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衣麻将 二赌债肉还

脱衣麻将 二赌债肉还

(二)赌债肉还

等小A离开宿舍,小卉满脸春风地嘻笑对我说:「嘻嘻∼小武哥哥,接下来

换你啰,请把裤子脱下来吧!」

虽然说被一个全身赤裸的爆乳正妹口交,绝对是身为男人最大的享受!但看

过小A刚刚享用的下场,就是被小卉狠狠地扒了一层皮啊啊啊∼!这叫我怎么敢

给小卉用她的身体偿还赌债呢!!囧rz

但又看着小卉淫荡的表情与她诱人的肉体,老二还是不争气的硬了起来,内

心不时反覆着,是否要冲冲看!?

终于我下定决心,古人是卧薪尝胆,我则是握鸟强忍!苦笑对小卉说:「没

关系啦!我们都这么熟了∼妳欠的钱我不急着要!以后有钱再还我就好!」

小卉看出我的不安,笑着安慰说:「呵呵∼放心,只要小武不乱来,人家怎

么会对你敲诈一笔呢!」

说完,小卉也不等我回答,走过来跪在我的面前,很顺手地把我的运动裤和

内裤一起向下拉扯。

我急忙大叫制止:「呃!小卉!妳在干麻!?」

非常遗憾的是,我的唿喊也来不及抢救我老二的清白!粗大的阴茎直挺挺地

裸露在小卉的面前。小卉见如此庞然大物,脸上满是惊讶的表情。

小卉轻唿说:「哇塞!跟小薇说的一样大,小武哥哥的鸡巴看来真的有25

公分耶!怪不得小薇会受不了!」

我既尴尬又惊讶地问说:「什么!?小薇居然会跟妳讲我的老二长度!?」

小卉神秘地淫笑说:「嘻嘻,当然!我可是她的好姐妹啊!」

接着,小卉便强行用她的嘴巴帮我口交!由于小卉光着身体,我也不敢乱碰

她!既然小卉不理会我的口头制止,我也只好任凭她摆佈!!

小卉吸吮了一会,似乎不能很顺利地将我的老二整个含进嘴里,花了一些工

夫,才把我的龟头顶入喉咙深处,粗大的阴茎也塞满她的口腔,而小卉的表情看

起来有些痛苦。

小卉边含边流泪说:「呜呜∼咯咯∼人家没含过这么大根的鸡巴啦∼」

看小卉吸的不是很顺手,我也不能多做什么,让小卉独自玩弄!

小卉吸吮几十秒后才肯放弃,并用着沮丧的表情对我说:「呜呜∼太久没碰

男人了,嘴巴好酸喔∼怎么办!?这样不能帮小武哥哥吹到射精说∼!」

我赶紧连忙回说:「唔∼没关系啦!不行就算了!刚刚打麻将的钱就不跟妳

拿了,所以妳也不用帮我口交了啦!」

如果有人问我怎么这么峱!?废话!我怎么敢玩弄女友的好姐妹啊!虽然小

卉看起来非常可口诱人,但没必要为了一次的大乳牛口交,反而走失另一头小乳

牛啊啊啊∼!

小卉忽然板起脸,不客气的对我说:「喂!你当老娘是这么没原则的人吗!

我都肯对小A那猪哥口交了!更况且是你!好歹我们都这么熟了,我怎么可以对

老牌友有差别待遇呢!」

听到小卉的指责,反让我一阵错愕!!……他妈的!眼前的小卉什么时候变

的这么坚持了啊!?平时的她不是还挺精明的吗?最好是真的这么有原则啦!!

小卉接着用淫荡的表情对我说:「嘻嘻∼没关系,人家除了上面的嘴巴,还

有下面的嘴巴可以拿来偿还赌债呦∼4千元可以让小武哥哥射两次喔∼」

他妈的!看来小卉真的是天生的淫娃!现在居然又改用性交来抵她的赌债!

现在到底事发生什么事!?

我皱着眉头,故意问说:「拜託!好歹我也是小薇的男朋友!妳这样做不就

等于是在勾引妳好朋友的男人吗!?」

本来以为小卉听了我的质问会知难而退,但没想到小卉反而装无辜说:「哪

有勾引啊!人家现在只是在还赌债好吗!没办法,谁叫小卉没钱又爱赌,只好用

肉体便宜你们这些猪哥啦∼!」

看着小卉楚楚可怜的说着,原来害她脱光、被干都是因为我赢太多钱吗!?

靠!最好是有这么瞎的理由啦!囧rz

当我还想反驳小卉的说法时,小卉已经主动地趴在麻将桌上,双腿大开、肥

臀翘高,并将双手伸到屁股后面,不害臊地把两片厚实的大阴唇扒开,露出粉嫩

的小阴唇和阴道!

「小卉!……妳……」

小卉冷不防地扒开她自己的阴户,瞬间就吸引住我的目光!小卉阴户最外层

的大阴唇竟是如此肥厚红嫩,像极了保护阴道口的隆起土垒!两片鲜艳的小阴唇

像花瓣围绕中心,而中央的红色的淫屄肉洞,也被阴道肥厚的绉褶挤满入口!

再来阴户顶端的阴蒂也肿的跟黄豆一样大,大阴脣到阴道肉褶的黏膜地带早

就已经佈满了淫水,也因为小卉把自己的大阴唇扒开,淫水开始向大腿流下。顺

着大阴唇下方不多也不少阴毛,而阴毛还向中间靠拢竖起,有点像是庞克头一样

立起来,淫水就这样顺着倒三角的耻毛流着。

眼前一览无遗的粉鲍美景,害我想到刚刚打麻将,小卉脱光光的时候,还拼

命地想要偷窥她的淫穴,弄得心神不宁的蠢样。想不到现在是小卉亲自用她的双

手扒开来给我看,前后的反差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小卉脸红呻吟说:「小武哥哥,人家都这么有诚意了,你就好好行使你的债

权嘛∼」

他妈的!这头淫荡的乳牛,怎么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啊!?我都说赌债不用还

了,还一直拼命诱惑我干她!干!我若还是一直拒绝的话,搞不好还会被她嫌弃

我性无能咧∼!电光火石之间!一股和EVA连接神经断路的危机!……打错!

……是一连串的理智线瞬间断裂!妈的!既然妳这头乳牛这么淫贱!我也只好代

替月亮(?)惩罚妳!

我走到小卉身后,看着小卉翘臀欠干的样子,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后,大声咒

骂说:「操!妳这淫贱的大奶骚货,都说不用还钱了,还拼命要给我干!居然还

扒开下面的嘴巴哩!妈的!老子再不干死妳,妳还以为我阳萎咧∼!!」

小卉被我骂的低头脸红说:「呜∼人家只能用这方法还债嘛∼」

现在我也不管小卉是不是小薇的好友,既然小卉这么想用她的身体偿债,我

也只好成全她了!伸手往小卉的淫屄摸去,滑熘的淫水沾的满手都是,再把手掌

轻滑到小卉的阴蒂处,小卉马上颤抖轻哼!

「啧啧……淫水还挺多的,真是够淫贱的肉体∼」

「嗯嗯……哼哼……人家体质……敏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