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香港的倩宜

香港弹丸之地,人口竟接近七百万,其中有数十万人,皆来自大陆的新移民,各有不同背景,林倩宜正是其中之一,倩宜今年二十五岁,来自东莞,二十岁时和港汉Andy结为夫妻,一年后生下一女澄澄,Andy今年三十六,年纪的相差不算大,但他犯了许多港汉同一错误——自认有经济实力的老板!

老板是真的,却只是月赚五,六仟,在唐楼楼梯底摆档的开锁佬!租住档口附近唐楼上三楼一个二百多平方尺的板间套房,煮食的厨房还得四夥人共用,当上月底倩宜及四岁的女儿澄澄获批单程证可来港定居时,对这三口之家确实带来很大冲激。

倩宜到港时得知真相,哑口无言,心情当然极度失落,但回想Andy这人,除了这件事,人还是不错,而且女儿亦四岁了,现总算一家团聚,想q 后反倒勉励Andy,心想凭自己的高中学历,往后找份工作,夫妻二人共同努力,一家三口总有幸福的一天。

Andy收入本来不多,母女二人来港后,生活开支加大,加上澄澄要入读幼儿院,经济上开始吃不消,这晚二人躺在床上,看见躺在地上熟睡的女儿,倩宜:

老公,明天我便去找工作。

Andy:老婆,我真没用,累你俩母女受苦,倩宜:别这么,这个家我也有份,妇女能顶半边天啊!

Andy感激的看倩宜,不由的紧抱,深吻下去,二人这半月来为了各生活事烦困,已很久没做爱了,这刻一旦动情起来- 确是异常激烈,当Andy紧握倩宜那36D的嫩白双乳,再将深啡色的乳头轻吮时,倩宜已轻声叫起来- 倩宜:啊……老公,……用力……啊……很舒服……用……力……别……这……样……Andy听后更加卖力吸吮,另一只手已伸到倩宜大腿中,绕过内裤细弄阴道口,一时轻扯两边的小阴唇,一时搓弄那已发大的肉芽,一轮挑弄,倩宜已被弄得娇喘连连,下体更是湿得不像话,弄得Andy全手沾满粘杰的淫水,此时Andy亦忍不住,二人脱光后,Andy将他硬得发亮五多阳具放入娇妻口中,二人玩起69来……倩宜边吸边喘:啊……老。公……很爽……啊……舌头……别……别……伸……到里……边去……啊……受……不……了……啊……别停……啊……Andy:唔……老婆……别太大声……唔……吵醒女儿或被同屋听到不好……唔……用……力……此时二人已兴奋到极,Andy亦忍不住,一翻身将倩宜压在身下,将倩宜双脚枌开,一顶而入,这下重击令倩宜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阴道亦随即强列地收缩,只感到子宫口不断泄出淫液,倩宜:啊……老……公……我死喇……下……面。

好涨……啊……

Andy想不到刚插入己令爱妻达到高潮,加上阳具被阴道紧夹,龟头更被喷出的淫液浸得发烫,顿感加兴奋,再也忍不住用力抽插起来,每下都抽到阴道口,再用力顶到子宫口为止。阴肉和自己小腹撞击所发出的啪啪声,由于怕被同夥的人听见,在害怕的刺激下,更令二人倍加兴奋,由于Andy久疏战阵,在疯狂三,四十下后,马眼一麻,再也忍不住便用力一插到底,将积压多时的精液射到子宫上,倩宜受到Andy一轮狂抽猛插,加上一道滚热的精液射到子宫上,一阵抽朿,阴精不禁从子宫深处涌出,快感流遍全身,身子不由地弓起,尿道亦有少许失禁,四肢紧抱不放,床单也弄湿一大片,只可怜怕被邻房听见,在极兴奋时亦只可紧咬双厚,低声呻吟!

