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笑话, 笑一笑十年少!

成人笑话, 笑一笑十年少! 一,
王后的胸脯
在古代英国亚瑟王时期,大法官非常仰慕王后美丽迷人的胸脯,
但他知道W X王后的代价是死亡,他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亚瑟王的御医。
御医答应帮他实现他的愿望,作为代价,大法官答应付给御医一千金币。
于是,御医配制了一种痒痒水。
一天,御医趁王后洗澡时,把痒痒水抹在了王后的胸罩上。
王后穿上衣服后,感到胸脯奇痒难忍。
亚瑟王急忙传御医给王后看病。
御医说这是一种怪病,要解痒,只有用一个人的唾液,要让这个人在王后的胸脯上舔四个小时。
这个人便是大法官.
亚瑟王急传大法官进宫为王后治病。
御医已经把解痒的药放在了大法官的嘴里。
于是,大法官终于实现了他长久以来的愿望,在王后美丽的胸脯上足足舔了四个小时。
大法官过足了瘾,王后的病也治好了。
大法官回到家里,御医赶来向他索要报酬。
大法官已经过了瘾,而且知道御医肯定不敢把事情的真相禀报国王,于是便想赖帐。
御医忿忿地离去,发誓要让大法官付出代价。
于是,他又配制了一些痒痒水。
这天,他趁亚瑟王洗澡的时候,把痒痒水涂在了国王的内裤上。
第二天,亚瑟王又传大法官进宫了......
二,
某君好赌。
一天去郊县赌钱,只剩了180来块钱,可打车回去要 200。
他想想到了以后再给地哥说说,可能就算了。
结果车到了成都,他给的哥说︰不好意思哈,今天手气不好,就剩了180多,差你点,不好意思哈。
结果那个的哥非常不落教。把他骂了一顿,而且说的很难听。
他欠人家钱,也不好发作。那天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又过了两三个月,他又去赌钱,结果手气好,赢了几千。
走的时候还是回成都,
赌场外头停了一排出租,可能有个20辆左右。
他一出门就看到最后一辆就是那次骂他的的哥。
于是他做了一件。。。。你们绝对想不到的事情。
他先走到第一辆车,
他︰去成都多少钱啊?
大哥︰200(这个是通价)
他︰300你走不喃?
的哥︰走啊,300啷个不走哦
他︰那你在半路要剎一脚哦
的哥︰干啥子嘛?
他︰你要给我口交
的哥︰!#%%…tnn…—**j
把他骂了一顿。他就走了,
然后到第2两车,同样是刚才那番对话。结果都是一样的。。。。
前面十多辆车都是这样说的,最后到了骂他的的哥的车的时候,
他问︰300块钱你走成都不?
的哥︰要三,肯定要走三
他︰那我有个要求,你要到前头所有的车。给那些的哥说︰300块钱,我走了!而且要多高兴的样子哦!
的哥︰这个简单三
然后他就跑到前面给所有的的哥打招呼︰
300块钱,成都,我走了!
三,
一对夫妻想做爱的时候,都会以『洗衣服』做暗号。某日,两夫妻斗嘴吵架後,因为太太正在气头上,而丈夫又有**上的需要,不方便开囗向太太求爱,只好请儿子代为传话:(妈妈,爸爸说他的衣服脏了要洗衣服。)妈妈很生气说:(跟你爸爸说洗衣机坏了,今天不洗。)又过了几日,这次轮到太太忍不住,於是便叫儿子代为传话:(去跟你爸爸说洗衣机修好了,可以洗衣服了。)儿子便立即说:(妈妈,爸爸交代说,不用了他自己已经用手洗好了。)   
四,
一个美丽的上午,天空晴朗无比,可是一个农夫醉熏熏地坐在门口,失魂落魄地。   
一个过路人好奇地上前问道:老乡,今天天气这么好,你怎么不去享受,反而在这里喝闷酒啊。   
农夫回答:哎,一些事情,你永远无法解释。   
过路人:发生什么不幸了?   
农夫:今天我在挤牛奶,刚好挤了一捅,奶牛用左脚把通踢翻   
过路人:是挺倒霉的,但是还不至于啊。   
农夫:哎,一些事情,你永远无法解释。   
过路人:那接着呢?   
农夫:我用绳子把她左腿绑在了柱子上接着挤,结果刚好一桶接满,她又用右腿把桶踢翻了。   
过路人哈哈大笑又问到:然后呢?   
农夫:哎,一些事情,你永远无法解释。我把她右腿也绑到柱子上了,结果刚好接满一桶,她又用尾巴把桶扫倒了。   
过路人:是够倒霉的。算了,不要难过了。   
农夫:哎,一些事情,你永远无法解释。   
过路人:还有什么?!   
农夫:这回我没绳子了,就计划用皮带把她尾巴绑到柱子上。我把皮带抽出来,把她尾巴抓起来。这时,我的裤子掉了,正巧我女朋友进来了......   
五,
一农夫买了几头猪,希望养大后,可以做火腿和腌肉,数周后,他发现没有一头猪怀孕, 于是就打电话请兽医帮忙,兽医告诉他要采用人工受精。 农夫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麽意思,但又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无知,所以他只问了兽医如 何才能看出猪怀孕了。兽医说,只要看到猪在泥浆里躺下来并不停打滚,就说明它们怀孕了。 农夫挂了电话,思讨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人工受精就是要他给这些猪受精。于是他 将这些猪悉数装上卡车,拉倒小树林里,并挨个把它们干了一遍,完事后,又把它们全 部拉回来。 第二天醒来后,农夫走到猪圈,看到猪都仍一个个站在那里,他想,肯定是第一次没有 成功,于是他又用卡车把猪拉到小树林里,这次,为了保险起见,他很卖力地将它们各 干了两次。 第二天一早,他起身到猪圈,发现猪还是站在那里,没动静,他心想,在试一次吧,于 是又把猪装到卡车上拉到小树林里,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一遍又一遍地挨个干这些猪, 回到家里,累得一头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第二天, 他几乎起不了床了,于是让他老婆去看看猪是否都已经躺在泥浆里了。他老婆 回来告诉他:“不,猪全都跑到了卡车上了,其中一头还在不耐烦地用嘴巴按喇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