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幹的女婿2

      银枝温柔地用舌头舔清龟头上残留的精液,强恕点了根烟说道︰「妈,等一下,再来一次好吗?比起珊珊,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你做爱耶!」银枝的手指重重地往强恕的龟头弹了一下,她说︰「喂,不准说这种话。你只要敢亏待珊珊,我就给你好看。她可是我心爱的独生女,你的老婆,记住这一点。」强恕搔了搔头,说道︰「说实话还要被打,真是的。好啦,好啦,我会记住你的话。不过,再来一次总可以吧!」话一说完,强恕的手又在两个柔软的乳房上不规矩起来。银枝吃吃的笑道︰「这可不行,你不能在我身上浪费太多体力。我要请你帮我个忙,而这个忙是需要一个精力旺盛的人才能帮的。」强恕侧着头问道︰「什么忙啊?为什么要我保持充沛的体力呢?」银枝说道︰「我要介绍两个好友给你认识,而替她们解决性生活问题,就是我要你帮的忙。」强恕吓到了,原本在摸奶的两只手不禁垂了下来,他说道︰「什么?你有沒有搞错?你不会吃醋吗?不怕珊珊知道吗?」银枝亲了强恕一下,以娇媚的姿态说道︰「我不会吃醋,只要你懂得调配体力,不要忽略我和珊珊的需要就行了。珊珊不会知道,因为她下个月不是要到纽约游学吗?」强恕答道︰「话是沒错,可是这样不会对不起珊珊吗?这样我好像会变成喜欢乱搞的男人耶!」银枝答道︰「乱搞?別开玩笑了。你知道为什么我愿意和你发生关系吗?除了我觉得你不错之外,最重要的是我不信任男人的小头。如果我不消耗一点你的精力,哪知你会不会在外面胡来呢?即使像你这样一个新好男人,遇到主动投怀送抱条件不错的女生,我可不信你不会心动!」「好啦!不跟你扯这么多,这个忙你帮是不帮?」强恕沉吟了一下子,说道︰「好,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银枝问道︰「什么条件?」强恕奸笑了几声,说︰「条件……就是……现在我要和你再搞一次!」犹如饿虎扑羊,(不,正确一点来说,应该是两只恶虎扑在一起。)强恕的鸡巴再次进入银枝的体内,抽送个不停……(四)雅萍快乐的哼着歌,拿着吸尘器在客厅里忙碌的穿梭。这种模样,让在一旁看报纸的老公也忍不住问了一句︰「咦?你今天有些反常喔。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雅萍把吸尘器移动到沙发前,沒好气的说道︰「要你管喔!我就是高兴不行吗?唉唷,脚拿开啦!」碰了一鼻子灰的这位仁兄,忍不住在心里骂道︰『干!女人就是这样。不问她问题就嫌我冷漠,一旦真的关心她,又说我多事。真是去他妈的鸟蛋!』他站了起来,开口问道︰「喂,我明天要到台南出差,我的行李,你整理好了沒?」雅萍头抬也不抬,以加倍不屑的语气答道︰「要整理不会自己动手喔,你们男人就是这么懒!」看着老公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卧室走去,雅萍露出胜利的微笑。一想到中午银枝打来的电话,她笑得更灿烂了。「喂?雅萍吗?我是银枝。我已经跟强恕说好了,你哪时候有空啊?……明天啊,沒问题,反正素娥最近大姨妈来,什么事也不能做。不过,你要和他约在哪里啊?……你家?那你老公呢?……他要出差啊,好。我会跟强恕说的……呵呵,別这么说,谁叫我们俩是好朋友呢?倒是你不要忘了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喔!」「等待着被你征服……」嘹亮的歌声,使得街上的行人不由得抬头往公寓的四楼望了几眼。「唱错了吧,不是『就这样被你征服』吗?」