改天一早,Andy大早便送女儿上学,跟去开工,倩宜送他们出门后便开始梳洗,原本想换衣时却看到床单上留下昨晚战后痕迹,面上不禁一红,心想:为何现在身体变得这么敏感,干一次能达两次高潮,而且反应如此强烈,以前从未试过,想想便走到浴室照起镜来,看到倩宜自己,身高164 公分,58公斤,面孔还算标致,倒有几分大陆演员宁静,只是同人不同命,而且身形丰满,可三围绝不差,有36D ,27,35,尤其上围,生育后更暴涨,只是乳头略深,屁股可还充满弹性,可谓标准少妇身形,极易挑起男人性欲的人妻典范,可上得天独厚的白滑皮肤,在半透的睡衣裤套装下,仍可依希看到欲列豪乳上的青筋痕,在光线透射下,白色的胸罩及内裤包重要的部位,尤其被挤压出的深深乳沟,更令人看得血脉沸腾!可来自大陆乡镇的倩宜,却毫无这方面心思,更不知自以为这套圆领上衣,及膝的睡裤,已把自己丰满诱人的肉体包密,却不知在阳光透视下,会令自己变得一览无遗,尤如内衣秀一样供人欣赏……其实倩宜一向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构造是比较异常的,首先阴道比一般人浅,而且阴道壁上的肌肉可谓是重门户,紧窄非常,幷且异常敏感,一旦受到刺激,便会不由自主吸吮起来,正是人们常说的所谓名器,故此夫妻两人平常造爱,Andy只凭他那五寸大小的阳具,亦可下下直插花心,每次都可把她弄得死去活来,高潮连连,Andy本人受到名器的如鲤鱼咀般吸吮,加上龟头抽插在凹凸不平的阴道,受到刮阻剌激,当中快感实非外人所能体会,更特别的是,她的阴蒂异常发达,肉芽四周的包皮根本不能将它收藏起大阴唇内,如玉米般大小的肉芽,就常常大刺刺的暴露在空气中,阴蒂常受外界刺激,故此倩宜便很易无故的情欲高涨起来,加上婚后二人聚少离多,故此每次二人行房,反应都尤其强烈。可怜的倩宜,自少在乡镇长大,思想一向保守,而且天性纯厚,道德观念亦较重,虽称不上圣女,却是不折不扣的贤妇,奈何天生身体却敏感异常,坚贞的精神往往把高涨不息的欲念强压下去,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折磨,且说倩宜看床上留下昨晚战后痕迹,再透过房中大镜看自己丰满的肉体,面上不禁一红,心中一荡,双手竟不受控的握胸前一双巨乳,慢慢地轻抚起来,口中亦轻声喘叫,不消一会,下体亦开始分汾出浪水来,此时倩宜保守的观念已开始要自己停下来,因为她认为只有淫妇荡女,常常欲求不满的下贱女人,才会自慰的,但右手却不自觉地伸到胯下,当手一碰到那颗己肿涨的肉芽时,身体如遭电殛一样,一阵阵快感从下体冲向全身,此时饱受抑压的欲念已盖过一切,开始了第一下的抚摸,确是很难的停下来……倩宜:啊……唔……唔……不。不可这样……啊唔……停呀……你这个贱人……太淫……荡了……老公一走……便自慰……起来……啊……真羞耻……不要……停……啊……唔……在自我责骂自中,双手却不断加快加重的抚弄身体最敏感的部位,此时双脚已站不稳的半蹲,身子亦半依墙上,腰肢及屁股配合地不断扭动,淫液也沾湿睡裤,内裤更是湿得拧得出水来,说不出的舒泰充斥着每个细胞,看来一轮高潮已无可阻挡地涌来了……在这紧要关头,房门突然啪啪两声的敲响,随即传来房东Jack叔的声音:倩宜太,请出来一下,有事要通知你一声,方便吗?

这一吓非同小可,听到薄薄的房门传来Jack叔叫唤,突然觉得自己正在干得起劲的丑事,己被人看得一清二楚,强烈的羞耻感觉一下子涌上心头,偏偏就是这羞耻心,把那待发己久的高潮,一下子率发出来,子宫强烈地收缩,阴精更是失控地涌出,快感无情地走遍全身,说不出半句话来,只能勉强回应着……倩宜:唔……啊……请……等一会……Jack叔:倩宜太,没事吧?你是否不舒服?

倩宜:啊……不……等等……

倩宜飞快定过神来,整理一下衣服,由于快感仍未过,只好一拐一拐地去开门……门一打开,便看到年近六十,头己半颓,身形肥矮的房东Jack叔,由于高潮的余韵,加上自觉丑事像被看穿一样,脸上不禁发热通红,而且天气炎热,加上剧列运动后,可冒了一身大汗,配上一套半透睡衣,可看得Jack叔傻了眼……紧盯看胸罩包看的一双暴乳,一道深深的乳沟,随着呼吸起伏,视线已被牵引实,可却忽略了下身另一番春光- 湿透的睡裤下,己请楚看到整条棉质白色内裤,在内裤中央,还可看到一团隐约黑影,阴唇的形状更亳无保留地印在内裤上……看到Jack叔失神的盯自己,天真的她还怀疑丑事真的被Jack叔猜中,忙道:

Jack叔,有甚么事吗?

