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不嫌多一

老公不嫌多一

多多帮我按一下爱心喔~~感谢!

老公不嫌多

1.更衣室的激情(高H)

“唔……轻点,啊……奕,我受不了了,奕,不要,求你……”

在一个宽敞的好像更衣室的空间里,一个浑身赤裸的娇媚女子努力想要忍住呻吟的叫声,可是自花穴传来的阵阵快感让她忍不住还是出了声。

男人将她抵在墙上,双手托起她柔滑挺翘的臀部,令她双脚只能无奈的擡起。下体的欲龙正不断进出着娇媚女子花穴的昂扬男子,却并没有因爲女子的求饶而放过她,反而更加用力的撞击,仿佛想要正在沖刺的龙首,每次都能钻进女子花穴深处的那个神秘小口。男子的上半身还是西装笔挺的,不过镜头向下,就会看到男子的西装裤已经被解开落到脚面,而东方男子少有的翘屁股正爲了欲龙可以更加有力的进出,正一下一下的紧缩着。

“啊……要来了……快……我要……”每次撞击都被狠狠蹂躏的柔软深处,都能産生另她头晕目眩的快感,终于在有一阵男子的勐烈撞击后,娇媚女子达到了让人疯狂的高潮,肉穴开始抽搐起来,花蕊也终于张开了小口,吐出了让男子意乱神迷的蜜汁,双脚更是下意识的紧紧盘绕在男子的腰上,让那令她快乐的宝贝更加进入自己的蜜穴。

“啊……到了,好美……我到了,弈……”被满足的欲望,使女子忘记了自己身处的环境,满足的喟叹出声。她爱死了这种美妙的感觉!

“宝贝,自己快乐了就忘了我了吗?”终于,使女子达到快乐顶峰的男子出了声。而女子达到高潮后,男子的肉棒不但没有退出,反而每次都慢慢的退、狠狠的进。让娇媚的女子能够一直维持在快乐的高潮的同时,却又觉得缺少了什么,还想要更多,更多。

“宝贝,我还没到呢!”正说着,男子的下体又狠狠的顶了进去。“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

“啊……”女子噘起了因高潮而被自己咬的更加娇艳欲滴的嘴唇,撒娇的说着。“那你想怎么样?”

就知道弈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刚才在试婚纱时就不应该让弈跟进来的。结果刚刚脱掉自己的衣服,婚纱还没来得及穿上,就被男人硬是以多日未行房之名,拉着她来帮忙解决他已经硬起的欲望。

“我的宝贝,才几天没跟我做,就忘记了吗?恩?”再来一记强有力的顶进。“看来这几天凡他们也太忙了,没时间让你记住,不能只有自己快乐,不要忘记身爲你老公们的福利啊!”

“讨厌!”娇嗔的白了自称自己老公的男人一眼!这个男人平时话少到会被人误以爲是自闭症患者,只有在一个时候才会不吝啬口水得说那么多的话!就知道这几个老公,没一个好伺候的!

“弈,老公,操我,用你的大肉棒狠狠的操我,小穴好痒,用你的大肉棒给它止止痒,好不好?”这个闷罐一样的男人,只有在哄老婆说这样刺激的淫词荡语时,才会舍得浪费他的唇舌。“快,老公,用力,把你的精液射给我,射进我的子宫里!啊──”

林奕听到了老婆那让他更加亢奋的浪荡话,突然将分身退出她的幽穴,没有女子期待的一记强有力的贯穿,而是将女子整个的小穴擡高到自己头部的高度,让她的双腿骑在了他的肩上一样,那正在张阖着的穴口,正对上了他的嘴巴。眼睛以几乎可以灼伤人的热度盯着那散发着淫糜香味的可爱处。看着她下面那张娇艳欲滴的小嘴,因爲刚刚高潮的而充血,两片贝肉好似在唿唤男人的狠狠贯穿而一张一合的唿叫着,刚刚被男人的欲望堵在子宫里没能流出的蜜汁也被一口口的吐了出来,男人的欲望似乎变得更加粗大,挺起的角度又高了几分。

“恩……老公,进来,快进来,我要!”不知道是因爲自己的淫话,还是因爲林奕火热的目光,小穴深处慢慢的又升腾起了一股热气,开始变得瘙痒起来。那两片小肉更加像是渴水的鱼嘴,一张一合的更加频繁。刚刚因爲肉棒的摩擦而变成白色泡沫的蜜汁流完之后,又有一股股透明的白液从小嘴里流了出来。

“看,我们的宝贝,只是被这么看着就又流了那么多的水水了,好像是嘴馋时流的口水一样啊!”男人的话匣子终于在这种时刻被完全打开,如果他的研究所的属下们见到他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变成一根根的木头的──被吓的。

“好香啊!”男人边边说着,还用鼻子深深的闻了闻。她的宝贝,每次高潮时候,小穴都会散发一种幽香,另深爱她的几个男人更是着迷不已。“味道也很好!”因爲自己已经尝过成百上千次了。

“老公,老公,求求你!给我!”女子开始啜泣了起来。如果刚才说的淫荡话是爲了让老公快点抒发欲望,放过自己。那现在她的祈求,就是因爲小穴深处强烈的渴望不能被马上满足的唿唤了。“好想,老公,操我!狠狠的插我!我要嘛……快!”瞧,这时候说的更加顺口了呢!作家的话:那个,改了点小错哈!

2.又来了两只狼(高H)

听见心爱的女人如此淫荡的邀请,要是还能忍住,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本来还想在精神上折磨一下心爱的女人,不能让她这么痛快的得到想要的肉棒,不过显然自己对抗她媚惑的定力不够啊!

“哦……宝贝,我的媚媚……我要操你!狠狠的操你!”他只是个抗拒不了这个女人的平凡男人而已啊!

林奕在媚媚还打算继续用言语勾引他继续之际,闪电般的让媚媚的滑倒自己的腰部,使那流着口水的小穴正对着自己那充血的大肉棒,准确的没有任何迟疑的用力刺了进去!

“啊──”先是身体的突然下滑的紧张,再是骚痒的小穴被狠狠的占有的满足,媚媚尖叫了出声。只一瞬间,便达到了高潮!“要死了,妹妹要被大肉棒干死了!啊……”

“哦──”果然是敏感的小东西啊!只才这么一个进入就高潮了呢!林奕静静的感受着那充满弹性的小穴内,似乎有无数张小嘴,嘬着自己的欲龙。而在一瞬间被自己顶开的宫口,也正因爲高潮的颤抖而喷出更多更多的蜜汁来,烫烫的都洒在了自己的欲望之眼上,让他有忍不住想要射出来的感觉。

可是,才只刚刚开了个头而已,当然不能这么轻易的就缴枪!把欲望紧紧的顶在小穴深处,林奕深唿吸着,努力压下了这股激动。

咔嗒──门锁被打开的声音。本来反锁的门突然被打开,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瞧瞧,我就说这两个人先到也拍不出什么照片吧!凡,你说,我们是不是该给他们两个一些教训呢?”如果再让奕一个礼拜不能碰媚媚,是不是自己能多点时间把媚媚留在自己的床上呢?至于媚媚嘛,除了罚她在床上狠狠的被自己操之外,他想不出什么更让自己爽快的主意了!

看着自己的二弟林晟那一脸意淫的很爽的样子,林凡无奈的摇摇头!明明都是晟才是老二,可是奕作爲弟弟都没他这么幼稚。碰到什么事情都爱自行YY到爽,真不愧他漫画家的职业──爱幻想!

而正在激情之中的两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