幸好这些行人沒有听到下一句歌词,否则他们心中的问号只怕要放大好几倍。「让你用舌头服务……」唱到这里,雅萍已觉得身子有些发烫。想到那英俊的强恕,她把手偷偷伸到裙子里面……珊珊在卧室里唿唿大睡,逛完百货公司后,她回家又和强恕温存了一番,体力的消耗,让她不由得不提早向梦乡报到。而强恕和银枝此刻则坐在客厅里,讨论着明天的事。「对,在华纳威秀附近。在那一条巷子左转第三间。」「她老公不在,那家里不会有其他人吗?」「怎么会有人?她女婿一定又到赌场瞎混,而女儿则要上班,放心吧!」「那你真的不和我一起去吗?认错人怎么办?」「不可能啦,那公寓的四楼就她这么一户人家。而我当然不去,我去的话,一来煞风景,一来要你同时和两个女人做,太累了。」「我体力很好,两个算什么?」「好,好,我知道你很能幹。不过,一天做太多次总是对身体不好,你还是留点力气替我生个孙子吧!」「啊!还忘了问你,明天珊珊跟我一样都不用上班,那我要用什么藉口出门呢?」「嘻嘻,你放心吧。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已要求她明天陪我去医院做健康检查。」「咦?你生病了吗?要不要紧?」「哈哈,你真是笨,看病是藉口,懂吗?常常和你做『运动』,我可是健康得很!」「那现在要不要来动一动啊?」「动你的头,快去睡觉,把精神养足,明天好好对待我的好朋友!」凉风徐徐,阳光不如昨日强烈,是个适合让人做任何爱做的事的天气。送完老公出门,雅萍打开衣柜,为该穿些什么而大伤脑筋。几经思索,她替自己穿上一件绿色的魔术胸罩及一件粉红色的三角裤。外面则穿上一套大一号的洋装,这是为了使微凸的小腹看起来不会那么碍眼。她当然沒有忘了替自己洒上几滴香水,毕竟香水也是一种催情剂。打理好自己,她坐在客厅之中,双眼直盯着大门,等待着欢乐的到来。「有人在家吗?」「对,你好,我是强恕。」在门打开的一剎那,强恕不禁为眼前这位风韵犹存的妇人暗暗喝采︰「不会很胖啊,被妈骗了。圆圆的脸蛋,挺挺的胸部,很不错啊……」来不及细想,强恕的手已被雅萍拉着而进入了屋内。拿着两瓶冰啤酒,雅萍来到强恕的身边。在把啤酒放到桌上的时候,她故意把屁股高高抬起对住强恕。就在她陶醉于自己想出来的妙计时,突然感到背嵴一凉,不知何时,强恕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位于洋装后面的拉炼拉了下来。『看来不用说些废话就可以直接办正事了。』想到这里,雅萍干脆坐到强恕的大腿上,双手环抱着强恕的脖子,说道︰「你真讨厌,都不用调情的喔!你对陌生人都是这样吗?」说话的同时,她毫不客气地把手放在强恕隆起的裤裆上来回地抚摸。手托着雅萍的奶子,手掌轻轻揉着温暖的乳房,强恕说道︰「我们不算陌生人,因为我由岳母那里听到许多关于你的事。而我也不这样对待陌生人,除了美女之外!」「唉唷,真是讨厌,嘴巴这么甜……」雅萍不及把话说完,双唇就已被强恕封住。两条舌贪婪的纠结在一起,当四张唇分开的时候,唾液更在半空中搭起一道白色的桥樑。由浅吻入深吻,加上强恕的手指在大腿间不停抠弄,雅萍感到身子软了一半,而内裤也湿了一半。由客听到卧室的路途上,可见衣裤杂乱地散落在地板上。衣衫不整的两人,进入到卧房的时候,已是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了。搓揉乳房的动作沒变,变的只是力道。手中这对乳房与岳母并无太大差別,不同的只是小了一点,却也挺了一点。伸长了手臂,拇指与食指虽然仍旧在扭转着那已经变硬的乳头,强恕的头却已埋入了雅萍的双腿之间。鼻尖顺着肉缝由上往下缓缓移动,强恕的舌头分开了雅萍肥厚的大阴唇。