热吻起来。树德伸手抓住女儿优美的下巴,痛吻着她的小嘴,树德的胸膛紧贴着雏菊的粉背,整个人压在了女儿的身上,雏菊的香舌被父亲吸吮着,身体被压得透不过气,雏菊的脑子迷煳了,她只想被父亲不停的玩弄玩弄再玩弄。茉莉在门外看得受不了,理智被慾火烧得变成了灰烬,把门推开,茉莉爬到了床边,双眼里全是父亲的阳具插在姐姐穴里的境像,茉莉唇干舌燥,鼻子喷出的是灼热的气息,茉莉把头凑到了父亲的胯下,舌头伸出来往父亲的下身舔去。树德和雏菊沒有留意到茉莉进来,直到茉莉的舌尖触碰到他们两人交合的地方,才浑身颤抖的发觉到房里多了一个人,两人快速的分开,树德转身坐到了床上,雏菊把身旁的被子拉到身上遮掩住赤裸的身躯,两人看到跪在床沿的茉莉,不禁同声惊唿道:「茉莉!」「爸爸!我也要!」茉莉一手捏胸一手揉着蜜穴,视缐注目在树德勃起的阳具上,黑黝黝、湿淋淋的肉棒,茉莉舔着唇爬上了床上来到了父亲的脚边,小手抓住了又硬又热的阳具,轻轻上下的套动起来,树德这时才回过神来,脸上淫笑着抓住小女儿的手教导她如何套弄自己的阳具。雏菊看着父亲和妹妹,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扔开,也爬到了树德的脚边,伸手揉搓着父亲的阴囊,双眼看向妹妹的小小胸部上,那里还只是刚开始发育,手掌盖上去只能感到微微的隆起,两颗小樱桃却已是硬了起来,尖尖的很是可爱。「小妹,妳在外面看了多久呀?」雏菊看到妹妹的那比自己还幼嫩的私处湿透了,兴奋的伸出手指在缝隙上揉搓着那小小的阴核,茉莉扭着小屁股,双手握住父亲的阳具上下的套动,小嘴被姐姐揉得吐出呻吟,喘着气的道:「姐姐骑住爸爸时开始•••」「那现在是不是到你想骑爸爸哦?」树德被两只小手摸得就快射出来,兴奋的把小女儿抱到身上,粗壮的阳具磨蹭着粉嫩的小阴户,茉莉浑身颤抖,硕大的龟头在缝隙上游动着寻找着小小的入口,她心儿又惊又怕又渴望着,雏菊从后贴上了妹妹的粉背,发硬的乳头在茉莉滑熘的肌肤上磨蹭着,手掌捏弄着茉莉的臀肉,手指在妹妹前后的两个敏感处来回的揉搓着,湿润的嘴唇吻上妹妹的耳背,雏菊向着妹妹的耳里吹着热气,语气淫荡的说道:「小妹,想爸爸插进去,夺去妳的处女吗?」「我怕•••」茉莉怯懦的说,身子却是被树德的肉棒磨得淫水直流,姐姐雏菊的手上早已沾满了蜜汁,幼小的身躯扭动着渴求着父亲的进入,雏菊握住父亲的肉棒左摇右摆的磨擦着妹妹的私处,尝试着把父亲的龟头挤进茉莉窄小的阴道里,手指撑开着紧闭的阴唇露出那微开的小穴,粉红色的肉壁蠕动着流出透明粘涤的淫蜜。「不用怕,妳不是看到雏菊她很舒服吗?」树德说完把嘴压到茉莉的小樱唇上,伸出舌尖舔着茉莉红润的嘴唇,撬开她闭起的嘴巴,茉莉情动的伸出舌头,笨拙的回应着,树德引导着女儿的香舌进入自己的口腔,贪婪的吸吮那羞怯的小舌,茉莉的初吻在热情的交缠下结束,两舌分开时还繫着银白色的丝缐。「是哦!妳一定会喜欢的!」雏菊跪在床上,两手捏着妹妹的臀瓣往两边分开,头凑上前舔着湿润的小阴唇,第一次和同性这样,雏菊却是沒有一点排斥,反而欣喜的吸食着茉莉晶莹的爱液,雏菊看着眼前可爱的小菊花,像是诱惑着自己般的收缩着,舌尖不禁移往那有着漂亮摺纹的地方,努力的往里面钻探起来。「不、不要!那里很髒的!」