被倩宜一问,Jack叔马上回过神来,道:哦,没甚么,你今天有衣服要洗吗?

突如其来一问,倩宜不加思索便答:哦,我刚准备洗床单,有问题吗?

Jack叔:这样的,洗衣机刚好坏了,一时间不好修理,如果要洗衣服,便到阳台上手洗好了。

倩宜:好的,谢谢!

Jack叔:别客气,有甚么要帮忙要叫我呀,再见!边说边向后退,眼睛却狠盯眼前这美妙肉体,一刻也不舍离开。

关门口倩宜舒了一口气,心中还庆幸房东好像看不出自己有何不妥,却不知方才短短一刻,自已火棘的身躯,已被房东激烈地视奸了一片,当然更加不知道自己无意的暴露,已挑起他人欲念,就是这份无知,将为她带来往后一段段苦痛难湛的经历,此刻的她,反而为洗床单的事而烦恼。

却说倩宜现在住所,一屋四夥,木板间隔,每夥二百多平方尺,内置个人浴室连厕所,厨房在走廊尽头,四夥人共用,旁边是阳台,洗衣机亦放那裹,一夥是房东Jack叔自己,人已近六十,靠收租过活,妻己过世几年,长相普通,人品亦和善,一夥是对年老夫妻,叫梁伯和梁婆,己六十多岁,己无工作,靠领取政府公缓金过活,平常二人还到街上拾荒变卖,赚点外快,另一夥是一对青年汉子,年约三十多岁,叫Henry 和Roger ,两人都是做室内装修工人,一对沙煲兄弟,Henry 人如其名,身高六尺,浑身肌肉,皮肤黑实,性情火爆冲动,野牛一只,非常吓人,Roger 则较矮瘦,但人则较阴沈,一双三角鼠眼更惹人讨厌,二人都是没受多少教育,老粗一名,加上外形及身份,多少有点令人敬而远之,此等条件下,莫说老婆,连女朋友也难找,平常二人亦只靠召妓泄欲,当倩宜这胖白少妇住进来后,常令二人心痒难奈,千方百计的藉故沾点便宜,往后,亦是这两头色狼,间接令倩宜这纯良少妇,堕入万丈深崖,活在痛苦难奈的情欲世界中……一番收拾后,倩宜拿着换好的旧床单,连同刚才弄湿的内裤,走到阳台洗衣服去,放好水后,便开始蹲在地上洗衫,洗到一半,便听到大门被打门,传来Henry及Roger 的声音……Henry :他妈的!打了整晚麻将,周身骨痛,真想去按摩。

Roger :干!按你老母,咱们这月可难捱了,半份薪水都在昨晚输掉,真倒楣!

Henry :去!别说了,今天没工开,煮个速食面吃饱后睡觉去……几日没召妓,好惨,就谷爆喇!

Roger :操你妈的,没钱还可怎样?待会打打飞机出火吧……Henry :打飞机也要来点刺激吧,那几本成人书刊快被我们翻破了,真想来点新鲜刺激的东西助助庆……Roger :你条街真多事,打个飞机还那么多要求!