当舌头愈来愈深入,被舔的人的躯体也扭动的愈厉害︰「啊……难怪银枝……提到你就……喔……眉飞色舞……啊啊……」凡是都有极限,人的忍耐度也不例外,慾火愈烧愈高涨的雅萍喊道︰「啊啊……別舔了……喔……快给我吧……」强恕用手扶住雅萍的屁股,将其抬高,然后,把鸡巴用力往淫穴插了进去。「比妈的阴道松了一点。也难怪,毕竟她生过两个小孩,而妈却只有珊珊这么一个女儿。咦,我在想什么?」强恕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分心,为了补偿雅萍,他更卖力的抽送。「啊……太棒了……啊……天杀的……这就是天堂吗……喔喔喔……」「这不是天堂,因为……天堂我才要带你去而已……」强恕一边喘气说道,一边把手放在雅萍的背后,把她整个人抱起来。现在已经变成面对面的坐姿了,强恕的臀部前后运动,雅萍的屁股左右摆动,相异的动作却追求着同样的目标。沒错!就是高潮!汗水一滴滴往下掉,强恕抬起本来藏在双乳中的头,说道︰「不行,我要射了!」「喔喔……我也不行了……喔……你就射吧……啊……」雅萍疯狂地喊道。「我刚才射在里面,沒有关系吗?」「沒关系!因为我早上吃过避孕药。」「你有到高潮吗?我表现的还可以吧!」「何止可以,简直是完美中的完美。不过……」「不过什么?」「不过和你做过以后,我发现我愈来愈讨厌我老公了,真想和他离婚。」「呵呵,讨厌无妨,但別说离婚这种傻话。我愿意为你服务,却不愿成为你婚姻破碎的祸首。」「嗯,你说的,只要我需要,你就要陪我喔!」车子停妥的时候,已经是四点五十五分。强恕拖着发软的双脚回到了家中,一进门,发现珊珊正坐在客厅里讲电话。她把手盖住话筒,向强恕说道︰「亲爱的,你回来啦!等我把电话说完就可以吃晚饭了,你先到厨房帮妈摆碗筷。」「看你满头大汗,怎样,玩得快不快乐啊?」「快乐是快乐,不过很累就是了。你知道吗?我和你的朋友做了四、五次,真是快被操死了。」「所以我要你控制好体力啊!任你再强再厉害,要同时应付五个女人也是很辛苦的。」「五个?不是四个吗?」「你忘啦?记性真差!还有素娥咧。」「我真的忘记了。咦?你不会把时间又安排在明天吧?」「不,时间是这个星期日,地点是我们家。那天我会找珊珊陪我去找朋友。对了,顺便提醒你,吃完饭后,最好去小睡一下。」「为什么?」「因为珊珊买了一件性感内衣,还说晚上要穿给你看。」「什么?性感内衣!喔……不会吧……」(五、终)清晨醒来,强恕发现梳妆台上面有一张珊珊写的字条,内容是︰「亲爱的老公,我陪妈去探望朋友,晚上回来。你不要乱跑喔。最爱你的老婆珊珊笔。」看着手中的留言,强恕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何必跑啊?快乐会自动送上门的,呵呵!」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决战时刻,强恕做了几十个伏地挺身,外加举哑铃几百下。他摸着自己宽阔的胸肌,不觉摸到了珊珊留下的齿痕︰「结婚也快一年了,也是时候制造新生命了。」进入浴室,涂着沐浴乳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妈、珊珊、雅萍、素娥,咦?只有四个人啊?那妈口中的第五人究竟是谁?难道妈说错了吗?……嘿,我那一天也累到头昏脑胀罗,竟然沒有仔细去数,还随便敷衍了妈几句,真是的。」想着想着,洗着洗着,铃声突然大作。「门沒锁,进来吧!」强恕全身赤裸,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刚清洗完毕,发亮的鸡巴像是一座迫击炮,以仰角75度对准了进门的素娥。然而,当他看见素娥身边的人时,角度不禁又向上提升了15度。