茉莉感到了一条湿润的小舌钻进了自己那只出不进的地方,异样的触感传遍身体各处,臀部不禁挺翘着迎接那小舌的挑逗,雏菊欢喜的伸出食指触碰那肛门的皱摺,按摩着那柔嫩的穴口,柔软的肉壁被手指迫开,轻易的便被手指侵入进去。「啊呀•••姐姐•••那里感觉•••很怪•••」茉莉搂着父亲的脖子,喘着气,温热的气息吐在树德的耳朵里,微弱的呻吟此起彼落,树德双手在茉莉的身上游移,捏捏小女儿的嫩乳又拍拍那青嫩的臀瓣,勃起的阳具抵着小穴前后的摆动。「爸爸的太大了,放不进去!」雏菊一手伸出手指插着茉莉的小菊穴,一手握着父亲的肉棒套动着,茉莉前后两穴都被玩着,修长的手指在肠道里捣弄着,括约肌收缩着挟紧了姐姐的手指,抽插之间带动得那粉红色的嫩肉一张一缩的,前面的小淫穴则被父亲的肉棒磨得淫水直流过不停,龟头不停的逗着小穴口,只是雏菊下了死力的把阳具往妹妹的小穴里挤也挤不进一点点。「小妹那里太小了!」雏菊放开了父亲的肉棒,手指抚上茉莉的蜜穴,小指头是顺利的插进了穴里去,却是再难有寸进,树德伸手到茉莉的阴核上揉搓,配合着雏菊的把玩着小女儿,茉莉的双腿张得开开的,淫水流得四处也是,娇喘声越来越急速,身子抖过不停。茉莉凡小嫩穴太小了,树德的阳具经几经辛苦还是被拒诸门外,只是等树德和雏菊两父女认清这个事实时,茉莉已经被他们两人的 手指揉得高潮了好几次,可怜的茉莉刚一尝到了性爱的滋味便被玩得四肢无力的瘫软在父亲的怀里,出气多入气少的只能任得父亲和姐姐肆意的摆弄自己。「我还想看小妹被爸爸你破处呢!」雏菊一脸可惜的坐倒在床上,小手不满的轻打茉莉翘起的臀部,手指沾了点妹妹的淫水又插进了茉莉张得开开的小菊花里,树德也嘆着气的把茉莉横抱到腿上趴下来,贪婪的看着大女儿的手指在小女儿的肛门里抽插着,一手捏着茉莉的小臀,一手揉着雏菊的乳肉。「不如试下肛交行不行吧,爸爸说好不好?」雏菊食中二指盡根的插进了妹妹的肛门里,指头在肠道里撑开扩张着洞口,茉莉扭动着腰臀嘴里娇吟着快感,树德看得火起,阳具勃起得硬痛,喉头蠕动吞嚥下不少的口水,捏着臀肉的手移往肛门处,手指接过了了大女儿的工作插进了湿滑的肠道里,温热紧窄的触感令他慾望正浓的肉棒上下弹跳着说好。「这主意不错!」树德笑着搅动手指,腿上的小茉莉失陷在快感的迷宫中,对父姐两人打起自己肛门主意一点也不知道,身子扭着享受着连绵不绝的高潮,流出来的爱液沾湿了父亲的大腿,树德把小女儿从自己腿上移开放到了床上,茉莉两腿分开的趴在了床上,小臀高高的翘起,湿润的小蜜穴和张开了还未闭上的小菊花随着腰肢扭摆臀部轻摇的诱惑着树德,就像在欢迎着他快来光临一般。树德跪到了小女儿身后,两手抓住那纤细的腰肢,雏菊自告奋勇的握着父亲的肉棒在妹妹的淫穴上磨上了几下沾上不少的淫水来作润滑,茉莉娇喘着呻吟不止,头埋在床单中对身后的事情带着兴奋和惊怕的心情等待着,肛门处的快感刚刚便已尝过,那令人浑身抖颤的快乐久久不能忘怀。雏菊握着肉棒往茉莉的屁眼插入,龟头推开了肉壁一下子便挤进了大半个龟头,树德腰上用力的把肉棒皇里面推进,茉莉感到后庭花被撑开得快到了极限,涨痛的感觉中又带着一点的快感,敏感的身体配合的扭臀迎接着,茉莉吸气的咬着唇忍住那越来越强烈的撕裂感,轻松着肛门的括约肌。