两人边说边走向厨房,不由眼前一亮,精神一挀,想不到一幅香艳刺激的画面巳活生生的放在眼前- 同屋的美少妇正蹲在阳台上,双腿撑开,夹着一个大胶盆,正使劲地洗衣服,身上穿着透薄的睡衣裤,汗水及洗衣时溅起的水花弄得全身半湿透,在阳光照射下,变得透明一样,一具白哲丰满的诱人肉体,只被一套白色纯棉的内衣裤紧紧包围着,二人急不及待的再走近一看,一前一后的围着这一口美妙香肉……站在前面的Roger 道:倩宜,洗衫吗?干吗不用洗衣机呀?看你弄得满头大汗的……边说边看眼前这美妙春光,由于蹲着,加上双手洗衣的动作,圆领睡衣已垂了下来,Roger 居高临下,睡衣己遮盖不了多少地方,一双白里透红的丰胸巨奶,己大刺刺的展露于他人眼前,虽然有白色的乳罩包着,但上半部约3/4 的胸肉,却因乳罩的挤压,更为突出的挤破出来,一道乳沟更形深刻,由于身体在动,胸肉更不停的浪荡起来,看得Roger 血脉沸腾,一双鼠眼更死盯不放,因眼前暴露着胸前春光的幷非一般自己常接触的风尘妓女,而是颇具姿色,不折不扣的良家少妇,因而额外珍贵,官能刺激更大大提升……站在身后的Henry 亦忙碌非常,一双虎眼正盯倩宜浑圆拔挺的臀肉,正在上下摇动,由于蹲低,内裤不由的往中间走去,两片激突的白滑臀肉毫不掩盖的展露看,还不断摇晃,好像对着Henry 招手,恳求对方的抚摸……天性纯良的倩宜,并不知道自己的嫩白肉体,正暴露在阳光底下,任由二人疯狂的视奸,还和善的和二人闲谈起来,却不知自己的春光外泄,己令二人性欲亢奋,二根肉棒己硬硬的怒挺着,盘算着如何将这眼前肥肉一口吞下……说说,床单亦己洗好,倩宜正愁如何拧干,Henry 及Roger 当然义不容辞的要帮忙,经过一轮视奸,二人肉棒己硬得发麻,龟头亦泌出粘粘的精水,眼看有机会可作身体接触,又怎能放过这个借机一占便宜的大好机会…此时倩宜站在二人中间,Roger 拿着床单一端,倩宜拿着另一端,由于倩宜力气不及Roger ,故比效果不好,此时Henry 马上站到倩宜身后,亳不客气地贴着背后,双手伸前拧起床单来,下身己发硬的肉棒乘机压在倩宜充满弹性的臀肉上,轻擦起来,好不享受,此时倩宜只觉股间一根异物顶着,而且是丈夫以外的男人,有如此紧密的身体接触,心中大感不妥,但对方却正帮忙着自己,一时间不知如何拒绝,只好摇着腰肢,以作躲避,殊不知屁股此时扭动,却加重了股间中那根肉棒的剌激,更令Henry 误以为,身前这美肉少妇在挑逗自己,更令他肆无忌弹,隔衣衫,将那硬得铁一般的肉棒,往那丰臀的股间抽插起来……对面的Roger 看到Henry 一脸满足的享受,不禁有点不甘,心念一转,马上道:哗!不成,Henry 身子壮,力气大,你们二人一起对我,不公平,来,我和Henry 对调位置试试看……Henry 虽有点不舍,奈何对方话已出口,况且兄弟一场,有福亦应同享(何况是免费天掉下来的艳福),便同意了,倩宜亦乐得借此避开Henry (无意)的骚扰,于是三人重新排位,继续拧那其实己差不多干透的床单……一开始,倩宜便受到身后的Roger 新一轮攻击,而且Roger 更变本加励,除了肉棒对股沟肆意挤擦外,伸在身前的手臂更有意无意的碰上倩宜胸前正在跌荡的巨乳上,每当Roger 手臂(不小心)碰到那一双大包米时,总被那结实弹跳的胸肉,反弹开来,而且胸肉每被碰到,身子总不其然的往后一缩,此时屁股不然往后一挺,加重对身后那根发硬的肉棒刺激,此刻倩宜不禁觉得,刚脱离狼爪,却跌入虎口之中,实在狼狈不堪,却不知如何发作,Roger 却不管那么多,只管尽情抽水,享受怀中美肉,在对面的Henry 亦乐得看这纯良人妻,一身美绝肉体,免费的被他人把玩着……好不容易,床单终被扭干,眼看二人虽享尽便宜,仍不满足,奈何床单亦己扭干,二人亦无戏可唱,倩宜此时亦松一口气,不再出现尴尬场面,(此刻她仍认为,刚刚受到的攻击,二人是无心的,人家可是帮了自己忙啊!)就在这刻,苦无对策的Henry ,忽然发现洗衣的胶盆中,还有一绦内裤在水中浮沈着,不禁大喜道:呀!还有一件未扭干,让我来吧!

说着便弯腰伸手去拿,倩宜一看,才记起自己还有一条内裤,急忙走前:呀,不用了,我自己来吧,太麻烦你们了,怎好意思,呀……不要……此时Henry 己快手一步,将内裤拿到手上,还故意的将它拉开,吊在半空,装作半生气道:倩宜太,别客气吗,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何况我们同居一室,更是密切,你这样见外,是把我们兄弟两看不起了?