「耶,你是素娥阿姨吧?我是强恕,你好啊!」「嘻嘻,你也好啊。」素娥漫不经心地答道,她的目光正贪婪的注视着那根肉棒︰「差点忘了向你介绍,这是我的孙女儿,叫做如晴。」强恕仔细打量着如晴,看她的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然而一头长髮却使她看来有了超龄的妩媚。不甚丰满的上半身之下是一对修长的双腿,这一点,倒是与她的奶奶十分相似。强恕并不介意在少女面前展露健美的身材,倒是如晴羞红了脸,看来更加楚楚动人。「你沒有想到我会带孙女来吧?」「我的确沒有料到,他就是我妈说的第五人吗?」「沒错,这是给你的惊喜。」「惊喜?为何这么说?」「事实上,昨晚我打了电话给雅萍,由她的声音,我知道你带给她很大的快乐,然后她还建议我带孙女来开开眼界。」「不会吧,她怎会给你这种建议而你又怎会同意呢?」「说来话长,雅萍在和我聊完你的床上功夫后,又聊到我孙女的男朋友。」「这关她男友什么事?」「你別打岔,听我说完。我和雅萍都很讨厌如晴的男友,一脸猥琐,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此外,我们又说到与其让她的猪头男友夺去如晴的贞操,还不如由你来替她开苞!」「开苞?!如晴同意吗?」「小笨蛋。她如果不同意,又怎会站在这里呢?」「那惊喜又是怎么回事?」「你真的不懂吗?这样说好了,他可以算是你取悦我们的报酬。別聊了,办正事要紧,我的小孙女也站得很累了。」如晴有些羞却的慢步走到素娥面前,素娥解着如晴胸前的钮扣说道︰「傻丫头,害羞什么?人家叔叔不也全身光熘熘?」这一边,强恕也沒闲着,由上衣到短裙,手不停地动着。有道是「你脱我,我脱你,脱得不亦乐乎。」这句话大概就是形容现在客厅中三人的情形吧!「素娥阿姨,你这么前卫喔!还穿着丁字裤。」强恕轻轻地抚摸眼前的两片翘屁股,笑着说道。「还不是为了你!比胸部,我比不过你妈和雅萍。唯一能赢的,就只有这丰满的臀部了。」素娥撒娇地说道。「嗯,真棒!到了这个年纪,臀部还能这么翘,真是不简单。等一下就从背后来好了。」强恕拍了几下素娥的美臀,表示赞许。「你在说什么啦?真是有够讨厌,啊……」素娥话说到一半,就因为感觉到下体佈满口水而闭嘴。不消说,当然是强恕又在施展他出神入化的舌技了。「不要嘛,让如晴先来。今天我要把主角的位置让给她。来,乖孙,摸摸叔叔的小弟弟吧!」素娥将如晴纤细的双手,放在那一根如同刚由火炉冶炼出来的肉棒上。一开始,如晴仍有些害怕,因为她不曾看过男人的老二,对于眼前这一根鸡巴,她不知该用什么心情面对。她转头看了看素娥,发现奶奶的脸上充满笑意,于是大起胆子,以母亲抚摸婴孩的速度与力道,轻轻地轻轻地摸着所谓男人「尿尿的地方」。当强恕把唇贴上如晴的嘴时,如晴感到一阵趐软,『这种暖暖湿湿的感觉,就是接吻吗?』她在心中问着自己。强恕沒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用舌头将如晴本就微张的双唇分得更开了些。一阵热吻过后,强恕将视缐移到了如晴小而挺的胸部上。手掌轻轻覆盖住右边的乳房,强恕逐渐加强力道,满心欢喜地搓揉着这对年轻的奶子。随着强恕的舌尖在乳晕上转圈,如晴的乳头也渐渐突起。她不禁用鼻子发出闷声,「嗯嗯……」的哼个不停。在大腿内侧游移的手,使得如晴原本紧夹的双腿,缓缓地打了开来,「啊……」只听到如晴一声尖叫,强恕的手指已滑入那片未经开发的蜜穴中。在三指齐送的时候,强恕用眼角瞄了瞄坐在一旁观战的素娥,「好样的,比我还厉害!」强恕不禁喝了一道暗采。是什么情形让性爱高手强恕惊叹呢?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素娥身上。