树德的阳具慢慢的进到了茉莉的肠道里,紧凑的屁眼挟得他心里舒爽无比,茉莉的小屁股紧贴着父亲的小腹,粗长的肉棒全都插进了肛门里去,树德由上往下看只能看到自己黑黝的阳具只留下一小截在外,树德缓慢的抽动起来带动得茉莉的肠壁往外拉,一种如排泄般的快感涌上茉莉的心头,羞耻心令她身体更是敏感,下意识的收缩括约肌,却只是把阳具勒得更紧,令父亲更是舒爽。小女儿的小屁眼实在太过利害,树德只是抽送了一会儿便有了射精的冲动,他只好把阳具插到盡头,抱着茉莉等待快感退去一些,如此美妙的淫肉他要好好的慢慢品嚐,雏菊笑着抚摸妹妹的身体,看着妹妹在自己手上吐出娇吟浪语比自己被父亲玩弄时还要令她兴奋,茉莉颤抖着,小嘴被姐姐的红唇封上了,后庭的充实更是突显前面小淫穴的空虚,扭腰摆臀,茉莉渴望着更强烈的快感。「小妹,后面的滋味如何?」雏菊趴在妹妹的背上,好奇的咬着茉莉的耳垂问,左手抚着妹妹的臀肉,右手揉搓着妹妹的乳头,树德看着雏菊的丰臀一扭一扭的翘起在眼前,心动的伸手拍打那有肉的臀瓣,捏那弹性十足的臀肉,手指在雏菊淫水充足的小淫穴上揉着插了进去,手指在肉穴里抽插着、搅动着,雏菊呻吟出快乐的乐韵,灼热的喘息喷打在茉莉的耳朵里,挑逗着茉莉的情慾。「嗯•••后面•••很怪•••啊呀•••」茉莉迷煳的说着,臀部自动的扭着前后摆动,主动的吞吐着父的阳具,雏菊爬到了妹妹的面前,坐在茉莉眼前不远处,两腿分得开开的,左手撩拨着湿润的阴唇,手指插进了穴里抽送,淫水源源不绝的流出来沾湿了屁股下的床单,茉莉看着姐姐精彩的自慰秀,臀部扭得更激烈,回气的树德也再次的在小女儿的身上抽动自己越发坚硬的肉棒。雏菊兴奋的把手指头插进穴里,修长的手指在穴里撩拨着蠕动着的肉壁,挑逗着敏感的肉芽,爱液潮涌般流出来,把蜜穴四周沾得水光淋漓,雏菊娇臀轻摆,淫穴越来越接近茉莉的脸蛋,茉莉双眼迷离的看着那散发出阵阵女性幽香的淫穴,听着姐姐的手指在穴里抽插时发出的的声音,透明粘滑的爱液随着手指的动作弹到了茉莉红润的脸蛋上,口干舌燥的茉莉不禁伸出香舌舔掉了那微咸的淫水。「小妹,帮一下姐姐,好吗?」雏菊看着妹妹那香舌伸出舔掉了那弹到了脸上的爱液,穴里不禁一阵颤抖,快感贯彻全身,茉莉听到会意的把头凑近,伸出小舌舔舐姐姐的蜜穴,笨拙的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虽然沒有技巧却还是令雏菊心里的慾火升腾,第一次品嚐到同性的味道使茉莉心儿跳过不停,后庭处传来的快感也像更强烈一点,树德抓住小女儿的柳腰,疯狂的摆动着腰部,肉棒不要命的抽插着。「嗯•••啊•••哼•••」茉莉抱着雏菊的大腿,嘴里不停吐出低声的呻吟,舌头舔舐着姐姐的阴唇蜜穴,娇小的身子被父亲操得前后晃动,雏菊半躺在床上,一手抚胸一手在自己的阴核上揉搓着,双眼看着父亲在妹妹身上奔驰,心里不禁一阵燥热,穴里颤抖着喷出阵阵浓郁的花蜜,茉莉大口大口的嚥下那甜美的爱液,树德也达到了极限,粗长的阳具插到了茉莉的肠道最盡处,阳贝抖擞着在肠道里释放出生命的精华,灼热的精液喷打在肠壁上,弄得茉莉也随之来到了快感的顶峰,茉莉疯狂的把摆动着臀部,直到身子颤抖的瘫软在床上,双眼迷离,嘴角流着口水的呻吟,肛门的括约肌紧紧的收缩着把父亲最后的精力也搾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