Roger 见状亦趁机走到倩宜身后,装作阻止倩宜争工,手己从后绕前,横抱着小腹,手背更借机托倩宜一双豪乳,道:对呀!倩宜太,你就别跟Henry 争,让我们为你服务吧,你看,你条内裤很湿呀……边说边加重对乳房的施压,下身的肉棒更是死命的往股沟裹顶去。

倩宜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弄得不知所措,自己因自慰而弄污的内裤,正被他人打开示众,一向保守的倩宜此时己羞得无地自容,加上敏感的身驱正被人(无意的)抚弄着,精神上的羞愧,加上肉体被挑弄,在这双重刺激下,心神一荡,快感不禁丝丝的荡来,阴道内的肉壁,更开始渗出浪水,肉芽亦不由自主的肿涨发大,她万料不到,自己竟然在此情境下,浪荡地发起情来……话说刚从内地来港,身材火爆,天性却纯真的少妇- 倩宜,正被同屋的2 名老粗无赖,借机戏弄幷且占尽便宜,正感羞惭万分,不知所措之际,厨房却传来Jack叔声音。

Jack叔:咦!一大清早,何事这么热闹呀?在房中都听到呢。原来Jack叔一早己在旁偷看,原本他也乐得看,但见二人越来越过火,深怕倩宜一旦反面,向丈夫Andy投欣,麻烦总跑到房东- 他自己的身上,况且,他自己也对倩宜大感兴趣,这刻肥肉落入他人口中,亦觉不爽,故便出去把事情制止。二人看到房东出现,亦不敢再搅下去,一哄而散,回房打飞机去,一轮调戏闹剧亦就此结束。

此后一个月,相安无事,但倩宜找工作一事却了无起色,其实这也意料中事,需知香港现在正经济衰退,失业高倨,倩宜虽然有高中学历,人又年青,亦无补于事,加上学历是内地的,而且一开口又不是标准的地道港府话,自然倍被歧视,结果处处碰壁,莫说是一般文职,连一些餐馆侍应或销售员等,亦拒诸门外,结果一个月来不断的失败,己令倩宜意志消沈,傍徨不已!

一天,Roger 和Henry 碰到一个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Thomas ,此人年轻时和他们一起混过一段曰子,一起做装修学徒,因吃不了苦,便投身黑道,混了十多年,还真干了点成绩,做了个小头目,手下也有几十人,近来储了点钱,便在他们家附近开间茶餐厅,一来可赚点正当收入,另外真正目的,是以茶室作掩饰,实质是以此地为销售处,向此区的瘾君子售卖毒品,铺内夥计(侍应)五,六人,都是Thomas的小弟,个个十多廿岁,对茶室内正当工作亳不在意,常得罪客人,Thomas为此头疼不而,故决定另请外人,刚巧碰上他们,提起此事,Roger 心想:好机会,倩宜不正为找工而烦,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博一博好感?反正同屋一场。经他们中间介绍,Thomas亦了解倩宜背景及人品,认为她不会影他的幕后生意,便决定聘她做楼面侍应,月薪还有八千多元,另加奖金,倩宜正为工作而发愁,一知这消息,高兴不而,当口答应,心想自己在港第一份工,收入竟还比丈夫还高,高兴得当晚要请二人吃饭道谢!

这晚,倩宜在厨房弄了一番,一顿丰富晚餐便端在卓上,一身大汗,便回房洗澡,由于天气炎热,加上在家里,浴后亦穿得较随便清凉,上身一件浅灰色幼带小背心,弹性棉质布料便胸部紧贴衣服,凹凸有致,略露的胸肉尤觉白滑,中间浅露乳沟,更惹人遐思,下身配上同料的贴身短裤,两股臀肉浑圆突出,由于贴身关系,胯间阴部的形状,还印了出来,中间一道深痕显易可见,衬上一双白里透红的修长肉腿,可令刚下班回来的Roger 及Henry 看傻了眼……不久,Andy亦带着女儿回来,便围在卓上开起大餐,还喝起酒来,席间Roger和Henry 二人兴奋异常,除了有美相伴,更加是因为他们今天在街上拾到了一部数码录象机,而且是最新形号,价值不菲,二人还打算明天把它卖掉套现,白赚几仟元召妓去,倩宜心情亦十分高涨,当然是工作有落之故,只有Andy一人有点落幕,原因是老婆工资比自己高,男人的自尊受打击,心中自然不是味儿,加上一向对Roger 及Henry 有点反感,现却因二人关系,老婆才抓到工作,还得设宴招待,不禁气上心头,对二人说话的语气亦显得不点不友善,两人岂是省油灯,席间亦对Andy单打起来,说甚么老婆有了经济能力,Andy大可待家专心带孩子一类的话,说时皮笑肉不笑的,嘻哈一番,一搭一和的,Andy碰了一鼻子灰,又不好发作,只得大口大口地自渴酒发泄,少见世面的倩宜,不知其中,还以为丈夫替自己高兴,酒量甚浅的她也喝起酒来,不逍一刻,Andy不胜酒力,便带女儿藉此回房睡觉去,以作逃避,留下妻子和二人继续。