素娥的左手疯狂地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头部则因为愉悦恣意的摆动着。看着心爱的孙女儿,逐渐朝变成真正的女人的路途迈进,她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再说她的右手,有四根手指被自己的淫穴吞沒。进进出出、出出进进,速度之快,让强恕不由得甘拜下风。发现强恕正在看着自己,她表演的更加卖力︰「喔……我等你……喔……」为了不让素娥只能吃那不太营养的「自助餐」,强恕低头看看如晴的淫穴,粉红色的大阴唇微微张开,像是一张唿唤情人的嘴巴。强恕轻咬着如晴的耳垂,说道︰「等一下可能会痛,你要忍耐喔!」不曾被男人这样温柔款待的如晴,也不知是否有听到强恕的话,只是扭动着细腰,只能发出呻吟的声响。一寸接着一寸,强恕的鸡巴往前慢慢推进,害怕如晴会抵挡不了疼痛,强恕并未将肉棒整根插入阴穴里。然而,随着如晴「啊啊……」的音调由低转高的变化,强恕的老二才整个投入蜜穴的怀抱里。「处女穴果然够紧,好久沒有幹得这么痛快了。」阴道壁只是紧缩而决不松弛,抽送的速度只会变快而不会变慢,一阵混战之后,两人的汗水淹沒了整张沙发。「喔喔……叔叔……人家……不行了……喔……」眼看如晴已是来到了高潮之巅。强恕抽出了鸡巴,身子前移,龟头对准嘴巴,将精液射在如晴可爱的小嘴上。如晴被强恕的举动搞得有些手足无措,然而她还是张开了嘴伸出了舌舔着嘴边的精液,她会这样做,全是因为听到奶奶温柔的话语︰「尝尝看,沒关系。那种玩意儿会让你变得更漂亮唷!」恕强果然能幹,刚由沙发上站起身的他,转眼已抱住等待许久的素娥︰「转过来,我不是说要从背后来吗?」素娥的双手撑在茶之上,双奶则沦陷于强恕的手掌中。把玩了一会儿,强恕单膝跪地,用手分开素娥的美臀,手指抠了几下素娥那湿得不像话的淫穴。「喔……喔……喔喔……」即使素娥的屁股因为快乐而不听使唤的左摇右晃,强恕就是有办法让舌头在肉穴上飞舞翻转着。「啪……啪……啪啪啪……」这是大腿撞击屁股的声音。强恕的臀部出现了肌肉的缐条,看得出来,他十分卖力。「啪……啪……啪啪啪……」、「啊……啊……啊啊啊……」这是客厅之中唯一能听见的声音。重重叠叠,互相交错,奏出了一段长达十分钟的交响乐。乳白色的精液由素娥的阴道缓缓流了出来,素娥气喘虚虚的趴在茶上,像是刚跑完马拉松刚抵达终点的选手。快乐并不会到达终点,如晴的呻吟又揭开了另一章欢乐的序幕︰「喔……叔叔……太棒了……喔喔……」*** *** *** ***饭菜香四溢,珊珊、银枝与强恕围在餐桌旁,享受着晚餐。「喂!强恕!下午的时候,你是不是有朋友来啊?」「朋友?沒有啊!」「沒有吗?不然客厅的沙发上那一滩红红的是什么?」「啊!我想到了。那一定是水电工人幹的好事。下午,家里的热水器突然坏掉,一定是他们来修理的时候不小心把槟榔汁吐到沙发上。对,一定是这样!」「那很难看耶,不管,你要买一套新的赔我。」「好啦!好啦!明天陪你再去买一套,OK?」说完话的珊珊,起身离开餐桌,转身帮强恕盛饭。一回头,发现母亲银枝与强恕笑得十分开心。「喂……你们在笑什么?死强恕,不要笑了,快告诉我你和妈究竟在笑什么……」幸好,珊珊不会看到这篇文章。她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一夜为何母亲与老公会笑得那么开心,也不会知道那滩红红的是什么。幸好她不知道,否则只怕报纸又要多一篇弒夫的新闻了……人,有时候,还是活在谎言里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