Andy一走,正中二人下怀,马上一左一右的围坐倩宜两旁,还找来平时拜神用的高醇白米烈酒,以祝贺为名,猛向倩宜灌酒,倩宜此时早已面红耳热,头晕转向,再加以此等烈酒下肚,更是直冲脑门,肠胃一番,便要吐起来,二人见状,马上扶她到他们房中厕所内,一到马桶前,倩宜再忍不住,立刻趴在地上,双膝跪地,扶马桶,哗啦的吐起来,Roger 见状,便一手按着倩宜那白滑膊头,另一只手已不安份的在她背上轻抚起来,弄着弄着,乘着酒兴壮胆,竟慢慢的把背心从下向上拉,不一会,倩宜的背部便展露在二人眼前,到此刻,Henry 亦照办的跪在另一边,一手抚那白羊肉脂般的肉背,另一只手,已肉紧的往那高高挺起的一双臀肉按下去,此时的倩宜酒醉正浓,了无知觉,只得软软的趴在马桶上,任由这两匹饿狼上下其手,二人见倩宜亳不反抗,更大起胆来,决定趁此良机,借醉行凶,好好地一尝这口垂涎已久的肥肉。

二人把她擡到床上,便急不及待地脱过清光,一会功夫,一具极度诱人兽性的胴体,己赤裸裸地摆在二人眼前,二人肉棒已硬硬的向上挺立,二人互望一眼,便同时扑向这毫无抵抗力的醉少妇身上,手口幷用的抚弄每寸肌肤,由于二人都怕输蚀,弄起来更是卖力非常,胸前一双巨乳更被搓抓得变了形,胸肉更被迫得从指间挤了出来,乳头除了被二人疯狂的吸吮外,更不时被肉紧的咬拉扯,可怜的倩宜,在酒醉下虽有两份清醒,却四肢无力,身体被二人粗暴地抚弄,不但不觉痛苦,身体还轻扭,喃喃地轻喘呻吟,完全不知自己正光着身子,被丈夫以外的男人,还要是两个人同时的玩弄,此时Henry 开始向下身进攻,Henry 毫不留情地中食指幷用,一下子向阴道直插入去,跟更在肉壁上抠弄起来,拇指更按在那暴涨的肉芽上搓玩起来,身体一向敏感的倩宜,此时全身的敏感部位同时受袭,前所未有的兴奋更是一下子爆发出来,嘴巴只得大大张开,深呼吸起来,Roger见机不可失,一根六寸长的硬肉棒便塞进嘴里,未曾试过口交的倩宜,此刻在迷糊中,竟本能的吸吮起来,在身上的Roger 此刻更舒服得轻吟起来,胯下的Henry,在一轮指奸后,巳令倩宜流了一床淫水,连手腕亦沾上,更夸张的事,身前的美肉少妇,在自己手指抚弄下,突然阴道收缩,身体更开始抽搐起来,腰肢更弓起来,同时一股烫热阴精,从子宫口急射出来,平曰端庄贤淑的亮丽人妻——高潮了!!!

此刻Henry 再也忍不住了,将沾满淫水的手抽出,提自已硬得龟头发痛的七寸阳具,向那湿得一塔糊涂的阴户,狠狠一插到底,正在高潮中的倩宜,阴道突然被这庞然巨物侵占,只得呀一声叫了出来,双手狠狠的抓面前Roger 的屁股,口中含阳具,只得唔唔声的叫,Henry 压倩宜,双手用力地张开她双腿,不由分说的便抽插起来,每插入时,大半个龟头更挤进子宫颈内,抽出时,龟头颈的花冠菱肉更快速地刮在凹凸不平的阴道壁肉上,倩宜何曾受过如此激烈的肉体上刺烈,只好力吮口中肉棒宣泄,Roger 受此重压,再看到胯下少妇如此发浪表情,不禁兴奋莫明,不觉马眼一骚,猛然一震,一道精液己不由自主的喷射出来,在倩宜口中爆发了高潮,倩宜口中塞肉棒,喉头被这一度浓精灌溉着,在毫无选择下,只得将这又浓又腥的液体吞下,发泄后的Roger 软软的趟下,看Henry 压在这艳绝少妇身上,毫不留情地摧残,倩宜此刻只能四肢紧搂身上强奸自己的淫兽,仰头不断地伸吟着……Henry 疯狂的抽插了百多二百下后,在阴道强力吸吮下,精关一松,亦发射在阴道内……二人发泄过后,看虽躺在床上的倩宜,不禁想如何收科,万一她醒后知道被奸,闹起来要报案,麻烦可大了,Roger 想了片刻,灵光一闪,提议用拾来的数码摄录机拍下她的丑态,以作威胁,Roger 坐言起行,马上做起摄影师来,Henry亦没闲着,动起手抚弄起来,倩宜受到抚弄,不由的再被挑起性趣来,身体再度扭动,呻吟起来,Henry 亦开始引导她说出一些求爱的话来,不消一刻,Henry亦再度兴奋起来,便一不做,二不休的,作第二轮的施暴,Roger 当然不会浪费,用心的将这场活春宫一刻不漏的拍下,只是男主角的面孔,被有技巧的避开,焦点只集中在女主角浪荡表情的俏丽面容,一双因被抽插而跌荡不而的豪乳,及交沟部位的大特写,背景声音亦只有倩宜淫靡呻吟,肉体碰撞的声响,以及淫液的吱吱作响……在Henry 再度发泄后,Roger 亦急不及待的补上,就在此时倩宜酒醉亦渐醒,此时倩宜发觉自己全身赤裸,身上正被其他男人压着地奸淫,顿时又羞又恼,正想发难,口已被Henry 掩,同时一套春宫片段已呈现眼前,女角更赫然就是自已,眼见自己在片中娇喘淫浪,说一句句下贱无耻的求欢字句,一双乳房被人搓圆按扁的肆意把玩,双脚被高高擡起,下体更被插得阴精猛泄,连屁眼也清楚地看到沾满淫液,更因极度兴奋,而一张一合地收缩……此时倩宜又惊又恼,一时呆了起来,Roger 此时趁机道:倩宜太,别冲动,你现在吵闹反抗也无用,难道你想Andy看到你此刻的模样?反正你己被我俩操过,如果Andy知你被其他男人玩过,他还会要你这破鞋吗?再者,就算你报案,我们有这影带,话你系淫妇勾引我们,都大把人信,如你真的不识趣,我们便将影带送给人派街坊,到时看你如何面对你老公同女儿,他们也会因为你而一世擡不起头做人。此番说话,句句打中倩宜的要害,一个女人,自己如何受苦都不要紧,家人却绝不可因自己而受罪,无知及纯良的倩宜,此刻只有痛哭,缓缓地点了头,两人眼见奸计得逞,不禁喜上心头,整晚一起奸淫这难得一遇的娇美人妻……倩宜万料到,自己来港个来月,使背叛了自己心爱的丈夫,而且更一次过同时被两人奸淫,更想不到的是,自己整晚被迫的摆出各种淫贱不湛的姿势被进行三人游戏,还得说着连妓女也说不出口的下贱说话,哀求二人奸淫自己,在被强迫的极度羞耻中,加上肉体被精力旺盛的二人狂操下,自己竟失控地不断出现着高潮,次数多得自己也数不清,好几次还昏厥过去,还被二人清楚地看到眼内,更令她为自己淫贱的身体而羞惭万分……最后2 人一直干到半夜,筋疲力尽,无法再勃起才放她回房,临走前,还迫令她全身赤裸躺在床上,双手把下阴大大张开,读出一段所谓宣言以作保证,内容大概是说她自己是甚么淫妇之类,自动恳求其他人操自己等下贱说话,当然这一切亦「记录在案」,在满足了这两头欲兽的要求后,倩宜才拖着疲乏不湛的身体,带悲痛惶恐的心情,离开这可怕的炼狱……

【完】